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凌鸿的天地

谢凌鸿

公告

【湖南楚天智业】谢凌鸿超市全程策划/咨询/顾问工作室/电话:13407482778 QQ:490015338 --全心全意为中小超市老板服务

统计

今日访问:286

总访问量:3585736

江边夜饮

 夜晚的汨罗江边,最惬意之事,莫如饮醉一家临江小茶馆。

  若是独自一人,略嫌孤寂;若是人多,则嫌吵闹,难以静心——两个人,正好。当然,对面坐的人,不能面目可憎,不能言语无味,亦不能是情浓之恋人,这样,不闲不淡,不远不近,恰适合品茶。
  茶好不好,并不重要。
  饮茶,胜在一份恬然,闹市久居,常觉心累,谁不向往这份闲情逸致?
  那天晚上陪我去喝茶的,是一个比我更忙更累的人。彼此不算熟悉,也不算陌生,却比我懂茶,我就是在他的鼓动之下去江边喝茶的。最新科学研究表明,碱性体质的人不会得癌症,如果得了癌症,只要体质转变为碱性,绝症也会不治而愈。据说经常喝绿茶之人,体质就会呈现碱性(红茶是酸性)。喝绿茶居然有如此神奇功效,这个说法动摇了我几十年里一直只喝白水的习惯。
  坐在临江的茶座,透过红漆木质的门窗看江面上的点点灯光,不由心生喟叹:中华几千年文明,原来老祖宗留下的东西,自有它的道理在。
  我很功利地点了绿茶,普通的大瓷杯,对面的人则要了红茶。我总疑心他红红的脸膛不是日头晒的,而是喝茶40年之故。他看起来干瘦干瘦,却自称很少生病,不知是否有茶叶的功劳在里边。
  茶馆里的茶叶很好,细细的,开水一冲,发开来,每片茶叶每根茎,看得出都是嫩芽。白瓷杯子装着翡翠一般绿的茶汤,清香绕鼻,深闻一口,吸入肺腑,未饮已醉。
 “茶叶也有表情。”对面的人拿起小包茶叶的包装袋,饶有趣味地读着上边设计的广告语,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又自语道:“茶叶是有表情呢。”
  这句话听得我心弦一动,不由把茶杯移到跟前,吹开水雾来端详。茶叶们经了开水的浸泡,已然彻底舒展开身体,沉在杯底,随了水的晃荡而起轻微的舞蹈,如风吹过,又如河底的水草。我无端地觉得那应该是一种小小的骚动,属于茶叶们的,甚至有声,悉悉嗦嗦,互相摩擦,兴奋不已。它们彼此招呼着,偶尔私语,然后就集体惬意地沉睡,在这一杯子的热水里。这是它们喜欢的温度,在这个温度里,它们再生,再现曾经枝头的年华;在这个温度里,它们微笑着,坦然着,满足着,迎接生命最后的辉煌。
  我被感动了,端起杯来再喝一口,心情变得慎重。
  “我杯子里的茶叶的表情,是不是在愁眉苦脸?”我笑着对他说:“你那边的大概在庆幸。”不待我解释,他就意会地笑了,这就好,对饮之人,难得有这么一份灵犀在。俗话说,士为知己者死,死得其所,我想,茶叶也该当如是,可惜我不懂茶,喝再好的茶大概也是在糟蹋,而对于落入我杯中的茶叶,似乎也算得上明珠投暗了。
  以前看梁实秋写茶,记载有善饮者,喝茶能喝到腋下生风,揣测良久,不得要领。问对面喝了40年茶之人,可体会过如此境界?答,没有。不觉大惊讶,梁文中记录的那种喝茶,究竟要喝上多少个40年?也许就如练习武功秘籍,跟人之天分高低有关,又或者,跟每个人的性情、人生阅历有关。少年时如叫我喝茶,绝对的牛饮,除了解渴,岂能体会喝茶之百般况味?而沧海桑田者更能品出意境,可见喝茶和品茶究竟是两回事,两种心境,两种人生。
  茶馆的女服务生很好,轻声细语陪伴在侧,一边为我们加水,换茶叶,一边为我们介绍茶馆新出的珍品。每样来一点,四个白玉一般的小碟,装着一小撮更细的茶叶——细如丝。这样的茶,宜用小杯,水不能太开,怕把嫩叶烧坏,80度即可。泡好了,捏起小杯浅茗一口,顿觉一阵奇香。这种香,类似湘乡炒货店里炒黄豆飘出来的香,能引起人食欲——可见茶叶炒得好,香味便恰到好处。连我这样不懂茶之人,喝了也不免赞叹:“好茶!”
  服务员见我们喝得高兴,给我们介绍起农人采摘这些茶叶的不易,嫩芽之芽尖,采起来手指都会掐出血,不知要走遍多大一座茶山,掐掉多少嫩芽,才能有这么一小撮。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何异?中国的10大名茶背后,又凝聚了多少茶农的血汗!更有好茶,据说是用少女体温烘烤出来,该是何等珍稀!
  趁着她的介绍,我弄明白了之前好多不懂的茶具,夹茶叶的那叫茶镊,疏通壶嘴的叫茶耳,搁在杯上让茶叶入杯的小木环叫茶漏……这些意外的收获真让人惊喜。他一时兴起,决定买下一斤清香型的珍品来送我。女茶倌见推销成功,愉悦不已。这是一个不算漂亮却很沉着的年轻女孩,说起话来很轻柔,不疾不徐,让人如沐春风,客人买或者不买她的茶,她都微笑着,不会刻意冷漠,也不会刻意增添几分殷勤。身在茶楼,这种不亢不卑、温和耐心的态度就更显难能可贵了。
  趁她加水的时候,我问她:“你们老板是个女人吧?”

她有点惊讶:“是啊。”
  我又说:“你们老板还应该是个真诚之人,说话做事都很坦城。”
  她连说:“是啊是啊。我们老板平时就这么教我们。”
  我没有回答她眼里的疑问,脑海里已然跃出一个珠圆玉润的女人形象:圆脸,稍富态,白皙圆润的手臂和脖颈,温婉的笑,不惊、不乍,平静淡定,不很漂亮,却让人想亲近——我没有说出我的这些想法,也许事实恰恰相反呢,这个不是关键,重要的是这个茶馆和这些茶馆里女老板调教出来的员工,给了我这样的想象,已经是一种成功。
   
如今世上,几人能如此按照自己的心意创业?
  这样的生存,有如杯底的茶叶,舒展、惬意、安详、宁静。
  浅斟慢酌间,不觉夜已阑珊。

 

 

                               20131215星期日于蓝田记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谢凌鸿。

下一篇:娄底夜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