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几度

吳儁宇

公告

作者系独立撰稿人,钛媒体、品途网2016年度十大作者,腾讯科技2015年度最具影响力自媒体。关注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网以及数码家电的产业融合,文章在界面新闻、今日头条、搜狐科技、腾讯、新浪、网易等30余家平台发布。

文集

科技(2)

统计

今日访问:1155

总访问量:2394145

撰稿|吴俊宇一告别去年我在《多面陌陌,单面YY》一文中提到,虽然业务主体、营收结构都很类似,但双方正如两条平行线,分别朝着自己的方向飞奔。这个论断在过去一年两家的产品布局以及今年一季度的财报中得到了进一步印证。在2019年之前,陌陌和欢聚集团往往都被视为是同一赛道的“直播企业”,两家原本不相交的企业成为了同一赛道的竞争对手。经过2019年一年的变形,以及2020年的疫情之后,两家企业越来越“不像”。陌陌优化了业务结构,朝陌生人娱乐社交的方向继续前行。探探的引擎作用得到了展现,陌陌甚至还在将陌生人社交下沉,把触..
撰稿|吴俊宇一端边云的协同先给大家讲个科幻的场景吧。在好莱坞大片《摩天营救》里面,退伍军人威尔·索耶担任着世界第一高楼珍珠大厦的安保工作。他所管理的摩天大楼突然起火,还被人栽赃成为纵火的罪魁祸首。危机下,他必须洗清身上被通缉的罪名,尽快找到真正的罪犯。在他遭遇突发火灾的摩天大楼展开犯罪调查与高空营救的危难之际。一位亚洲面孔在大厦的外围开始与威尔·索耶展开配合。这位亚洲面孔把威尔·索耶带进了一个房间,告诉他,“这里有317块屏幕能进行动态捕捉投影,这些屏幕内外两面都有高清8K摄像头”。威尔·索耶走进房间..
撰稿|吴俊宇毫无疑问,“新基建”正成为当下所有企业的重点发力方向。和传统老基建区别最大的是,“新基建”是坚持以市场投入为主,支持多元主体参与建设,政府在背后只是起到引导和支持作用,核心目的在于顺应产业升级和数字化转型。所谓“多元主体”,它真正的参与者是一批中国顶尖科技企业。与“铁公基”和房地产为代表的传统基础设施不同,“新基建”的特点是轻资产、高科技、高附加值,能够渗透各行各业,不断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提升价值,为社会经济的升级转型提供更强的撬动效应。“新基建”背后是规模极大、链条极多的复杂产业..
撰稿|吴俊宇这一次新冠疫情很大程度凸显了数字政府及现代城市治理的必要性。尤其是在两会上,决策层提到了这样这样一段话:随着我国城镇化进程不断加快,城市治理议题日趋复杂多样……城市治理体系由众多子系统构成,需要各种治理主体共同参与。只有坚持党的领导,各种治理主体才能形成合力。推进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如何去理解“治理主体”这个概念?“治理主体”其实很大程度上指的是政府、企业、社会机构等各个角色。尤其是在“新基建”的大环境下,以华为为代表的ICT基础设施企业,阿里、腾讯为代表的平台级互联网企业甚至..
撰稿|吴俊宇一身份转移这次疫情之后,我们正在迎来一场全社会的“身份转移”。所谓“身份转移”其实指的是当下职业和过去职业相比,从传统意义上看,似乎显得变得没那么“光鲜”了。上到明星,下到包工头、毕业生,他们都在遭遇“身份转移”的挑战。罗永浩可能是吹响“身份转移”号角的第一人。他从一位企业家,在抖音上变成售货员,通过直播带货的方式偿还离开锤子科技的债务。更多的案例是,演员无片可拍抢占综艺节目档期,电影小导演成为广告制片人,北影毕业生到密室逃脱成为NPC,一批媒体人、公关人转行卖保险。制造业技术员、搬家公..
撰稿|吴俊宇社交和社区战场依旧没有止息。无论是字节跳动、快手、欢聚集团乃至B站,以及传统老牌社交媒体微博,都在尝试新的社交或社区路径。当下各个互联网产品都在走向平台化、系统化,无论是信息流、短视频还是直播还是社区乃至社交,都已经仅仅只是“产品组件”。你会发现,不管是字节跳动、快手、欢聚集团、B站还是微博,这几家企业的业务重合度越高越高,毕竟都在文娱、内容的大赛道。这几家过去几年不断把图文、信息流、短视频、直播、社区以及社交这些“产品组件”纳入自家产品体系,使得产品复杂性和多样性已经空前。然而,各家..
