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几度

吳儁宇

公告

作者系独立撰稿人,钛媒体、品途网2016年度十大作者,腾讯科技2015年度最具影响力自媒体。关注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网以及数码家电的产业融合,文章在界面新闻、今日头条、搜狐科技、腾讯、新浪、网易等30余家平台发布。

文集

科技(2)

统计

今日访问:2475

总访问量:1339546

文|吴俊宇媒介理论大家麦克卢汉一直都信奉技术给媒介带来的影响。根据他的理解,“媒介”与“技术”在某种角度上来看是对等的。他曾以“铁路”技术为例解释,不能将铁路的作用简单的理解为只是把运动、运输、轮子或道路引入了人类社会,而应该看作是加速和拓展了人们行动和运输的功能,创造了崭新的城市,全新的工作,新型的闲暇。一代媒介技术,总能带来一代媒介变革。从纸张到广播,从广播到电视,从电视到互联网,每一代媒介技术的引入,媒体形态也会随之生长。今天,云计算、5G、AI,同样在媒体领域开启新的媒介形态。7月17日,百度智..
文|吴俊宇1946年,英国首相丘吉尔在美国密苏里州富尔敦城的威斯敏斯特学院所发表的题为《和平砥柱》的演讲提到:从波罗的海边的什切青到亚得里亚海边的的里雅斯特,一副横贯欧洲大陆的铁幕已经升起。这场名为“铁幕演说”也标志着冷战的开始。自去年以来,中国顶尖科技企业正在遭遇一场“技术冷战”。而深度学习框架,可能成为下一个钳制中国产业智能化进程的武器。2018年8月,曾有人在天涯论坛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如果谷歌的人工智能学习系统TensorFlow不再开源,对中国人工智能有何影响?当时那个评论下面还一片乐观,大多数人认为不可能出..
文|吴俊宇2012年,美国科技媒体ZDNET刊载过一篇名为《Whythesmartengineerisalazyengineer》(《为什么聪明的工程师是懒惰的工程师》)的文章。这篇文章提到说,懒惰的工程与横向思维有许多共同之处。如果一个问题看起来很难解决或者太复杂,那么可以从另一个更容易的角度来处理它。作为一个工程师或设计师,为你做些简单的事情通常会使产品更容易使用和销售。是的,“懒”(lazy)并不等于“怠惰”(sloth)。一个怠惰的工程师,最喜欢的事大概就是无所事事的呆坐着,甚至尽量逃避工作。但真正聪明的工程师会用最有效率的方式赶快把事情做好..
文|吴俊宇2017年,德勤在一份名为《SmartCitiesandthejourneytothe“Cloud”》(智慧城市与“云”之旅)的报告中提到:基础技术已经超越了科幻小说,它能够360度全方位地观察城市运营的方方面面并提高生活质量。如今,它为苦苦挣扎的城市中心提供了希望。想象一下一个城市,在这里互联技术无缝地工作,以提高公共安全、交通运输、能源效率、经济发展和运营费用……德勤所说的“超越科幻小说”正在被阿里云所实现。在7月11日的阿里云武汉城市峰会上,阿里和湖北多个地方政府签约,试图推动湖北从城市、政府、经济的数字化升级。阿里经济体..
文|吴俊宇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语言学阿里。7月12日,起于淘宝长于天猫的互联网食品品牌三只松鼠A股上市,当天涨幅超过40%。这家借助阿里平台从小到大直至上市的公司,跟阿里非常像:阿里有“亲”文化,它有“主人”文化;阿里要做102年的企业,它要做100年的企业;阿里年轻人挑大梁,合伙人里有85后,它的员工平均年龄25岁……不只是淘品牌,“阿里式语言”正在成为国内很多科技公司的“普世话术”。在行业圈层,阿里这两年来正在不知不觉之间展开“文化输出”。“花名”、“中台”、“赋能”这些原本诞生于阿里企业组织文化体系中的..
文|吴俊宇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最著名的战役莫过于凡尔登战役。凡尔登是法国东北部的军事要塞,是通向巴黎的重要门户和法军防线的中枢。彼时,德国威廉皇帝决心拿下凡尔登,扬言要让凡尔登成为“碾碎法军的磨盘”。德、法两国投入100多个师兵力在凡尔登不惜代价作战。短短10个月的时间内,这场阵地战、消耗战逼迫双方共投入近百万人,伤亡达70多万人。凡尔登也因此被称为“凡尔登绞肉机”。外卖市场饿了么和美团在过去几年的作战,和凡尔登战役几乎没什么区别。双方裹挟着投资人的弹药在外卖战场上大打阵地战。弹药烧得厉害,战线却始终都在..
