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几度

吳儁宇

公告

作者系独立撰稿人,钛媒体、品途网2016年度十大作者,腾讯科技2015年度最具影响力自媒体。关注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网以及数码家电的产业融合,文章在界面新闻、今日头条、搜狐科技、腾讯、新浪、网易等30余家平台发布。

文集

科技(2)

统计

今日访问:616

总访问量:1469780

文|吴俊宇一去年年底,快手红人Giao哥有一个非常著名的视频,视频里他眉头紧缩说着:我太难了,我最近压力很大。当时我看到这个视频时只是哈哈一笑,没有多想。Giao哥这种沙雕博主压力大不大,我完全不在意。没想到,这句梗在今年成了流行语。被一个个白领社畜用来自我调侃。回过头再看现在的网红们一个个患抑郁症,我才意识到,Giao哥可能真的很难,他可能真的压力很大。上次《GQ》在采访412万微博粉丝的国家博物馆讲解员河森堡后,用了这样一个标题:《我见过的大流量博主,没有一个心情好的》。这篇文章里面河森堡有一段话令人触目惊人..
文|吴俊宇2018年年末SensorTower发布的APPStore和GooglePlay新上线APP全球下载量前20榜单中,除WhatsAppBusiness、ZEPETO、FindNow、No.Color和PersonalStickers外,剩余15款APP均来自中国公司。这引得Twitter亚太区总裁MayaHari在去年年底的一次公开活动上表示:中国品牌出海是一个长期的趋势,并且已经进入到由“互动和对话”驱动的新阶段。国际市场要逐渐适应中国短视频、直播、通讯以及社交媒体类产品的攻城略地。欢聚时代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当国内直播平台和短视频还深陷国内市场的激烈厮杀时,欢聚时代已经扬帆出海,在海外市场征..
文|吴俊宇今年年初,我在《手机厂商去挖个时尚快消圈CMO吧》一文中提到,手机营销如口红市场一般,只能搞配色、玩联名,缺乏实质性的进展。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黔驴“机”穷。当时我提到说,手机厂商们或许可以挖个时尚快消圈的CMO来负责营销工作了。然而,半年过去了,手机市场跌跌不休。无论从销量、关注度、留存度以及手机持有时长来看,市场都已经缺乏有效刺激手段。配色、联名战争也逐渐结束。虽然配色成了标配,但是没有哪家厂商再用配色和联名作为主要卖点进行营销——手机厂商甚至还在回归“新互联网营销模式”。和过去小米等手..
文|吴俊宇罗伊·舒克尔在《流行音乐的秘密》中提到过一个大众理解音乐产业的误区:在普遍的讨论中,存在一种将“音乐产业”与唱片公司等同起来的趋势……曾经这种机构是音乐产业的核心,当然现在他们也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是广义上讲,音乐产业包含音乐发行、音乐零售、设备销售、声音录制和复制、巡演和演唱会、周边产品、版权收集授权等。罗伊·舒克尔所说到的误区,也是今天很多人理解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时会进入的误区。在很多喜欢把腾讯音乐和Spotify对标的人看来,腾讯音乐应该成为靠订阅付费而生的公司。商业本身就是..
文|吴俊宇票房突破30亿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不仅仅是一部搞笑动漫片,更是一部家庭教育片。这个片子讲述了李靖夫妇在面对孩童时期的哪吒时,如何呕心沥血让一个孩子走向正道的故事。实际上,不同年代的哪吒形象都是不一样的——这背后折射了中国家庭教育的不断进步。《封神榜》原著中的哪吒纯属混世魔王,父母和哪吒的关系更像是主人和奴隶的关系。79年版的《哪吒闹海》中,哪吒被赋予了反叛精神,父母则是更多以管教者的形象出现。在今天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之中,哪吒和父母之间的关系温情陌陌,新的时代背景下,更耐心、更细心,更讲..
文|吴俊宇“持枪家庭在美国占比44%,去教堂做礼拜的家庭占比51%,而开通亚马逊会员的比例高达52%”。在斯科特•加洛韦的《互联网四大》(Thefour)中,作者如此描述亚马逊会员的成功。现在在中国,也有类似的产品出现:阿里88VIP。它们呈现出两种土壤下的不同的会员经济。2015年,美国PeninsulaStrategies战略公司创始人RobbieKellmanBaxter(罗比·凯尔曼·巴克斯特)出版了一本名为《TheMembershipEconomy》(《会员经济》)的书籍。这位女性咨讯专家曾经服务过Netflix、雅虎等公司,她也因为这本书成为了“会员经济”概念的开拓者。《T..
