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买买

空白

公告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1122

总访问量:6884072

董明珠、宗庆后、李东生这场对话让马云无话可说

联商网消息:12月25日,央视财经频道播出的《对话》节目,邀请了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董明珠做客,共同探讨中国制造业寒冬的深层原因。

以下是会议实录:

陈伟鸿:当你们背后有一系列关于“寒冷”的报道时,你们的真实感受是什么?

李东生:在过去的一年,随着全球经济放缓,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转为中低速,确实给中国制造业带来很大的挑战,也确实感觉有阵阵寒意。

宗庆后:说实话,我们这两年实体经济很困难,日子很难过,有的企业家选择放弃。而我们作为大企业还能承受,但对小的企业根本无法承受。

陈伟鸿:三家企业处在怎样的“天气”状况?

李东生:TCL处在多云的市场压力之下,因为2016年,我们在很多市场包括海外市场的增长是没有达到我们原来预期目标的。

董明珠:格力电器处在阳光明媚的健康状态,但又有一点阴天。外界都认为格力电器下滑了,实际上我觉得我们走得非常健康,2016年我们大家都说,经济下行不好,而格力电器能告诉大家,我们的利润达到了13%,而且我们给员工每月涨了1000元的工资,为什么又有点阴天?

中国实体经济要发展,而我们现在要用金融这一个杠杆,来撬开我们实体经济的大门,给社会带来不安定,导致对实体经济的影响,甚至于我们很多实体经济也放弃了实体,去进行金融炒作,这是最可怕的。

宗庆后:娃哈哈处在雷电交加的严峻状态下。媒体上说有很多企业倒闭,对于我们公司来讲,互联网这个网上谣言,对我们产生了很大的问题,说我们在主要产品爽歪歪、营养快线等,从避孕套说起,一直说到喝了以后会得白血病,这些骇人听闻的谣言。我认为,我的品牌基础还算是好的,要是换一个企业肯定就倒闭了。

实体经济遭受冲击的原因 哪方面不受掌控?

陈伟鸿:确实大家感受到的,从整体状况上来看,实体经济的发展确实遇到了一些困难。我知道宗总之前也总结了在2016年对实体经济造成冲击的十大原因,我们今天也把这十大原因拿到现场来讨论一下,在这其中,您觉得哪一个原因出乎自己的掌控能力?

宗庆后:第一个应该是经销商的成本在增加,所以他的销售积极性和销售力在下降,另外,租金、人工资本、运输成本也贵了,原来定价的时候应该说,价差没那么高。那么零售商要求的价差更高了,所以我们要增加一些提高附加值的产品,我始终在说销售要解决,谁给你卖的问题,谁来买的问题,其中谁来给你卖的问题关系到利益问题,也是要解决的问题。

陈伟鸿:您与董总和李总面对的环境差不多,在您总结的这些原因中,有没有与李总和董总有共鸣的地方?

李东生:像新的这种商业模式,原来互联网兴起之后,电商的这种模式,O2O的模式和传统的线下销售渠道的模式对我们这些产业一定要适应这种变化。

陈伟鸿:刚才宗总说,对于我们的这个体系,电商原来是进不来的,电商只是想想而已,你们怎么看?

李东生:我们不可能进不来,大家看到在线上的渠道,电子产品的销售,一些新的品牌就是要靠互联网营销这样做起来,我们一定要适应这种变化,培养这种能力,所以整个商业的流通环境的变化、技术的变化,都是企业要去适应的。

董明珠:当一个好的企业说我的企业没有问题,我觉得这个企业基本上是关门的开始,因为只有你不断的去挖掘问题,你才能够更好的解决,更好的成长。一个企业的成长,一定要能够适应这个时代的变化,同时又能够掌控这个时代的变化是最重要的。

陈伟鸿:其实,变化就是这个时代的一个关键词,我们也总结了几大可能对实体经济造成冲击的重要原因,请三位选择你们认为最重要的原因。

宗庆后:整体来讲,我认为一个是国家的税费太重了,应该说我们国家的税收2%的企业交了90%的税。第二个是费也比较重,我们去年交了4000多万的费,今年1月到10月交的费跟去年全年差不多,对于我来讲,税费没问题,对小企业来讲确实有问题。

