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凌鸿的天地

谢凌鸿

公告

【湖南楚天智业】谢凌鸿超市全程策划/咨询/顾问工作室/电话:13407482778 QQ:490015338 --全心全意为中小超市老板服务

统计

今日访问:891

总访问量:5293509

春天的模样

油菜花-阳光般的蛊惑

 

山上,田间,出现大片大片明黄的色块,与青绿的田土交错,煞是好看。越是往前,越来越多,逐步将其它的色彩吞噬、消解。
      
沉默着,心却如烧至沸点的水,翻腾。
      
眼前,我正尽享春天、土地馈赠给我的视觉大餐。它不是范成大笔下麦花雪白菜花稀的寂静与疏朗,而是以浓烈与翻涌的气势,朝我扑来。
      
一向偏爱油菜花,当然归结于它艳丽的色彩。与我也喜欢清淡的花并不相悖。它明黄的花串与翠绿的茎干有层次地铺陈开,会使你在瞬间惊艳。目光掠过它们,心立刻被放飞到很远。这是一种无法抵挡的诱惑。
     
其实,跟萝卜花这些十字花科的花儿一样,油菜花也是朴实至极的。在过去的年代,它们只是作为经济作物被种植,谁会在意于它们纤巧的花儿呢?况且单看一株,也实在太过单调。它的根只能深扎于田间地头,只有广袤的田野才会接纳它的平凡,并赋予它一种生机和大美。
      
它的确是最美的。看过云南罗平的油菜花海,分布于梯田上,多层次的绚丽色彩,蜿蜒的布局,沐着薄雾,分外清朗,如果从空中鸟瞰,鲜黄的色块,将大地分割成一个个卡通棋盘,叹为观止。更有雪山脚下,小桥流水边……每种场景,都会经由人们的思维加工,设置出不同的想象空间。
      
我也一直在寻觅身边的油菜花。随着人们对美的需求度增大,周围重新出现了成片的桃、梨、李花,甚至山茶花与栀子花。遗憾的是,从没看过大片的油菜花。有些花需要孤芳自赏,可像油菜花这样的,定要开得热闹才好。想是本地农民嫌经济效益低,不肯栽种,加上处于山地丘陵地带,也费工费时。
      
心底的渴望一直被压抑着。这次在春天去云南,车经贵州一个叫化处站的小地方,发现了我心仪的好大一片油菜花海。
      
还没走近,一阵浓郁的花香夹杂着空气中的水气就袭了过来,有些闷,好在田野旷大,一会儿便不知不觉了。夜里下过雨,有些暗沉。但映入眼帘的繁花千朵,亮丽的颜色生生把天映得亮堂起来。
      
花儿们一朵挤挨一朵,一簇连接一簇,似乎在这片土地里,它们全部同气连枝,跃动着同一颗鲜活的心,将最美的微笑展现。娇嫩的花瓣,却是挺括有力,上面滚动着一滴滴晶莹的水珠。顿时觉得眼睛不够用了,看看前面,再转身看后面,全是一片片近人高的油菜花合围拢来,再蔓延到视线的最远处。你无法突围,也不想。你无法形容这种震撼的感觉,用精美的织绵、天边的彩霞来比拟也显词穷。远处的房屋星星点点,有如浮于花海之上。俯下身子亲近它,有一种冲动,想把这些花儿全部揽入怀中,再把这片明艳的黄揉碎,将它的温存永远存放到心底。
      
好在四处静悄悄,清朦的薄雾中,有几根电线上停着几只鸟儿,正脆声地叫。田野里也并不寂静。蜂儿们成片萦绕于花海上,有的一动不动趴在花蕊里,吮吸着最美的甘露。静静地走着,看着,不急于一时,慢慢地反刍。在花地里奔跑一会,也不错。看花潮涌来、后退,有一种魔幻似的效果,跑,跑,似乎永远也跑不出一种蛊惑,却甘愿沉迷其中。
      
在河边看油菜花也挺有意思,透视清亮的河水,好像水底也开出一线明晃晃的油菜花来,几只白鹅在滩头嬉戏,层次更显分明。视线拉长到远处的山坡,那里也呈现道道片片黄色的版块,与山林中的深绿浅绿辉映,与山下田头的花海呼应,共织春天的锦绣河山。
      
沐浴在西南边陲一片油菜花地的气息里,全身暖融融。遥想油菜花的荣衰起落,我知道,油菜花并不单单开在春天的,从南到北,在祖国广大的土地上,它的花期从1月到8月次第展开。如果夏天去到青海,定会有如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一样的惊喜。如果再把油菜花的开放想作缕缕阳光投射大地的话,那这片辉光便在一年中,由南至北逐渐扫射而过。
      
自然之美之奇,尽在世间万物的繁荣与消停之中。油菜花,你不会一直注目,却永远在意的一种花。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lingh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