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几度

吳儁宇

公告

作者系独立撰稿人,钛媒体、品途网2016年度十大作者,腾讯科技2015年度最具影响力自媒体。关注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网以及数码家电的产业融合,文章在界面新闻、今日头条、搜狐科技、腾讯、新浪、网易等30余家平台发布。

文集

科技(2)

统计

今日访问:627

总访问量:2180399

文|吴俊宇1999年,当时42岁的著名的计算机程序员埃里克·史蒂文·雷蒙德(EricS.Raymond)在自由软件的范畴下提出了OpenSource开源软件概念。他有一个观点是,“足够多的眼睛,就可让所有问题浮现。”(Givenenougheyeballs,allbugsareshallow)。这个名为“林纳斯定律”的观点对开放源代码运动影响极大。简单解释,只要有足够的测试员及共同开发者,所有问题都会在很短时间内被发现,而且能够很容易被解决。近年来,深度学习推动着AI技术和产业发展浪潮迭起。然而,随着技术的不断前进和应用的大规模增长,产业开发者们面临的挑战也日渐..
黑天鹅常有,如何从在黑天鹅事件中寻找到属于自己的东西却不常有。新冠疫情作为一次黑天鹅事件,却促进了医疗、教育等部分行业的在线化进程。这次真的是互联网医疗逆势发展的机遇吗?一爆发新冠疫情下宅家隔离、医疗资源紧张,让患者们不得不选择在线医疗服务。据证券日报的不完全统计,疫情期间有10余家互联网医疗平台推出在线问诊专页,调动医生10万余名,超过400万人次在线上咨询。据平安好医生提供数据显示,疫情期间平台访问人次达11.1亿,APP新注册用户量增长10倍,APP新增用户日均问诊量是平时的9倍。春雨医生疫情期间共有2.1万名..
文|吴俊宇直播和社交,这几乎是一对孪生子。尤其是互联网渐趋进入视频时代的今天,直播和社交之间的关系越来越模糊。坦率说,直播虽然依旧火热,但几乎正在成为零和博弈的市场。直播甚至越来越成为引流、变现的手段,而不是目的。如果去审视今天的中国互联网市场会发现,产品与产品之间的对垒已经不是单维竞争,而是立体化的多维竞争。用户在商业模式上也是有变量的,不同的变现模式,变现能力也不一样。如何平衡资讯和直播的关系,如何平衡社交和直播的关系,如何平衡电商和直播的关系,如何平衡社区和直播的关系,这些复杂问题纠缠在一..
文|吴俊宇疫情袭来,数字化转型浪潮进一步深入,“新基建”成为国家层面的规划。一批企业在仓皇失措中发现,自家商业价值体系以及技术架构极其松散。想要抵御突如其来的风险,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很多企业缺乏架构师,尤其是缺乏成熟的架构师。2019年3月,IBM商业价值研究院在《认知型企业:发挥人工智能优势,全面重塑企业》这篇报告中提到,“大多数企业尚未开发企业架构”。报告认为,几乎一半的企业领导者在接受调研时承认自家的“架构”在实际工作中的效果不尽人意。随着越来越多的平台将数字业务进行杂糅,企业再也不能凭借毫无章法..
文|吴俊宇哲学家克尔凯郭尔在《论反讽概念》中的一句话是,他为世界精神服务殚精竭虑。商业其实就是种为世界精神服务殚精竭虑的活动。这种活动中充满了荒诞和反讽。人们可能没有想到,懒惰这个昔日的“七宗罪”之一,居然成了当今生活常态。工业时代经济模式尚有明确逻辑可循,它书写了效率、拼搏、向上等容易理解的元素。然而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经济则是展现了一出人性复杂的反转戏。很多时候,你完全不知道人的内心如何流变,在这种流变中又做出了何种选择。总而言之,复杂商业体现了人心的多变。“代经济”恰恰是这样一种极其展现人性..
