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响铃

科技响铃说

公告

1钛媒体、品途商业评论等2016年度十大作者;

2 虎啸奖评委;

3 AI新媒体“智能相对论”创始人;

4 作家:【移动互联网+ 新常态下的商业机会】等畅销书作者;

5 《商界》《商界评论》《销售与市场》等近十家杂志撰稿人;

6 钛媒体、界面、虎嗅等近80家专栏作者;

7 “脑艺人”(脑力手艺人)概念提出者,现演变为“自媒体”,成为一个行业。

8 现为“今日头条问答签约作者”、多家科技智能公司传播顾问;

文集

互联网(27)

统计

今日访问:2178

总访问量:606502

“714高炮”长剿不绝,谁是帮凶?

高额收息、暴力催收……即便被央视“315晚会”曝光,监管部门多方围剿,“714高炮”依然在夹缝中顽强求生。

与监管趋严前高举高打,毫无顾忌相比,如今的“714高炮”开始转入“地下”,并且形成了一条包括引流、支付、催收等关键环节在内的黑产产业链。

近期,随着越来越多的监管案例浮出水面,我们发现, 在这条产业链中,既有“714高炮”始作俑者这样的元凶,也有披着合法外衣的帮凶。

“714高炮”之所以长剿不绝,很大程度上就是那些“帮凶”为它们的生存和发展提供了温床。

“714高炮”的“求生术”

所谓的“714高炮”,是一种借款期限为7天、14天的超高息网络贷款,“高炮”是指其高额的“砍头息”及“逾期费用”。根据央视“315晚会”曝光的案例显示,有用户最初借了7000多元,几个月竟滚成了50万元的债务。

虽然中央及地方的监管部门对“714高炮”进行了多轮整治,打击的高压态势从来就没松懈过,但“714高炮”还是表现出极为高明的“求生术”,其逃避监管的“反侦察”手段也越来越隐秘,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线上运作,异地展业

全线上运作是“714高炮”的一个特点,为躲避监管,很多“714高炮”平台的线下运营地址往往设在注册地以外,这就造成即便地方监管部门发现辖区内的网贷平台线上运营有违规现象,但由于无法掌握平台的线下办公地址,从而无法对平台进行有效监管。

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在接受《城市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就曾表示,早在2017年12月排查现金贷乱象时,发现广州从事现金贷的App有20多家,当时在市、区金融办的整治与清理下,基本已退出或转型。目前,像“714高炮”这类违规从事现金贷注册地在广州的公司,在排查中已没有发现,但是互联网没有边界,异地公司App在广州展业仍是个监管难题。

2、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改头换面

线上运作,异地展业可以躲避监管,但这种方法也不是万无一失,在一个地方待久了,总会露出马脚,因而一些“714高炮”运营公司采取“游击战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值得注意的是,“714高炮”的“游击战”并不只是线下办公地址的频繁变更,更加高明的做法是,线上App下载渠道以及平台名称的更换。

据《新华每日电讯》在《高额收息暴力催收:“714高炮”未绝 “宜人贷”又来》一文中的报道,大多数“714高炮”APP并不能在苹果或安卓应用商店搜索、下载,而是需通过特定链接下载。这些网贷平台多通过手机短信发送链接,一旦用户的手机号注册其中某家平台,将有大量平台大肆进行短信轰炸。以“水象分期”为例,目前该APP在苹果和安卓应用商店已下架,但在一些社交软件上仍能搜到现金贷广告和下载地址。

3、一个身份,N套马甲

央视在曝光“315高炮”时就指出,很多操盘公司的背后都有几个甚至十几个马甲平台。这样也很好理解,一方面可以“广撒网,多捕鱼”,另一方面,即便一个马甲平台被监管打击了,只要主体操盘公司不受牵连,其他的马甲平台依然可以继续运营。

据《新华每日电讯》报道,目前业内人士预测全国“714高炮”平台存量大概有上千家,其背后操盘的公司数量远远小于这个数量,这也一直是监管的难处所在。

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714高炮”的“变异进化”,并不止于其逃避监管五花八门的手段,更为进阶的方式,与一些合规的金融平台形成隐秘的合作关系,在引流和支付等关键环节上接受合规平台的服务。如果说“714高炮”靠自身的能力创造出生存的空间,那么与合规平台这种狼狈为奸式的合作则为“714高炮”继续发展提供了丰厚的条件。

今年4月,凤凰网WEMONEY就曝光了新浪旗下大王贷款违规为“714高炮”引流。

当时,大王贷款上架的13款现金贷产品中,蜘蛛侠、嗷嗷花借款期限为7天;随手花、极速借款期限为7至14天;贷你花、58速袋借款期限为7至30天;旺旺宝宝借款期限为7至180天。

与此同时,有关上述产品的投诉大量出现在聚投诉官网上,投诉内容包括高额砍头息、利率畸高、暴力催收等方面,与“714高炮”的特征极为相似。随即,互金通讯社在7月26日曝出大王贷款被警方上门问询。

