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兰小站-蒋美兰的博客

蒋美兰

公告

10年零售圈,10年4A广告圈,2011年创立费睿网络科技,开始迈入社交媒体的领域。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44

总访问量:2738461

  为了让在小学念书的儿子留下美好的童年回忆,我们一家人在这个暑假住进了日本东京迪士尼酒店,并在隔天进入迪士尼乐园玩了一天。都说日本人的服务水平高,职业病让我在这个单纯的旅行行程中,忍不住观察起日本人的服务态度,了解是否有值得学习之处。   其实这家酒店虽然位于迪士尼乐园里,有着华丽的外观,五星级酒店的价位,却没有一般五星级酒店所应配备的超豪华硬件设施。但即便如此,我仍然对其所提供的软硬体服务给予极高的评价,许多小地方,充分体现出日式精致服务的细腻。   特别有几件事情让我印象深刻:   大堂里满布的沙发区:整个大堂里放了非常多的沙发坐椅,很明显地感受到,酒店为顾客准备了舒服的座椅,不是
  一阵香味扑鼻而来。   浓郁,香醇。   很难抵挡咖啡的香味,每天早上至少要喝一杯咖啡,才感觉自己有醒过来。   但,到底咖啡真的有让我醒过来的功效,还是我心理作用,就是感觉要有一杯咖啡,这个早晨才算真的开始?   记得十年前刚到上海工作时,租的房子一找到,下一件事没去买民生用品,居然是去找咖啡壶。也记得当时找得非常辛苦,才好不容易在一家百货公司的家电专柜里,发现一台卖剩下的小小美式咖啡机,如获至宝,差点没留下眼泪!当时卖这台咖啡机给我的阿姨也非常高兴,她只有一个感觉:终于把这个烫手山芋给销出去了!下次再也不进咖啡壶了,进个微波炉多好卖,怎么会进咖啡壶?好不容易碰到个傻子才卖掉。。
  前一阵子一位美国友人来上海玩,带他绕了上海一圈,结果大家知道他离开时,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什么吗?就是咱们中国的小孩(尤其是小学生)居然人手一台iPad,拿来当做PSP、DS、GAME BOY打游戏!他感觉非常不可思议,我们中国人真的是太有钱了!   的确,明明iPad在美国买比中国便宜,而美国的人均收入也比我们高上几倍,但你不会在美国看到每个小学生,甚至于只有3~4岁的小孩,可以每个人一台iPad!而且还从iPad1换到iPad2毫不手软!这个现象美国看不到,日本看不到,我回台北没看到,去新加坡也看不到,但这样的情况在中国的几个一级城市里,应该都不会少见!在上海,每次去餐厅吃饭,你会看到
  那天在微博上看到一封信息是这样说的:   @芷睿雅痞分裂中:小媛說,排队的乐趣不在于前面的人越来越少,而在于后面的人越来越多 @蔡康永   她得到了蔡康永的回覆://@蔡康永:这位小姐的这句话, 说出了市場经济学的某個真谛呀:「发现别人都排在自己後面, 就算是本來不太想买的东西, 也是要硬给他买下去呀! 」… 比較诡异的是, 此刻加入发言的,是那個 “本來不太想买的东西” 它自己……   接着,这是我的观点://@蒋美兰:也说出了中国人购物的心态!   没错!有没有发现排队的心理学是很奇妙的?   事实的确如那位网友所言,排在前面的人,如果后面没有人排,这个队排得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以前,一群朋友聚在一起就会说:为了不要败家,我们还是不要出门好了!一出门就会乱花钱,干脆待在家里安全点,免得看到什么都会想买;眼不见为净,心静自然凉!没有看到,就没有欲望,也没有店员在旁边推波助澜,说什么这件衣服穿在你身上就是显瘦,也不会看到什么7折/5折到3折,眼前没有特卖牌,更不会发现什么限量发售品!就不会害我们一时失去意志力,狂买之后,回家还得花时间灭迹!所以这门千万不能出,我们只要不出门,就不会再败家了!是的,我们发誓,再也再也再也不出门了!   唉,事情如果有这么简单就好了。。。。。你以为待在家里就不会买,真是太轻忽你自己的意志力了~~~   是的,我们现在的确是不出门了!
2006年进军中国,短短5年,百思买Best Buy跟中国Say goodbye! 你也可以评论他们算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发现苗头不对,认清事实,少输为赢,老子不跟你玩了! 但,百思买你发生什么事了? 我常常很感慨,老外到中国来,绝对不是不做市场调查,凭良心讲,没做调查,他们也没胆来!所有的大型外资公司进入中国,都做过非常详尽的市场调查,即使是开始营业了,还是不会忽略调查的重要性!那么既然做了那么多调查,为什么还会水土不服,
