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

Alter聊IT

公告

Alter,互联网观察者,长期致力于对智能硬件、O2O、手机等行业的观察研究。

文集

科技(122)

统计

今日访问:253

总访问量:1877083

智慧地产需要引路人

1999年微软推出了一部名为“Microsoft Smart Home”的广告片,用6分钟的时间描述了这样一幅画面:

当你推开家门的那一刻,灯光亮起、窗帘拉开、舒适的音乐随之响起,动动嘴唇发出指令,电视就会自动播放喜欢的节目。如果准备晚餐时发现鸡蛋即将用完,只需要可扫描包装盒上的条形码,鸡蛋就会被放进电脑里的购物车……

可能微软也没有料到,这则广告片在后来的20年里成了智慧人居的指路明灯,吸引了无数的参与者,打磨出了这样或那样的案例。直到AI、IoT、5G等新风口出现,仍有一批探索者在朝着熟悉的方向布局。

有些遗憾的是,几十年的时间里出现了N多种实现路径,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缺少可以“触摸”的样本。

01 套娃式进化

问题出在了哪?

只需要盘点近五年的市场动态,就不难找到解释的通的答案,因为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已经迭代了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单品智能。

2014年前后的智能硬件热让人深有感触,尽管大多数创业者在风口过去后倒在了沙滩上,还是留下了许多有趣的智能单品。

仅以小米为例,先后推出了小蚁摄像头、小米空气净化器、小米智能手环、云米净水器等智能硬件,后来几乎所有的家电厂商都开始智能化,空调、电视、冰箱、洗衣机等都贴上了智能化标签。

这个阶段的智能还处于单品智能的阶段,典型特征就是,想要连接人与物先要在手机上下载一个App,但经历了几次蹩脚的体验,也就逐渐失去了新鲜感。

为这个阶段的单品列个名单的话:智能灯、智能门锁、智能音箱、智能插座、智能冰箱、智能窗帘、智能洗衣机、智能空调、智能电饭煲、智能扫地机器人……几乎每个品类都让人又爱又恨。

第二阶段:联动智能。

到了这一阶段,单品智能的痛点被太多人吐槽,不少企业开始整合旗下的智能单品,尝试进行物与物之间的连接。

还是以小米为例,2015年初首次披露IoT战略,到了2016年底的时候,小米已经投资了77家生态链企业,其中30家发布了产品,16家年收入过亿,3家年收入过10亿……只要一个App就能连接生态链上的所有智能单品。

除了小米这样的生态链企业,也冒出了一些集成商,将多个公司的智能单品集成到一个系统下,比如欧瑞博、Control4等厂商。不同品牌的智能单品,终于有了联动的可能,只是还没有出现定制化的联动场景。

第三阶段:智能家居。

万物互联的概念开始落地,物与物之间的连接,不再依赖某个集成商或某家厂商,而是建立在统一的标准和协议上。

一个理想的场景:A公司的智能门锁可以控制B品牌的智能灯,当门锁被打开的一刹那,客厅里的灯光就亮了起来。如果这样的场景联动可以被推而广之,距离微软广告片里描述的画面也就不远了。

现实当然没有那么顺利,所有的巨头都想一统江湖,Bluetooth、Zigbee、Wi-Fi等智能家居控制方案无不成了巨头的角斗场。

智能家居的落地也开始派系化,有巨头信奉安卓法则,只做平台和服务,不与合作伙伴在产品上进行竞争;也有巨头笃定苹果哲学,自己做产品占领市场,然后寻求获得更多的连接。两个派系的争夺至今没有答案,智能家居的落地也一直没有明确的时间表。

第四阶段:智慧地产。

前两年被提及最多的还是IoT,近两年全然被AIoT的说法取代,因为“互联网下一幕”的人工智能,彻底“搅乱”了智能家居的业态。

比如WiFi路由器的使命还未达成,智能音箱的出现几乎让智能家居的前期积累归零,谷歌、亚马逊、苹果,再到国内的百度、阿里、小米,无不在智能音箱上排兵布阵,除了语音交互,最大的诱惑就是智能家居的控制权。

置身其中的科技巨头们逐渐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智能家居的战争愈发凶猛,想要掌握核心话语权,还需要从源头入手,比如直接与地产商合作,通过产品预装或解决方案上的合作,在智慧地产领域完成抢跑。

