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凌鸿的天地

谢凌鸿

公告

【湖南楚天智业】谢凌鸿超市全程策划/咨询/顾问工作室/电话:13407482778 QQ:490015338 --全心全意为中小超市老板服务

统计

今日访问:880

总访问量:5287802

山楼夜话:久违的文字

0 】关于山楼。关于夜话。

其实其本意是想把在广西大化码的文字弄成一个系列,因为我住在三楼、因为我只有在夜地深处才有码字的时间,于是就有了 ------ 三楼夜话。朋友中有好事者批评我这题目没有夜话的意境,于是乎我就想,大化是一个被大自然随意放置的怪怪的山 --- 其中当然也不乏我挺喜欢的水墨画般的奇山 所包围的瑶家小城,干脆就把题目改成 ---- 山楼夜话,不知道能不能出点意境。

1 】武夷山品茶

今年九月下旬,在完成了河南 HL 的项目后,应江西廖总、福建黄总之约,考察了江西某市场,完成了福建 HYD 的培训。工作之余,游览了庐山和武夷山。庐山这座革命和反革命纠结的山,已多次出现在我码的文字里,今夜要码的是 -- 武夷山品茶。

去武夷山,对许多人来说,品茶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翻过天游峰,从好汉坡拾级而下,山边有一家茶社。几个人擦了擦汗,不约而同钻了进去。我挑了个面山临水的位子,叫大家坐下,然后要了一壶当地产的“大红袍”。
  品茶的念头由来已久。虽然家在湘中一个叫白石冲的山窝窝里,那里除了产点老巴叶,烧大碗茶外,产不出什么上得了台面的茶叶,但我这几年东奔西跑,往小里讲是为了生计,往大里讲是为了中国大陆的民营零售业的发展,转战大江南北,期间喝过的茶叶有数十种,像西湖龙井、太平猴魁、信阳毛尖等等,但市场上出售的茶叶,很少原汁原味,大多是在原产地的基础上,扩大再生产形成的茶,假冒伪劣屡见不鲜。所以每到一处,我都希望尝一尝那里的茶。而今到了碧水丹山的武夷,当然少不了品茗一红惊天下的“大红袍”了。
  “大红袍”是武夷岩茶的代表,外形条索紧结,色泽绿褐鲜润,有“茶中之王”的美誉。据资料记载,“大红袍”原产茶树生长在武夷山九龙窠高岩峭壁上,现仅存 6 株。传说天心寺和尚用那里的茶树芽叶制成茶叶,治好了一位皇官的病。这位皇官为了感恩,将身上穿的红袍盖在了茶树上。不久,红袍染红了茶树,“大红袍”由此得名。
  品茶是有讲究的,不仅要有上好的茶叶,还要有优质的水,以及优雅的环境。在绿树掩映下,茶社依山而建,错落有致,里面摆放着各种根雕式茶几,配上竹椅,显得古色古香。伴随着悠扬的音乐,年轻漂亮的女茶艺师出场,先是介绍茶叶、茶具,接着温壶洗杯,然后冲泡茶叶,由服务生送到邻近的客人手上,供客人品尝。
  茶社人多,服务生给我们沏好茶,再给每人倒上一小杯,就由我们自己动手了。品茶是个细活,要有闲情逸致。口渴了,咕嘟咕嘟,不能算品,只能称饮。“大红袍”是“工夫茶”,品饮时必须用小壶小杯,细品慢饮,才能真正品尝到岩茶之颠的韵味。我仔细察看杯中的“大红袍”,汤色橙黄明亮,香若兰花,高而持久,忍不住用舌尖汲一小口,细细品味,其甘,其苦,其甜,其涩,尽在其中。
  在武夷山,喝茶是不可或缺的功课。在山下的街上,处处是茶庄,家家有茶具,只要客人登门,不管做不做生意,主人都热情招呼,让座,沏茶。不过那里商业气息太浓,比不得茶社,几个朋友聚在一起,喝茶聊天,参禅悟道,不亦乐乎。对大多数人来说,喝茶只是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那些懂得品茗之乐的,才是享受。
  茶社的不远处是九曲溪,远远望去,曲曲山回转,峰峰水抱流,一叶叶竹筏顺流而下,若瑶池歌舞,美轮美奂,让人如痴如醉。这些远方游客,一个个慕名而来,在山中遨游,在水上漂流,尽兴挥洒,快活似神仙。生活就是这样,不缺乏乐趣,只要你肯付出,快乐就在你身边。
  “大红袍”很耐冲泡,续了七、八次水,仍有香味,这也是它的神奇之处。“大红袍”是受过御封的“贡茶”,故而能够红遍天下,可惜毛主席不喜欢,冷落了几十年,大概此红非彼红罢。

