郝闻郝看

小郝子

公告

专注于互联网圈,9年商业记者,爱电商,爱移动,爱娱乐,爱数据,爱金融,

统计

今日访问:451

总访问量:1614275

再见,钱包、手机!“刷脸”时代到来,支付宝要干什么?


没钱、没手机也不能阻止人类买买买了。在即将全面小康的2018年末,支付宝正式宣布了刷脸支付,从此,人脸更“值钱”,买卖更方便。用“大宝”的话说“真对得起咱这张脸”。
先将时间倒回2014年,10月16日,在北京的798园区,支付宝母公司“小微金融服务(筹)”正式定名“蚂蚁金服”,从此那个蓝色小蚂蚁进入公众视野,寓意“蚂蚁雄兵,蚍蜉撼树”。
而当天更多人参与了一项体验,名叫“用身体杀死数字密码”,体验后,他们为人脸、指纹、声纹等支付“黑科技”投票。结果,大多数人认为指纹和人脸支付将更早变为现实。
那时,数字密码导致忘、泄漏、被盗等问题多发,支付宝期望用生物识别技术替代它,完成“我就是我”的实名认证,保证支付安全。
2015年3月,德国汉诺威展开幕式上,马云向德国总理默克尔演示了支付宝的新技术,他“刷脸”从淘宝网购买了1948年汉诺威纪念邮票,向外界第一次展示了刷脸支付的雏形。
后来,指纹支付借手机触摸技术迅速普及,但刷脸支付因为网络、技术、成本等原因,迟迟没有走进大众生活。即便这两年手机摄像头升级,人脸识别还只是充当辅助认证的“配角”。
原因是手机的摄像头还太“简陋”,不能用高级3D技术识别人脸的细微特征,比如苹果手机的人脸识别没法区别双胞胎,已经被“玩坏了”。
“但现在,硬件、网络、算法、解决方案、智能模块等各项条件都更加成熟,成本降低了80%,所以支付宝正式推出了刷脸支付。”支付宝物联网事业部总经理钟繇这样解释道。
之前,支付宝的人脸识别技术已在“互联网+政务”领域试水。超过100个城市的用户,通过支付宝刷脸验证,在线办理公积金查询和提取、个税查询、养老金领取资格认证、电子证件等服务。
在此基础上,支付宝完善了模式、技术、流程,才有了现在USB接口的刷脸支付外设,它可以直接接入商家收银系统,千元级的成本,极少的应用调试,“黑科技”变成“暖科技”。



无疑,按照这个趋势,人们终将摆脱手机、钱包、电量的束缚,累赘不见,身轻如燕。同时,支付宝也兑现了当年吹过的牛X,但它为何对刷脸支付如此迷之执着?关键有两点:
其一,守住支付“命脉”,威福自操,宸衷独断;其二,攻克技术前沿,定义未来,执掌未来。
守:支付“命脉”绝不丢
俗话说:创业难,守业更难。
2017年开始,支付宝线下支付第一的位置越来越稳固,但要守住这来之不易的优势,绝非易事。支付宝必须抢先一步,占据更多可能的场景,才能“吃得苦中苦,不再心中堵”。
想当年,支付宝花费三年时间钻研“快捷支付”,不断与监管层、银行磨合,终于发展出一套办法:让用户在应用内绑定银行卡,不必反复转账,令支付宝消费等同于银行消费,从而大大降低使用复杂度。
可是仅仅几个月后,这套路数就被竞争对手学去,成为其扩大市场的利器。于是,当时的项目负责人带着团队骨干一起喝了顿大酒,抱头痛哭。
再之后,二维码支付也是如此,支付宝创新在前,对手模仿迅速,产品和研发团队一度很丧。
但也是因为这样的磨难,反倒浇灌支付宝成长,让产品和研发习惯超前一步,锻炼出放眼未来的运营力。毕竟,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所以,支付宝沿着“心智的显著性”和“消费的便利性”寻找支付的“次世代”场景,抢速度、带节奏,聚集技术力量单点突破,再在场景的试验中不断迭代、完善,降低商家成本,之后利用集团动员力,迅速推向大众,拿下市场。
这就像投资家保罗·格雷厄姆说的:活在未来看现在,再把缺失做出来。
就比如去医院就诊,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三甲医院,门诊患者平均就诊时间为177.2分钟,其中排队时间达75%。
而在江西省人民医院,9月上线了40余台刷脸支付的自助收银机,患者可自行在机器上预约挂号、挂号、缴费、预交住院金等。
不到2个月时间,自助缴费人数占总缴费人数达13%,收银结算速度提升了50%,门诊量增加了8%,极大提升了就诊效率。
同时,人脸识别与官方身份信息对接,患者无需身份证、医保卡也可以无卡就诊,还可以提前预约检查、打印检查报告,了解检查排队状况,调出就医病历、药方……
这样,利用高并发场景,解决固有痛点,抢占用户心智,博取用户信任,支付宝自然圈粉无数。正如小说家简·奥斯汀说的:谁会介意更好?


