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

Alter聊IT

公告

Alter,互联网观察者,长期致力于对智能硬件、O2O、手机等行业的观察研究。

文集

科技(275)

统计

今日访问:693

总访问量:3396549

TS战队拿下冠军,微博拿下TS战队

继苏宁、京东、哔哩哔哩后,微博、快手也打起了电竞战队的主意。

8月24日的全球电竞运动领袖峰会上,微博和快手分别宣布收购了TS、YTG两支王者荣耀职业联赛(以下简称:KPL)战队。前者在2020年KPL春季赛和王者荣耀世界冠军杯上夺得双料冠军,赛事成绩刚刚达到顶峰;后者虽连续三个赛季没有进入季后赛,却也形成了别具一格的比赛风格。

互联网玩家进入电竞圈本不是什么新鲜话题,然而国内电竞圈的特殊现状,让微博收购TS战队的意图多了几分耐人寻味。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着各行各业,电竞领域,线下赛事一度停摆,举办方不得不将目光转移到了线上,虽然热度并未大打折扣,但却也了少了线下观众的呼声和炫酷的舞台。如果放眼整个国内电竞产业,商业化困境、职业周期短也是老生常谈的问题。

而微博为何选择在这个时候进入KPL领域,并收购一支风头正劲的战队?未来又将如何帮助崛起进程遇阻的电竞行业走出青年危机?

01 TS战队需要微博

TS战队需要微博这样的金主,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2017年初成立的TS豚首战队,曾在2018年KPL秋季赛中以9连胜的预选赛成绩加入西部赛区,成绩一直在KPL联盟中保持中上。但彼时,战队更被人熟知的一面却不是因为成绩。

因为基本都是客场作战,队员缺少资金不得在酒店睡地板,这也被网友戏称为KPL“最穷战队”。然而从行业的角度来看,TS战队的“穷”不过是电竞行业的一种常态。

作为全球唯一以纯电竞俱乐部组成的上市公司,Astralis Group的财报揭露了电竞战队的营收结构,主要来自于商品和周边、赛事奖金和广告赞助,其中广告赞助一项的占比往往在50%—80%之间。

广告赞助的逻辑在于,有成绩才会有粉丝,有粉丝才有与赞助商谈判的筹码。在重量级的赛事中取得耀眼的成绩之前,大多数电竞俱乐部缺少足够的粉丝基础,常常处于入不敷出的烧钱状态。

何况2020年的特殊之处在于,线上赛事的流程大幅简化,对应的资源位和赛事衍生内容也随之减少。没有线下赛事对品牌的曝光,仅仅依靠线上直播带来的流量,直接削弱了赞助商对于电竞赛事的兴趣,导致不少俱乐部的赞助和商业活动大幅降低,甚至出现了广告赞助收入为零的一幕。

对于刚刚在2020年王者荣耀世界冠军杯夺得冠军、独揽1344万元奖金的TS战队而言,似乎不缺少现金和潜在的广告赞助。只是电竞俱乐部的商业化始终存在不确定性,哪怕是一些经营多年的传统俱乐部,到目前依然无法实现盈利。微博这样有实力的资本进入,无疑给TS战队的生存吃了颗定心丸。

但微博带给TS战队的远不止资金。

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微博电竞战队及选手入驻覆盖率达到95%以上,微博生态内的KPL粉丝高达4744万,其中2020年KPL春季赛相关话题累计阅读超101亿,相关视频累计播放达13.7亿;2020年王者荣耀世界冠军杯举办期间,微博上与赛事相关的热搜有74个,总决赛的直播观看量达到3151万,早已是电竞赛事观看、信息获取、话题讨论的重要平台。

微博收购TS战队后,不仅可以帮助TS战队搭建完善的青训体系,还将在品牌知名度、粉丝基础和俱乐部的商业化层面进行扶持,让教练和队员将精力聚焦于赛事本身,从而在成绩、粉丝和商业变现上形成正循环,让战队跳出职业周期短的怪圈。

此前国内有太多优秀的KPL战队,在老将陆续退役又缺少后生力量的局面下趋于沉寂。

02 微博需要TS战队

微博将TS战队纳入麾下,也是一种战略上的选择。

广州市社会科学院最新调研报告,预计2020年末国内的电竞用户规模将达到5.2亿,电竞市场的营收有望达到1400亿元左右,到2022年国内电竞用户规模将增至5.5亿,电竞市场的营收将超过1600亿元。

也就是说,电竞赛事的线上化虽然会在某种程度上制约市场的增长速度,乃至于直接造成数亿元的经济损失。可从中长期来看,电竞产业的规模并不会缩水,仍然存在庞大的发掘空间。对于有着庞大游戏兴趣爱好人群的微博而言,注定是不能错失的市场。

微博早在2017年就开始布局电竞生态,2018正式成立电子竞技俱乐部,先后在FIFA、绝地求生、堡垒之夜、第五人格等赛事项目上建设分部,并在多场比赛中斩获冠军。同时微博也在建立自己的电竞职业精英赛事品牌——微博杯,目前已经在多个电竞项目中建立了品牌知名度。

