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

Alter聊IT

公告

Alter,互联网观察者,长期致力于对智能硬件、O2O、手机等行业的观察研究。

文集

科技(275)

统计

今日访问:902

总访问量:3396796

TikTok会输给印度愤青吗?

01

魔幻现实主义的一幕在印度再次上演。

一款名为 Remove China Apps的应用在印度飙红,极短的时间内跃升至Google Play印度下载榜第二名。

单从名字上就不难理解这款应用的功能,可以一键识别中国厂商开发的App,并且还为用户提供了卸载选项,甚至还会在用户卸载掉中国APP后表示祝贺,提醒用户将应用分享给社交网络上的好友。

Google这次体面地践行了自己的裁判职责,Remove China Apps上线半个多月后终于被下架。但印度网友似乎并不买账,在推特上公开向Google表示抗议,集体喊话Google CEO劈柴哥把这款有着爱国主义情结的应用恢复上架。

如果Google Play严格遵循”欺骗行为政策”的话,类似的APP几乎没有恢复上架的可能,不过这个应用的 APK 安装文件仍然在印度网友间流行。同时市场分析机构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Remove China Apps被下载超过400万次,有近16万印度用户在Google Paly上给出了5星评价。

Remove China Apps虽然被下架,删除中国应用的活动却在持续发酵。

02

Google的“裁定”显然不是这场闹剧的结束。确切的说,Remove China Apps仅仅是印度愤青们“抵制中国产品”的标志之一。

有印度媒体分析称,移除中国应用的流行和印度工程师旺楚克不无关系。

作为知名电影《三傻大闹宝莱坞》主人公兰彻的原型,旺楚克5月28号在推特上传了一段视频,号召印度人用“钱包力量”抵制中国产品,并且给出了相应的时间和路线:在一周内放弃使用中国的软件,一年内放弃使用中国的硬件,最后抵制所有中国产品。

或许可以将这种行为归结为狭隘的“科技民族主义”,可印度反华的社会思潮却是不争的事实。对于打算深耕印度市场的中国科技企业而言,恐怕不是什么好消息,首当其冲的就是字节跳动旗下的TikTok。

早在3月份的时候,TikTok就曾因美化“硫酸攻击”的内容争议被近800万印度网友打低分,在Google Play上的评分一度跌至1.2。Google删除这些负面评价的动作,也在这次风波中被印度愤青们当作是Google“只为中国服务”的例证。

但这一次除了抵制,还试图用“印度制造”取代。与Remove China Apps一同下架的就有TikTok 的印度克隆版——Mitron。

03

Google Play下架Mitron并非没有原因。

Mitron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提供基本的隐私政策,所有的用户数据全部存在自己的服务器上。此外巴基斯坦软件开发商 Qboxus的CEO爆料称,Mitron的所有源代码都是从Qboxus购买的,并且相同的源代码卖出了250多份。

魔幻之处也在于此,在被Google Play下架前,Mitron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获得了超过500万次的下载,一度冲到了Google Play印度免费下载榜的榜首。而在Mitron被下架后,还迅速出现了各种 "李鬼" 版本。

TikTok引以为傲的是字节跳动见长的算法和内容,在印度市场偏偏遭遇了拙劣模仿和所谓Make in India标签的挑战。

恐怕这才是最危险的信号。当一个市场的竞争脱离了基本的商业法则,产品上的较量逐渐被情绪宣泄所裹挟,注定会陷入一种不确定当中。比如3月份的差评风波后,TikTok接下来三个月内的全球下载量减少了一半,计划取而代之的是Mitron、Tik Kik、TikToc等手段并不高明的模仿品。

除了与山寨产品的游击战,TikTok在印度还面临着一次又一次被封杀的压力。

2018年10月,一名24岁的印度男子卧轨自杀,原因在于遭受了太多的网络暴力,TikTok被视为该事件的导火索;
2019年2月,印度泰米尔纳德邦信息技术部长曼尼坎丹公开表示TikTok在糟蹋文化,对印度的青少年有害,政府应该加以管制;
2019年7月,印度政府再次向TikTok发难,提出了一个包含24个问题的清单,包括平台如何收集用户数据并提高安全使用意识等问题;
2020年3月,美化“硫酸攻击”的内容发酵后,印度全国妇女委员会主席Rekha Sharma直接表示希望封杀TikTok,引发了不少网友的响应……

04

与印度上下的“刻薄寡恩”相比,TikTok对印度的态度相当暧昧。几乎每一次陷入内容争议的漩涡时,TikTok都表现出了极强的求生欲:

2019年4月被封杀期间,TikTok宣布将向印度市场投资10亿美元,同时删除了超过 600 万条触犯社区守则的视频,为新用户注册设置了年龄门槛;
为了摘掉“信息泄露”的帽子,字节跳动宣布将在印度建立数据中心,在印度当地存储印度用户数据,同时采取其他措施确保该国用户数据的安全;
在最近一段时间里,为了应对疫情相关问题,TikTok 在印度删除违法视频同时,还封掉了数千个违反规则的账号,试图将争议扼杀于未然……

