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

Alter聊IT

公告

Alter,互联网观察者,长期致力于对智能硬件、O2O、手机等行业的观察研究。

文集

科技(275)

统计

今日访问:902

总访问量:3396796

WAIC上的多面百度AI:尖子生、赋能者和行动派

作为国内人工智能领域的“头雁”企业,百度不出意外的站上了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会的话题中心。

其中百度创始人李彦宏的演讲再次出圈:“AI 的发展会经历三个大的历史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技术的智能化,第二个阶段是经济的智能化,第三个阶段是社会的智能化,目前我们正处于从经济智能化的前半段向后半段过渡的时期。

这样的观点在“新基建”的浪潮下不缺少认同,不过最忠实的拥趸还是百度自身。除了李彦宏高瞻远瞩的“布道”,百度还让外界看到了“知行合一”的一面:百度文心为代表的前沿技术脱颖而出,与浦发银行的战略合作也进一步深化。

这场人工智能领域的顶级盛会,在某种程度上成了外界立体化认识百度的楔子。

01 领跑的“尖子生”

人工智能领域的尖子生,大概是百度在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最鲜明的形象。

最直接的例证,就是斩获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会SAIL奖的百度文心(ERNIE)知识增强语义理解技术与平台。作为国内人工智能领域最高规格的官方奖项,今年的获奖与参选比例更是高达1:160。

但对于熟悉人工智能的朋友而言,百度文心的获奖并不意外。出自南朝文学理论家刘勰《文心雕龙·序志》的中文名“文心”,属于第一次公开亮相,之前的项目名称一直是ERNIE,几乎是NLP领域“家喻户晓”的名词。

早在2019年12月份,百度文心就刷新了GLUE榜单,首次取得了超过90分的成绩,高于人类水平3个百分点;2020年3月出炉的SemEval 2020上,百度文心在这项全球最大规模之一的语义评测中夺得了5项世界冠军;同时百度文心的创新成果还被人工智能顶级学术会议AAAI 2020和IJCAI 2020收录,并多次出现在韩国AITimes、日本AI-SCHOLAR、德国光谱杂志、《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等权威科技媒体的报道中……

然而在百度内部,百度“文心”只是AI皇冠上的一颗珍珠,与SAIL奖同级别的荣誉早已屡见不鲜。

比如在2020年的国际计算机视觉和模式识别大会(CVPR)上,百度一举夺得了视频动作分析、动作识别、图像增强、智慧城市等8项挑战赛的世界冠军,在冠军数量和领域范围上力压全球其他科技巨头。

2019年乌镇互联网大会上,百度飞桨深度学习平台入选 “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被外界称为人工智能时代的操作系统。

再比如《哈佛商业评论》、沙利文等权威媒体或咨询机构的调研报告中,将百度与谷歌、苹果、微软和亚马逊列为全球AI五强,AI技术能力和AI落地能力均被作为评估的核心指标,百度也是唯一进入前五的中国企业。

不论是屡屡斩获SAIL奖的成绩,还是第三方机构和权威媒体的认可,以及百度在专利、论文上的强势表现,无疑都验证了百度“尖子生”的身份。可是对于百度来说,俨然不会满足于技术上的领先。正如李彦宏在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开幕式演讲中所提到的:百度将在人工智能领域扮演赋能者角色。

02 尽职的“赋能者”

关于百度的“赋能者”角色,可以找到两个最新的动作。

一个是百度宣布5年内为山西提供超过5万个数据标注师就业岗位。

可能在外界眼中数据标注师的技术门槛低,经过一定的培训就能上岗,可对于现阶段的人工智能却有着不可或缺的价值。数据标注是机器感知现实世界的起点,也是人工智能产业的基础。人工智能的应用生态越繁荣,对数据标注的需求越急缺,百度正试图帮助整个行业解决这一棘手问题。

另一个是百度推出的“5年内培养超过500万AI人才”的宏大计划。

不少人对AI人才缺口的论调并不陌生,早在两年前就出现了抢夺AI人才的现象。按照一些媒体的报道,2025年中国的AI人才缺口将达到1000万,如果无法在适当的时间点补足缺口,AI人才”一将难求”还将继续下去。特别是在应用层面,人才缺口将直接左右人工智能的落地进程。

需要指出的是,百度的人才培养计划绝非是“空喊口号”,业已形成了学习、实践、比赛、认证、就业的全周期服务体系闭环:

针对人工智能基础人才的培养,百度联合高校编撰出版了系列教材,并帮助200多所高校开设了AI课程;在应用和实践层面,联合教育机构、高校建立了应用级实训室和平台级实训室;坚持以赛促学的思路,主办了包括百度之星大赛、中国高校计算机大赛人工智能创意赛等在内的顶级AI赛事;最后在认证与就业方面,百度发布了国内 AI 领域第一个专业技术人才培养标准,并推出了云智学院认证体系......