文|吴俊宇小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全都要。这句网络热梗正是可以拿来形容今天的企业、商家面对BAT小程序竞争时的生态格局。过去小程序服务商往往首选微信生态。不过,随着各家小程序生态的逐渐完善,“选边站”变成了“全都要”。在今天国内互联网流量日趋吃紧,公域流量的获取和私域流量的经营变得极为重要,前者是在开源,而后者则是节流。BAT的小程序各具特色,代表了不同的流量获取来源,以及不同的流量经营方式。任何一个企业和商家,都不可能放弃三个大盘子里的流量。如果说过去微信一家独大的小程序生态是1.0时代,那么今天BAT的小..
文|吴俊宇企业战略研究者梁宁提出过一个名为“点线面体的战略选择”模型。在这个模型之中,企业的产品、业务、生态往往都是从“点”串成“线”,从“线”构成“面”,再从“面”形成“体”。如果用这个视角去看当下在线教育市场的企业,一些创业公司往往是用“点”或者“线的”逻辑去构建公司体系,形成“面”或者“体”的企业少之又少。我们不能说从“点”或“面”作为切口就不够好,因为单、面深挖往往是纵向逻辑,它可能会让企业在单项业务处于无人能敌的局面。形成“立体”的企业,不管是用户规模、流量规模、生态规模都会有过人之处..
文|吴俊宇7月初,一篇名为《BAT的智慧城市梦,该醒醒了》的文章广为流传。这篇文章最后提出的一个观点是:BAT改造实体产业仍旧难上加难。在当前阶段,BAT们在智慧城市的建设过程中,虽然气势异常凶猛,但是经历近三年的发展,我们发现无论是在落地的城市数量还是具体的效果上,结果都并不如我们想象中的迅猛。在泛安防领域,BAT们想要分一杯羹,落地的进程也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要艰难许多。虽然这篇文章离我们现在要谈的智慧地产还是有着一定的距离,但城市毕竟又是一个个园区组成的,城市和地产之间本身就是相辅相成的关系。BAT从大面上看..
文|吴俊宇中国产业互联网的创业浪潮,依旧在看美国。电子签名这个细分领域更是如此。美国的DocuSign几乎是全世界的标杆。8月2日,美国科技媒体NEWSHEATER发表了一篇名为《WILLDOCUSIGN,INC.(DOCU)REMAINCOMPETITIVE?》(DocuSign是否能够保持竞争力?)的文章。这篇文章指出,虽然DocuSign和去年高点相比,股价下挫了36%,但是华尔街11位分析师,其中有8位依旧普遍给出了买入评级,而3位给出了持有评级。也就是说,投资者对DocuSign依旧非常看好。事实上,观察2019年以来的股价会发现,DocuSign处于不断上涨的趋势。DocuSign去年4月上市后..
文|吴俊宇空气似有似无你看不见摸不到,但是一旦失去,才会发现它的重要性。7月底,花粉俱乐部发起了一个名为“你了解你家电视的芯片吗?”的微博投票。投票数据显示,大多数网友都不知道电视是有芯片的,39.4%听说过,但不清楚它能做什么;43.8%不知道电视也有芯片。也就是说,大部分用户其实并不知道芯片对电视的重要性。是的,电视芯片常年被裹在电视这个黑盒子里面,用户第一眼永远只能看到屏幕却看不到芯片。最终的结果就是,电视芯片毫无存在感。实际上,对电视屏幕来说,电视芯片就像是空气一样重要。一无人知晓的幕后功臣在手机市..
文|吴俊宇游戏厂商在线下做主题餐厅、主题餐饮已经是一种潮流。不管是哪个厂商,做这类活动的目的还是在于凝聚品牌力量、吸引粉丝。著名的拳头、卡普空都搞过线下主题餐厅、跨界餐饮。7月28日,游族旗下的《少年三国志2》主题餐厅开业,还联合汉堡王推出了《少年三国志》系列手游主题套餐,这款现象级卡牌手游让游戏玩家可以在都市之中瞬间穿越到三国时期用餐。用作家约瑟夫·希斯在《叛逆国度》中的话来说:营销专家知道,我们决定消费什么品牌并非任意随机行为,实际上完全有规律可循。几乎所有人都要消费少数几个所谓“品牌组合”,每..
文|吴俊宇英国人约翰·洛克早在17世纪就讨论过政府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在他的定义之中,管理和服务天然就是政府的“两个面”。作为管理者的政府,需要提高效率、准确决策;作为服务者的政府,则是需要贴近民众、优化服务。不过,缺乏数据的决策在过往行政过程中常常存在。这也是为什么历史学家黄仁宇多次提到“数目字管理”的重要原因,在他看来,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必须建立在数目字管理基础上。在7月25日的阿里云峰会·上海站上,阿里宣布升级服务数字政府战略,整合阿里云、支付宝、钉钉、高德等面向政府端的技术、产品、服务..