文|吴俊宇“迷惑行为大赏”又成了成为中文互联网世界的一股亚文化现象。微博上,以“迷惑行為大賞”为代表的搞笑类博主每天梳理一大批“黑人问号脸”的“沙雕事件”,满足网友的搞笑或猎奇心理。橘生淮南为橘,生于淮北为枳。“迷惑行为”这样一个日语中充满着含蓄、内敛意味的词汇到了中国互联网世界逐渐变异,反而成为了某种情绪宣泄式的狂欢。一日式含蓄的缩影“迷惑行为”这个词充满了日本式的含蓄,以及不麻烦他人的情绪。“迷惑行为”原本的意思指的是,那些会给人带来麻烦、困扰的行为(比如地铁上横躺着睡觉/图书馆里大声喧哗)。..
文|吴俊宇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我们总是不知道失之东隅的同时,可能还会收之桑榆。音乐流媒体产品也是如此,没有任何产品是不可替代的。在网易云音乐被下架的日子里,豆瓣FM如火箭一般蹿升。没了云村的这30天,文艺青年们抹抹眼泪,去了豆瓣FM。虽然我们不知道30天后市场将朝哪个方向发展,但至少,一些新变化出现了。一流浪云村6月28日,传闻相关部门针对网络音频乱象启动专项整治行动,网易云音乐、荔枝、喜马拉雅、企鹅FM等四款应用程序存在有害信息,被下架30天。7月2日,传闻成为现实。微博上#网易云音乐被下架#..
文|吴俊宇1990年,迈克·波特在《国家竞争优势》中第一次提出了“产业集群”一词。他提到,产业集群是工业化过程中的普遍现象,在所有发达的经济体中,都可以明显看到各种产业集群。根据迈克尔·波特的定义:产业集群是在某一特定领域内互相联系的、在地理位置上集中的公司和机构的集合,完整的产业集群可能延伸到销售渠道的经销商、原料供应商及与技术或者投入相关的公司与部门。产业集群很多时候因为和城市带、交通线路有着很强的联系,往往呈现带状分布,因此也经常以“产业带”的形式出现。“产业带”和中国制造联系在一起的时候,往..
文|吴俊宇美国科技媒体CHROMEUNBOXED在今年5月GoogleI/O大会结束之后曾发表一篇名为《NextGenerationGoogleAssistantSetToRevolutionizeHowWeTalkToDevices》(下一代谷歌助手将彻底改变我们与设备的对话方式)的文章。这篇文章提到,“我们的声音与我们的设备将在交互方面进行一场革命”。也就是说,语音交互可能会带来新一代操作系统——它可能和“桌面+键鼠”、“屏幕+触控”一样,成为我们在智能时代的新选择。CHROMEUNBOXED这个判断并非虚言。随着自然语言处理NLP技术的日趋进步,智能语音能够理解的事物越来越多,我们和语音之间的..
文|吴俊宇约瑟夫·希斯《叛逆国度》提到:无论是在厂房里,还是在市场上。它要求有一个绝对统一的、强制产生的“需求”功能系统,目的是吸收大量生产所产生的过剩商品。是的,国内当下服饰零售业正在面临新的库存烦恼。随着经济环境遇冷、消费动力下滑,国内服饰零售业出现了“卖不动”的情况。为了去库存,市场迎来了一大批库存电商。这些库存电商的存在,恰恰正是约瑟夫·希斯所说的,“吸收大量生产所产生的过剩商品的功能系统”。这不仅仅是商业层面的诉求,更是文化层面的逻辑。人民同样需要库存电商,这可以带来更多物廉价美的产品..
文|吴俊宇前麦肯锡资深合伙人理查德·福斯特在《进攻者的优势》一书中提到:企业界向来都有进攻者和防守者,只有不断的进攻,懂得运用新方法,去挑战极限才可能有新的转变。进攻者的关键可能在于技术优势,不断扩展自己的思路。7月3日,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云+AI贯穿全场,成了新的主旋律。新主角百度智能云压轴亮相,正通过“云+AI”成为云计算市场的“进攻者”。(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在刚刚过去的上半年,百度智能云发展迅猛。国内云厂商中单季度营收突破10亿用时最短。IDC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18下半年)..
