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凌鸿的天地

谢凌鸿

公告

【湖南楚天智业】谢凌鸿超市全程策划/咨询/顾问工作室/电话:13407482778 QQ:490015338 --全心全意为中小超市老板服务

统计

今日访问:154

总访问量:5704803

盛夏古人如何纳凉的?

       伏天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游泳馆和水上乐园成了避暑天堂。

  在降温手段和设施比较原始的古代,这个时候避暑的最好办法之一,也是亲水——

  先秦“沐” “汤”纳凉

  今天大家说的洗澡,在古代叫“沐浴”,即用水洗发洗身;古人还雅称洗澡水为“汤”。在汉字中,保留了远古人洗澡形象的,既不是“沐”,也非“浴”,而是“盈”。在甲骨文中,“盈”就是一个人裸身在浴盆中洗澡,有学者认为这个字反映的,便是先秦时期中国古人的洗澡习惯。

  洗澡讲卫生,是文明的象征。中国泡澡纳凉历史悠久,依宋人高承《事物纪原》中的说法:中国人在“三皇五帝”时代,便出现了洗澡文化,高辛氏开中国人洗澡之先。在古人眼里,洗澡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有时还很神秘、神圣,大有讲究。古时洗澡必更新衣,甚至连洗澡的频率和次数都有规定。来了客人要先请其沐浴,之后才摆筵席招待,现代人称宴请远方来客为“洗尘”,便是此俗遗风。

  在汉代,规定公务员每5天要洗一次澡,届时大小官员全都放假回家。轮到洗澡的日子叫“休沐”,这也是现代公务员放假制度的滥觞。到了盛夏,有的皇帝干脆放长假,方便大家回家沐浴、避暑。

  古人洗澡等级分明,男女尊卑不可混浴,现代时尚夫妻间悄然流行的“鸳鸯浴”,在早期是严格禁止的,否则是“失礼”。

  在周代,时人的道德行为准则之一,便禁止夫妻洗鸳鸯浴。《礼记》是汉代人选编的记录先秦时期典章制度、风俗习惯的重要论著。其中的《内则》中便有这方面的文字,洗澡时男女“不敢共湢浴”。

  “湢”,即现代所说的浴室,传统的解释是夫妻间不能共用浴室,实际上是要求男女不洗鸳鸯浴。因为古人认为,与女人一起洗澡不只“失礼”,带坏社会风气,还会沾上晦气,致阴阳失调,不利养生。

  那么多美女在池中裸体洗澡,看得一旁的元顺帝心花怒放,变态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暑气顿消,美其名为“水上迎祥之乐”。

  唐玄宗李隆基“华清池”避暑

  古代名气最大的“玩水帝王”,要数唐玄宗李隆基,他和宠妃杨玉环泡澡的地方叫“华清池”,位于陕西临潼县骊山,这里以温泉出名,是一块风流地,在秦汉时便出名了。

  据东汉辛氏《三秦记》所记,秦始皇嬴政便喜欢到这里泡澡,有一年夏天,他看到泉边有一位美女在洗澡,顿生淫念,上前调戏。谁知那位美女是个神仙,朝秦始皇脸上吐了口唾沫,致其生疮流脓。秦始皇认错求饶,神女用温泉水洗愈了毒疮,这就是骊山温泉“神女汤”的传说。

  “华清池”虽然是李隆基洗出名气的,但却不是他开发的,是唐太宗李世民于贞观十八年(公元644年)在出温泉的骊山上建的“汤浴宫”。李隆基当皇帝后,于天宝六年(公元747年)进行改扩建,将泉池纳入豪华的宫殿内,并易名“华清宫”,“华清池”由此得名。

  华清池建有供皇帝洗澡的“九龙汤”和供杨贵妃洗澡的“海棠汤”。另有供嫔妃和皇室成员使用的浴池16处,遗址今尚存。现代考古曾发掘出了史料中所记的“莲花汤”、“海棠汤”、“星辰汤”、“太子汤”、“尚食汤”等五处温泉浴池。

  华清池铺陈富丽,每年夏天,李隆基都会带着杨贵妃来此洗澡避暑,他们公开是不能洗鸳鸯浴的,因为各有专用浴池,但风流的李隆基不老实,据五代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所记,他俩常“戏玩于其间”。清人长白浩歌子以此虚构出了一篇微型小说《天宝遗迹》,作为《萤窗异草》的首篇:在明正统年间,骊山附近发现一石洞,进面石门上有李隆基的御书:“朕与妃子,每遇,盛夏避暑,避暑此间,共享洞天之福……”

  民间暑日“同川共浴”

  皇家夏天泡澡消暑,民间的富贵之家也会想着法子,在池水中寻找夏日的清凉。经济条件好的也会学着皇家,在府里院内挖个大水池子,供夏天洗澡冲凉用,这也是中国早期的私家游泳池。

  唐末李晔(唐昭宗)主政时的节度使雷满,便曾在自己院内挖了一个深水池子。夏天,每有客人来访,雷满便在池边设宴,喝到兴头上,便将酒杯扔进池中,然后赤身裸体入水摸杯。在水中玩够了才出水,穿衣再饮。

  宋徽宗时的宠臣杨戬,也曾在后院中挖了一个大水池,不同的是,杨戬从不与人共乐。他在泳池四周建起廊庑,相当隐蔽,夏天里一个人跳入池中。

  但古代民间,除了在家用水简单冲凉外,普通老百姓更多的是利用天然水源消暑,那时的河流不像现在污染严重,河水清澈见底,更没有蓝藻绿藻大爆发,是地道的天然浴场。

  有的地方在河里洗澡不分性别,男女老小裸体“同川共浴”不足为奇,体现的是一种纯朴的民情民风。

  在大家印象中,男女同浴似乎是日本人的风俗,实则不然,先秦时期,位于今江浙一带的“吴越人”便是这样。《尚书大传》中记载,“吴越之俗,男女同川而浴”,意思就是夏天男女在一条河里洗澡。

  男女同浴的风俗,不只在古代江浙一带存在,在包括今天越南部分地区在内的西南少数民族聚居地,也有这种风俗。《后汉书·南蛮传》称,“其俗男女同川而浴,故曰交阯。”

  明人沈德符《万历野获编》中有一则《同川浴》故事,说的就是这类现象。沈德符的好友沈继山曾任番禹县令,后被贬闲居神电卫(今广东电白县境内)。家里的仆人每天饭后便一起出去,很晚才回家。沈继山以为是慢待他,但仆人打死也不肯告诉他为什么。有天午饭后,沈尾随到城外的一条河边,这才发现了秘密:“见老少男妇俱解衣入水,拍浮甚乐。”

  这种风俗至少在清代尚存,清朝吴震方的《岭南杂记》,是其游历广东等地的所见所闻,在当年的粤西一带,女人每年的阴历四月即到河里裸浴,一直持续到阴历九月。公公与儿媳妇、小叔子嫂嫂一起洗澡,也不觉得难为情,男人即便碰到女性私处也没有关系。但不能碰女人的乳房,此即“浴时或触其私不忌,惟触其乳则怒”一说。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linghong。

上一篇:大小皆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