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凌鸿的天地

谢凌鸿

公告

【湖南楚天智业】谢凌鸿超市全程策划/咨询/顾问工作室/电话:13407482778 QQ:490015338 --全心全意为中小超市老板服务

统计

今日访问:10043

总访问量:13859651

扯一段旧时光

是日,在北京高就的同学Y兄荣归故里,请旧时兄弟饭,居然也聊起了远在云南的我,并与我电话沟通达一个多小时。乱谈间,突然说起同窗D君去世多年了。我心一紧,毕业这么多年,虽间或也听人说起D君身染恶疾,尔后又说是医院误症,还闹过医患纠纷。一直不曾晤面,具体情况不得而知。年纪轻轻就撒手人寰,让人唏嘘如此噩耗。
  要说读书时,我和D君不在一个道上,开始关系就很普通,不怎么说话。他读书兴趣不大,那时上大学是过独木桥,一个班也出不了几个人,一般排不到前十名,求学也基本上划了休止符,混个毕业到位。D君显然不在这个区域,自然他的成绩怎样,估计连他自己都没有关注的价值了。
  D君面白皙,瘦高,也算是帅哥级,一身黑尼子风衣,皮鞋擦得锃亮,一看就知道是属于家庭比较殷实的。后来接触,得知他父亲是信用社的主任,在县一级,当时的信用社主任算牛的,相当现在的银行行长。但他身上没有富家子弟的那种吊儿郎当游手好闲的习气,书也认真读,就是成绩不怎么好。
  D君走近,想来饶有趣味,居然是兑换国库卷的事情。当年读书,我成绩还不错,但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父母每月给的零用钱都是提前收早工,万般无奈,只能偷家里的国库卷。国库卷毕竟不是钱,大人的保管意识就差,随便在抽屉里都能找到。正是D君的承诺,唤起了我曾不有过的邪念,不过,他是有要求的,什么年代的兑换好多现金,记得最多的是10块兑8块,还私下要我守口如瓶。反正没有什么行情可以比照,只能由他说了算。当时到底和他交易好多国库卷,具体数额不记得了,至少上了百元。很多年后,听银行的朋友说起,好多人就是靠收购国库卷发了大财,它的兑换比例实际是成倍的翻。
  有过几次交易,明显感到他把我当兄弟。不知为什么,我心里总是有那么一点隔,始终无法把他归到一类。
  大概沉溺于读琼瑶和三毛的小说,闲极无聊,我也如法炮制,上杂课和自习就写小说,几万字的草稿圈圈点点,差不多有十来个作业练习本。誊写的任务就落到D君的头上,是他自告奋勇的。他象机器人一样上课抄那些文字,却从来不见他发表任何意见,这点让我有些沮丧。有时字迹潦草处,他会小心翼翼来问清楚,即使遭到我的呵斥,他也只是尴尬一笑。如今那些稿子散落到那里,已无可寻迹,但D君在临窗一角埋头挥笔的形象,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里,包括他尴尬的笑容。
  当我知道D君和L谈爱时,已经在班上闹得沸沸扬扬,我向来对这类事情不敏感。L也是同学,学校书记的女儿,个高,不怎么笑,算不上漂亮但有些气质,算班上出众的。估计D君城府深了些,把自己和L后来的计划考虑得太长远了点,夹杂太多成人之间的事情,最后L反悔,毅然提出分手。D君这下恼羞成怒,听说他们在铁路旁的油菜地里有过一次激烈的交锋,这也是我一直觉得D君不男人的地方。最终的清算怎么,不甚了了。毕业后,D君招工进了一家大型国企,L去了一家银行,不仅是他们两地相隔遥远,估计恩怨已早已成空。再多一点信息就是,L的老公离职读研后和当地的一个富婆好上了,留在大城市,撇下L一个独饮孤凉。几年前部分同学聚会,L依然是孑然一身,也许,她经历了太多,看透了什么,曾经爱的迷宫让她在清醒中陷落,再也不愿涉足婚姻的围城。
  我和D君同学几年,不是很铁的朋友,不为什么,就是这样一种状态。可能是性情的殊异,彼此排斥着对方,更可能是我当年性格里坚硬和凌厉,某些时候刺伤了他,使我们无法成为很好的兄弟。离开学校后,我们没有任何交往,形同陌路,彼此毫无音问。而今,他已离开了人世,猛然间我欲哭无泪,那个清癯高挑帅气的身影在我脑中浮现,凄清萧瑟。在这个午夜,世事无常,我深深的忏悔、自责,如果有来生,我定然会紧握他的手,道一声,兄弟,对不起!!

 

 

         2010-6-6深夜于昆明官渡古镇新龙门客栈 草就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lingh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