撰稿|吴俊宇一当下大环境对许多内容平台而言并没有那么友好。原因是多方面的。后疫情时代各个企业普遍捉襟见肘之时,各大互联网内容平台都面临品牌广告预算下滑问题。大环境下,广告大户的企业业务、营收、利润都在受到影响。这不是一家的问题,而是腾讯、百度、微博等各家的共同挑战。2020年一季度,线上流量供需失衡,疫情带来库存供给爆发,但广告主需求层面受疫情打击持续疲软,流量广告货币化率下跌。线上互联网广告成为本次疫情短期内最受冲击的行业。特殊时期影响下,线上日活和时长的双重推高加速了线上广告库存量的增长。然而,..
撰稿|吴俊宇一拐点之年到来2020年可能是云的拐点之年。我们可以先看看两组数据。2020Q1,AWS单季度营收首次突破百亿美元,达104亿,注意这里是美元。再看后发厂商的数据会发现,部分国内厂商全年营收甚至不超过100亿,注意这里是人民币。如果你再看苏宁云、美团云相继停服事件更会意识到,云市场的马太效应其实正在加剧,未来市场只会越来越集中。中小厂商不再具备发展云的权利,只有大厂才能投入资源和技术,支撑云的长期发展。头部厂商挤压、中小厂商停服,并不意味着市场就不再有空间。IDC《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19下半年)跟踪》报..
撰稿|吴俊宇《单读》在去年年底出版了一本名为《新新新青年》的MOOK杂志。杂志主编吴琦在封面上发出了这样一段疑问:弥漫在我们周围的那些解构、焦虑讽刺和虚无,背后到底是什么东西?恐怕只是些高级的沉默和精致的回避,是他们无力解释现实、无法触及未来的借口。历史的车轮行至2020年代,我们似乎与20世纪20年代的“迷惘一代”一样陷入了某种困境。这种困境来自于繁忙工作的压抑,也来自于消费主义的侵蚀。年轻人在上一代人面前是孱弱的、无力的,然而目所能及的媒体似乎又都在用精妙的手段迎合年轻人。这种迎合却无力缓解年轻人所处的..
撰稿|琨珸编辑|吴俊宇人在社会,知识焦虑几乎无法避免。毕竟社会在发展,人都在进步。如果不能更新迭代自己的知识,必然会被淘汰。过去一年我在多家公司的内部采访中发现,知识结构的丰富和进化,是专家级员工应对职场竞争的必要策略,也是适应当下生态竞争环境的必要举措。知识结构的更新迭代其实需要摄取、实践、消化、吸收并转化为经验,逐渐落地为生产力,进而带来商业效应、社会效应。那么,究竟怎样的知识和实践才是能够转化为生产力?企业以“大学”的形式建立起该领域的系统性学习、培训、考核,这其实是一个比较好的尝试。几乎所..
采访|吴俊宇撰稿|吴俊宇一批年龄在35-40岁之间的“老马”(包括媒体、企业安全、在线教育、信息技术、工程开发等领域)正在悄然进入腾讯、阿里、京东、网易等一系列互联网公司的“专家”岗位。国家层面上看,决策层一直在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产业、社会治理现代化相融合。在此浪潮下,一批互联网公司“脱虚入实”,把自身能力输出开放给传统产业、行政部门。在此过程中,一批传统产业、行政部门的“老马”在和互联网公司接触互动中受到简单、开放、透明的互联网文化感召,他们期待挑战自我,顺理成章跳出原有岗位,成为互联网公司的一员。..
文|吴俊宇福布斯在2019年发布了一篇名为《WhatEffectWill5GHaveOnOurWorld?》的文章,这篇文章明确指出:它似乎注定要为人工智能、先进制造业和远程医疗等数据密集型领域的创新和进步创造前所未有的机遇。事实上,5G为消费者带来的潜在好处,以及5G驱动千行百业的转型价值,一直是业内关注的热点。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并非泾渭分明、非此即彼,两者不仅是并列关系,而且是递进关系。互联网正由消费互联网时代迈向产业互联网阶段,并渐呈融合之势,很多企业同时提供ToB和ToC的服务,它们往往根据服务对象的不同来划分业务类型。产业互联..
