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

Alter聊IT

公告

Alter,互联网观察者,长期致力于对智能硬件、O2O、手机等行业的观察研究。

文集

科技(110)

统计

今日访问:2486

总访问量:1637987

智能音箱行至中场,为何夺冠的是小度?

2017年中,智能音箱的创业浪潮如日中天的时候,迅雷创始人程浩却向外界传递了“创业公司做智能音箱是九死一生”的声音,除了这句得罪人的话,程浩还给出了不看好智能音箱创业的观点:

1、创业公司的技术先发优势并不重要;
2、生态系统是创业公司不能承受之重;
3、创业者将成为巨头们抢入口的炮灰。

短短两年时间后,程浩的预言即得到了证实。在市场调研机构 Canalys 发布的 2019 年 Q1 季度全球智能音箱出货量报告中,亚马逊、谷歌、百度、阿里、小米拿走了85.2%的市场份额,中国市场更是出现了百度、阿里、小米三足鼎立的局面。

另一家市场调研机构 Strategy Analytics 几乎在同一时间发布了2019 年 Q1 季度的智能音箱出货量报告,市场排名与Canalys 相同,但增加了一个细节上的数据,全球市场排名第三的百度,出货量比去年同比增长了81900%,一举超过小米和阿里,成为中国智能音箱市场出货量第一的品牌。

如果把百度旗下的小度智能音箱作为一个典型的话,程浩的预言可能只对了一半。为什么小度智能音箱可以后发先至?我找到了三个答案。

01 百度的技术“后劲”

智能音箱的核心技术看起来并不复杂,硬件层面主要是麦克风阵列,也就是远场语音交互;软件层面主要是语音识别和自然语言理解。

程浩不看好创业公司拥有技术先发优势的理由是:“技术壁垒未来会越来越弱,因为人才可以流通,巨头可以招最优秀的人才。未来数据才是核心竞争力。而在语音识别和自然语言理解领域,巨头太不缺数据了。”

可当竞争的门槛逐渐提高,成为一场只有巨头才有资格参与的战争时,技术上的先发优势就要另当别论。

在智能音箱的战役刚刚打响的时候,百度的诉求并不在销量,而是作为标杆产品来打造,聚焦于小度助手(DuerOS)的场景和产品落地量。直到2018年6月份小度智能音箱诞生,百度才正式加入智能音箱的角逐,后来又因为产能不足错过了当年的618,到了去年双11期间才同天猫、小米等正面抗衡。短短半年的时间里,小度就从“试水阶段”冲向国内出货量第一,百度的“技术后劲”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早在2015年的百度世界大会上,“度秘”产品就已经亮相,再到2017年DuerOS的诞生,百度在语音交互上的积累完全不输于亚马逊等智能音箱的第一批尝鲜者。中科汇联创始人游世学在2017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自然语言处理上,百度第一,微软第二,我们第三。”中科汇联“第三”的地位一时难以断定,但百度在自然语言处理上的优势在某种程度上成了公认的事实。

百度的“硬件基因”可能是被质疑的地方,“互联网公司做不好硬件”的言论也时常出现。百度SLG总经理景鲲并没有急于否认这样的传言,“智能音箱本就是一个软件定义的硬件,软硬件融合或许是更准确的形态。”而从锤子前CTO钱晨加盟百度负责SLG的硬件研发与供应链生态来看,百度在硬件方面有着鲜明的学习者心态。

值得一提的是,自从小度在家掀起智能带屏音箱的浪潮后,谷歌、亚马逊、阿里、联想、小米等纷纷推出了带屏的智能音箱,无论是外观设计还是交互体验,后来者与百度的思路都不无相似。

02 品牌思维和用户教育

智能音箱被诟病最多的是“价格战”,并被视为巨头驱逐创业者立场的野蛮方式。毕竟智能音箱承载的使命有很多,诸如“互联网下一代入口”、“家庭IoT的核心中枢”,自然是烧钱圈地也必须要拿下的阵地。

可如果仅仅从抢夺场景入口、烧钱补贴的维度来理解智能音箱的“巨人战争”,似乎还有些偏颇。

比如天猫精灵并非“低价倾销”那么简单,而是吸收了阿里娴熟的电商思维,打破次元壁的跨界,与蚂蚁森林的联动,向Angelababy、黄渤等流量明星借势;率先发起价格战的小米AI音箱,在百度和阿里的攻势下出现了“防守”态势,开始尝试从IoT的框架下讲出新的故事,根植于小米的生态链体系。