 

2 】梦回乌镇

      边工作边旅游是我追求的境界。我走过的地方不失时机地在我的梦里来袭。昨晚的梦里就有乌镇,在有点初冬模样的大化,撩起了我久远的记忆。

那年初冬,应该是在完成了一个项目后与文友结伴去乌镇,夜宿大运河畔。
  乌镇是典型的江南水乡,小镇朴实的风貌,印记了岁月沧桑。乌镇又是文学大师茅盾的故乡。游人如我者,是怀着对一代宗师的崇敬,慕名而往的。
  到了乌镇,才知道她的水乡情韵,才知道她的美丽如画,皆缘于古老的运河。我栖身的旅馆,倚着大运河岸。白天,放眼运河,过往船只络绎不绝。古老的运河,依旧是沟通南北的纽带,只不过由于陆地运输的发达,使水运不再是不可或缺的选项。
  乌镇的街市皆依河道,民宅又临河而筑,河桥街屋融为一体。在工业文明侵入前,古镇上素有男人去茶馆,老人去庙场,女人去河埠的习惯。这种绵延千年的旧俗,是信息不发达时代,人与人相互沟通的极好方式。沿河每隔三五户人家,就有一座石埠,一级一级的石阶伸入河里。河埠有灵性,随水流涨落而升降。想当年,小镇女子身着蓝花印布,高卷裤管在石埠上浣衣,那轻松优雅的举止,吸引着附近廊桥上公子哥儿爱慕的眼神。曾经日日上演的老底子的风景,象黑白发黄的照片,令人销魂。只可惜生活节奏的加快,洗衣机的普及,如今已很难觅见了。
  伫立窗前,凝视窗外的雨滴,噼噼叭叭地打在玻璃上,飞溅开去,如歌如泣。烟雨茫茫,隔不断对岸的灯火。行人撑着雨伞,缩着身子,踽行在古老的街市,渐渐稀少。青冷的石板路没了行人的足迹,独自在雨中享受着寂寞。
  穿越历史时空,乌镇已有数千年的文明。早在春秋时期,中华大地就有开挖人工河的记载,只是到了隋朝,才有创千秋伟业的运河通航。回望千年,隋朝廷以血腥手段,开凿了京杭大运河,为南北漕运提供了方便,为后来者建功立业,如贞观之治、开元盛世奠定了基石。大运河是沟通南北经济和文化交流的大动脉,本是无可争议的政绩,可是运河通航后,隋统治者不仅丢了政权,还落下千古骂名,实在有点令人匪夷所思。客观地说,隋朝短命,却有奇功,除了运河,还有科举。在当时的体制,科举取士不仅是招揽人才的最佳方式,也是社会的一大进步。可惜后人食古不化,延袭千年,科举制由选拔人才的方式演变成扼杀人才的绳索,成了阻碍社会发展的绊脚石,终逃不脱灭亡的命运。
  与隋朝廷一样短命却政绩卓著的,还有图谋世代为皇帝的秦始皇。秦灭六国,实现了中华民族大一统,不能不说是千秋壮举。为防御外敌入侵,秦王朝征用数十万民工,修筑万里长城,虽成伟业,却招民怨。在大泽乡,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形成风起云涌之势,秦帝国土崩瓦解。历朝以来,我们一面歌颂大运河和万里长城的伟大,一面又斥责隋、秦王朝的暴政,在矛盾中求完美,亦是一种有趣的文化现象。
  封建王朝往往从关注民生开始,民心向背收场,不能不让人深思。平心而论,没有哪个皇帝生就王八膏子,故意与民为敌,但“天下之大,莫非王土”的专治制度,让许多皇帝昏昏然,飘飘然。政绩意识是每一个封建皇帝起码的追求。政绩追求诉求于历史,决定一个人的历史定位。有的名垂青史,有的遗臭万年。我们记住的是隋炀帝荒淫无耻的生活,却不记得开科举凿运河之功;记得秦始皇焚书坑儒之过,却不愿提及大一统的历史功勋。
  夜深风不止,雨亦淋漓不尽。听运河潺潺水声,仿佛在听隋朝乐官吹奏教坊曲,在幽咽声里,诉说着千年沧桑,诉说着千年的不公与不甘。这冬天的雨,冷冷的,飘荡在乌镇的上空,似乎在嘲笑那些顾头不顾尾的政客,民心这杆秤,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啊。
  【 3 】在 2011 年的尾巴上,坐拥大化山楼,听雨。奇谈。

4 】码上久违的文字,美其名曰山楼夜话。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linghong。

下一篇:大化的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