是的,我算得上是“外貌协会”的会长,但不代表非帅哥我不爱,而是:东西不美我绝对不爱!这样说很过份吗?并不会!因为这世界上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女人会同意我的做法。 当然并不是所有女人都会主动去寻找美丽的东西买,但可以确定的是,如果同一样东西有3种选择:实用性高但外型很丑/实用性高外型不美不丑/实用性高外型又美,那么就算价格高一些,女人还是会选那个美一点的! 到底美丑的标准在那里,的确是见仁见智,但男人似乎总是不懂外型些微的美与不美之间的差异在那里。常常看到许多商品的设计,一看就知道这是男人设计的,实用性一流,外型也具有特色,但就是与女人心中的“美“,有着微妙的不同。 举例:最近备受瞩目的i
世上当然没有败家女,每个女人买东西都有正当理由的。 下个礼拜参加同事婚礼没有衣服穿,天气太冷没有厚外套,有厚外套但没有羽绒服,有短的羽绒服,就还缺一件长的;外套既然是墨绿色的,就配不上柜子里的红色/蓝色/黄色的围巾,好歹也得配上一条浅绿还是深咖啡色的围巾才时尚,大衣这么漂亮,没有一双气场足的靴子,这冬天怎么增加回头率?虽说去年打折也买了不少靴子,但今年这及膝的靴子,硬是映入眼帘,挥之不去,眼看满街美女都穿着,同是女人,我们怎能缺席?你说咱们做女人的怎么就这么累? 是的,
是他的没错。 是蔡康永的女鞋。 只是不是他穿的,是他设计的。 疯了,疯了,康永怎么可能会设计女鞋? 他的文笔很棒,出过非常多的书,主持过很多节目,真情指数/两代电力公司,及和小S搭档主持了最受欢迎的节目“康熙来了”,连金马奖颁奖典礼都主持过5次以上。 他很有创意,会在自己的造型上费尽心思,放只鸟在肩膀上,只为了向希区考克致敬;为了金马奖,放个鸟笼在头上走红毯,把自己化妆成阿凡达拍短片,这些看起来都难不倒康永,创意的造型,一次比一次精采。 但,这些毕竟都不是设计
女人心,海底针。 在4A广告公司工作时,曾有一个客户是世界知名的日用品集团,旗下拥有非常多的品牌,他们经常性采用测试的手法,来了解自己集团旗下的产品是不是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有一次,他们针对旗下尚未上市的开架式女性肌肤保养品进行产品试用,为了想知道自己产品的优缺点,于是,他们采用与市面上其它产品一起试用,再比较试用后感觉的方式进行测试;为避免受访者受到干扰,他们采用了Blind Test:盲目测试的手法进行。 怎么作呢?其实很简单,就是提供给受访者
在DVD店里买碟,为的是等下要去作指甲。 小小的美甲店里,放着4张沙发,地毯,加上一台电视机。 每次去作指甲,店里的小姐会先拿出一张饮料单让我选饮料,接着就会打开卫星电视让我选台,有时就拿出他们的碟片让我选;一场电影90分钟,跟我作指甲的时间相同,我也乐得选片子,后来干脆就自己带碟片去请他们帮我放,小姑娘们的手艺也强,所以,我可以把指甲作得美美地,还能看一部好电影,这是假日里,我最享受的小小败家方式。 有一天晚上
难得的假日,一家人在路上闲逛,无意间逛到一家小店里,陈列着几款美丽的手表,看了下标价:100元,哇,也未免太便宜了,品质堪虑,于是走出了小店。 突然觉得有趣。 想起以前念书时,行销学老师的一席话,他说:手表最大的功能应该在于计时,然而,路边卖的一只手表可能只有100元,相对于一只价值100万的劳力士手表,虽然商品的成本有绝对性的差异,但计时的功能是否有差异到1万倍?当然没有,但对于愿意买劳力士的人而言心知肚明,他买的不只是这只手表在时间上的准确度,他
最怕看到类似这样的广告词: · 从小吃到大的好味道~~ · 记得小时候妈妈就是用这个~~ · 陪伴你走过一生的 · 你30年的好朋友~~ 一看到这样的台词,就表示这家公司以前很好,现在过得不太好~因为如果你现在过得很好,不需要花钱做广告提醒我,咱们俩以前是老朋友吧?你需要提醒我,表示我已经忘掉你了。。。 CHANEL不用花钱提醒我她诞生于1914年,已经陪伴我们将近百年了;每一季她推出新品,再贵都有人买,
为了一颗被咬了一口的苹果,一堆人,半夜不睡去排队。然后还有一堆人必须陪伴在侧,因为他们得访问那个第一个买到的人。中国还不是第一个这么疯的国家,基本上,全世界的人轮流这么作。 是你疯了,他疯了,还是大家都爱疯了? 这事情,如果只有i-phone上市时大家会这么作,也就算了,从以前的i-pod,i-touch,到现在的i-pad,来一款,排一款,全民疯Apple,大家都成了苹果的托儿。 凭借着超高段的公关能力,Apple席卷全球。从Steve Jobs的全球媒体发布会开