微博想要进一步完善电竞生态,还需要进一步提升在重量级电竞赛事中的影响力,上升势头正盛并且拥有KPL职业联赛永久席位的TS战队,可谓是最适合微博的优质标的,它为微博拿到了进军主流电竞联赛的入场券。

不过站在微博的立场上,收购一家电竞俱乐部,恐怕不是为了所谓的参赛资格,更重要的是,微博想要在电竞领域打造一个标杆性案例,继而不断增加自身在电竞行业的话语权,为未来更多类似的合作树立典型标杆。

同时微博也可以与电竞上下游进行内容的协同、帮助队员和队伍进行IP的打造,其中最可能的着力点或是打造TS战队独特的粉丝文化。

国内电竞圈子里一直流行着这样一种说法,“电竞是Z世代心中的中国女排”。

一方面,作为数字原住民的Z世代对电竞有着不同于父辈们的理解,最直接的表征就是Z世代对电竞的付费意愿。企鹅智酷的调查报告显示,电竞粉丝付费意愿强烈,超过七成的电竞用户愿意为电竞赛事付费。

另一方面,拥有5.5亿月活跃用户的微博本就是Z世代的社交主场,并且入驻了大量的电竞战队、队员、KOL和媒体,可以将不同圈层的用户连接起来。既是微博自身用户粘性的加成,也有利于打造有影响力的赛事。

假如长于粉丝运营的微博能够帮助TS战队率先形成中国的俱乐部文化,加速电竞在Z世代圈层中渗透的同时,还将为电竞行业逐步从成绩优先过渡到文化优先提供一个可规模化复制的范本。

03 电竞需要跨界CP

无论是微博收购TS、还是快手收购YTG,对整个电竞行业都不失为一个好消息。

中国的电竞产业链可以分为三个环节:上游是腾讯、暴雪、网易等游戏研发和运营商,中游是赛事运营和电竞俱乐部,下游是虎牙、斗鱼等直播平台。

上游,游戏内容商已经非常成熟,腾讯和网易游戏业务的快速增长已经说明了上游市场规模的广阔性。

下游,直播行业随着虎牙和斗鱼的“联姻”在即,持续多年的“混战”局面行将结束,市场终将进入合并后的收割期。

唯有中游仍处于拓荒期,即便赛事运营和电竞场馆已经被VSPN、联盟电竞等抢占先机,大多数电竞俱乐部还处于亏损状态。然而在整个电竞行业的利益链条中,俱乐部才是正常运转的关键。如果中游的俱乐部找不到更有韧性的商业模式,整个电竞产业等同于是在沙滩上起高楼。

在这样的背景下,微博和TS战队的跨界CP,注定是外界关注的焦点。

从产业定位上看,微博可能是唯一在上下游都有话语权的玩家。在产业链上游,微博与腾讯、网易、完美世界、暴雪等国内外知名游戏厂商都有着深度友好的合作关系,覆盖行业内95%以上的游戏企业;在产业链下游,微博与B站、虎牙、快手等达成了深度合作与主播入驻。

从产业影响上看,微博是为数不多形成了完整生态布局的玩家。目前已经打造了涵盖搜索、直播、预约、观看、社区留存讨论的全方位内容消费生态,同时也是电竞话题讨论、出圈的内容平台,诸如王思聪热狗、《动物森友会》里的大头菜等都是因微博热搜引发了大范围的二次传播。

中国电竞行业欠缺的不是资本投入,而是模式探索、文化沉淀和规范管理,相比于纯资本性质或者玩票性质的合作,微博和TS战队这对跨界CP有着更大的想象空间。

比如在文化层面上,微博和TS战队如何呈现年轻人的游戏精神;在商业层面上,微博能否帮助TS战队形成多元化经营;再比如在传播层面上,微博会怎样加速TS战队破圈......都将为中国的电竞行业产生深远影响。

而很多问题的答案,已经有迹可循。

IG、RNG等知名战队在微博上拥有几百万的粉丝,一些重要赛事的成绩公告下,动辄聚集数万的评论、数十万的点赞,影响力丝毫不亚于传统的体育明星。作为最具影响力的中文社交媒体,微博已经聚集了一大批热爱电竞的年轻用户,用户的热爱正是所有商业、生态、文化的基础。

04 写在最后

韩国著名解说丁一熏在2004年做客《电子竞技世界》时,被主持人问到了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韩国这么多年轻人玩游戏,家长不担心他们的前途吗?”

彼时丁一熏给出的回答是:“通过电竞,韩国造就了很多明星,选手赚了很多钱,社会观念有了很大改变。在韩国,我们做了青少年最想做的工作的调查,排名第一的是职业电竞玩家。”

辗转16年后,韩国电竞行业的一幕已经在中国上演。但对微博等正在改造电竞产业链中游的玩家而言,现在的成绩远不是终点。电竞行业的基业长青需要的不是一两位明星般的选手,而是整个产业链的行稳致远。

微博游戏已经证明了电竞不再是小众内容,业已成为数亿网民群体娱乐消费需求的落脚点。微博收购TS战队背后,肩负的还有中国电竞行业从大到强的探索,寻找中国电竞真正的黄金时代。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Alter聊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