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凌鸿的天地

谢凌鸿

公告

【湖南楚天智业】谢凌鸿超市全程策划/咨询/顾问工作室/电话:13407482778 QQ:490015338 --全心全意为中小超市老板服务

统计

今日访问:792

总访问量:5745558

夜访

     零、

和老周驱车夜访零售圈内的朋友归来,酒后不能成眠,借着酒意码字。

码的字跟老周酒后唠叨的老周的师傅的话题有关,又好像没有一点关系。


一、
小时候,被语文老师叫住。要求背《荷塘月色》。一时背不出来。被打五记重重手板。
不恨语文老师,有点恨朱自清。
什么不好写,写荷塘月色?
又是“田田的叶子”,又是“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谁记得住?

二、
那年,因为朋友有机会造访清华大学。对《荷塘月色》,竟有莫名的亲切。
连对那五记手板,都有了不舍的怀想。

三、
老先生,我既然来了,你说,我能不去探访你的月色荷塘吗?
尽管我知道,我会很失望。
那样唯美的图画,只能生长在你的心里。
而我遥想一下,都不行吗?

四、
于是,我就踏着残雪和满地萎叶,顺着同学们的手臂,一步一步,寻访过来。
路漫长,我走得好苦。
寻过来的地方,夜里很黑。
我见到了丛林中一栋小屋。
没人来,但有灯。
我心里有点怵。惟恐在那一片文竹中,一个着青衫的老者,低头走过。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先生的家,没有门牌告诉我。当然,就有,我这近视的眼也认不出来。
但如果先生你,突然从屋里走出来,我应该是认得的。因为你,我曾被打了五记手板。

五、
我还是去寻访荷塘。凭感觉找,终于看见一湾水。
无意间抬头望天,只须须娥眉月。
怕弄错,见一学生经过,就问,这是朱自清的荷塘吗?
学生说,不就是吗?
就这?
让我挨过打的荷塘,就这?!

六、
就这?
黑乎乎的水塘里,有小桥伸过去。
水里,飘满落叶。
枯荷的秆子依稀可见。
塘边不知何时,蹲着莫名其妙的石头。
不远处车流如织。现代建筑步步逼近。
老先生,这是你受用的“无边的荷塘月色”吗?

七、
我就在老先生转悠的塘边枯坐。
我臆想,先生“心里颇不平静”,就沿着“白天也少人走,夜晚更加寂寞”的小煤屑路,来这荷塘边“背着手踱着”。
先生为什么不宁静?是因为白天有人像“树上的蝉声和水里的蛙声”恼人?不然,为什么先生说,“但热闹是它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心里的尘雾,只需别有情趣的满月,和“过人头”的莲花,就能洗涤洁净。
这究竟是大情怀,还是小情趣?

八、
书中自有颜如玉。先生的月色荷塘,忽然生动起来。
《采莲赋》和《西洲曲》,让先生似乎见到了“叶嫩花初”的采莲人。
先生说“采莲是少年的女子,她们是荡着小船,唱着艳歌去的”。
先生“到底惦记江南了”。
惦记,终归只是一种对美的企盼。
先生是在妻子拍着儿子的眠歌中走出来的,再怎么惦记,还是“猛一抬头”,就回到了“妻已睡熟好久了”的家门。
先生,可以这样说你吗?

九、
荷塘,其实也就是我记忆中老家门前那布满丝草的池塘模样。
月色,也曾经以同样的姿态披挂在我们的眼前。
但唯有,如水的心境,必须借助深邃的思想和渊博的学识,才能抵达。
老先生,我服了。
如果你在,我愿意伸出手板再让你打五下。
重重的,重重的。

十、
回吧,不寻觅了。
你有你的荷塘和月光。
我有我的山丘和歌唱。

 

十一、

今晚,我就枕着先生的月色温暖入梦。

    虽然,在归途的风中已有针状的雪影在车灯下飘舞。

    虽然,明天(文字码到这里,顺便瞄了一眼电脑上的时间是2:38,哦,那应该叫今天了)还有同样的、重复的,烦人的、不烦人的又不得不喜欢的工作等着我。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lingh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