另一个案例来自仁东控股旗下支付公司合利宝。

今年5月合利宝曾发布公告,承诺“严格禁止为非法大宗交易平台、博彩网站、非法外汇平台、非法虚拟货币交易平台、‘714高炮’类非法借贷平台等非法交易提供支付结算服务”。

然而据司库财经报道,合利宝的公告承诺形同虚设,为一纸空文。在聚投诉平台内,数百条针对漫天星、仙女座、阿尔法、大西瓜等“714高炮”平台的投诉中,用户都将矛头指向了合利宝,质疑合利宝为这些“714高炮”平台提供支付渠道服务,并上传扣款截图以示证明。

很显然,一条新的“714高炮”黑产产业链正在形成。之前是“714高炮”平台独自将全产业链的活一手包圆,现在是“714高炮”在前冲锋陷阵,“友军”、“盟军”在背后默默提供引流、支付等服务,所谓的“友军”、“盟军”就是上文提到的拥有资质的合规金融平台。

是不是“帮凶”,趣店要自证清白

大王贷款、合利宝只是揭开了合规金融平台与“714高炮”狼狈为奸的冰山一角,可以确定的是,“714高炮”长剿不绝,其背后还有很多披着合法外衣的“帮凶”。

以互金行业头部企业趣店为例,在聚投诉平台内,有关趣店的投诉总量达1500多条,有关来分期的投诉总量更是超过4400条,用户投诉的内容也包括和“714高炮”特征极为相似的高额利息、砍头息、暴力催收等。

虽然趣店自身没有与“714高炮”相关的产品,但其开放平台所涉及到的业务却让人联想与“714高炮”相关。百家号“支付百科”在《趣店违规收集用户信息,被监管通报后仍未整改?》一文中就指出“趣店的开放平台开向了714高炮”。

图片1.png


我们翻查趣店最新财报以及重新审视趣店开放平台业务,其中确实存在诸多不合常理的疑点,而趣店对这些疑点又未做充分说明,难免让人有所猜疑。

图片2.png

图片3.png

图片4.png

图片5.png


根据趣店5月20日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趣店集团录得总收入20.97亿元人民币(3.12亿美元),同比增长22.2%;调整后净利润9.74亿元人民币(1.45亿美元),同比增长187.9%。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流量分发业务,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末,开放平台通过向100多家金融机构分发250余万用户流量,为趣店贡献了1.59亿元人民币,环比去年第四季度增长435%。截至一季度末,趣店与持牌金融机构合作资金余额从上一季度的190亿元大幅增长至246亿元,环比增长29.5%。在业务风险表现上,截至一季度末,180天以上的坏账率低于1.9%,风险可控。

对此,就有几个疑问。

1、对于任何一家公司,流量都来之不易,趣店获取的流量为何不在自己平台内消化,反而分发给存在竞争关系的“友商”?

2、既然将流量卖出,显然是收益更高,这也意味着流量的售出价格不低,那么买下趣店流量的“友商”们到底做的是什么业务,其营收水平可以覆盖高价购买流量的成本?

3、趣店能否公布合作金融机构的名单以及明细来回应网友的质疑?

趣店去年第三、第四季度启动开放平台战略时,罗敏对此曾有过如下的表述:“除了交易转介绍之外,我们还期待进一步采用我们的开放平台,因为我们最近开始将贷款交易转介给我们的资金合作伙伴,我们同样不承担借款人信用风险,但相较仅仅是交易转介绍,可以获得更大利润(greater margin)。”

当时看来,趣店似乎找到了一个“低成本、无风险、高利润”的业务,但对于业务本身却没有更加详细的说明,当公众对开放平台产生怀疑时,趣店非但没有开诚布公,反而遮遮掩掩,不但没有在最新的财报中有所体现,《投资时报》记者联系趣店咨询“开放平台”事宜时,反被客服反问:“你问的开放平台是指什么?”并表示没有接到相关通知,趣店集团只提供趣店App和来分期App。

打击“714高炮”,人人有责。趣店作为头部互金平台,更应在行业中起到带头作用,旗帜鲜明的与“714高炮”划清界限,如今面对网友们的质疑与联想,趣店需尽快自证清白,做出表率。

【完】

曾响铃

1钛媒体、品途、人人都是产品经理等多家创投、科技网站年度十大作者;

2虎啸奖高级评委;

3作家:【移动互联网+ 新常态下的商业机会】等畅销书作者;

4《商界》《商界评论》《销售与市场》等近十家杂志撰稿人;

5钛媒体、界面、虎嗅等近80家专栏作者;

6“脑艺人”(脑力手艺人)概念提出者,现演变为“自媒体”,成为一个行业。

7现为“今日头条问答签约作者”、多家科技智能公司传播顾问。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科技响铃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