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经典

曾经

公告

走进我的世界,朋友,让我们收获更多!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121

总访问量:1476596

霸王的真正死因

夜黑的让人心悸,熊熊的营火竟然照不出五步远。看着这诡异的氛围,项同心里有点毛毛的,手心,汗渍已经湿透了裹着刀把的麻布,攥的生疼。这几日,军中一直传言,汉军营垒有会妖法的方士,在夜晚摄人心魄,让百战的勇士看见内心最深处的恐惧。内心深处有什么恐惧?项同不止一次的问过自己。自打从江东出来,一直跟在霸王身前,杀人如同吃饭般平常,项同自问不知害怕为何物,可这几日霸王突然反常的表现,项同背后就好像有人一直在呵着凉气,即便背靠着营火也暖和不起来。“喂,项同……”,项同差点跳起来,腰刀抽出半截来,“妈的,项同,是我,你要作死么?”来人压低了声音,生怕让主帐内的霸王听到。项同定了定神,原来是刚才开小差去小解的项千。“项千,你他娘的喊鬼呢,大半夜的回来就回来,喊我做甚。”项同怒道,左手扶住右臂,用力的摩挲,右手已经痉挛的无法从刀柄上松开了。“刚才虞姬小姐从你面前过去了,你小子瞪眼直脖的一声没吭,中邪了么?”项千回骂道。项同惊住了,虞姬小姐虽说出入霸王主帐平常的紧,但自己全无察觉,也的确失职,倘若霸王知晓,不免一死,想到这里,他探头偷眼喵进帐内,虞姬俏生生的背影的确在霸王案前,两人似乎对视着,没有语声传出。项同一下子汗出如浆,冷的打了一个寒战,难道自己真的中邪了?这么大个活人从眼前经过,也没有察觉?

虞姬站在案前。霸王看着长戟,两人都没言语。良久,虞姬叹了口气。霸王道:“我知道你为什么来。”虞姬道:“大王今日如何打算?”霸王道:”今日,昨日,来日,又有什么分别?“虞姬上前一步,颤声道;”大王!这些都是跟你出生入死的人啊,他们可以为你去死!“霸王霍的站起来,吼道:”他们死都不怕,就会在乎这区区一册竹简?“虞姬哭道:”大王,这岂是竹简,真真儿就是剜心的尖刀!“霸王反而笑了,狰狞道:”就是刀,又如何?外面刘邦小儿的刀岂不是更快?“虞姬惨淡道:”大王,如此这般,我的那份竹简今日也一并赐了吧。“霸王怒道:”胡闹!军中岂容儿戏!你整个人都是我的,却要那竹简何用?“虞姬叫道:”此身许了当年项羽,非是今日霸王!“霸王一戟挑穿条案,甩出帐外,项同、项千目不斜视,盯着五步意外弄得化不开的黑,冷汗淌过了下颌。

死一般的寂静片刻,霸王突然高唱:“力拔山兮气盖世 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 虞姬虞姬奈若何”,虞姬低低的和歌”汉兵已略地 四面楚歌声 大王意气尽 贱妾何聊生“,且歌且舞,霸王冷冷观着。突然,虞姬袖中寒光一闪,霸王抢戟在手,喝道:“敢尔!”虞姬站定,满脸泪痕道:“非不敢尔,诚不愿!竹简之策,还望大王三思,虞姬之血也就没有白洒!”言罢,颈间寒光毕现,护佑霸王如许岁月的红颜,就此身陨。虞姬尸身仆倒尘埃,但鲜血仅仅喷溅些许就止住了,霸王皱眉,对着灯下暗影喝道:“连她都不能放过么?你做的有点过分了!”灯影晃动,一个暗哑的声音道:“大王要天下,还是要红颜?”霸王怒目,旋即长叹道:“放她轮回可好?”灯影内“哧”的一声轻笑,虞姬身下的鲜血汩汩而出,凝成了一处血洼。霸王坐下去,看着长戟。

翌日,楚军营内将士无论军阶,均领竹简两枚,具名后一枚贴身佩戴,一枚缴存主帐。

连续几日,汉军围而不攻,夜里楚歌四起,且一日大过一日,楚军营垒脱逃日胜。

霸王大怒,连斩数名巡夜将官,亦难扼颓势。是夜,霸王枯坐主帐,狠狠的盯着灯影,低声喝骂:“竹简之策计定之时,你说于我,此举定能凝聚万心,明缚其行,实鼓其志,必能催发千倍战力,举歼刘邦小二于垓下,可此时况遇又做何解释?”灯影晃动:“阴气作祟,当日大王妇人之仁,纵虞姬魂魄轮回,现已被汉军中方士利用,执念破我之术,我名不足惜,大王若要,随时取去,现下还有一计,不知大王听否?”霸王动容:“讲!”……

夜半,霸王溃围而出,身边仅随二十八骑。

乌江边,霸王战力无双,二十八骑亦以一敌百,汉军连换数将竟不能克。走报刘邦,刘邦整衣冠,走进内堂,在一处布帘前驻足,道:“况遇至此,先生教我。”帘内一声哭叹,扔出竹简数枚。刘邦拾起,倒退出去。乌江边,汉军列铁桶阵,坚壁合围,任霸王几十骑冲击,虽东倒西歪,但却将将抵住,此时一声炮响,刘邦越阵而出,高声断喝:“霸王休矣,莫要连累无辜。”霸王振戟提马,欲杀将过来,刘邦却掩身而走,阵后一缕黑烟直上云霄,有个声音低低道:“把这些竹简全部烧掉!”哔剥声中,数车竹简投入烈焰。另一边,紧随霸王的二十八骑突然吐血倒地,霸王本人也踉跄不已,汉军将领欲提军上前,中军阵中却锣声响起,不免疑惑收兵。

霸王独行江边,看一叶扁舟过江而至,老艄公道:“霸王且走,江东再启!”霸王道:“谢老丈,且先牵马上船。”老艄公躬身跳上岸边,正想牵过乌骓马,一物从胸前滑落,霸王定睛一看,乃一竹简,上书数行小字:某月某日,蒙赐腰刀一口,价值五两,欠霸王项公羽;某月某日,斩首十余,记军功一转,俸银提升一钱,年入增,欠霸王项公羽亦据此计……霸王提戟在手,喝道:“汝是何人?”老艄公惊跪请罪:“霸王息怒,我是项同,当日我与项千收殓虞姬小姐尸身,小姐英魂护佑,暗中告知西行而去,得遇高人做法,夭寿廿年,留的残命等候大王归楚。”霸王黯然,喏喏道:“天负我?我负谁?”遂自刎江边。老艄公项同牵了乌骓马,沉了霸王戟,渡江而去。

竹简陷在江边泥沼中~~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曾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