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凌鸿的天地

谢凌鸿

公告

【湖南楚天智业】谢凌鸿超市全程策划/咨询/顾问工作室/电话:13407482778 QQ:490015338 --全心全意为中小超市老板服务

统计

今日访问:880

总访问量:5287802

心在乡野!

    “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反。”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得意与失意的,都曾迷情于山水。
  说得最动情当是李白“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写得最伤情的当是柳永“杨柳岸晓风残月,良辰美景奈何天”,写得最诗意的当属王维的“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写得最壮观的当为王维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写得最无奈的当属辛弃疾的“断鸿声里,把栏杆拍遍了,无人会登临意”,和着血与泪的写景句也属于他的“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自然的山山水水风景万物在古代是幸福的,文人骚客倾注了全部情思在其间!摹其状绘其形传其神韵,工笔至极!
  今之风景之美,多被人留在数码镜头里,定格于一瞬间的视野,存于浅层的记忆。流连于风景的人也是趋之若骛,只是风景里更多地打上“我来过”这般痕迹。风景成了人活动挥洒激情的舞台,人是主角,这风景倒成了一个布景!
  我即使无力去远方,但亦如《蓝莲花》里的“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过一阵子不折腾,不天马行空下便觉得像缺水的鱼儿!
  哪怕我只去离城一里远的H家坝,看看那不曾清亮,也不可见游鱼细石的LSH,只要吹着乡野的风儿,我那颗心立刻充盈起来。
  春天娇媚的野芹花的香味还在鼻翼间缭绕,夏天急湍甚箭猛浪若奔的洪水还在眼前奔腾,秋天里那沉甸甸的终日只管默默不语的稻穗,如电影里的镜头扑面而来。大半月,一次次不厌倦步行在这条不宽不窄的水泥路上。
  如今站在窄窄的小桥上,那些多姿的景致都褪去!风在空旷的田野里歌唱,从不远处的高高的建筑群里侧过身子,来到这只有河畔的杨树与空空的田间便开始撒欢儿了。往日还浓绿的杨树改头换面了,许多还没有落下的叶片在风中拼命地招摇,许是想跳一曲生之坚强WU,那扑腾的频率之盛,煞是可爱,想伸手去抚摸那些叶片,怕惊扰了它们沉醉。
  此时的河面水已浅浅,露出了河床,多处有断流状,各自露出一泓小小水潭,像冬日里的明眸。
  有勤劳的人儿,卷起裤脚,提着桶子,独步迈向河中心,准备捞些摸些出来晒阳光浴的或在浅水区舒服着的田螺!
  远远望着整个田野,没有枯草连天,衰草微云重重的破败之气。全球气温的变暖,寒冬日暖,使哪只有春风吹又生的小草纷纷赶趟地冒出来。远处是初冬伫立的灰黑色树林,近处是那些农人收割后兀立在田间的禾蔸。在阳光的照射下,一切都是活力四溢,让人感受不到冬日之萧条。
  若拂去那些枯黄的成行成列的禾蔸,其实小草也是薄薄的地毯了,当我看到那一块块新绿时,我叫着跳着在田埂上开始奔跑着,我要跟轻风赛跑,想掠过这无尽画卷似的,让心在这宽广的世界自由旅行!
  累了,便随意躺在田间,或卧在软软青草堆里,嗅着那入人心脾的和着泥土与草香味,一切还在春天。仰面望着蓝天,此时红尘的一切烦琐俗事都忘记了,静静地夹在天与地之间,听到苍天的呼吸声,感受着大地跳动的脉搏声。整个人就是轻飘与洁净的!(STOP)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linghong。

下一篇:无端的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