这种阶段式的进化过程在很多产业可以找到案例,但智慧人居又有所不同。每个阶段并非是替代的过程,而是并存的局面,就像一些科技巨头已经开始布局智慧地产的大棋,电商平台上热卖的仍然是各种智能单品。

当然也有一些例外。

比如科技和地产双重背景的实地打造了首个全场景智慧社区,在业界首次将家居与户外社区智慧生活场景打通——由室内家居到户外社区,通过统一智能家居、社区物流、配套商业服务、智能机器人等设备的高效协同调度与数据互联,提供社区内全场景智慧生活解决方案;

再比如绿城试图找到第三方平台解决集成和兼容问题,为客户提供一致的体验;就连家电巨头海尔也亲自下场,进入地产业并着手建立了5G智慧家庭实验室......只是大多数地产商选择了“试一试”。

如同俄罗斯套娃一般,智慧地产的大格局下一层套着一层,代价就是一道道数据壁垒。

02 联姻和矛盾

如果从数据壁垒的角度出发,似乎更能理解科技巨头们涉足智慧地产的初衷。

一组不怎么乐观的数据:目前欧美国家智能家居的渗透率已经超过35%,日本和韩国的渗透率超过25%,而在中国这个数字还未达到5%。

对于这样的结果,国内智能家居产业链上的所有玩家都应该蒙羞,而消费者冷淡的态度,恰恰折射了智能家居的行业乱象:

一是决策成本过高。套娃式进化的代价就是在智慧人居的大生态之外,形成了无数个小生态,当消费者想要购买一款硬件产品时,需要考虑与家中其他设备的兼容性,以及后期产生的替换成本,即便一些公司开始打造智能家居样板间,对降低消费者决策成本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二是心理落差太大。或是为了市场教育,或是为了讨好资本,不少创业者喜欢需求AI噱头包装贴金,继而在技术没那么成熟的条件下强行落地。这也成了消费者不买账的另一层原因,在一次试错之后发现营销和实际体验存在太大的落差,致使消费者心里已经先入为主认为智能家居就是个幌子。

由此来看,智慧地产可能是唯一“治本”的选择。

就智能家居的维度来看,科技巨头们可以落地一整套的解决方案,有利于改观用户对智能家居概念的认知,同时智能家居的“链式效应”也直接影响着用户的后续决策,势必会选择与现有系统兼容的产品,有利于生态链的构建,并且在商业变现上有着更大的弹性空间。

而从整个智慧地产来看,打通了智能家居的环节后,有机会向智慧物业、智慧社区、智能安防、智慧建筑等领域渗透,甚至和智能交通、智慧城市的大布局形成协同,无异于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金矿。

事实也是如此,百度、阿里、腾讯、华为、京东、小米等科技巨头齐齐相中这片肥美丰厚的应用标地,涂鸦智能、商汤科技等AI独角兽也顺势进入。

只是结果并没有预想中那般美好,大多数合作仍停留在备忘录或者计划的层面,即便有了落地的案例,也多半是智能窗帘系统、智能安防系统、智能空调系统、智能新风系统等用户感知没那么明显的场景。

原因也不难理解,科技巨头们谋求的是智慧地产的入口。比如阿里云提出了“ONE ID,ONE DATA,ONE SERVICE”的理念,通过统一账号、统一数据及统一服务,帮助房企向服务运营商的转型。阿里云看似在其中扮演了中间人的角色,一边是大大小小的供应商,一边是房地产企业,也变相“掠夺”了智慧地产的数据主权。

而站在地产商的立场上,选择试水智慧地产,本质上还是在房地产步入新一轮下行周期时的转型需要,恒大进军汽车产业,碧桂园深耕机器人市场,莫不是如此。那么当智慧地产的风口到来时,头部的地产企业显然不愿为他人做嫁衣,腰部的地产商也在权衡与单一巨头捆绑的不确定性风险。

简而言之,当AIoT为代表的新兴技术如火如荼,顺势求昌的科技巨头和房地产企业不缺少合作的共识,在利益分配上也存在短时间内无法调和的矛盾:房地产眼中的智慧地产,主体是地产,智能化是手段;可对一些科技巨头而言,智能是不可违背的趋势,地产不过是智能化的载体罢了。

