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几度

吳儁宇

公告

作者系独立撰稿人,钛媒体、品途网2016年度十大作者,腾讯科技2015年度最具影响力自媒体。关注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网以及数码家电的产业融合,文章在界面新闻、今日头条、搜狐科技、腾讯、新浪、网易等30余家平台发布。

文集

科技(2)

统计

今日访问:814

总访问量:2031185

文|吴俊宇短短不到一个月的疫情期,北京已用三场大雪昭示了2020这个新千年首个庚子年注定不凡。灾难犹如一枚重磅的原子弹,在一座九百万的人口的中心坠落。我们没有亲历战争,但却第一次离战时状态如此接近。灾难之中尤见人性。灾难会考验人性,灾难会改变人性。每一次灾难都是如此。两千多年前,修昔底德在《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中讲述了普通人面临瘟疫与战争时的期盼。如果说两千年前的古希腊人是在史诗中苦中作乐,以此寻求生命的慰藉,那么我们今天是在短视频的社交媒体的消遣中记录着自己的生活状态。两千多年后,修昔底德式的战争与..
文|吴俊宇微博热搜又迎来了一部“甜宠剧”——《下一站是幸福》。遥想半年前,能形成如此现象级效应的还是《亲爱的热爱的》。任何文化现象都不是孤立的事件,它的涌现都要放在大的社会经济脉络下去观察。电视剧和日常生活相互交织,一方面反映了现实社会关系和思想状况,另外一方面也在重塑社会关系和思想环境。《下一站是幸福》、《亲爱的热爱的》这类甜宠剧走红既不偶然,也不奇怪。其中固然存在大众对普通恋爱故事审美疲劳的因素,也存在女性自我觉醒的成分。我们认可女性在职场上有所作为、寻找自由的奋斗精神,但“霸道男总裁爱上小..
文|吴俊宇传播学与社会学中有一个众所周知的观念是:Publicopinionisoursocialskin。公共舆论是我们社会的皮肤。也就是说,公共舆论参与,往往会折射社会现实、群体心态。它反映了人们的恐慌、焦虑、需求,会对社会治理起到某种辅助参考作用。搜索引擎、社交媒体、短视频平台都是重要的舆论场。新型冠状病毒袭来,它们也在疫情中发挥着各自的社会价值。社交媒体延续了“围观改变中国”的媒体特质;短视频平台用简单娱乐的方式传递了科普精神;搜索引擎在为人们提供精确信息的同时,还在系统梳理社会脉络,为社会治理提供方向思路。搜索正..
文|吴俊宇萧凉产业-民生往往是一条明确而可行的技术路径。无数新技术的最终落地,都是从实验为起点,以产业为内化,以民生为落地,最终造福普罗大众。数字孪生也是如此。我们该如何理解数字孪生?简单说,这是现实和虚拟世界的双胞胎。科幻电影《黑客帝国》便展现了虚拟和现实相映照的世界。两个世界中有一个相同的自己,仿佛是一对虚实世界的“双胞胎”——未来的城市也是如此。大量前沿技术都是从产业走向民生,进而为日常生活带来极大便利。因特网始于1969年。首先用于军事连接,直到1994年才真正完全民用,在今天更是娱乐化的习以为常..
文|吴俊宇《纽约时报》在今年年初刊载了一篇名为《年轻人主导的这十年》的文章。这篇文章里几段有关时代精神的叙述实在是有味道——这种表达方式充满了年代纵深感和对历史的反思:与任何一个十年一样,这个十年也充满了矛盾和逆流......他虽然竭力反对时代精神,但也是时代精神的体现……一个结果是,我们的内心世界变得肤浅:我们花在思考、徘徊、阅读、做白日梦,以及仔细考虑某事的时间少了。是的。历史走进了2020年代,我们却感受到了更多迷茫。人们的思想混乱不堪,说什么、想什么、做什么三件事往往离得很远。我们不可避免地进入了..
文|吴俊宇时间的指针走向2020,无论是国内国外都面临着更复杂的商业环境。这种环境越来越像德鲁克在《动荡年代的管理》中所说的那种状态——全球商业前景正越来越受到干扰性力量的威胁。《哈佛商业评论》2018年甚至创新了一个词语,名叫“VUCA时代”。它指的是Volatility(易变性)、Uncertainty(不确定性)、Complexity(复杂性)、Ambiguity(模糊性)的缩写,概括了后互联网时代商业世界的特征—团乱麻。在各个领域,商业组织与个人,很容易发现自身处于烦絮的矛盾之中。复杂环境有可能会影响企业的运营和业绩,让企业改变销售的产品..
