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北辰

李北辰

公告

独立撰稿人,国内数十家媒体专栏作家,曾供职《南都周刊》《华夏时报》《财经》等媒体

文集

原创(4)

统计

今日访问:0

总访问量:21411

文|李北辰“能不能开发一个服务社区抗疫的软件,这比捐十个亿还管用”,2月10日新闻发布会上,民政部基层政权建设和社区治理司司长陈越良坦诚地说。我猜许多科技媒体听到这句话,应该还是蛮感慨的。平日,媒体热衷报道科技带来的喜悦,赞美技术变革之快,总是超乎保守者的想象,说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是新时代的水电煤——但当特殊时期来临,当全社会急迫地想将“水电煤”转变为新能量时,才发现,一切并没有那么简单。嗯,疫情肆虐为政府治理带来了新难题与新挑战,而现在,恰恰是将新技术“兑现”成新希望的时候。我们其实已经看到..
文|李北辰2020年的春节假期,很长,很丧。面对疫情这个共同敌人,数亿中国人宅在家里,坐立难安。恐惧、焦虑与其他各种积极的情绪,混合为一种“社会粘合剂”,将所有人的命运联系在一起,成为每个人难以忘却的集体记忆。而数亿人在长假期间的足不出户,也让这种集体记忆的形成,主要是以线上方式完成。数据也印证了这一点。QuestMobile2月12日发布的《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战疫”专题报告》的报告以详实的数据,还原了春节期间大众更为活跃的线上生活。每个人闭门在家,在线上获取资讯,社交,学习,工作,娱乐,购物……这些活动均大幅..
同样正经历“hard模式”的,还包括以顾客线下聚集为主要模式的咖啡门店品牌,譬如星巴克。
文|李北辰曾经有一个经典的问题:假如给你一间房屋,温度适中,食物充足,且配有手机,WiFi和充电器,你能待多久?是天荒地老,还是终日难熬?如今在疫情肆虐下,全国人民都在用亲身实践,回答上述问题,但与直觉相悖,不少人感受到的却并非是闲暇时光带来的愉悦,而是无聊和空虚,以及对回公司上班某种淡淡的渴望。这不难理解,毕竟说到底,人类是社会化动物,大脑80%思考的都是与“社交”相关的东西,就像远古部落时期对个体的最重惩罚不是处死,而是驱逐出部落(这种惩罚后来转化为古代的流放和现代的囚禁),人类的群体协作需求,是一..
就像尤瓦尔·赫拉利在“简史”三部曲中反复阐释的那样,古往今来,人类都是“故事”和观念的产物,许多时候,忽如一夜,人们对待一件事的观念就会瞬间改变。譬如最近两年,伴随着90后和00后消费者对传统品牌鄙视链的溶解,不少国货品牌突然被贴上了不一样的标签,年轻人们以国为潮,让媒体感叹“国货崛起”。你很难说清“国货崛起”与中国宏观经济发展有确定性的线性关系,但依我之见,诠释年轻人对国产品牌的不加“偏见”,不应仅仅被所谓的民族主义框架局限,而是应该更多剖析底层消费心理。譬如其中一个解释角度是:与我等80后的童年因..
文|李北辰倘若你有一定的“科技宏观”就会发现,延伸历史的时间轴,从人类十万年前仰仗双脚走出非洲,到大概四千年前驾驭马匹,再到最近一两百年的汽车轰鸣,交通工具几乎可被视作人类文明在不同阶段最直观的标志物——要知道,几乎所有科幻作家,都不曾在渲染人类未来交通时吝惜笔墨。而在现实中,这也是为什么在刚刚落幕的2020年CES上,当全球科技厂商想要呈现5G和IoT等最新科技的应用场景时,总会率先想到出行领域(众所周知,大概从2015年开始,CES就逐渐有“车展化”倾向),无论是以智能汽车,还是以其他智慧交通系统为载体,你都不..
文|李北辰技术变革之快,总是超乎保守者的想象。在许多人的直觉里,过去几年,当科技媒体在向大众描绘“机器人时代”的恢弘蓝图时,还仿佛是在谈论未来一隅——但忽如一夜,此时此刻,人们就已能清晰听到机器人技术落地的声音。譬如最近看到一条有趣的新闻,机器人可以做中餐了,而且,居然是我最爱的顺德菜。碧桂园旗下千玺机器人餐饮集团宣布:自主研发核心技术的Foodom机器人中餐厅旗舰店在广州正式开业。根据官方介绍,Foodom机器人中餐厅一共配置了46项机器人设备,包括炒菜机器人,煲仔饭机器人,酒水机器人,煎炸机器人,甜品机器..
