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成东的联商专栏

东哥解读电商

公告

电商天使投资人,前派代、腾讯、京东电商战略分析师。优秀的创业者,打算创业的,以及传统企业转型的!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495

总访问量:765557

2019年美团日均用户数近6000万,为饿了么6倍

无论是外卖增量还是商家服务之争,阿里与美团之间必然会形成对立。2020年这一战,阿里与美团这一战不得不打。


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美团日活用户数已达到6985.86万,即将突破7000万大关。而同期饿了么日活用户数为1097.03万,在目前四大生活服务类APP中处于第三位,低于大众点评的1317万,高于口碑。

自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后,在线外卖市场的竞争便从三国杀变成了美团外卖与饿了么双寡头局面。然而短短两年半,美团就把饿了么远远抛在脑后。并且,只要美团自己不犯错,没有新的强大竞争对手进入,那么生活服务市场基本就是大局已定了。
而近期美团股票的大涨,大概也是与此有关。
暴打阿里饿了么,美团股票大涨
受用户数增长拉动,近日美团股价也持续大涨,截至2020年1月8日,美团股价106.4美元,较去年同期大涨140%,市值达到6284亿港元,不仅超越百度、京东等传统互联网巨头,也领先拼多多等新兴企业,成为最有望追上阿里巴巴和腾讯的互联网第三极。
从自身看:美团作为行业佼佼者,在“本地生活服务”上跑马圈地,自成护城河。从“吃住行”切入,本地生活服务的收入连续领先阿里。
作为贡献整体过半营收的业务,餐饮外卖一直是美团的核心。2019Q3餐饮外卖业务保持强劲增长势头,交易金额同比增长40.0%到1119亿元,订单量同比增加38.1%至25亿笔,再次实现季度盈利。就外卖收入而言,美团与饿了么的差距正持续拉大,饿了么翻盘无望。

数据来源:光大证券研究所
作为外卖平台的推手,腾讯给予的流量入口比阿里更多元化。美团以餐饮为核心打造多元的社交生态,连接了商户端(美团、大众点评)、用户端(QQ、微信)。从用户粘性对比可以得知,美团更适合商家、用户和骑手多维运营模式下的外卖业务。

数据来源:Trustdata
被阿里盯上的美团到店、酒旅业务,营收增速也加快。2019Q3收入62亿元,同比上涨39.3%,交易金额由2018年同期的人民币493亿元增长29.4%至2019Q3的人民币639亿元。得益于下沉市场的进一步渗透以及与高端酒店的深入合作,酒店间夜量已超携程达到1亿间,同比增长44.4%。
接着是新业务及其它,包括美团单车和打车业务。在提升运营效率的前提下,持续探索生鲜零售,并发展美团大学等。上季度新业务的毛利率改善至18.7%。
再看阿里:阿里战略调整也是导致美团与饿了么用户数差距拉大的诱因。2019年阿里因为要分散精力对抗拼多多,给了美团闷声发大财的机会。起初阿里扶持饿了么频繁发起补贴战,可美团外卖市场份额不降反增,扶不起的阿斗投入再多也回报甚微,随后饿了么的营销费用骤降。阿里业务做得够广,但是四面楚歌,资源一旦倾斜到电商,饿了么的盘子就很难扩大。
外卖市场美团重拳出击,饿了么面临美团已经巩固的护城河,只能靠阿里88VIP的飞轮效应与之应战。
对于在本地生活服务扎稳脚跟的美团,亮眼的业绩表现可以说在我们意料之中。一方面是美团市值被低估了,另一方面是美团今年才实现整体盈利,市场对其预期较低。而了解美团的人都知道,美团走的是农村包围城市的打法,对消费需求更敏锐,根基更牢。现在的美团拥有本地生活服务最大的入口,酒店夜间订单量也反超携程,而且外卖市场份额占比过半,各项利好都支持长期持有美团。
总而言之,一方面阿里电商业务在拼多多那僵持不下,另一方面本地生活服务却被美团一顿揍。阿里当然不会放任这样的情况下去,重新调整策略,对美团打响自卫反击战迫在眉睫。
阿里重启对美团的反击战
事实上,阿里的反击战在人事调整前已经出现。近日,据《晚点Late Post》消息,蚂蚁金服CEO胡晓明(花名“孙权”)将兼任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董事长。王磊(花名昆阳)继续担任本地生活服务总裁,或向阿里董事局主席兼 CEO 张勇和胡晓明双线汇报。这意味着,王磊又多出个大领导胡晓明,在2020年的压力会变得更大,无论在对自身团队的要求还是对市场的争夺,也会变得更加激烈。
实际上,胡晓明是金融出身,为国内第一批投身互联网金融的研究者、实践者。早在 2005 年,胡晓明就加入阿里巴巴,是个“老阿里人”。他对数字灵敏、执行力强,其任职期间带动阿里云以100%左右的增速高速增加。
而到了2018年11 月,阿里巴巴宣布架构调整,胡晓明卸任阿里云总裁一职,并担任蚂蚁金服集团总裁。
就在本月,胡晓明被任命为蚂蚁金服CEO,全面掌舵蚂蚁金服主体业务。对于蚂蚁金服来说,这是迎来了一位带着金融经验和云计算技术管理经验的重要领头人。而对于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饿了么来说,胡晓明在外卖方面则没有太多经历,其能发挥的更多的还是整合各业务的能力。
内部人士透露,阿里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各项业务布局,未来或许将由胡晓明来牵头协同,下一步将对飞猪、淘票票进一步整合,以此全面对抗美团。消息传出后,美团并未对此进行回应。

阿里巴巴本地生活服务未来图景
但有趣的是,不久后,王兴就在饭否发表内容称,“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饭否截图
众所周知,胡晓明的阿里花名是孙权,而三国时期孙吴的建立者孙权,字仲谋。王兴在饭否写下的这句“生子当如孙仲谋”,被疑似回应阿里本次的战略调整。

不过无论王兴怎么想,阿里的想法却很明显直接。
如今阿里重启外卖反击战,由胡晓明整合协同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各个业务,饿了么则可以背靠阿里生态体系资源,在用户端重新加强补贴,与阿里系其他应用的会员权益绑定,协同营销等等策略重新进入外卖增量争夺。
另一方面,为了争夺外卖市场的下一个增量,饿了么与美团都在通过数字化来助力商家升级精细化运营能力。饿了么正在把淘宝、支付宝等产品的数据和账号这套体系,赋能给饿了么商家,包括数字化能力,彻底融入阿里巴巴的生态当中。
而美团也从选址、运营活动设计、自动化生产设备、智能取餐以及动线设计、场景营销等一站式服务,让商家可以抽出更多精力把门店这个主阵地做好。
无论是外卖增量还是商家服务之争,阿里与美团之间必然会形成对立。2020年这一战,阿里与美团这一战不得不打。


(来源:东哥解读电商 李成东 李伟龙 朱柳香)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东哥解读电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