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凌鸿的天地

谢凌鸿

公告

【湖南楚天智业】谢凌鸿超市全程策划/咨询/顾问工作室/电话:13407482778 QQ:490015338 --全心全意为中小超市老板服务

统计

今日访问:825

总访问量:5284812

三月菜花开

卷首记: (春儿不明不白地死了,油菜花盛开的时节,我会想念他)

  

  一直是喜欢花的,有人不解,你为什么那么喜欢花呢?我也说不清楚。为何喜欢那些山山水水,花花草草的,就连虫子,鸟儿都会让我对它们产生无限的乐趣。

  

  蒲公英会梳头,风儿一吹,它的发丝就飘远了;露珠会跳舞,从芋叶上滚下来,也不会摔断腿;猫头鹰会在夜里因为孤独而独自坐在高高的树枝上哭泣,可是你看不到它的眼泪,只有那双幽蓝的眼睛;鸟儿会唱歌,它们还懂音符,在电线上飞来飞去自己谱曲......

  

  很大的原因,也许是从小在山里长大吧,熟悉它们的味道,它们的语言,它们的用途。很小的时候,就常在山里游走,认识很多种药材,当然也认识很多味道鲜美的野果子和野蘑菇。

  

  会做很多种手工,把桐树叶对折,然后用狗尾草扎成帽沿儿遮挡夏日阳光;把藤萝和野花儿扎成花环,戴在头上,或是挂在脖子上;把竹节屑成乐器,比赛谁做的吹出来的更动听;把蒲草编成扇子,编成蚱蜢,编成蜻蜓;把草儿,花瓣儿榨成汁自己做涂画的颜料......

  

  曾经听人说过:"花是大自然的微笑",可是否有人知道这微笑里却也有那么多故事。这些故事裹着花香的味儿从久远的四季中飘散出来,带着陈年的苦涩......

  

  乍暖还寒的早春时节,就是看到阳光,房间里却还是一样清冷,当阳光从窗外洒进房间里时,房间才有了那么一丝温暖。也许是明亮的感觉本来就让人豁然开朗,心中的阴云也渐渐地消散了。

  

  周末,天气真好。阳光很温柔地在天上露着笑脸,它的笑容渐渐地绽放开来,大地的温暖也由此开始一点点地增加。作出热烈回应的就是那一大片一大片的油菜花。

  

  不知道别的孩子有没有尝过油菜花蜜,我小时候是尝过的。你一定会说,真是只馋猫。可是生活在山里的孩子,却是从小就喜欢野花儿,野果儿,尝花蜜这样的事,也是不足一提了。你也许还会说,蜜嘛,不都是甜的,没有什么特别。是啊,我当时也是这种感觉,我伏下头,用舌尖去舔花芯,而旁边的春儿则用手拔下一根小油菜花朵儿,说,要吸一吸,才会吸出甜味儿,我试了试,他说的没错。这一吸不仅吸出了甜味儿,还有一股油菜花的清香。

  

  春儿,是我童年小伙伴中的一个,之所以叫“春儿”,是因为生在春天。由于春儿是男孩子,比我们调皮,又加上他不爱干净,总是流着鼻涕,嘴角老是有一圈白白的饭垢,胸前衣服上也总是泛着油光。平常伙伴们除了取笑他,有时还故意捉弄他。比如,看到吓人的虫子,就故意往他身上放;做游戏的时候,他总是扮演“敌人”;我们要“偷东西”(邻居家的果子)的时候,总是把他推在前面当“冲峰”......春儿似乎并不介意这样的事,他总是不怕那些虫子,还把它们赤手捉下来看了又看;他常常在扮"敌人"的时候显得还很高兴;在偷东西被发现时,他总是说是他一个人干的,主意是他出的。所以我们还是喜欢和春儿玩耍,在山水之间,他总能想出好玩的事情来。而我们又不用去负担所产生的不良后果。

  

  油菜花盛开的时节,是疯狗出没的时节。大人们常常在我们上学时叮嘱我们这时候不要乱跑。要注意随时都可能从油菜地里窜出的疯狗。

  

  就在甜甜地吸着油菜蜜的时候,我想到了大人们的叮嘱。我说春儿,我们快走吧,要是疯狗来了怎么办?春儿说,狗要是真疯了,跑路是""线,你只需拐个弯儿,他就从你身边冲过去了。我半信半疑,虽然从小喜欢“狗”,但是还是怕别人家的狗的,至于疯狗,听大人们一说,就更怕了。

  

  伙伴们继续坐在田埂上吸花蜜,旁边已经落下了好多花朵儿,我不免责怪他们,你们怎么都把花儿全都摘下来吸啊,这样到时候结不了籽了,大人们可是要用它们炸油的。再说,他们看到了,是会骂我们的。伙伴们看着我,不屑一顾,继续摘着,吸着。我真气了,张开双臂挡在他们前面,今儿个不准摘了!接着我们就吵起来,这一吵,就真的听到了狗叫,狗来了,狗来了,大伙儿边说着,边爬起来就朝田坎上跑。

  

  春儿说,鸿哥,你还是快跑吧,我要在这里拦住它,人哪里跑得过它啊,我爷爷说,狗来了,不能跑的。要蹲下去朝它扔石头。

  

