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响铃

科技响铃说

公告

1钛媒体、品途商业评论等2016年度十大作者;

2 虎啸奖评委;

3 AI新媒体“智能相对论”创始人;

4 作家:【移动互联网+ 新常态下的商业机会】等畅销书作者;

5 《商界》《商界评论》《销售与市场》等近十家杂志撰稿人;

6 钛媒体、界面、虎嗅等近80家专栏作者;

7 “脑艺人”(脑力手艺人)概念提出者,现演变为“自媒体”,成为一个行业。

8 现为“今日头条问答签约作者”、多家科技智能公司传播顾问;

文集

互联网(35)

统计

今日访问:2332

总访问量:768534

警惕!windows、安卓的卡脖子悲剧别再在AI时代重演

文|曾响铃

来源|科技向令说(xiangling0815)

技术自立,再一次被国人关注!

一连串的打击,国人蓦然发现,许多高新科技产业的核心技术和产品并不在我们自己的掌控之中。

上一个时代,我们错失了关键的突围机会,那至少,在世界公认的下一站AI时代里,中国必须掌握自己的主动权,拒绝“卡脖子”。

不过一个可怕的现实是,几乎93%的中国研究者使用人工智能开源软件包,是美国的机构开发提供的。中美两国人工智能研究者使用最多的软件库就是Google的TensorFlow。对美国开源软件包严重依赖的后果是,一旦美国“断供”,中国AI的发展将举步维艰。

而“断供”并非不可能,从安卓到Windows,“卡脖子”正在成为美国的科技常规操作。

中国,不能再这样被欺负了。尤其是今天,AI技术与产业发展,有可能让中国真正立于世界高新技术产业的巅峰。

警惕,警惕,今天中国企业面临的卡脖子困境,不要在AI时代重演

从去年开始,“缺芯少魂”话题的热度一直高涨,近期,核心科技自主的问题再一次毫不留情地暴露在我们面前。

然而,我们不仅要看到当下的桎梏,还必须要看到,来自操作系统的压力可能更大,而且,关乎未来。

PC时代的Windows、移动互联网时代的Andriod,我们的PC、手机等产品拥有庞大的消费市场,但是,这种消费市场所依赖的软件生态却被紧紧攥在底层操作系统厂商手里。

一旦上游操作系统提供商出于遏制中国的目的取消授权(例如近段时间Google的行动),下游众多智能终端厂商将遭受沉重打击,甚至失去整个区域市场。

毫不意外的是,在PC、移动互联网时代占尽操作系统“话语权”便宜的国外厂商,又盯上了AI时代的操作系统——“深度学习框架”。

与Windows、Andriod类似,“深度学习框架”虽然没有命名为操作系统,但却对AI时代有着至关重要的枢纽作用。

通俗地说,深度学习框架如同一个培养皿,它搭载在芯片、大型计算机系统上,承接各种业务模型、行业应用的“生产”,通过它,大量AI应用得以训练和成型,它就是“智能时代的操作系统”。

也因此,谁占领了深度学习框架,谁就拥有了AI时代应用“生产”的“话语权”,谁就能构建一个因为约定的深度学习规则而排他的开发者生态,一旦这个生态到了一定规模,就会形成与Windows、Andriod类似的群聚效应,其他深度学习框架很难有市场突破的机会。

更可怕的是,如果这样的“智能时代的操作系统”最终在他人手里成了气候、垄断了市场,在未来波云诡谲的国际产业竞争中,谁也不知道其所有者会使出什么方法来钳制我们的AI产业、继续卡我们的脖子!

现在,Google推出的TensorFlow深度学习框架就可能是这样一个产品。

我们不能等到事到临头才想到要怎么去应对,现在就要行动起来了。

不论是出于AI大时代的安全考虑,还是出于中国AI技术进一步发展的良好“基础设施”搭建需求,中国,都必须掌握自己的智能时代的操纵系统,快速打造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深度学习框架产品。

崛起,崛起,深度学习框架强,则国之未来强!

在具体落地上,决定Windows、Andriod卡脖子悲剧是否会在AI时代重演的,是国内众多AI企业,尤其是顶尖的平台型AI企业们。

除了做场景应用,AI企业更应该在深度学习框架上下功夫,不论是“看客”还是从业者,重视深度学习框架已经刻不容缓。

好在,我们看到中国顶尖的AI企业们早已行动起来,尤其是BAT都推出了自己的深度学习产品,其中百度的飞桨(PaddlePaddle),更是构建了国内唯一完整、全套的深度学习平台。不仅不输于Tensorflow,并且以其更为人性化的中文特性深受开发者的欢迎。

在核心框架(类似操作系统内核)、工具组件(类似于操作系统让你更方便使用的各种功能)和服务平台(类似于操作系统与你交互的界面)上,飞桨都进行了完整的体系化覆盖。这对于中国的AI发展而言,无疑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飞桨的成功,将使我们在未来AI时代手中多了一个筹码,或者,至少不再在AI的底层框架上受制于人、被人威胁而默默忍受、无可奈何。

百度还把飞桨的相关课程送进高校,对国内首批设立人工智能本科专业的高校教师进行培训。这些老师未来将培育昂出更多的学生,解决我国AI人才稀缺的问题,从现在就开始做好自主操作系统的研究过和应用准备。

其实,飞桨也已经在我们的身边发挥价值。

有学校用飞桨做出了一套林业虫情监测系统,可以远程监测病虫害情况,将原本需要两周的检查任务缩短至1小时;气象局利用飞桨进行对遥感气象图像进行语义分割,识别积雪,获取气象信息;还有企业用飞桨构建机器学习框架,做出了一套手势翻译臂环,可以用在工业领域,还能在医疗甚至我们生活中使用……

奋起的不仅是飞桨。目前,中国企业已经针对重要技术系统开启“自立”的进程。同方股份已与清华大学的联合研究中心研发了开源桌面操作系统OPENTHOS以替代Windows,华为也在积极的准备“鸿蒙”系统以代替手机OS。而在AI大时代滚滚到来时,我们需要重视深度学习框架,不论是大众舆论、企业行为还是政策导向,都应该把深度学习框架放到十分重要的战略位置上,占领深度学习框架高地。电脑、手机时代的OS已经在发力,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全力支持即将到来的AI时代发展自有的OS?

如果类似飞桨这样的产品不被全方位重视,未来5年、未来10年、20年,今天我们面临的困境,还是无解。

而这,绝不仅仅是百度一家的事——百度只是AI大时代的“执行者”。

今天,我们有了强大的经济背景和领先世界的互联网环境,早已不是当年那样一穷二白,更应该给予深度学习框架的开发更直接的鼓励!

百度,做好飞桨吧!为国之AI的未来,加油!

*此内容为【科技向令说】原创,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完】

曾响铃

1钛媒体、品途、人人都是产品经理等多家创投、科技网站年度十大作者;

2虎啸奖高级评委;

3作家:【移动互联网+ 新常态下的商业机会】等畅销书作者;

4《商界》《商界评论》《销售与市场》等近十家杂志撰稿人;

5钛媒体、界面、虎嗅等近80家专栏作者;

6“脑艺人”(脑力手艺人)概念提出者,现演变为“自媒体”,成为一个行业。

7现为“今日头条问答签约作者”、多家科技智能公司传播顾问。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科技响铃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