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经典

曾经

公告

走进我的世界,朋友,让我们收获更多!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429

总访问量:1649670

1、离开兴隆好几年了,无论在任何场合,看见地上有杂物,就要弯腰捡起来,有时候朋友说我精神病。我自己也觉得,总这样和保洁大姐抢工作,似乎不是很好,但就是忍不住,每次都要弯腰捡起来,旁边没有垃圾桶,就一直拿在手里。回到兴隆后,有一天,我和王天罡一起在大奥莱里走,看见一片糖纸,我俩抢着去捡,那一刻,我突然开悟,这是兴隆,我回来了。2、去年圣诞,集团创造了新日销,我和许子文策划做了一个微信,转到朋友圈。深夜,我一个人数着朋友圈转发的刷屏莫名其妙的笑,不肯睡觉。老婆说:不管你挣多少钱,这个年纪还会这样傻笑,..
那年,花果山上刀光剑影,血雨腥风天河畔,两个少年,一壶酒一只蟹子,几双虾蟆,数盘小贝“守财奴,烧了夜明珠,可舍得?““身外之物罢了。““洁癖鬼,投胎猪身,可愿意?““心中有志,尘埃不染。““保重”“嗯““我走了““把螃蟹留下,虾留下。咦?,这贝也不错。开海的头道鲜味,实乃非比寻常,三太子,你西海物产丰富,也不差这些个,都留与愚兄吧。““吃货,投身猪胎就对了!上次的钱还未给!““小抠儿,怎么不把你也烧死!钉耙拿去充数!“两个翩翩少年,不顾形象的在天河边对骂,惨烈不逊花果山此后五百年,再不曾谋面一个..
没有商业的城市是黑暗的,没有色彩的。商业是为了让人们生活更美好而存在的。
这年头,“互联网+”之上,大家最后都是体验经济的拥趸,谁也用不到五十步笑百步。就这次“试衣间门”本身来说,不过是又一次视淫而已,一对低龄野侣的恣意妄为,既没有芝芝的容貌,也没有冠希的名气,更加没有海波哥勇斗变性小怪兽的惨烈,原本不值一嗮,但却因为这地点的精彩,竟然闪爆起来。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毛泽东“NO销售,NO地位,市场份额是抢出来的,绝不是谈出来的”——锦州兴隆大家庭锦州大家庭有两个人必须要见,一个是“男神”总经理贾昊,一个是“食品大拿”付永彬。是时,贾昊正在接受中国经营报“中国好门店”活动的采访,我们先见到了付永斌。腼腆的“大拿”B1超市蔬果区人声鼎沸,付永彬正在忙着让员工们上货补货。我们喊他“食品大拿”,他眯着小眼睛笑了,有些腼腆。说起超市,尤其谈到蔬果,他却一下子打开话匣,满满都是岁月的故事。从盘锦二百到集团采购,从兴城古城到重镇锦州,8年食品路,两开新..
爱,只有一个青团的距离。
年宵花市是兴隆集团独到的春节营销。集团旗下各企业春节期间都会拿出黄金区域,做一个花团锦簇的年宵花市,集合鲜切花、盆栽、绿植、微景观于一体,给北方春节以春意盎然的气息。顾客们纷纷选购,或用来布置新家,或用来串门送人,寓意生活更加美好的献花、绿植让整个春节都一下子鲜艳起来,也从此让兴隆集团的卖场充满了浓浓的人情味儿。
沈阳兴隆大奥莱日销突破5000万,被约稿,惶恐,不知如何下笔。是营销?是商品?是品牌组合?是业态架构?是吃喝玩乐购五合一的独到模式?是奥特莱斯购物中心历程的不断进化?到底是什么让这开业不过两年的年轻企业,屡战屡胜,无往不利,不断体尝创造并突破的幸福与快乐?