身为女人,有时控制不了购物欲,似乎是人之常情,但买时痛快,不代表买后没有罪恶感。而通常罪恶感还是立即诞生的。于是,在回家之前,每个女人就开始盘算该怎么“灭迹”,掩埋证据,起码不能让真相完全摊在阳光下---尤其是在老公或老妈的面前---- 询问了几个姐妹淘后,发现每个人都有一套败家灭迹大法值得学习,整体来看,大家常用的招数包括: 1. 降低杀伤力,对于实际花了多少钱,守口如瓶,坚不吐实,说法包括: a) 金额直接少说一个零:当妈妈问,这件衣服好漂亮呀,多少钱买的呀?你就说--158元,便宜吧?但这个手法最怕的就是老妈说:哇,怎么这么便宜呀,明天你也帮我买一
台北街头,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午后。 一个人逛街,已经是败家的征兆,再加上这里是台北,我败家的自圆其说理由还没开始买,就已经多了3条: 1. 进口商品的关税比上海低,很多东西价差惊人-- 2. 服务人员的态度,亲切到令人掉泪 3. 自己的故乡,好歹得为台北拼一下经济吧? 所以,真的不是我爱买,我每次败家,都至少是因为有这3条基本铁则,才让我下手如此之重~~~ 这次就是从一副假睫毛开始的----- 因为看了一篇美容杂志上关于假睫毛的报导,加上看到自己朋友戴上假睫毛后,眼睛立刻呈现迷人的神韵之后,我对于戴假睫毛这件事开始发生
不到一年之内,我换了5台手机,朋友每天看到我,都是新手机,我知道自己很败家,我也坦诚自己是无可救药的败家女,但,我还是要申诉,我每次换手机,真的都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第一次是因为我的Diamond机老当机,而且常常是当机之后,等我重开机,最新几个收下来的短信,就不翼而飞,有一次,就在我跟一个不认识的人确认了演讲的具体场地后,它就当机了,然后,那则对方发给我的地址短信,就随风而逝----所以,我换了它,不能怪我吧? 接着,我换了一台Shape,因为觉得可以转方向的银幕很酷,但却只能导入1000个联络人,而我有2000个联络人在我手机里,每次有人打电话来,我都不知道对
看了几篇访谈。 发现非常多的中国专家,每次提到国外的零售业,就会说国外的零售业是怎么地重视消费者的需求,然后下一句,必定是批判中国的零售业,包括同样的外资卖场,一到了中国,就如何如何地不重视消费者------我每每都想,会提出这样论调的学者专家,必定没在外商零售企业待过--- 外商公司非常重视消费者。 永远都有做不完的调查去研究消费者需求。 你应该批判的是:这些消费者调研经过了翻译成英文、法文、日文、德文、韩文----后,再加上该公司外籍领导对中国的了解程度,之后所作出来的决策,再翻译成中文,落实到了中国干部执行,是不是真的符合了中国消费
工作多年,有两样东西,每天和它相处的时间高过老公,那就是我的手机跟我的笔记本电脑。因为需要朝夕相处,对我而言,我不在意多花钱投资在它们身上,但,每次要买这些科技产品,我都是一头雾水— 先说这阵子我想换笔记本电脑的经历,我先是上网去查看我一直使用的品牌,看是否有新产品出现,一开始是看到了一款新的系列出现,结果发现,这款电脑应该是给年轻人用的,颜色实在是丰富,但对我这个高龄已婚女子而言,似乎有点“过”,于是我转向其他系列,好不容易看到一款似乎很“不错”的电脑(我发现,我认为“不错”的标准,其实就是直接用价钱衡量,里面最贵的那款就对啦!)定价29,999~35,000元,我能接受,总是每天都要用的
那天看了一本翻译书,里面提到了一段美国女性选车的过程: 作者是一家公司的负责人,为了犒赏自己多年工作的辛劳,决定给自己买一台好车。因为认为自己对车子不懂,于是,就带上自己的老公,想可以给自己比较中肯的建议。他们一起到了BMW的展厅,服务人员一上前,直接跟他老公握手,然后开始热心介绍他们的最新车款,完全当她是陪衬的花朵;服务人员带着她老公,打开车子的引擎盖,很迅速地两人就进入热烈的讨论,服务人员仔细介绍关于这台车的6汽缸引擎动力,启动速度、爆发力-------跟她老公两个人相谈甚欢。反观这位女士,反正没人理她,她对引擎的构造也没有兴趣了解,她就是坐进车子内,先开始找有没有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