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街探案

商业街探案

公告

在这里,发现人人都能参与商业的机会。

统计

今日访问:418

总访问量:1117168

海鲜市场快速崩盘,零售商供应商抱团自救

联商专栏:1月底,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在一次采访时说出了一句异想天开的话,中国疫情对美国经济是个好消息,原因是制造业可能会回流到美国。

即便在美国国内,该部长的言论也被嗤之以鼻,因为也许没等到制造业回流,贸易就可能先崩不住了,尤其是生鲜,其中以水产首当其冲。

一位经营北美阿拉斯加黑鳕鱼的生鲜商黄老板告诉商业街探案:国内目前消耗的产品都是年前进口的,而目前还没贸易商敢做节年后的进口计划,他自己在年前储备了一吨黑鳕,原来计划初七开工切片,但迟迟没能动工。

黄老板说:“因为疫情的原因,目前整个链条都存在问题。冻品尚且如此,估计活海鲜更扛不住。我一哥们年前刚开了两家主打高端食材(包括海鲜)火锅的新店,现在正搁家里哭呢。”

这场疫情导致的中国餐饮危机正让全球海鲜的生产、销售链条产生连锁反应,这不是某个国家所谓的“制造业回流”能解决的问题,其关键仍然在于国内的餐饮销售终端及供应链如何自救。

卖不掉的帝王蟹,放不了的龙虾

北京某大型水产市场的一位摊主告诉商业街探案:目前仍然没开始营业,到货的冰鲜挪威三文鱼已经冷冻处理,如果有老客户需要还可以去拿,但什么时候能开张,不知道,档口的租金也还要继续交,“政策好像是鼓励免租金,但市场这也没说。我们大家都有个疑问,谁来执行?怎么执行?不知道。”

据海鲜指南此前报道,因为餐饮业受疫情影响严重,导致全国多家水产批发市场几乎处于停摆状态,比如近年来刚刚成为消费者餐桌网红的“帝王蟹”就销售遇冷,广州黄沙水产市场的一位从业者称整个市场一天卖不到10只,江苏的一位从业者甚至要通过熟人带点货,因为帝王蟹客单价高,单只规格大,不太适合家庭消费,90%走酒楼的大型聚餐,酒楼停摆,等于帝王蟹的大量销路就断了。

鱼我所欲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张鹏也提到,帝王蟹除了盒马鲜生(以下简称盒马)还能走点货,其他渠道几乎都断了。而【商业街探案】了解,北京一些生鲜商目前正在空旷的大街上“游荡”,亲自给有需求的老客户送货,其中一位说”闲着也是闲着”。不过,这样走的货量并不大,在假期后,他和盒马通了个电话,想看看自己的冻品能不能在盒马走一部分。

相对不得不关门的酒楼和水产市场,盒马这样的生鲜超市,几乎是目前仅有能够稳定销售这些高端海鲜的渠道了,因此被这些疫情下的供应商寄予了希望,但生鲜超市的销售其实也受到了疫情影响。据【商业街探案】了解,盒马自己的招牌产品帝王蟹、珍宝蟹、黄金蟹等价格已经下探到历年最低,比如上海地区帝王蟹499元一只,400g的波士顿龙虾降价到88元一只。

事实上,国外的供应端也被严重影响了。据报道,在新西兰,因国内经销商因疫情取消订单后,陆地和海里养殖容器里滞留了150-180吨龙虾,政府已经允许出口商把他们放生,但放生又会对海域生态造成影响,实在有点进退两难。

联合降价能否自救

不过在疫情下,还能让海鲜市场振作点的消息是:价格“探底”的自救行动,正在迎来更多的参与者。

盒马公关总监马春茂在2月7日发了一条朋友圈,表明在上海、北京、深圳、广州、西安、成都、南京等城市进行低价销货,涉及海鲜“四大金刚”——俄罗斯帝王蟹、加拿大波龙、英国面包蟹、加拿大珍宝蟹,盒马与皇康、风向标、嘉隆、佰格、朝兴、吉隆腾等海鲜企业共同承担成本。

盒马及供应商合作伙伴的动作等于释放了一正一负两种能量:

负能量是,大海鲜作为高端食材,一向价格坚挺,此次拗不住降价,说明从业者对短期内的市场行情信心不是很大。

黄老板告诉【商业街探案】:市场目前都还在消化存量,因为疫情结束期尚未过去,海鲜是目前整个市场上最尴尬的品类,因为对消费者来说,这属于消费升级而不是生活必须品,所以肯定不是非常时期优先储备的产品,哪怕是冻品,别看目前终端消费动力不够,但各大商超销售的应该都是库存产品,目前面对的问题是消费者购买动力不是很足,贸易商不敢进货,就算进货了,物流也发不出来。

黄老板解释:目前很多供应商年前订的货都在保税区和冷库,很多冷库都不开门,关系好的可以自己去拿,也有开工的加工厂承诺帮忙加工,但就是没物流,他在天津的仓库告诉他“可以自行开车前去提货”,“我感觉目前国内主要的运力还是在保证基础肉类和蔬菜的供应。”黄老板说。

目前,黄老板针对来年的进口计划也没法制定,已经开始询问美国方面的供应商,但至今仍然没有回复。总之,贸易商们都还不敢操作新的订单,至少这种“存货不多价格不高但还不太好卖”的状态还会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一些批发商期待的价格“波动”(也就是反弹)的现象可能未必会出现。

正能量自然就是报团取暖,兼顾了社会责任。由于低价将持续一段时间,企业不会因为市场回暖就囤积居奇,如果货走的快,也能让其他商家多一些进盒马消化库存的机会,从这个角度看,大家联合降价让利的不只是消费者,而是为了更多的中小商家能参与进来,有个止损的机会。

昨天,北京K歌之王提出要与全部员工解除劳动合同,如30%以上人不通过此方案则进入破产清算程序。一周前,西贝董事长贾国龙表示,疫情导致2万多员工待业,贷款发工资也只能撑3个月。对不少企业而言,疫情之下,正常经营、挺过去,就是对社会最大的贡献了吧。

(来源:联商专栏 商业街探案 作者:梅新豪)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商业街探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