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经典

曾经

公告

走进我的世界,朋友,让我们收获更多!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451

总访问量:1648218

回首一片风雨飘摇

2016年的夏虽然来了,但对于大盛京商业来说,冬没有过去。

喧闹也好,沉寂也好,胜景也罢,废墟也罢,总有一个名字绕不过去——中兴。这个太原街的守望者,从90年代崛起,历经千禧的尘嚣,一路走进2016,冷峻而执着。

中兴曾是领先的,1995年始,一路高歌猛进。钩沉那段时光,很多人有着不同的解读,但永不能否认的是,中兴时年的策略和方向是正确的,是走在商业发展潮头的,是得到诸多助力和祝福的,一路鲜花伴掌声,一路喝彩加恭维,一路羡慕嫉妒恨。曾几何时,中兴是骄傲的,是高冷的,是高山仰止的存在,是供应商趋之若鹜的福地,是各级领导夸耀的资本和政绩。有了中兴的太原街荣耀无限,于是才有了后来的嘉阳广场,有了第二代乃至第五代万达,有了五洲春天,有了伊势丹,有了新玛特花季,有了华联,有了东舜,有了百盛,直到有了兴隆一百……这么多年,太原街上各路诸侯,你放唱罢我登场,生旦净末丑轮番展示,但只有中兴,这上场的鼓板,下场的锣,依旧准点儿敲响,伴着嘉阳一度起高楼,万达曾经宴宾客,新世界如今楼拆了(音liao)。云卷云舒,时光荏苒,这坚强的20余年,中兴和沈阳站一样,见证了一个城市的迭代,承载了那些荣耀与辉煌,也记录了那些沉默与寂寥。

中兴创造过很多个奇迹,曾经开在六楼的香港名店广场,当真是和香港贸发局合作的,这也算开了东北商业的先河;中兴服饰节获得巨大成功,在当年的“大馆”举办顾客答谢晚会,一连三晚,场场爆满,登台献唱的腾格尔还是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中兴引进博柏利,带动了国际一线品牌的进驻,打造一楼名品街概念的时候,新世界也是一脸懵逼……中兴有太多光环笼罩,乃至于来不及欢呼的时候,它已转身而去,留给我们一个伟岸的背影。

奈何,俱往矣。

卓展另辟蹊径,携“油虎”之威南来,“驴”牌矗立,高下立判;恒隆泰山超北海,众多国际一线高冷群雕,实难抵挡;万象浓墨重彩,“沈阳从此万象”,伤口撒盐。青年大街从北到南,一路烽烟。中街多点开花,日渐远离。此时,太原街诸君偃旗息鼓,纷纷黯然离场。

同城两兄弟,一日半死生。

2015年,中兴霉运缠身,肌体不安。先是接手中街新贵盾安新一城,妄图在中街占有一席之地,无奈和大商系各种撕逼,后来一度演变成卖场闹剧,双方节操碎了一地。紧接着抚顺中兴败走“麦城”,供应商各种苦情戏码,乱哄哄,语纷纷。2016年五一,就然后了……

回首1995年及以近,很多传闻湮灭又泛起,那些曾经的阳谋,阴谋,那些也许的勾连和龌蹉,那些不知所谓的针对于委屈,如熏炉中的烟气,袅袅升腾,模糊了视线,无从追寻。我们知道的和不知道的,都是中兴,都是孤独矗立在太原街,对望沈阳站的中兴。褪去浮华,它有风骨,隐去光环,它有型格,抛去成见,它有建树。即使剥掉所有的外衣,内里的中兴,跳动的依旧是一颗滚烫的心,名叫沈阳。

作为国有商业企业的灵魂,中兴有着它自己的无奈和纠结。放牛娃也好,牧羊犬也罢,终究有着DNA里的宿命和深植血脉的魔咒。黑暗中的舞者走向台前,独自的灯光中,带着原罪的镣铐。诚然,办法总比困难多,如若不是对20年光环叠加的恋栈,激流勇退后也许可觅一席平安,不过这只有天知道了。

2016年的春夏之交——心还在 人去了 回首一片风雨飘摇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曾经。

下一篇: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