  眼看伙伴儿们都跑到较安全的另一田边了,我还在这边紧追着,而春儿还在刚才的油菜地边打狗。狗越叫越吵,我回头看时,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了三条,这时春儿已经辙出那片油菜地有一段距离了,而三条狗却还是紧追不舍,我的心扑扑地跳着,又担心起春儿。觉得不行,我应该回去帮他,于是我又朝回跑。

  

  可是三条狗我们终是对付不过的,眼看就追到我们面前了,慌乱之中只好又跳进另一片菜花田垅里,一屁股坐下来,只探出个头,背后是一大片的菜花丛,说来也真是奇怪.那三条狗也停下来了,我们终于舒了一口气。它们直愣愣地看着我们,就这样对视着。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它们感到了无趣,就默默地走开了。我说,春儿,这下没事了。春儿说,鸿哥,还是你对我最好。我笑笑。春儿接着说,鸿哥,你说我真的很孬种吗?为什么我爸爸几年了都不回来看我,不看我没关系,可是我妈很想他啊,天天偷着哭。还有,听说,他们都说他在外面另外找了个女人,是真的吗?我不知道怎样回答春儿的问题,只是安慰他,你爸爸春节就会回来的。

  

  春儿的爸爸确实在春节回来了,却不只带回来一个女人,还有一个已经两岁的孩子,全村上下的人都证实了流言。有人叹息,有人责骂,有人无所谓,而我们这些孩子,这个女人,我们不愿意叫她婶婶,无论她拿什么好吃的,笑得有多慈爱。也是见而远之,做个鬼脸,就跑开了。她还给春儿买了新衣服,人们通常问春儿,是新妈好,还是旧妈好,春儿也会笑着说,新妈好,我们就特看不起他,渐渐地就不找他玩了,他通常背着他那个小弟,在屋前转悠。

  

  春儿的妈妈和爸爸离了婚,并没有回娘家,因为当初大老远的从河那头嫁到河这头的时候,全家反对,父亲当时是气得昏过去,说我们这边穷山恶水,可是春儿的妈妈到底是勤快的,很快就修了新房,这新房没住了几年,就不属于自己了。接受这个事实的她哭了整整一夜。第二天还是答应了离婚,去了她一个妹妹家里。春儿判给了他爸爸。

  

  这个女人,像个城里人一样,很会生活,每次赶集都要去,总是穿得光鲜亮丽,我们那儿的山再高,她都要穿个高跟鞋,中午从来不回家吃饭,在街上吃了,再慢悠悠地走回来,干农活也没有春儿的妈妈能干,庄稼是荒一半,做一半,用村里人形容她的话说:“早上怕露水,中午怕太阳,下午怕蛇。”在家里没呆多久,只好又跟着春儿爸爸去外面了。

  

  后来,我毕业了,去了很远的地方读书,再见到春儿,听说他早就停学了,上到小学四年级,因为没钱,他爸爸违背了向他妈妈许下的承诺。他长得极高,却瘦削,长年跟着爷爷奶奶在一起,帮着做庄稼的双手粗糙而黑暗,他还是笑着远远地叫着鸿哥向我走来,我心里就不舒服。我们聊起小时候,他说,鸿哥,当年是我不对,到底还是自己的妈妈好,他现在改嫁了,过得很好,每次去她家,她都会给我买衣服,还给我拿钱,还抱着哭。说完了,他就抽烟,一支接一支地抽。我说,春儿,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看来真的长大了。能懂得了就好,以后有什么打算,你书读得少,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吧,年纪轻轻的,应该到外面闯闯,也长长见识,或是学个手艺,将来谋生也不会如此辛苦。春儿说,想过了,只是舍不得爷爷奶奶。

  

  再后来,春儿真去了外面打工,也能挣些钱,却是被他爸爸以这样那样的理由骗走了,自己也没有积蓄。

  07年春节回家,腊月二十八,夜已经很深了,春儿给利妹打来电话,说他卡上的钱帮他转给他爷爷,也没多少,就500元。

  第二天赶集,有人在街上传说春儿死了,这死却是不一般的死,是在工地受伤了,他爸爸不愿意给他治,拖死了。接着就有人议论,他爸爸想得到一笔赔偿金,所以才算计着那样的。可是我是怎么也不愿意去相信这样一个事实,昨夜,不是还听到他跟利妹打来的电话吗?再说有谁的父亲盼着自己的儿子死,仅仅是为了钱呢?可在大家说得那样逼真,他爸爸如何待春儿,先是不让他上学,经常对他发脾气,用皮带抽他,用皮鞋踢他,再是骗了他的钱,而且到处是欠账,难免穷凶恶及,做出这种事情来。

  

  很快,村里的人都知道了,也没有谁告诉他的爷爷,因为怕他老人家受不了,又大过年的。春儿的爷爷很早就起床了,有个习惯,喜欢到田地边转悠,他一咳嗽,那样熟悉,我却也没有勇气去告诉他这样一个事实。那时候油菜还刚从土里冒出来,想着小时候春儿在油菜花地里问我的问题,我的心有说不出的难受。一个故事不好的结局,为什么要一个孩子去承担呢?

  

  08年的春节我回家,再次问到春儿是不是真的死了?他妈妈知道了吗?他爷爷知道了吗?结果是春儿确实死了,骨灰也埋在山西,妈妈知道了,又能怎样,人已经化为灰尽了,爷爷知道了又怎样,孙子确实没了。事情的真相,永远是个谜,在他们心里痛着,在我们心里痛着。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lingh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