时间是个怪东西越渴望越没有越讨厌越纠缠我是花妖曼珠沙华来自忘川随便几千年都过去了拥有过的名字和星星一样当年你峨冠踩云而来眉一挑我的心便亮了自此与别的彼岸花不一样此后听你踏翻丹炉看你大战天王闹天宫逼玉帝戏佛祖被佛祖戏听你金箍悲唱看你勇斗魔怪走西行取屁经欺唐僧被唐僧欺他们喊你悟空他们画你成猴他们不想世人记你你说别哭五百年互相守望此刻一哭便不美了原来你早知道我不是艾草你说明天那个和尚就要来了我得跟他走这是宿命我说今晚给你践行糯米露水新鲜的艾草只有这些喂你吃从未如此开心你说天亮了些许就走了结这段回来和我..
《潜伏》中有个情节,天津站内斗抓住了余则成,站长规劝他道:信者听也,而听犹不可信。看后深深震动,后问度娘找出处,结果找到了孔子和颜回的一番对话,原来是这样——孔子叹:所信者目也,而目犹不可信;所恃者心也,而心犹不足恃。弟子记之,知人固不易矣。孔子和颜回相处日久,且因几粒米而见疑,险些铸成差错。回想做管理层的我们,是否有过仅仅一面就绝人千里的过往?是否有过匆匆一唔就阻隔前程的曾经?是否有过举着各种“大字标签”逢人便贴的恣意孟浪?如果你躺枪,那请跟我一起学习一下,白居易的《放言》赠君一法决狐疑,不用..
月溅星河长路漫漫风烟残尽独影阑珊谁叫我身手不凡谁让我爱恨两难到后来肝肠寸断幻世当空恩怨休怀舍悟离迷六尘不改且怒且悲且狂哉是人是鬼是妖怪不过是心有魔债叫一声佛祖回头无岸跪一人为师生死无关善恶浮世真假界尘缘散聚不分明难断我要这铁棒有何用我有这变化又如何还是不安还是氐惆金箍当头欲说还休我要这铁棒醉舞魔我有这变化乱迷浊踏碎灵霄放肆桀骜世恶道险终究难逃这一棒叫你灰飞烟灭
这几天一直在受到“泼污水”和“贴标签”的困扰,各种纠结和拧巴在心中郁结,调查与被调查纷至沓来,心中的恶一直在耳边碎碎念,毒草一样的疯长起来。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约稿函犹如燎原的星火,瞬间点燃炸药桶,这一刻我化身淘宝,愤怒而兴奋的喊出:你丫请闭嘴!假货横行,谁的责任?在淘宝,在阿里?笑话!工商总局数据怎么得出来的,敢不敢晒出调查的数据来源和渠道?上来就指手画脚,这么多年中国经济畸形发展中暴露出的问题,难道简简单单推到淘宝的身上就解决了?简单粗暴的官本位思想显露无遗!卖假货对不对?肯定不..
那是2007年的春节,我刚刚装修了婚房,隆重迎接房子全额资助方,我的父母来检阅。带着家乡来的父母逛大沈阳,是个很荣光的事情。那天是年三十,我们早早来到兴隆大家庭,那时候我还仅仅是个普通的消费者。缤纷的年宵花市啊,红火的年货市集啊,琳琅满目的商品啊。父母用一辈子的积蓄,给我买了套房,我要带他们好好逛逛大商场,买多多的年货,过个幸福满满的春节!快活不知时光过。下午两点,催促离店的广播响起的时候,我们还在选货呢,这下手忙脚乱的交款,急急忙忙的走出大门。天这个冷啊,我们四口人站在瑟瑟寒风中,焦急的等待出租车..
2014年,14.3个亿,中国第七。对于沈阳兴隆大奥莱,这是一个好时代。沈阳兴隆大奥莱,2013年4月开业,何以能一路高歌,当年即挺近中国奥莱十强,2014年又以100%的增长势头,前行两位,位列中国第七?
