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凌鸿的天地

谢凌鸿

公告

【湖南楚天智业】谢凌鸿超市全程策划/咨询/顾问工作室/电话:13407482778 QQ:490015338 --全心全意为中小超市老板服务

统计

今日访问:726

总访问量:5293314

许多年前的雨夜歌声

最近的晚上,时不时落点小雨。气温比较舒适,路灯下,小雨如筛,就有了些许的诗意。2012的五一,和福玛特超市的几位股东为了开疆拓土,在张家界呆了七、八天。有雨的晚上,猫在宾馆里,他们玩麻将我玩电脑、看电视。正巧,隔壁总有人唱卡拉ok,简直就是春风沉醉的晚上。
  很多年前,我孤身混在县城的时候,经常听见这样的歌声:五音不全,但是中气很足;歌词通俗,但演唱深情。我有点喜欢那样的夜晚,在一次劣酒粗菜吆五喝六之后,在推杯把盏大叙友谊之后,在头重脚轻眼高手低之后,我们会奔向县城中心位置的歌厅或茶座。那里是我们一个又一个夜晚歇脚的驿站,仿佛可以寻找到什么,或者难得的机遇,或者廉价的爱情。谁知道呢,总是要去的,哪怕那里从来灯光昏暗从来烟雾缭绕从来轻歌曼舞从来暧昧混沌。既然每一条街上都有传说,那我们为什么不能成为未来的传说?
  也许歌厅从来就不曾有过男老板,这是不是行业不成文的规矩?主事的一定是很有风情的女人,她必然认识我们其中的一个。每一回都像约好了一样,当我们踉跄着脚步迈进门厅时,她就像鬼魅一样现身,一如你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港片里的所见,她们的旗袍开衩很高,她们的妆当然更浓,甚至她们都烫着大波浪,比大波浪更大的是她放肆的笑声,热情、客气,熟稔得像是所有人的冤家。
  有个茶座没有包厢,或者有,但我不记得了。卡座围成一圈,中央是舞池,是歌台。点唱机热得发烫,无数的民间歌手排着队点歌。很少有人像我们这般衣衫不整的随意,不,那是县城里很多人短暂的节日,哪怕只有三个小时的光景,也要衣冠楚楚衣香鬓影。所以我在哪里感受过不同牌子的花露水古龙水女士香水。有鉴于歌厅从来灯光不明,更多的光芒来自男人的手表、皮鞋、领带夹和腰带,以及女士的首饰、衣服上的亮片……闪闪、闪闪。噢,对了,那些民间女歌手更喜欢盘起发髻,插一支带坠的簪子,以便露出她们修长高挺的鼻翼,或者棱角分明的唇线,或者搽了粉的颧骨。
  在昏暗的角落坐着起哄的我们,为每一个深情的演唱送上热情的掌声,高声叫好,并不怀好意地怂恿他们再来一个。我们为什么要去那里?因为在我们之中有一个朋友是这种地方的常客。他的装束像是一直在为来这里而时刻准备着,并且他确实有本钱:一付好嗓子,一付好身材。和他相比,我们是也只能是绿叶,天生的掌声制造者。
  当然,偶尔酒醉一时兴起,我们也会唱歌,借着酒劲,我们会唱诸如《游击队之歌》之类的对演唱技巧不作过多要求的歌。更多的是我们的朋友霸占着麦克风,唱《心雨》、唱《再燃一根烟》……唱得情真意切深情款款,我们不知道他想打动谁,但确实有陌生的女听众上来献花,甚至还为他上点几首——他就像是歌厅的驻唱歌手一般,一首接一首地唱下去。歌与歌的间隙,在我们的欢呼中风含情水含笑花枝乱颤频频颔首微微鞠躬。
  他的舞技早已一流,究竟有多好呢?这么和你说吧,他能拿着有线麦克风,唱完一首歌,并和一个陌生的女人完美地跳上一曲慢三,开场和结束都像英国绅士一样彬彬有礼。你不会觉得他的姿态夸张,在那样的场合,那就是得体。好极了。你见过这样的人吗?
  很多年之后,我们早已被人们遗忘,倒是从此杳无音讯的朋友变成了县城里的传说。他对我们的副作用就是从此热爱上了通俗不堪又直白热烈的歌曲,那是我们青春年代的一个特殊的符号。每有熟悉的旋律响起,感情上就又回到了四周飘荡着靡靡之音的潮湿的夜晚。有一个诗人是这么说的:当水洼里破碎的夜晚/摇着一片新叶/象摇着自己的孩子睡去/当灯光串起雨滴/缀饰在你肩头/闪着光,又滚落在地/你说,不……这一段就是写给我们的,写给曾经混迹歌厅茶座的我们--无所谓的诗人。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lingh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