董明珠:宗总讲的税收高了,其实我觉得还不一定是税收高,而是税收的公平性,是不是每一个人的税收都是公平的,都收到了,我觉得这是一个问题。还一个费的问题,这是很难来确定的,因为每个地方都有不同的费,所以导致企业的竞争环境不公平,这些问题是需要政府来解决的,企业是解决不了的。

李东生:大企业在税费率方面确实要比行业平均税费率要高,这也是一个常态。

董明珠:90后喜欢开网店是国家隐患 危害实体经济

陈伟鸿:我注意到大家有一个共同的选项,就是新商业模式的冲击,当这么多的新商业模式蜂拥而来的时候,你们对它的态度是什么?

李东生:新的商业模式冲击从发展来看,你是一定要适应它的,但是在这个转换的过程中,确实有一个阶段的不公平,譬如说电商在相当一段时间,它的税费和传统实体经济的经营方式比,它是占了很大的便宜,但现在在慢慢调整,另外我们也希望整个社会制度的建设使得各个经济主体、各种商业模式在竞争中能趋于一种平等。

董明珠:我讲的新商业模式的冲击,不是简单的一个传统和现在的一种营销模式的变化,我讲的是个什么现象呢?由于有了现在的互联网,大家认定就是一个渠道上的创业,90后、80末的年轻人他们不愿到实体经济去工作,在家里网上开个店,就可以赚钱,不受约束,企业的制度相对较多。

那么这一代人将会对我们国家的发展是有隐患的,我讲的冲击不是简单的讲我们这种模式给实体经济带来的冲击,而是对整个社会带来的冲击,我认为是挺严重的。

宗庆后:马云“五新”观点除新技术外都是胡说八道

陈伟鸿:不久之前,马云提出了一个新的观点,可以称之为“五新”—新零售、新金融、新制造、新资源、新技术。我们是否认同这样一个新世界?

宗庆后:我认为除了新技术以外,其他都是胡说八道,云他本身就不是从事实体经济的,何来制造一说。如果是新技术,我倒认为实体经济确实要追求新的技术,来提高制造业从低端走向高端。

李东生:实际上,我确实除了新技术很认同,其他的几个新我看不太明白,因为马云说的这几种新更多的好像是按照他的商业模式来量身定制的,他希望以后的经营环境是这样的,但对实体经济来讲,这种是不是最合适的还不能简单的这样用那么多“新”来概括,认为新的一定就是好的。

董明珠:新技术,因为我们的技术不断的在创新,拿掉“新”字,都是我们以前原有存在的。进步是一个时代的表现,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重要性。

对于打造新世界的思考

陈伟鸿:如果大家觉得“新”当中,新意并不太多的话,那么我们今天围绕着的实体经济可能并不仅仅是坚守,我们需要打造出一个什么样的真正新世界?当很多新挑战、新模式出现在身边时,你们做得思考是什么?准备又是什么?

李东生:互联网不管你喜不喜欢,它新的技术一定会改变这种商业模式,包括制造方面,其实工业4.0也好,中国制造2025也好,都需要互联网和IT技术作为支撑,所以对中国实业的发展,我们并不排斥这些。

董明珠:我们有理想,有抱负,有先进的工具,但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就是“工匠精神”,它是一个核心竞争力。

宗庆后:作为企业来讲,要发扬工匠精神,把产品、质量做得更好,另外,还要挖掘消费者的潜在需求,根据消费水平的提高提供更好的产品给消费者。但实际实体经济发展好不好,大环境更重要,要解决分配问题,提高老百姓收入,拉动内需;第二个我认为要解决企业搞活的问题。

李东生:中国过去改革开放30多年快速成长,支持中国企业经济成长最重要的动力是中国工业的发展,今天为什么觉得实业遇到一个挑战,从大环境来看,周边国家在快速崛起,而我们的高成本使得我们在一部分产业领域的竞争力下降。

整个中国实体经济面临的挑战,值得我们社会去深思,如何能够在未来的发展中利用中国在过去30年建立起来的工业优势、竞争优势支撑中国经济持续发展。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