文|吴俊宇互联网广告市场正在迎来一场前所未有的特殊时期。这对任何一家公司而言,都是考验。2020年一季度,线上流量供需失衡,特殊时期带来库存供给的爆发,但广告主需求层面受疫情打击持续疲软,流量广告货币化率下跌。线上互联网广告成为短期内最受冲击的行业。特殊时期催化下,线上日活和时长的双重推高加速了线上广告库存量的增长,但是流量很难转化成收入,因为很多中小企业可能因为紧张的资金流而缩减广告预算。以广告主结构来看,一批以中小广告主为主要拉动的广告平台受影响最大,华创证券发布的《2020年互联网广告行业展望》数..
文|吴俊宇后疫情时代,我们正在迎来经济重启期。主流科技企业都在参与重要城市的复苏和建设。每个企业都有着自己不同的专业特长、建设思路以及目标任务。这种复苏和建设,一方面是企业延展触角的重要机遇,另一方面也是城市自我改造的最佳时机。企业和城市间的亲密互动,会形成血脉连接。尤其是平台企业,它在城市中往往会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平台级企业可以推动一座城市的供应链改造、数字化转型,乃至重塑一座城市的城市文化。去看阿里等国内主流科技企业的种种举措就会发现:疫情前,平台企业在各个城市发挥各自信息、渠道和技术优势..
文|琨珸吴俊宇“生态”一词,最早来自生物界。如今越来越多的科技公司,把这个词纳入到商业语境当中,构建自己的产业“生态”。企业为什么要构建生态?就拿这次疫情来说,数字化技术参与了抗疫防疫,从对病毒机理的分析与诊断,到社区人员的排查和管控,科技数字化技术在疫情应对的各个场景中大显身手。疫情环境客观上令新兴技术的落地价值加速释放,新基建更促使新兴技术供给侧提速升级,这不是某一家企业的责任,而是需要许多大型技术平台公司与其合作伙伴之间的生态协同,共渡共赢。在生态的集结地,每一家企业都会更具活力,总结时下..
流转的是岁月,不变的是精神。改革开放之初,浙江人鸡毛换糖,用手中的拨浪鼓摇出独特的浙江产业集群和电商基因,而浙江政府,也为浙江人的创新提供最重要的气候环境和土壤条件。互联网时代,浙江用开放包容的心态支持互联网发展,使其成为互联网的沃土,当云计算成为革新动能,一大批企业在云时代先行和探索,各行业的创新能量影响和改变着长三角区域文化,长三角也称为中国经济文化最发达的地区之一。疫情发生以来,无论是疫情防控还是复工复产,以浙江为代表的长三角区域通过引入分区分级防控机制和健康码,人员能够有序流动,有效防疫..
文|吴俊宇这段时间有一篇文章和一个讨论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前者是《中文互联网中“讨论”的消亡》,后者则是知乎上提出的“中文互联网的产出在渐渐枯萎吗?”前者的结论是:解决的方式只有对话;惟有理性的对话才能消解矛盾。没有地方讨论,只会有更多的两极化,更多的简化和污名化,更多无意义的争端。后者则是提到:随着几个信息源头压力渐重,却并没有能相匹及的新人加入,中文互联网有效的信息产出越来越少。坦率说,我已经很久不看中文互联网世界的内容了。除了日常撰稿阅读必须的行业新闻之外,大多数时间都在阅读书籍,刷刷知乎..
不管是构建“休闲零食商业体”还是不断探索品类扩张,零食的意义都在人们生活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审美意义。
文|吴俊宇品牌翻新、重塑或修复在市场营销领域往往是几个重要命题。对品牌而言,它过往积淀了深厚的品牌资产,在快速变化的市场环境中,不可能一直按照过去的品牌调性行事,在新趋势、新环境以及新竞争之下,往往意味着品牌需要革新。美国市场品牌媒体brandingmag在《AreYouSeekingtoRenovateorRemodelYourBrand?》一文中就曾提到品牌重塑或翻新会带来的改变:一个公司将改变它所触及的市场足迹,重组内部部门布局,改变技术结构,甚至会调整经营范围。品牌重塑或翻新往往要建立在一个截然不同的战略计划的基础上,通盘考虑设计问题以及业..
在新的商业周期下,企业建构商业文明,其实也是在顺应决策层的新思考,思考未来的中国数字商业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