这是第339次见面,也是2015年的第一声问候:新年快乐,我的兄弟姐妹们。2014,时间兜转,光阴千回。这一年,我们为了党中央“打虎”的成绩喝彩,也为了诡谲的国际风云忧心;为了宪政的光辉欢呼,也为了天猫的大促深思。当外在喧嚣归于沉静,蓦然回望,这一幅我们用心勾勒出的美丽——岁月静好,家族兴旺。零售业是不落的太阳。从1993年的青涩懵懂,一路行来,廿一载春秋,又到隆冬。当年曾手持喷灯,烤开冰冻暖气的我们已走过不惑,激情还在否;当年千里押车,从全国各地奔回油城的我们已运筹帷幄,眼光还在否?当年手抬肩扛,一昼夜调整..
支付宝,淘宝打败易趣,不完全是因为免费,我认为更多还是因为支付宝。一个第三方信誉平台的搭建,让完全接触不到的买卖双方有了共同的朋友和寄托,淘宝系的信任是完全建立在支付宝的成长和成熟上的。近日很火的支付宝十年账单,让我身边所有的朋友都不禁想起了自己曾经的青葱岁月,同支付宝共同走过的十年,像一杯老酒,一首老歌,账单中不仅仅是数字,更多的还有回忆、惦念、自己的影子。尽管第三方支付目前风起云涌,但我们依然珍惜与支付宝的结缘,初恋的总是最难忘。这次实体店与支付宝的合作也就水到渠成,既然不能拒绝互联网,那么就找一个老朋友来一起拥抱未来,这样不好么?
背景数据:人口总量30余万的四级县城;一个单体四层,万余平的社区店;店内一线营业员平均年龄40+;店庆首日销售突破260万元;单品类销售屡创城市新记录:山药27,000斤,羊肉18,000斤(365头)……这是个压线的80这姓迂的女孩,我是早就认识的。最初的印象就是俏生生、笑盈盈的,因为她的美,也因为她独特的姓氏,我记得住她。八年后再见,她已是一店之长。八年,从业务到管理,从营销到营运,她上上下下,做了个几个来回。用她自己的话说:从灵魂到肉体,都深深烙印着对零售的沉浸和挚爱。80年,而立已过,不惑未近,正是由躁动走向沉静..
我印象中的大卖场,是沈阳第一个家乐福,在沈阳北站的东南角。时年,沈阳北站附近改造正酣,如今的北站金融商贸开发区还没有模样,惠工广场周边一片低矮的棚户区。北站家乐福曾经是多少人的梦想所在,明亮的卖场,满目的商品,标准化的收银线,这仅仅存在于电视中的场景,来到我们身边,甚至很多人是怀着朝圣的心情去的,买回来的东西仿佛也带有一丝大洋彼岸的味道,久久不能散去。
大卖场、百货店、购物中心、社区店,一直以来对消费需求的予取予夺,肆意鱼肉,对电商的不屑和短视,让高高在上的曾经如今颤栗不已,终于团结,终于重视,终于认真起来。在这个既好又坏的时代,这凝聚来的不早也不晚,既不值得庆祝,也未尝不值得欢呼。毕竟消费者希望看到的是一个生机勃勃的市场,而几百年现代经济学也渴望一个更加自由,更加繁荣,更加开放的竞争机制带来崭新的试验田。
近来总听到这样的声音,慢慢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做商品还有用么?”“做商品没用了”“电商比我们快太多,怎么做商品也比不过他们”“现在就得做点概念”“深化服务吧,也许是出路”“从客流计数到人脸识别再到单点接入锁定,提供个性化的商品推介是未来的潮流”……惶然,我曾经觉得这些才是对的——回归卖场,呼唤商品的理性延展;提升终端服务质量,达成到店客户满意度;适度宣传,重点提升商品鲜度和深度,让虚胖的价格回落到健康,不断提升店铺黏性……“人招人千招不应货招人点首即来”这我们曾经致力探索的理念还在坚持么?是曾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