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凌鸿的天地

谢凌鸿

公告

【湖南楚天智业】谢凌鸿超市全程策划/咨询/顾问工作室/电话:13407482778 QQ:490015338 --全心全意为中小超市老板服务

统计

今日访问:55

总访问量:5291117

在忙碌中静侯新年

     终于因为眼疾闲闲地度过了年末的一天,明天又要继续奔忙。

    整整半年,没有好好休息一天。开店!开店!工作上又会有些变动??一切,都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其实命运这个东西,向来随波逐流。
    改变了决定,昨晚就安心坐下来写了一点文字,有些感觉已经远去了,似乎难以找回来。早上八点才起床,为老婆的生日准备晚上的菜料。和女儿手拉手在人流中穿行,是惬意的。
  这样的日子,似乎很久不再,简直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新年快要来了。小时候盼望新年的热情,早已没有了。但还是期盼新年。一个更换,总是能让人换个心情,至少,在感觉上如此。新年新气象。每一年,都是这样说的。

 

    记录昨晚的一个梦:名曰《 一只位列仙班的羊》

 

    看见那只羊的时候,离灵魂的居所就越来越近。它立在院坝围栏上,脚下是很高的土坎。而我在土坎下的乡间公路上漫步。公路的右侧,是一条清澈见底的溪流。
  从城市的喧嚣中逃离,悄悄走进这一片宁静的山区后,一切,在我眼里都代表着悠闲和惬意。那只羊也不例外。它高高地站在石栏上,抬起头四处张望,细长的腿在原地不停地踏着碎步,很难明白那是它的舞蹈,或者仅仅站在高处而紧张。
  我以一个仰视的角度看着它,从它面前的脚下走过去。在一个前溪后山的地方,以农家小院做为背景,连一只羊也可以位列仙班。
  
  其实,我计划走到那片湖水边,然后坐在那里,做一次没有鱼杆的垂钓。或者,这样的想象更像一次象征性的仪式。那应该是一片寂寞的水域,环山围绕,农居都隐藏在树丛中。只有一只水鸟,心无旁骛地掠过。
  如果有一处杂草丛生的水岸,我可以选择隐匿其间。
  抵达那片水域的时候,几辆载重货车正隆隆地驶过,扬起漫天的红土尘。有一个垂钓者,占据了岸边的一处浅滩,并排插着五六根钓杆。这是一个贪心的垂钓者。而以前横斜在对岸的小木船,已经不见了踪影。这片湖水没有出口,它能漂泊到哪里去呢?
  沿着湖岸的公路,我试图找到一个更为宁静的地方。但公路向山里而去。几个老农瞪着浑浊的眼睛,疑惑地看着我,路边农家院坝边洗漱的妇人,也偶尔抬头瞥我一眼。这里不是风景区,是一个以农耕和果园为生的山沟,而我的装扮太像一个旅行者。这让他们诧异。而我,也略略有些不安,像一个闯入禁地的冒失者。
  但是,这是一条古怪的山沟。我听到农民们互相致以早上的问候,并不询问对方是否下地,而是“今天没上班啊?”对方说今天上晚班。他们一边种地,或者一边还在附近的城市找了份体面的工作。
  很快走到山垭上,站在几株褪光了叶子的桃树旁,看见公路转过一个土坡,隐入了另一个山沟的树影里。这样时隐时现的延伸,充满了未知和诱惑。如果一直走下去,会到什么地方呢?我甚至有些恍惚,感觉或者曾来过这里,山沟的深处,亦是去过的。甚至,彼时还有一些喧闹的锣鼓。可是,现在,那么安静。
  到底,哪一种感觉才是梦境?没有人可以给我证实这一点。除非一直走下去,看到真相。
  
  公路像一座独木桥,除了前行别无他选。很多的路途,都是这样不可拒绝地走了下去。
  
  转过路边丛林的遮挡,走到了那片水域的尾部。说它是尾部,是因为的确细长而弯曲,然后在一道石坝处嘎然而止。石坝之下,便成了一条浅淡的溪水。
  从石坝走到对岸,我就看见了那只羊。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它像一个不负责任的哨兵,站在石栏上,背后却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阴谋。它或者不是主谋,阴谋却因它而生。
  
  在山清水秀之间漫行,听着脚下哗哗的溪流声,任何人都不会怀疑,这里真正是一处仙境。或者继续前行,就能抵达神仙的居所。
  是的,神仙的居所。在再次转过一处山沟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走到一个怪异的地方——左侧的山上,竟是远近闻名的一处公墓。现在,我明白了这里为什么如同仙境,因为,的确,是那么多灵魂的居所。风水宝地。但我心里开始忐忑不安,似乎真正闯入了禁地。兴冲冲地走了一个小时,竟然来到了墓地的边缘。
  我几乎是沿着山脚的小路急急而行,快速绕过了墓地所处的那处山梁。站在山垭上,望一望远处连绵不断的群山,似乎才可以排除这突然而至的压抑感。事实上,就在公墓的山脚下,依然住着安静的农民们,他们或者侍弄着果木,或者在晒坝里编制竹筐。他们与鬼神为邻,心安理得地享用着这一片风水宝地。是他们一直安居此地,灵魂们才随之而至吗?
  
  回来的时候,那只羊不见了。透过石栏的缺口,我看见一只羊正被主人摁倒在地上,含混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在它的身后,一处堆满青草的空屋子,三只羊儿正悠闲地吃着草,偶尔向它叫出声音的方向抬抬头,面无表情。石栏上的那只羊,是在吃着青草,还是被摁倒在地上?
  
  离家还有半个时辰的时候,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声称是快递公司送书的,已经等在楼下。我开始拔腿狂奔,向着城市的方向。而那些在路边闲走的农民,还在互致问候——今天没下地啊?——不下,等会儿要上班哩。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linghong。

上一篇:失语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