文|琨珸编辑|吴俊宇智能制造往往诞生在一整套完整技术体系之上,各行各业都是如此。企业往往需要形成一个强大的“中台”,在“中台”之上铺开各条业务线。各个业务线共用一套标准体系。无论是手机、汽车乃至互联网企业展开的产业数字化均是这个逻辑。2019年,“中台”概念大火。“中台”其实是企业的架构,“中台”这样一个理念其实可以延展到各行各业之中。它实际上是让技术发挥最高效率的必然产物。用《技术的本质》作者布莱恩·阿瑟的观点来说:这些不同的模块和它们之间的联系共同形成了一个工作构架(workingarchitecture)。理解技..
文|吴俊宇行业数字化转型正在各个领域深入,这是个讲究能力输出的市场。能力输出往往需要三点:一是庞大的平台;二是丰富的工具;三是数据的赋能。平台、工具、数据叠加在一起,再引入其他场景、资源,往往会带来化学反应。能力输出产品往往分为三层。最底层是操作系统层,包含最核心大数据处理能力、AI算法等;中间层是可模块化、积木式组合的产品层;产品层上面还有场景化解决方案层,专门针对合作伙伴或商家提供。当下,本地生活服务战场,也在展开一场数字化转型。阿里本地生活和美团之间的竞争愈加激烈。双方思路不同,策略各异。双..
这两年来随着新的经济周期降临,我们一直在谈“穿越周期”这个话题。
文|吴俊宇“集中力量办大事”,这是中国古老而传统的习惯。这种策略的价值在于,调动一切可调动的资源,凝聚上上下下的士气,打一场毕其功于一役的战争。春晚,作为互联网企业的“哥德巴赫猜想”,绝对是一家企业组织能力、技术能力的练兵场。把目光拉到2015年,微信、支付宝、淘宝、百度依次成了春晚红包的发放者。2020年,现在到了快手时间——快手今年会不会宕机?可能难免有个几秒钟,但都可以理解,毕竟BAT也都经历过。这就像是成长路上必不可少的磕磕绊绊。春晚不可避免会让企业遭受阵痛,然而阵痛之下,每一次宕机都意味着企业将具..
城市荣辱兴衰与时代矛盾逆流往往纠缠在一起,构成了企业和品牌的悲欢离合。
文|琨珸人类的电力工业文明已有百余年历史。1882年7月26日傍晚7点,上海外滩到虹口招商局码头,竖起中国第一根电杆,6.4公里长的供电线路上串联的15盏弧光电灯亮起,这是中国最早安装电灯的地方。当时趁着纳凉出来的上海市民,人来人往翘首围观,聚集长达数里。首次公开亮相的西洋电灯,成为“夜空中最亮的星”。为暗夜带来灯光的,是中国的第一个发电厂——上海电气公司,中国的电力事业由此起步。电影《我和我的祖国》中为保障开国大典国旗顺利升起,电动旗杆设计安装者林治远,争分夺秒排除万难,用一个惊心动魄的未眠之夜确保立国大事..
文|深几度琨珸过去十年间,我们见证了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取得的辉煌成就,一项又一项基础建设项目令世界感叹,在全球留下了“基建狂魔”名号:高铁总里程世界第一,大型发电站,南水北调工程,现代化桥梁,世界最长跨海大桥港珠澳大桥……这几日,“新基建”一词迅速走红。国家层面召开会议,强调加快推进国家规划已明确的重大工程和基础设施建设,包括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的建设进度,“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简称“新基建”)立时成为热词。与传统的基建不同,“新基建”本质上是信息数字化的基础设施。过去中国的数字化基础..
文|吴俊宇我们谈及直播,往往会将秀场直播、游戏直播和带货直播简单粗暴地理解为刷时间的工具,潜意识里认为直播并非什么高大上的行业。然而,移动互联网发展至今日,直播已经成为被市场充分认可的商业模式,更多的公司通过直播奠定了自身地位。直播让陌陌褪掉约炮神器标签的同时,其市值也持续稳定坚挺;直播让腾讯音乐开辟了新增长空间,在资本市场也讲了一个好故事。知乎做直播,同样如此。一万物皆可直播任何一家内容平台,都需要维持内容的多样性。图文、视频、直播,几乎每一环都缺一不可。过去两年来,直播被各个企业玩得风生水起..