联姻双方的不同诉求直接拉长了智慧地产的落地周期,数据壁垒近乎无解,又增加了利益分配的隐形壁垒。

03 等待引路人

如此再来梳理智慧地产的进化史,微软在20年前的广告片就像是一个“陷阱”。

打个比方:

一群人站在了道路的起点,有互联网厂商、硬件厂商、运营商、工程服务商、地产商等等,微软就像是里面最聪明的一个人,自告奋勇地告诉大家终点就在某个方向。
然后所有人都朝着那个方向涌过去,才发现想要走到终点需要翻越两座大山,渡过三四条河流,可手中没有攀登工具,也没有过河的船,只能选择绕过去,结果离终点越来越远。甚至没有人想过是不是可以回到原点,乘着飞机直接去终点呢?

回到智慧人居的情景中,1999年的时候连PC都还没有普及,距离智能手机的出现还有近10年的时间,微软的广告片未免受制于时代的局限性。一个既定的事实,打造智能家居的过程中人为制造的重重壁垒,反倒成了智慧地产成熟落地的包袱。

有地产背景的玩家似乎更能明白其中的症结,实地在重庆的全场景智慧社区就是例子。

为了打通智慧社区中的数据壁垒,实地通过健康服务机器人、智慧物流机器人等诸多单品,智慧厨房、智慧浴室等场景化解决方案,以至于研发一整套的SLS智慧人居系统,以解决非结构化数据的痛点。甚至为了连接家庭和社区商业,自主打造了海绵创客学堂、实地书坊影院、逗号精品生活超市、家有健康门诊等多种新业态。

算一笔经济账的话,实地的选择俨然不是一个“聪明”的方案:倘若采用阿里云那样的解决方案,不仅在软硬件上无须投入太多的资源,或许还能在流量和商业生态上得到阿里的垂爱;可从更长远的打算上,智能和地产本就是鲜花与土壤的关系,一旦地产商缺少持续深耕的决心,智能化也就成了空中楼阁。

可以借鉴的是麦肯锡在《智慧城市:数字技术打造宜居家园》中的观点,在旁观者的立场上给出了诚恳的建议:

智慧城市建设应避免单兵作战,协同合作、多方共赢才是王道。各企业应充分发挥所长:平台型企业积极打造智慧城市大脑;应用服务商深耕交通、农业、医疗等垂直领域;硬件提供商以硬核技术入局。而对于层出不穷的新兴技术,应先做加法,再做减法,以便确保这些技术能够真正解决市民痛点,提升价值。

现实却偏偏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以百度、腾讯、阿里三大互联网巨头为例,既在与国内大大小小的地方政府进行城市大脑上的合作,又在交通、农业、工业等垂直领域亲自下场,同时还伴随着一起接着一起的投资并购。并非是BAT不理解麦肯锡的“善意”,而是自身真金白银般推行了近五年的时间,智慧城市的建设仍不温不火,如果采用麦肯锡的方案,智慧城市恐怕在二十年内都没有落地见效的可能。

同样的道理,虽然智慧地产的业态远不及智慧城市那般庞大,寄希望于第三方推动智慧地产的进化,恐怕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就好像有人捣腾出了一块智能面板,就喊出了“重新定义智能家居,智慧地产的革命性动作”的口号;有人拼凑了一份AI解决方案,就可以在资本市场中变相圈钱。在智慧地产的大蛋糕下,几乎所有人都想从中分一杯羹,奔着商业前景筑起了一道又一道数据和用户认知的壁垒。

而市场需要的,恰恰是实地这样敢于“单兵作战”的引路人,回到智慧地产的原点,打造一个可以触摸的样本,还原智慧地产应该有的形态,化解用户认知上的种种谜团,反向疏通市场上存在的壁垒,继而找到一条正确的路径。

莱特兄弟将飞机送上天之前,没人相信重于空气的飞行可以实现,而后才是飞机产业的黄金时代。

智慧地产大抵也是如此。

作者 | Alter 公众号 | Alter聊IT

作者系独立撰稿人,微信号imhefei

钛媒体2018十大作者

品途商业评论2018十佳专栏作者

百家号千分好文出彩创作者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年度作者

入驻虎嗅、创业邦、界面等50余家科技媒体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Alter聊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