文|吴俊宇“大家都上过科学课么?”,陈征身着一件深红色棉袄,单手插兜,微微颔首,向山西吕梁栗家庄乡南垣村寨小学的几十名学生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一群孩子用稚嫩的声音回答,“上过”。“你对科学什么印象呢?”陈征再抛出另外一个问题。无人回答。陈征自己直接作答了,“白胡子老爷爷,穿着白大褂,拿着各种各样的烧瓶、烧杯、搅拌棒……”。陈征很有镜头感,说到白胡子老爷爷时用手虚握下巴,说到白大褂时则是略微躬背。这些动作让在孩子面前显得很亲切。镜头感是常年和舞台导演合作的结果。他在台下“偷师学艺”,知道了不少技巧..
文|吴俊宇未来城市究竟是何种模样?谁也不知道。我们不妨用麦克卢汉曾经的方式去观察未来:我们总是通过后视镜来观察目前,我们其实一直是倒着走向未来。是的,理解过去落后的200年,才能理解未来即将天翻地覆的20年。我们不妨把目光投放到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城市群中,以此看看未来的智慧城市将是何种模样。1760年代,以棉纺织业的技术革新为始,瓦特蒸汽机改良和广泛使用,机器制造业机械化开始,这带来了现代城市。如果说当时的英伦城市群是第一次工业革命之后的世界中心,那么中国的粤港澳大湾区也也将是这次产业革命之后世界中心之一。..
文|吴俊宇孩子长大之后,它的成长轨迹往往是不受家长控制的。身为家长,只能修枝剪叶,在适当的时候轻轻用手改变轨迹。仅此而已。张小龙被誉为微信之父,扎克伯格则是脸书之父。两位父亲对自己正茁壮成长的孩子都充满一丝忧虑。因为他们都不清楚,孩子的未来究竟会通往何方。2020年的修枝剪叶,或许预兆着下一个十年社交媒体的新方向。一张小龙通过视频发表2020年微信公开课演讲时提到了提到了“社会关系的扩大和复杂”这个问题。之后的第二天,扎克伯格宣布放弃年度个人挑战,他决心打造全新的私人社交平台,解决代际问题,形成新的数字..
文|吴俊宇腾讯安全威胁情报中心负责人程虎的微信不断涌入一串串代码消息。不懂技术的人看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但是他非常清楚,这是一款企业级病毒正在扩散的威胁情报告警。他扫了眼手机、划拉了几下屏幕,继续气定神闲地吃饭聊天,介绍自己手头上正在做的工作——腾讯云在安全防护上有一整套“威胁线索发现-智能情报分析-威胁情报生产”系统。是的。在云端,他刚在手机上发现的问题已经被分析处理了。程虎敦厚柔和,在讨论技术问题时细声慢语,逻辑清晰。他不断用笔在卡片上写写画画。短短半小时内,三张卡片上便画满了一张张技术图。程虎..
文|吴俊宇2019年是流量真正枯竭的一年。过去的互联网世界就像大海,一开始鱼多,捕鱼人少,捕鱼技术一般,也能有所收获。随着捕鱼人越来越多,捕鱼成本越来越高,鱼质量越来越低。很多平台开始圈地捞鱼,所谓的“私域流量”就是这种做法,把用户通过各式流量工具留在自家平台上。更聪明的做法其实是自建鱼塘,让鱼生生不息,流量、用户在平台上如滚雪球一般形成良性循环——这其实就是养IP。用吴声在《超级IP:互联网新物种方法论》中的观点来说:一切商业皆内容,一切内容皆IP!IP的内核,是辨识度极高的可认同的商业符号,它意味着一种..
文|吴俊宇2020年,智能音箱战场正在迈入后补贴时代。要不要补贴?竞争对手会不会补贴?怎么补贴效率更高?这都是问题。智能音箱战场充满了诡谲的气息。各个企业过往经历各不相同、自身优势也千差万别,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一换一种补贴我在《智能音箱迈过早熟期》一文中提到“叫停市场补贴”的观点——原因很简单,探索期结束了,其他玩家均被洗牌,市场真正的大玩家只剩三个:阿里、百度、小米——它们占据九成市场份额。然而,“叫停”更多代表从业者某种良好意愿。“叫”并不意味着真的会完全暂停。据业内知情人士..
文|吴俊宇速度往往会让市场处在快速迭代之中,很多门槛在不经意间就悄然走过。中国智能音箱战场在2019年跨越了三道门槛。1、超越美国市场出货量;2、吹停了补贴战的口哨;3、对智能屏开始广泛运用;这一系列现象都表明,中国智能音箱正在进入早期成熟期。美国战场则相对更为成熟,高市场渗透率让智能音箱技术、产品、生态都趋于更明确的方向。美国市场同样正在迎来早期成熟期。太平洋东岸和太平洋西岸两个战场的独特性再度呈现了不一样的竞争格局。一早期成熟期到来杰弗里·摩尔构筑过一个模型,划分了一款产品的生命周期。一般来说,它分..