文|吴俊宇中世纪有个关于旅行者的寓言:一天一位旅行者在路上碰到三个石匠,分别问他们在做什么。第一个石匠说:“我在砸石头。”第二个石匠说:“我在做一块奠基石。”第三个石匠回答说:“我在建一座教堂。”随着国家“新基建”号角响起,数字化平台的集成管理在市政、交通、安全、环境、信息化等领域全面展开,政府公共基础设施管理模式正在悄然生变。有一批砸着石头“建教堂”的人,正在各行各业开花。这些人来自同一家公司——京东数科。京东数科这四个字对外部而言,或许还显得有些模糊,大多数人只知道它2018年9月脱胎于京东金融。..
文|深几度琨珸过往华为在人们心目中往往是“钢铁硬汉”的形象。尤其是那张伤痕累累的战机照片,更是展示了这家企业的顽强不屈。华为企业业务更是如此,长期耕耘ToB市场浸润出了远离普通人的气质。然而,《在人间》栏目报道了一个普通人华为人在武汉金银潭医院ICU的故事:李顺,华为员工,2月8日晚接到主管电话,前往武汉安装设备,这套线上视频会议系统是华为云WeLink。近10个小时的时间设备成功实现了北京与武汉的连线,让北京专家对武汉医院重症患者进行远程会诊,挽救生命。武汉与北京通过远程视频会议系统连线(图片自“在人间”)一..
文|吴俊宇“这是腾讯公司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一步,可以说是最重要的决定之一”,2017年2月16日,腾讯高级副总裁马晓轶在一封公开信中如此表示。被他以如此“狠话”定义的产品是“成长守护平台”,一款协助家长对未成年人子女的游戏行为进行引导的产品。当时这一平台并未引起外部太大的关注。时值2017年春节后不久,整个行业都在关注《王者荣耀》和《英雄联盟》在春节的表现,而在资本市场上,腾讯的股价也正不断创造新高。腾讯仿若正在迎来最好的时刻。但在几个月后,随着假期来临,手机游戏在青少年中的热度引发了媒体和社会的广泛关注。腾..
文|吴俊宇当代哲学家西闪提出过一个词叫“国家的计算”。在他看来,大数据让数学家帕斯卡尔曾经所畅想的国家能够熟知社会民生中一切细节的画面逐渐得到实现。地图究竟是什么?地图其实是虚拟世界对现实世界的映射。地图把物理世界映射到线上的虚拟数字世界,再通过虚拟世界的计算最终反向作用于现实世界。电影《阿凡达》那个数字沙盘,它直接把潘多拉星球世界全部微缩在一个空间内,让人们可以看到现实世界中所发生的事情。在这次疫情期间,地图正在利用大数据和AI离开平面,进入立体世界,把现实世界中的信息囊入方寸之间。在全世界范围..
文|吴俊宇年后企业复工在疫情疑云的笼罩下依旧是个问题。周鸿祎甚至在内部信中警告员工要做好长期在家办公的准备。这究竟是个大问题还是个小问题?坦率说,并没有确切的答案。去看英、美、德等发达国家就会发现,美国远程办公率已经普遍在20%以上,欧洲甚至在40%-50%之间。相比之下,中国远程办公的渗透率仅仅在1%左右。稍有面向未来的头脑就知道,远程办公一定是方向。其实对新经济公司而言,我们更应该敞开胸怀,拥抱长期在家办公这一趋势。在中国,一场2020年的社会实验也告诉我们,远程办公并不是什么难事,它只是需要企业愿意迈出步..
文|吴俊宇萧凉我们在电子游戏中时常可以看到“暴击”这个项目。暴击的设计初衷就是“战斗随机”系统,即用随机或伪随机的方式,使得玩家操作的角色在战斗中的每一次行动都产生不可准确预测的行动结果。而随之而来的另一个问题应该是“为什么是通过大幅提高(通常为简单倍率关系)一次伤害的方式(即暴击的形式)来作为一次随机收益的体现”。为何要设置“暴击”?目的还是制造挑战性,满足感和新鲜感,让人有种“搏一搏,单车变摩托”的快感。在零售业如此普遍的今日,人们通过互联网,几乎可以购买到任何商品。稀松平常必然带来倦怠,那..
互联网其实也是“路”,无论是90年代全球互联网的普及,还是今天5G网络的建设,其实都在构建“复杂协作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