其中的症结无外乎印度对于TikTok的重要性。

按照Sensor Tower的统计数据,TikTok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上下载量超过20亿次,其中印度市场贡献了6.11亿次,几乎占到了三分之一。即便在TikTok陷入争议后的5月份,印度也是下载量最大的国家,占比高达20%以上。同时根据印度《经济时报》在去年11月份的报道,字节跳动在印度市场的营收已达到4.37亿卢比,利润约为3400万卢比,其中约5%的营收来自广告销售。

单从数据上看,印度市场的表现远不及中国和美国。以2020年4月份的营收为例,抖音和TikTok在App Store 和Google Play上的收入超过7800万美元,超过YouTube和Netflix位列全球移动应用收入榜冠军,其中中国本土市场贡献了86.6%的营收,有8.2%的营收来自美国市场。

然而印度市场的魅力不在于一时营收,而是世界上最后一个大型开放互联网市场的潜力。

05

试图在这个市场上站稳脚跟的,俨然不只有TikTok。

哪怕只是在短视频赛道上,抖音在国内的老冤家快手推出了 UVideo、TikTok在全球市场的新对手Facebook上线了独立产品Lasso,并且不约而同的采用了阻击竞争对手的常规手段,对TikTok进行像素级模仿。

可具体到印度市场上,TikTok最棘手的敌人还是印度的愤青们。即便快手和Facebook可以在短时间内抢夺TikTok的市场份额,TikTok在印度市场所遭遇的压力同样会转移到“继任者”身上,但对鼓吹“印度制造”的愤青们则不尽相同。

至少在Mitron被Google下架并曝出安全漏洞之前,印度电子与IT部长拉维.普拉赛德曾在社交媒体上表示:“祝贺IIT Roorkee的计算机工程师的Shivank Agarwal,他创建了很棒的平台Mitron,以应对TikTok和Facebook。”颇有一番莘莘学子科技报国的味道。

印度总理莫迪在5月12日的全国演讲中,向民众发出了“为本地人发声”的号召,与近年来印度政府“扶持本土产品”的基调相符。不少印度的初创企业应声表示,将创作越来越多对标Facebook、TikTok、Zoom的本土应用。

一如中国网友经常在知乎上讨论的话题:为何中美诞生了世界级的互联网公司,而日本、俄罗斯、印度、韩国好像没有?关于BAT在中国崛起的原因,相信大多数中国网友不会陌生,相似的一幕或许也在印度发生。毕竟印度的人口基数已经和中国旗鼓相当,而互联网还是一片待挖掘的蓝海市场。

Mitron的走红已经是个信号,一旦这样浪潮在印度越卷越高,恐怕Google也要为了10亿潜在用户选择站队。彼时等待TikTok等中国玩家的挑战,已经不仅仅是文化上的水土不服、近乎苛刻的政府监管,在一个监管有着极大不确定性和不透明性的市场上,还有一群想要赶走你的本土野蛮人。

06

又或者说情况还没有那么糟糕。

Mitron的出现终归还是有一些偶然因素,尽管一个月的时间内吸引了500万用户,并没有看到资本活跃的身影,也没有看到产品上的优化,可能在开发者的眼中,仅仅是“抵制中国”的工具罢了。

为何承载着印度愤青骄傲的Mitron,如此草草收场?可以给出的解释有很多,比如印度精英人才的外流,与中国海归的回国创业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景象;再比如天使投资、风险投资和孵化机构的缺位,注定了印度互联网的脚步只能停留在初级阶段……

TikTok的遭遇给出了另一个视角:印度市场的用户占比和营收占比并不成比例,而且只有5%的营收来自于广告销售。套用吴晓波“水大鱼大”的说法,印度互联网已经有了大水,却还没有养出大鱼,本质上还是印度实体经济与互联网的脱节,用户可能会为直播、游戏、音乐等充值付费,但庞大的流量并未吸引到足够的广告主。

一个在商业上缺少想象空间的市场,注定会是极端化的市场格局,只有体量足够大的玩家才能尽可能降低流量成本,进而从贫瘠的互联网土壤中赚到钱。也就注定了Mitron这样的产品可以一时被追捧,最终也只是释放民族主义的出口,几乎没有成长为一家现象级互联网企业的可行性。

如果印度愤青们一味地高喊“抵制中国产品”的口号,忽略了基本的商业规律,恐怕永远摆脱不了被他国产品统治市场的宿命。

留给TikTok们的挑战在于,诸如Mitron之类的产品似乎无法动摇其生存根基,却像是一场场不堪其扰的偷袭,印度愤青们还没有创造新事物的能力,却也不能低估意识形态偏激时的破坏力。

如果印度愤青们一味地高喊“抵制中国产品”的口号,忽略了基本的商业规律,恐怕永远摆脱不了被他国产品统治市场的宿命。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Alter聊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