文|吴俊宇在当下丰富的视听语言洗礼下,我们的双眼早已见惯了精致的营销,精致如同政治正确。然而,营销有时候需要契合时代精神,在“正确”之前快速而准确捕捉飘忽的人心,激发人们等待释放的情绪。我们当下的时代精神是直白而沧桑的。隔着窗户纸的撩拨如同隔靴挠痒,即使精致也无法直达消费者痛点,更勿论性感。直白的粗糙,却像青春期最热烈的告白,消解了精致,轻松拨动心弦之外,还让人一生回味。或者说,粗糙原本才是人们无法拒绝的欲望渴求。说起粗糙,第一时间想到的绝对是李云龙。李云龙有几句经典台词:二营长,你他娘的意大利..
文|吴俊宇前些日子朋友圈刮起了一阵旋风,每个人都在晒2017⇆2019年的变化。“进击波财经”有一篇名为《2017⇆2019,中国生意变了》的文章很有意思。这篇文章提到了这样一个观点:移动互联网带来的一轮产业革命,从而诞生的红利在2017年基本消失,但是当时还有很多人抱有幻想。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最后的疯狂。尤其是2019年,所有人都在焦虑生意到底应该怎么做?尤其是面对产业数字化浪潮,几乎所有企业都满头问号,想知道产业数字化到底是什么,产业数字化究竟什么时候会引爆市场,产业数字化未来会带来怎样的变化。焦虑之中我们或许可..
文|吴俊宇上世纪70年代,美国曾经流行过一曲名为《GoWest》的音乐。GoWestGoWestGoWestGoWestGoWestGoWestGoWestGoWestWewillgoourwayWewillleavesomedayYourhandinmyhandsWewillmakeourplansWewillflysohigh这几句歌词翻译成中文就是——去西部,去西部,去西部,去西部,我们将会有我们的道路,有一天我们会离去,把你手放在我手中,我们有计划,将飞得更高。这首歌讲述了那代追求自由的美国年轻人为了美好生活相约去西部的故事。《GoWest》忧郁中略带迷茫,迷茫里又充满明快及对未来的希望。“West”代表了精神乐土及年轻人的寄托。社..
文|吴俊宇“做鸭”真的是一门好生意吗?中国鸭界有着“BAT”般的格局——绝味、周黑鸭、煌上煌三足鼎立。三家卤制品巨头都已成功上市,但加在一起全国市场份额却不足20%。当消费升级的第一轮红利逐渐散去,三巨头或多或少都到了瓶颈期:周黑鸭营收、净利润下滑;绝味“跑马圈地”的加盟体系需要可持续发展通路;煌上煌谋求从餐桌消费向休闲零食的转型……整体来看,卤鸭行业的增速到今年已经大幅下滑,如何精细深耕、稳定扩张,并提升盈利能力,成为摆在每一个品牌面前的难题。发展瓶颈之下,数字化升级正在砸穿传统商业模式的“结界”。..
文|吴俊宇全球互联网广告市场都在面临一场考验,企业愈加难寻增长机会点,市场正在进入到增长平台期。如何在平台期寻求突破,品牌主在思考,太平洋两岸的中美互联网广告巨头也在寻找迎战策略。两种普遍的策略,一种是研究用户心智,让广告能够深深扎入用户心中;另一种则是提高技术水平,让广告能够影响到那些该影响的人。如果你去看美国广告市场会发现,随着各项新技术和新理念的使用,美国广告市场过往多年来一直都在不断穿越一个个经济周期。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4A广告公司创造伟大时代,到今天互联网企业成为广告主导力量,广告媒介承..
文|吴俊宇5G时代的逼近让所有企业都感到兴奋和恐惧。它意味着新的机会即将来临,但也意味着如果错过机会,很可能上个时代所积累的一切都将迅速消逝。希望面向未来,意味着必须着眼于当下。美国传媒学者道格拉斯·洛西科夫曾如此嘲笑未来学:以未来为重的种种做法几乎无助于我们应付这些眼前事。我们将沉迷于“这个未来”或“那个未来”,最终却剥夺了“当下”贡献价值和意义的能力。公司将大量资金和精力投入未来规划,却忽略了对当下竞争力的打造。这就像每一个年轻人问老人,我未来会不会变得更好时,老人总会说:别想太多,每天做好自..
文|吴俊宇声音从来都是一种内容消费的重要形态。1906年圣诞节前夜,美国的费森登和亚历山德逊在纽约附近设立了一个广播站,并进行了有史以来第一次广播。广播的内容是两段笑话、一支歌曲和一支小提琴独奏曲。这一广播节目被当时四处分散的持有接收机的人们清晰的收听到了。后来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声音这种内容消费形态渐趋没落,它随着电视、互联网的崛起而逐渐趋于平寂。但媒介的变革总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历史往往处在循环之中,一时没落并不意味着永远没落,音频随着AI以及即将到来的5G再一次兴起。今年2月起,Spotify连续收购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