百度有意扮演“价格屠夫”的角色,景鲲也在近期的媒体采访中坦言,智能音箱补贴没有停止时间表。但在进入2019年之后,小度的策略已然发生了改变,在继续补贴的同时,也开始在品牌和用户教育上下功夫。

今年的央视春晚上,百度的赞助收获了应有的回报,小度智能音箱在大年初一的销量超过了2018年的双11。在验证了现阶段智能音箱品牌建设与占据市场销量的对等关系后,在新一季的《向往的生活》里,小度智能音箱以赞助商的身份出现,进一步扩大了小度智能音箱的知名度。

除了让公众形成对小度智能音箱的认知,品牌建设的“意外收获”则是用户教育。普遍的观点认为,被迫倒下的智能音箱创业者,以及三大巨头持续了一年的补贴战,已经完成了智能音箱早期的市场教育,可事实却不尽然。

一个典型的例子,正在播出的《向往的生活》第三季中,陈伟霆、彭昱畅等年轻一代的明星嘉宾,首次接触小度在家1S时表现出了强烈的好奇心,对于智能音箱展示出的能力近乎惊讶,可见智能音箱的市场教育远没有完成。同时我在小范围的用户调研后发现,智能音箱被使用最多的场景仍在于听歌、幼教等,一些延伸的使用场景尚未被熟知。

当然,作为国内出货量最大的智能音箱厂商,百度的品牌建设和市场教育不无道理,为行业开路的同时,自身也是最大的受益者。

03 开放的底层生态系统

程浩不看好创业者做智能音箱“生态系统”的原因也不难理解,创业者想要和巨头们拼生态、拼场景、拼内容,几无取胜的可能。

与程浩不同的是,Sonos中国区总裁王汉华的观点是:“亚马逊做Echo的目的,并不是做音箱,而是为了打造属于亚马逊的生态。”足以印证的是,Echo最初的定位是为家庭打造的智能音乐播放器,并且专门配备了遥控器。直到一位员工建议把音箱作为流媒体电视的语音控制器,才最终让智能音箱成为入口级的兵家必争之地。

大多数创业者没有了押注生态系统的机会,互联网巨头们对“生态”达成了一致意见,理解的侧重点又有所不同。

天猫精灵主要依托于阿里的生态,且有着得天独厚的先天优势,阿里大文娱有着丰富的视频、音频等内容体系,阿里庞大的电商业务又为天猫精灵提供了独一无二的电商入口;在小米涉足智能音箱之前,生态链模式就已经闻名业内,小米AI音箱在IoT方面的生态布局却也可圈可点。

小度智能音箱是一个“另类”,一是小度助手(DuerOS)的诞生时间早于小度智能音箱,可以说是先着手进行生态建设,然后才有了硬件产品的大批量销售;二是以开放著称的百度,并没有像阿里、腾讯、小米那样打造出完整的闭环生态。

导致的结果就是,天猫精灵和小米AI音箱都可以融入原有的生态体系内,小度智能音箱却要从0到1去打造开放生态,将小度助手打造成人工智能时代的操作系统,为合作伙伴提供操作系统、Skills 以及内容的一站式服务。

百度的“零基础”并不意味着是个坏消息,在不排外、不设限的开放理念下,目前小度助手的合作伙伴数量已经超过300家,内置小度助手的主控设备超过160多款,不乏华为、创维、OPPO、vivo、索尼、TCL、小天才等,覆盖了智能家居、智能穿戴、车载、移动等多个场景,给用户更为自主的选择,而非被圈定在一定的范围内。

可以借鉴的是,Android在销量上打败iPhone的关键并不在于产品和体验,开放的应用生态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智能音箱有着同样的道理。

写在最后

回头来看,程浩当年给创业者的“敬告”可谓入木三分,只是未曾料想到,创业者可能遇到的“雷区”,最终成了百度后发制人的资本。

现实的残酷性却远不止如此,巨头们仅仅上演了“价格战”的戏码,就让大批的创业者告别了智能音箱的战场。今天的智能音箱市场已不只是“智能音箱”那么简单,好比说小度早已在深耕品牌建设、操作系统、开放生态,智能音箱的衍生品也逐渐渗透到智能家居、车载移动、酒店等场景中,门槛无疑越堆越高。

要知道,当年Android和iOS的生态体系成形后,哪怕是微软这样的巨无霸都失去了参赛的资格。如今智能音箱行至中场,小小的音箱背后是上千种技能、数以万计的开发者、数千万的连接设备、每月数十亿次的语音交互……小度的夺冠并不值得意外。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Alter聊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