文|吴俊宇国内非虚构文学研究者李墨波在《虚构与非虚构的双重必要性》中提过一个观点:人的虚构能力显得简单孱弱……人脑的学习机制,是将对现实世界的感受认识凝结成概念储存起来,是将世界在脑中结构化的过程。窝在家里闭门造车,绞尽脑汁炮制出的只会是概念化的东西。那些毛茸茸的生活细节,那些落地有声的生活质感,只能去生活中找寻。短视频的生产制造也是这样一个过程。2017年短视频概念刚刚走红,所有人都认为“魔性+重复”是一种对人感官刺激最大的策略,无数MCN利用“套路”把短视频玩出了“结构化的内容”。这些虚构的内容看似..
文|吴俊宇英国管理学家查尔斯·汉迪在《第二曲线:跨越“S型曲线”的二次增长》中提到:如果组织和企业能在第一曲线到达巅峰之前,找到带领企业二次腾飞的“第二曲线”,并且第二曲线必须在第一曲线达到顶点前开始增长,弥补第二曲线投入初期的资源(金钱、时间和精力)消耗,那么企业永续增长的愿景就能实现。阿里云也在寻找属于自己的“第二曲线”。2019财年阿里云业务财年营收247亿元,亚太市场排名第一,市场份额比上一年增加4.7个百分比,领先优势进一步扩大。在大战场高歌猛进的情况下,阿里云在不细分的IT基础设施软件战场中同样捷..
文|吴俊宇国内管理学研究者盛昭瀚提出过一个基于NW模型的新熊彼特式产业动态演化模型。这个产业动态演化模型,主要是分析由不同企业组成并有新企业持续随机进入的产业的竞争动态,产业结构、战略决策、技术变化以及产业特征的其他方面之间的相互作用。按照盛昭瀚的观点,企业的发展是像N或者W一样动态变化的。这和企业自身产业结构、战略决策、技术变化以及产业特征等因素相关。如果用这个模型去审视百度会发现,2019年是百度最坏的年代,也是最好的年代——百度过去多年的发展,其实就是一个W曲线。W曲线的左侧部分是2011年百度击败谷歌..
文|吴俊宇法国哲学家罗兰·巴特在《流行体系——符号学与服饰符码》如此形容服饰的价值和意义:精于计算的工业社会必须孕育出不懂计算的消费者。如果服装生产者和消费都有着同样的意识,衣服将只能在其损耗极低的情况下购买及生产。流行时装和所有的流行事物一样,靠的就是这两种意识的落差,互为陌路。为了钝化购买者的计算意识,必须给事物罩上一层面纱——意象的、理性的、意义的面纱,创造出一种虚像,使之成为消费意象。这种消费环境下,服饰本质上就是一个不断更新换代的产物。在更新换代的过程中,服饰又不可避免产生库存。这些库..
服饰本质上就是一个不断更新换代的产物。
文|吴俊宇短短一个月,爱奇艺和腾讯视频不断对垒加码互动视频概念,造就了在线视频新风口。互动视频概念源于去年年底Netflix推出的《黑镜:潘达斯奈基》。今年以来,Youtube、Netflix、爱奇艺、腾讯视频不断在基于这个概念推出新项目。这种多线互动的剧情走向远比单线剧情来得丰富,它事关自由意志和自由选择——拥有自由,永远是一件充满诱惑的事情。互动视频现在看起来并不成熟,有许多问题亟待解决。但有5G、VR、AR、8K等即将落地的技术做后盾,互动视频未来怎么看怎么性感——它的想象空间是无限的。也难怪爱奇艺和腾讯视频会因此暗暗..
文|吴俊宇管理学上有一个名叫“雁群效应”的概念,这个概念中包含两个部分。一个是“头雁”,作为头雁,必须克服一切困难和阻力。群雁齐飞,最重要的就是头雁。头雁勤,群雁就能“春风一夜到衡阳”;头雁懒,只会“万里寒云雁阵迟”。头雁发挥着带头作用,其他大雁则跟随头雁方向,分工协作、形成合力,目标一致地以最优化的飞行方式飞向目的地。一个是“协作”,雁群在天空中飞翔,一般都是排成人字阵或一字斜阵,并定时交换左右位置。因为这一飞行阵势是它们飞得最快最省力的方式,飞行中后一只大雁的羽翼,能够借助于前一只大雁的羽翼..
文|吴俊宇MIT斯隆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施马伦塞在《撮合者:多边平台的新经济》中探讨过成功的多边平台企业特征:具备平台集群效应,能够对双边伙伴、用户产生价值和吸引力,形成符合定位的平台分工能够有合理的利润分配机制,保证各方从中有利可图。分析一个多月来的百度资讯指数会发现,今年618,天猫已经成为零售业主战场。Questmobile的数据也佐证了这一点,其展示的618期间电商四大平台日活跃用户数据显示,手机淘宝日均活跃用户在2.5亿左右;拼多多日活跃用户约是1.3亿左右;京东的日活跃用户在6000万左右,苏宁易购日活则是在450万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