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独

nick800417

公告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11

总访问量:111319

闲逛家乐福印象(1)

闲逛家乐福印象(1

 
——一个曾经的家乐福人以旁观者看家乐福
 

这个家乐福FR店其实还真是一个很不错的卖场。至少在我们这个城市是这样:地理位置优越,人流相对集中,消费水平偏高——得天独厚的优势让其在此地的主导地位很难动摇。

我根本没有去想象家乐福FR店在这里的改革让我会如此的大吃一惊。当然,我没有办法、也没有能力去理解家乐福高层对这次采购改革的决心和高瞻远瞩,也或许我所看到的现实只是一个国际大型企业改革初期所呈现的一种小小的波折而已——大凡改革初期总是有些出乎意料甚至与初衷背道而驰的情况出现的。

近日,带着怀念的心情闲逛家乐福FR店。这个曾经让我挥洒着青春、汗水,也让我创造过辉煌、承受过挫折的地方,还是以往的车水马龙。

直奔生鲜。以往的同事好象大部分都走的走,调的调了,排面好象也跟上次来没有什么两样。偶遇以前手下,一个跟我一起收过30吨西瓜的老员工,一阵“很久不见”的寒暄,在我面前,他显得有些兴奋却略带无奈。他的思想改变让我吃惊不已。一个当初非常有干劲、敢于直言、积极活跃、评过多次先进的员工,此时竟然只是想着这是稳定的工作可以享受好的福利待机会来了就跳槽?!从他带点腼腆的眼神里,我看到了一种改变,实质性的改变。

“家乐福是一个磨人的地方。”将叉车往卖场TG台旁一停,一只脚踩上去,双手抱紧搭在叉车手柄上,笑着跟我说。我说你不怕你课长过来骂你啊。他告诉我这里不是以前了。现在,课长很少有时间来管他们这些老油条。采购的权力集中让各个课长成天周旋于开会、收货、更改价格、搞卫生等等的事情上去了:每天上班后等着开店,开完店吃早餐,吃完早餐到办公室等开完店内每天晨会的处长开早会,开会每天着重讨论商品价格、质量和毛利。开完会大概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吃完饭午休。下午主要收货。对供应商只能越来越严格,因为采购谈判的商品价格大多很离谱,有可能是市场的售价甚至更高。“一个一个挑吧,呵呵”他抿了抿嘴巴,笑着跟我说,“你根本没有办法想象现在的收货程序,那跟以前是天壤之别。苹果一箱一箱翻,将靠伤、腐烂的全部挑出来;鳕鱼一片一片挑,尾巴不要头部不要稍微有点化冻的不要;小菜一把一把选,带黄叶的给供应商带回去。完了损耗比例照扣不误。”我实在无法想象一个供应商在这样的收货程序上需要等多长时间,一个课长亲自收货需要多长时间。我无语了很久。“那你们现在采购权力集中应该也蛮好啊,给你们课长减轻很多压力了啊。”我微笑着问他。他一下子激动起来,将袖子一捋,高声说道:“扯淡!进价采购员来谈,售价采购员来定,我们的商品大多数进价都是外面的售价甚至更高,毛利要我们来交,一分都不能少!更气人的是变价单一张接着一张,从早上到下午,价格标签换来换去,有时候课长自己都不知道什么价格了!每天在变价上面都花掉太多的精力。”我更加感到不可思议。当我得知有位课长一个上午接到采购员6张变价单时,我只能摇头了。——原来刚才看到的称台排那么长的队是价格的问题!我再问他:“现在店长不是做生鲜出来的吗?难道他看不到?”他也摇头:“店长?拿采购没有办法,采购员是总部任命归总部管辖。”我赶紧跟他道别,生怕他再有些什么言论飙出来损害了他自己。

采购权力集中意味着责任集中,同时利益集中,这样的现象,我想,稍微有点经验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不想说每一个采购员都应该杜绝这样的事情发生,不应该与供应商有过多的接触。在我国,一个从政府到企业、从上级到下级,被腐败严重侵蚀了的社会,要做到众人皆醉我独醒,出污泥而不染,的确相当有难度。但是我想,至少,该有个底线吧?要不然,迟早会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也砸了“Carrefour”这个金字招牌。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nick800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