文|李北辰科技界皆知,夹杂在一片浓郁的“展销会”氛围中,也夹杂在坊间对“仿生人”这一概念的追捧中,背靠三星的研究机构STARLabs推出的人工智能项目NEON,成为今年CES上不多的一抹亮色。不同于你已熟知的各种堪称鸡肋的人工智能助手,根据官方描述,NEON是一种以人工智能为驱动的虚拟存在,拥有与人类一样的表情和举止的独立生物,官方称其为人工智人。当然,这一“新物种”脱胎于人类。在获取到人类面部和声音特征后,NEON会凭借自研的CORER3引擎,通过电脑计算生成模拟真人的形象和表情神态(这意味着它大概率不会出现所谓的“恐怖谷..
文|李北辰不知你是否留意,大概两年前开始,许多科技媒体在评测数码产品——尤其是全面屏手机的外观时,常会做出如下介绍:“采取COF封装让下巴显得很窄”,“COF屏幕工艺带来了超窄下边框”,等等。我相信大多数人看到“COF”这个冷僻的词汇,都会本能性忽略,毕竟相较于炫酷的全面屏本身,它太过专业枯燥——COF,即“ChiponFilm”,目前主要应用于面板驱动IC的封装,是一种将驱动IC固定于柔性线路板的封装技术,运用软性电路板作封装芯片载体将芯片与软性基板电路接合。事实上,除了业内人士,大众很难对COF工艺本身有太大兴趣。我今天..
文|李北辰歌曲《当你老了》曾在大江南北广为传唱,“当你老了,走不动了,炉火旁打盹,回忆青春……”文艺深情的歌词感动了千万人,但被文艺渲染过的现实,往往并不那么温馨浪漫,想要足够优雅地度过余生,每个人都必须迈过一道现实门槛:养老。在国家层面上,考虑到中国人口基数的庞大体量,养老问题是横亘在社会发展过程中的艰难路障;在个人层面上,养老恐慌在当代年轻人中不断蔓延滋长,独生子女们不但要操心如何更好地为父母养老,还要担心自己未来是否将无所依靠。事实上,在许多人口专家眼中,仅凭“养儿防老”,“人多力量大”等..
文|李北辰年末已至,各种盘点纷至沓来,而若论及2019年最值得回忆的文化现象,《乐队的夏天》的“出圈”,一定位列其中。随着爱奇艺这档综艺节目的热播,独立音乐和乐队文化开始进入主流观众视线。在数据上,2019百度沸点年度关键词,“乐队的夏天”与“流浪地球”“我和我的祖国”“垃圾分类”“中国女排”“996”等热门词汇并列;12月初开启的六场全国巡演,场场出票即售罄。我更直接的感触倒不是数据,而是有天突然发现,大街小巷的年轻人,都开始在家哼唱《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和《白日梦蓝》,你说《乐夏》的穿透力有多强。看到自己..
文|李北辰时至今日,已无需赘言,俯瞰整个电子产业,全球竞争的最大焦点,就是“芯片”和“新型显示”。过去数年,中国也涌现了一批为改变“缺芯少屏”而奋斗的英雄群体。譬如在今年,颇具悲情的华为事件,就让人感叹中国芯片姗姗来迟的产业实践。而今天,我们不谈芯片,聊聊另一个无比关键的国家战略:新型显示。业内皆知,新型显示产业技术演变速度快,TFT-LCD、OLED、AMOLED、激光显示、柔性显示等不同技术分支并驾齐驱,竞争互补,各个赛道又涉及靶材、光学膜、偏光片等关键零部件的研制与应用。令人欣喜的是,就在过去数年间,中国新..
文|李北辰或许判断时代“大变革”来临的标志之一,就是将一切旧事物冠以“新”为前缀:新零售,新金融,新制造,新能源……它们共享同一个逻辑:来自新技术的强劲风力,希望尽可能扫除旧时代的暮气。而“新”的名单仍在延续。去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正式提出“新基建”的概念,也就是包括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特高压等高科技基础设施建设。“新基建”概念的提出,注定将继续夯实“数字中国”的力度。而作为整个数字经济运营最重要的一大幕后基础,中国IDC(互联网数据中心,InternetDataCenter)业务的增长也将势如破..
文|李北辰在追求视听享受这件事上,人类无疑是“贪婪”的。最近,高通发布了一份《2019全球音频消费者调研报告》,对来自全球6000位16至64岁的手机用户进行了问卷调研。结果显示,有63%的耳机购买者表示高分辨率音质十分重要,64%的智能音箱消费者表示音质是做出购买决策时最看重的因素,78%的条形音箱和家庭影院购买者也表示卓越的音质非常重要。更像是一种交叉印证,作为中国HiFi发烧友一年一度的听觉盛宴,刚刚结束的广州国际音响唱片展,也继续扩大了耳机和随身听等head-fi类产品区域的展览面积,逛一圈下来,你分明能感受到,为了听..