更重要的是,在这种“唤醒”的启蒙、刺激下,用户更高频地使用支付宝理财、水电煤缴费等,使它以“多功能”对战微信的“高粘性”,打造出可持续、高延展性的商业模式。
没错,顺应既有认知,调动关联认知,创建认知优势,刷脸支付与用户纳下“投名状”,成为支付宝支付“命脉”的守卫担当。与之对应,支付宝的战略任务,则是发现更多服务、定位的新机会,用品牌去捕捉、发展它们。
两者相辅相成,自然“不慌不苦,前途能卜”。
攻:技术变革出爆点
可以说,科技公司就必须用这样的极客精神,开创一个新时代。
其实,2014年蚂蚁金服成立,它“颠覆者”的角色就越来越淡化,取而代之的是“创新不颠覆,合作不替代”,更多在技术层面攻克前沿,寻求温和变革的爆点。
因为技术更具中性、普惠的价值。当它落地行业、市场时,能最大限度地化解传统意识、监管制度等多层面的压力,同时,让蚂蚁金服和支付宝以先驱者的身份,引领行业进化升级。
例如,支付宝刷脸支付与卜蜂莲花超市合作,按其负责人许佳子介绍,商超依赖薄利多销,还必须“算小账”,问管理要效益。
统计下来,大卖场顾客结账10件商品平均需要56秒,刷脸支付则只需28秒。以广州7366元的月平均工资计算,每一个顾客可以节省0.47元的时间成本。卜蜂莲花一年接待6000万顾客,可以节省46万小时的时间,折算成社会成本,高达2820万元。
此外,引入自助结账,一台刷脸支付机相当于1.5个收银柜台,可减少3个收银员成本。以人均成本3200元/月计算,卜蜂莲花每年便可节省人力成本8064万元。
数据相当惊人。要知道,用台湾经营大神王永庆的话说:赚到的每一元收入未必是利润,但节约的每一元却全部是利润。
另据小郝子采访,超市型刷脸结账机总成本不过1万元/台,这点支出与它带来的效益相比,简直九牛一毛。
与之相似,在支付宝“刷脸”方案下,酒店得以办理自助入住,自助退房。其底层技术,还帮上海高铁站搞定自助身份验证:乘客只需面对镜头刷身份证,就可以过闸进站,免去人工审核……
可见,用“技术+”方式渗透生活、改变生活,一、真正优化客户体验;二、大幅提高行业效率。未来,所有耗费人工、引发排队的地方都可能被革命,这才是科技巨头应有的格局。
如此种种,将考验蚂蚁金服和支付宝多年的发展、沉淀,激发技术的大规模凝结与输出——一边高科技,一边接地气。


特别是当下,经济发展不确定,按照管理大师德鲁克的说法:正是新技术“嵌套”进社会运作的最好机会。
此时,高能者只要结合生活场景,用技术重构商业模式,弥补旧体系的不足,就能展现出生态的生命力和抗周期性,与传统小伙伴一起跨越“寒冬”的泥沼,飞跃“危机”的沧桑。
的确,无论是坚守支付命脉,还是用技术改变世界,支付宝就是要做新旧之间裂变的引爆点。如《引爆点》描述的:“别看我们身处的世界看上去很坚固,其实只要找到那个点,轻轻一触,它就会倾斜。”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小郝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