文|吴俊宇对都市年轻人来说,生活中的另一种“高光时刻”往往不是升职加薪,而是在家“躺尸”和上下班通勤。“躺尸”和上下班通勤的1-2个小时,虽然足够“无聊”,但这种“无聊”却真正属于自己。在这段时间内,听音乐、读小说、看电影甚至专门发呆,总之“无案牍之劳形”,可以与工作暂时隔绝。德国韩裔哲学家韩炳哲在著作《倦怠社会》中形容现代人“涣散的注意力体现为不断地在多个任务、信息来源和工作程序之间转换焦点”,他把“无聊”的时间视为“精神放松的终极状态”。倦怠的年轻人需要心灵与精神的放松。倦怠的年代,我们需要音乐..
文|吴俊宇从1936年柏林奥运会,电视技术与体育赛事的第一次结缘开始,每一次大型体育赛事似乎都成了校验影像技术、传媒技术的重要端口。德国政府把1936年柏林奥运会视为宣传德国经济、科技实力以及政治观点的良机。阿道夫·希特勒命令修建气势宏大的全新赛场,而且使用当时尚不成熟的电视技术,在场外布设了一些类似于今天户外楼宇电视的装置,以便路人可以观看比赛。到了1960年意大利罗马奥运会,电视台实况转播被第一次引入,当时可以传输电视信号的通信卫星尚未发明,所有电视信号都只能通过微波中继的方式进行传输。由于地球存在曲率..
文|吴俊宇2018年9月底,马化腾发出拥抱产业互联网的号召,“产业互联网”这五个字成为了行业风口。追根溯源,这个词最早来源于腾讯研究院一篇名为《第四次工业革命》文章的推荐语之中。当时为这篇文章撰写推荐语的大数据实验室创始合伙人吴曼写道:网络和数据的思维开始颠覆各个行业,第四次工业革命是一场智力和创新力的革命,推动这场大变革,需要全社会的力量和政府的驱动,需要在云和端、大数据以及产业互联网领域的全面布局。腾讯所理解的产业互联网当然只是腾讯的一家之言。它在不同企业那里会有不同的阐释,这种阐释和企业过往发展..
文|吴俊宇2017年吴晓波在一次公开演讲中如此形容制造业从业者:做实业的人几乎都成了茫然的“夜奔人”,焦虑、恐慌、活着、死去。在电商冲击、外贸下滑的情况下。三年下来,网易严选、小米有品模式的工厂电商正在成为潮流。阿里、京东以及更多平台也在和工厂们形成类似合作模式,或变种出新的合作模式,制造业一夜之间有了新的出口。工厂电商模式虽好,却也有“软肋”。下游的工厂们作为供应商,为工厂电商提供OEM、ODM、OBM制造的同时,同时也可能还在做外贸代工。不管是做谁的供应商,作为产业链的下游,工厂们一直会承担着部分库存压力..
文|吴俊宇在HBO热门电视剧《硅谷》(SiliconValley)中,一家名为PiedPiper的虚构创业公司基于用户手中智能手机的P2P网络开发了新型互联网。这一想法有效地减少了人们对亚马逊,谷歌和微软等大型数据中心服务器的需求。这个类似的场景正在被荣耀手机所实现。在7月23日的荣耀9X发布会上,赵明宣布荣耀和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达成合作,对接cepc@home项目——在志愿计算项目上达成合作,号召、激励荣耀手机与个人电脑用户释放空闲时段的的处理能力,直接参与到尖端科研项目中。要知道,CEPC计划是中国科学家2012年提出的计划。目的在于用CEP..
文|吴俊宇一蔡徐坤被周杰伦的粉丝群殴之时,我是抱有一丝窃喜之情的。毕竟对蔡徐坤没有太多好感。哪怕在此之前,我甚至不知道他是《偶像练习生》C位出道的练习生,我不知道他唱过什么歌。我只知道他看起来有点白面小生,只知道他喜欢唱、跳、Rap和篮球,只知道他的粉丝有点脑残。朋友之前跟我说,你在微博上骂蔡徐坤,可能会被“轮死”。后来我真的注册了一个号,微博给我自动生成的名字叫“不作死就不会死”。我觉得这名字挺应景,但还是改成了“今天蔡徐坤凉凉了么”。我坚持了2周,每天都发“今天蔡徐坤凉凉了么?并没有”,然而两周下..
7月19日,音乐流媒体平台豆瓣FM更新了6.0.1版本,这是豆瓣FM继6月30号发布6.0版本正式回归后的首次更新。根据版本更新日志描述,此次6.0.1版本着力修复bug,优化产品体验,解决了用户近日反馈的大多数问题。截至目前,豆瓣FM在AppStore音乐榜的排名快速回升,重新进入前十名。榜单截图2018年4月,VFineMusic并购了包括豆瓣FM、豆瓣音乐人等在内的豆瓣音乐业务,今年2月,豆瓣FM获得腾讯音乐娱乐集团(NYSE:TME)、挚信资本的战略投资后,由VFineMusicCEO唐子御领衔精心打磨。豆瓣FM的回归,标志着VFineMusic正式涉足音乐流媒体业务,将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