文|李北辰就在今年,仿佛忽如一夜,所有人都知道了什么是“潮鞋”。就连我身边一位常年穿皮鞋的朋友,都开始问我:“为什么穿aj和椰子鞋就是潮?”“为什么Supreme要那么贵?”“侃爷是谁?”我无法准确回答,只能试着告诉他:夹杂在市场逻辑和精神角落之间,潮流领域本就存在着一定的灰度,如今随着商业渗透速度的变快(最典型的就是球鞋和潮牌),灰度面积有可能正在变大,由于缺少某种文化认同,就会让如你这般被“反向引爆”的普通大众,觉得“潮流=时尚=潮牌”。那潮流的真正意涵是什么?最近腾讯视频推出的一部名为《我们的浪潮》的..
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颁发给了在扶贫领域作出卓越贡献的三位学者。他们的获奖,唤起了舆论对“贫穷本质”的追问。譬如,诺奖得主之一班纳吉教授就指出:贫困并非源自某个单一原因,而是一系列问题的叠加,让人们掉进了“贫穷的陷阱”。想要摆脱贫困陷阱,没有一个放之四海皆准的方法论,而是要针对每个具体地方提出因地制宜的解决方案。班纳吉教授有一个很贴切的比喻:之前的扶贫思路,总是想寻找一颗无往不利的银色子弹(silverbullet),也就是解决贫困问题的万能药,但其实我们能够而且应该端出来的,是一个盛着不同类型子弹的银色托..
文|李北辰时至今日,已很少有人怀疑,新技术的飞速崛起,是人类社会的一个最大变量,而作为整个数字经济运行的基础逻辑,无所不在的云服务,正逐渐渗透到现代化机构运营的一切环节。而俯瞰全球云端市场,云服务渗透速度最快的地方,或许就是中国。也许是由于中国云计算是当前世界上最大的“市场洼地”(业内普通认为,中国云计算产业落后发达国家至少5年),在很多人看来,全球“云端之战”最激动人心的主战场,将发生在对数字化转型尤为敏感的中国。工信部发布的《云计算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7-2019年)》就预测,2019年中国云计算产业..
文|李北辰狂欢过后,一切趋于平静,今年双11在喧嚣中结束。按照惯例,接下来的一周,就是大众对快递包裹的望眼欲穿。今年天猫双11共创造了12.92亿个订单。12日晚,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张勇也赶往中通,圆通,韵达,申通等快递公司,表示“感谢全国300多万物流人,大家创造了新的世界物流高峰。”而几乎就在等待快递小哥的过程中,我无意中刷到一条新闻,读到一个久违的名词:“零工经济”。最近,58同镇联合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县域治理研究中心对1.6万余名县域居民进行调研,发布了一份《2019中国县域零工经济调查报告》。根据..
文|李北辰最近一两年,在和朋友聊起大数据时,许多人都对一点深有体会:哪怕作为一个不算严谨的流行词汇,大数据的概念已飘至街头巷尾,但它对传统产业的改变,依旧被局外人低估,因为当这些“旧产业”拿起“新工具”,对力道分寸的拿捏,往往比互联网企业更具“火候”。这大概是因为,人们对一切事物的认知,都遵循金字塔结构:最底层是“数据”(各种浅表层次的现象);再上一层是“信息”(结构化后的数据);再上一层是“知识”(被组织起来的信息);最上层是“智慧”(识别和选择相关知识的能力)。从数据到智慧,越往上越“主观”..
文|李北辰前段时间,优衣库母公司迅销集团公布了截至2019年8月31日止年度业绩。根据公告,2019年优衣库实现营收2.3万亿日元,同比增长7.5%,净利润2576亿日元,同比增长9.1%,创下历年来最佳业绩水平。并无意外,中国市场为这份靓丽报告贡献良多。优衣库大中华地区利润同比增长21%至890亿日元,成为集团增速最快的市场,预计到2022财年,大中华市场的的销售额有望能突破1万亿日元。优衣库在中国的第一家门店,始于2002年,而倘若将1999年在上海设立的办事处算作起点,不知不觉间,优衣库入华已满20年,如今也已开设711家门店。尤其最近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