根据百度官方披露的数据显示,目前已经培养AI人才超过100万,500万AI人才的培养计划正是下一阶段的目标。同时人才培养还只是“赋能”的一部分,诸如百度大脑、飞桨等开源平台对人才短板的帮助同样有着不可估量的价值。

问题在于,为何在人工智能的商业前景尚不明朗的时候,百度就在尽职做一个赋能者?或许可以借用凯文·凯利的观点:“技术的趋势在很大程度上是能够被预见的,就像重力一样,一滴雨点流入山谷的实际路径是无法预测的,我们并不知道它的具体走向,但大方向是很显然的:往下流。”

人工智能也是如此,下沉到各个产业是注定的方向。

03 激情的“行动派”

2020年初,新基建“破土动工”,深耕人工智能多年的百度,为自己打开了新的增长空间。同时百度在尖子生、赋能者等身份之外有了新的使命——做一个积极推动基础设施智能化升级的行动派。

同样找一个案例举证的话,势必要提及的是百度第三个和“5”相关的动作。

6月19日的时候,百度对外宣布将加大AI新基建底层算力的投入,百度智能云服务器台数预计到2030年超过500万台,相当于3000亿元的投资。大致做一个对比,彼时百度智能云的算力将是当下Top 500超级计算机算力总和的7倍。

之所以在算力上开足马力,还要从百度的AI新基建版图说起。

在百度的AI新基建版图中,主要分为两个层面,一是百度大脑、飞桨、智能云等为代表新型基础设施,一是智能交通、智慧城市、智慧金融等应用场景。对于百度新基建的布局思路,可以借鉴百度CTO王海峰的观点:"百度将持续强化核心技术能力,不断整合多方资源构建开源开放生态,在新基建大战略下,为国家发展打造竞争新优势,助力中国走上高质量发展道路。"

其中百度与浦发银行的战略合作,证实了百度新基建思路的正确性。双方在“首个金融数字人”的基础上进一步深化合作,以优势互补的形式,加速人工智能技术在金融领域的落地和赋能,给出了金融企业智能化升级新范本。

李彦宏也在今天的演讲中重申了百度的定位:“百度将自己定位于专注对外赋能的 AI 平台型公司,我们希望每一家企业不管你多小,都可以像用水和电一样使用我们的平台能力和服务,从而快速实现 AI 化转型,最终这又会使每一个普通消费者受益。”

单从布局本身来看,百度的思路与其他科技巨头并没有本质的差异。不同的是,一些玩家的宏大布局还处于设想阶段,而百度已经抢先进入了落地应用期。比如前面提到的百度文心,目前已经全面应用于搜索音箱、信息流、智能音箱等几十款产品中,并借助百度大脑AI开放平台输出到金融、通信、教育、互联网等行业。

把视角再拉大一些的话,百度大脑对外开放了250多项领先 AI 能力,开发者数量超过190万,日均调用量突破1万亿次,其中语音、人脸、NLP、OCR 的调用量均处于国内领先态势;百度自主研发的产业级深度学习平台飞桨,目前已经服务了8.4万家企业,已经发布上线的模型数量超过23万个。

恰恰是基于人工智能的落地经验,百度对产业成熟度有着更为深刻的理解,对人工智能的业态有着准确的判断,并深谙技术与产业融合对经济新业态的影响。所以在“新基建”的概念出台时,百度迅速厘清了自身的站位,在自身擅长的领域大手笔布局,也让外界看到了行动派的一面。

04 写在最后

2020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显然不是百度的独角戏。

但百度成为全场焦点的原因并非偶然,不管是行业领袖们的演讲主题,还是围绕产业趋势的高端对话,人工智能产业和技术的创新融合都是最主流的基调。抛出实打实的科技成果和落地合作的百度,自然成了外界关注的焦点。

当然,不加掩饰的还有百度的野心。

参考李彦宏在演讲中所提及的:中国正在积极推进的“新基建”计划,可以看成是人类在进入智能经济和智能社会前最大的基础设施扩张工程,它有很大的希望会在中国率先掀起全面人工智能化的潮流,而百度希望为这股潮流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再来理解百度所扮演的角色,尖子生、赋能者和行动派终归只是立体的不同面,百度正成为人工智能进入产业融合阶段的领头羊。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Alter聊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