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静的互联网圈

郭静

公告

郭静,自媒体人,关注互联网,关注TMT,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IDguojingdequanzi

统计

今日访问:77

总访问量:263329

微信小程序的火爆,带动了一大波跟随者,支付宝小程序、百度小程序、今日头条小程序接踵而至,就连华为、vivo、OPPO、小米等国产手机厂商,也看中了小程序的红利。今年3月份,华为、中兴、努比亚、联想、魅族、vivo、OPPO、小米、一加、金立,一共十家头部手机厂商宣布加入快应用联盟,直接对标微信小程序。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7月份,华为在快应用联盟有3800位开发者注册,提交了超过400款应用,有超过200款快应用上架,其中包括美团、携程、天猫、滴滴出行、蘑菇街、美柚、互动百科、搜狗搜索、汽车之家等。手机厂商一直都在尝试变身互..
2000年12月18日,腾讯推出了QQ会员。此后,国内互联网公司的“付费会员”大门彻底被打开。以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为代表的视频网站,以阅文、书旗小说、掌阅为代表的网络文学平台,以网易云音乐、酷我音乐、QQ音乐等为代表的数字音乐平台,纷纷开启了“会员”之路。京东、阿里、苏宁、网易考拉等电商平台开启付费会员玩法与其他互联网产品相比,时间点上要略晚,京东会员体系上线于2016年1月,系国内第一个电商付费会员体系。不过,时间点虽然没赶上视频网站、数字音乐、网络文学等行业,但电商平台的会员成长速度却一点儿也不慢。最近..
网络文学领域的阅文、掌阅先后上市,互联网家装领域的齐家网已赴港上市,土巴兔亦提交了招股书,在BAT等互联网巨头纷纷收割头部红利之后,各个垂直细分领域的公司也在近期开始上市之路,曾经不被看好的垂直领域公司总算扬眉吐气,开始逆袭之路。智联招聘成立于1997年,前程无忧成立于1999年,仅就成立时间而言,网络招聘在互联网领域呈现的时间绝对要比当前几大上市的垂直细分公司要早。互联网领域历来讲究的规则就是,谁先成立谁就有可能率先占得先机,“后来居上”者并不是没有,很罕见,大多数情况下还是谁做的早谁就有机会。可惜成立..
京东最近公布的2018财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净收入1223亿元人民币(约185亿美元),同比增长31.2%。
琳琅满目的茶艺、花艺、泥塑、木艺等制品,酷炫的垂直起降固定翼无人机、共轴双桨货运无人机、自动售货机器人,潮流的室内小型篮球场、足球场,美味的的极地生鲜、异域美食、西餐、烧腊等美食,再加上小姐姐们的现场游戏电竞直播,这就是由吃货乐翻街、科技发烧馆、热血运动场、电竞游乐城和艺术公园五个部分组成的苏宁易购818发烧购物节发布会现场。该现场位于南京国际博览中心,场馆面积近10000平方米,据悉,在发布会之后,该场馆也会对南京市民开放,让南京市民也能体会到苏宁818发烧购物节的乐趣。近几年来,整个零售上下游产业链均..
由一年获得123笔融资,到三年113家公司倒闭,互联网家装过山车式的跌宕起伏,让外界对互联网家装市场充满了质疑,资本市场对互联网家装的态度也开始呈现摇摆不定态势,2017年中国互联网家装行业融资数量仅为19笔,是2015年的15.4%。曾经业界鼓吹互联网家装市场规模将达到万亿之巨,难道这些都是假象吗?互联网家装是否只是个空壳子呢?若齐家网、土巴兔、爱空间、橙家、尚品宅配、有住网等互联网家装企业任由外界的质疑声肆虐,最终肯定是整个行业倒霉,大家都别想做大,倒闭潮危机还将继续蔓延。7月12日,齐家网正式在港交所上市,市值达..
在全国7.72亿网民(其中97.5%为手机网民)基础上,互联网已经具备形成自有网络文化节日的能力,这种能力也逐渐被带到线下行业,并形成更大的节日风暴,比如“3.8”妇女节、“618”年中狂欢节、“11.11”等,不再是互联网专属的文化节日,线下实体企业也纷纷加入其中。从6月1日0点到6月18日24点,京东平台累计下单金额达1592亿元,其中出库订单金额同比增长超过37%。共有50万家门店商超加入京东的618活动,包括沃尔玛、步步高、永辉超市、世纪联华、永旺、奥康、鸿星尔克、良品铺子等线下知名连锁企业均参与其中,且业绩均实现大幅度增长。..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的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社会物流总费用12.1万亿元,社会物流总费用占GDP的14.6%,比上年同期下降0.3%。尽管物流成本在回落,但与发达国家相比,差距仍然很大,发达国家的社会物流总费用占GDP的比例仅为7%——8%。因此,降低社会化物流成本,已经成为多个企业的共识。但降低社会化物流成本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国物流公司数量超30万家,仅快递员数量就超过300万,整个物流行业背后是一大波物流公司、物流设备供应商以及物流行业从业者,光靠“空喊”口号并不能解决社会化物流成本问题。5月31日,马云在2018全球..
“我们这次XXX活动将送出X亿红包,将会给消费者让利X亿优惠”,类似的开场白在各种零售商大促预热活动中均可以见到,“送红包、送优惠”已经成了大促活动的惯常套路。作为“价格战”的变种,红包和优惠能够直达用户内心深处,吸引用户对促销活动上瘾,零售商们对这种套路早已轻车熟路。但凡事总有例外。5月29日,“JDCUBE”大会在北京召开。作为京东618的预热活动,除CMO徐雷外,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商城技术委员会主席黎科峰,京东集团副总裁、X事业部总裁肖军,京东集团首席技术官张晨,京东集团副总裁、大数据与智慧供应链事业部总裁..
经过2017年智能电视产业的寒冬以后,智能电视争夺战仍在继续。
时尚品牌企业多年来推崇的模式是,通过不断新增、优化店铺,带来业绩和净利润的提升,遍布全国各地的实体店铺网络,以及数万名一线销售人员才是他们成长的基石。但2017年各大时尚品牌并不顺利,百丽国际退市,千百度2017年净利润下滑91%,美邦服饰2017年净利润亏损3.06亿元,曾经顺风顺水的传统时尚品牌似乎陷入了泥潭之中。来自互联网的冲击,让时尚品牌商家像无头苍蝇一样失去了准头。国际巨头阿迪达斯,最近表态称在未来几年内会关闭更多门店,进一步转向电商渠道。一些有先见之明的企业,也开始深度触网。对于时尚品牌来说,要想真正..
芯片大战让众人明白一个道理,“打铁还需自身硬”,人们总是在危机真正来临时,才意识到自身的不足。芯片大战带来的教训显然不只是芯片领域,还包括基础制造业、化工业、汽车业等,其中尤以制造业为最,制造业是其他行业的基础,其他产业链要想升级改造,大多是因为基础制造设施太弱导致的,唯有基础制造业提升后,相关的行业生态才会逐渐改变和提升。曾经中国制造是中国全球化的名片,但国内消费者对于中国制造却有另一重误解,这种误解让中国制造稍显软弱。中国制造若想变的“硬气”,网易、京东、阿里这些扮演承上启下角色的零售商,又..
“股神”巴菲特曾说过:“其实你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是跟什么人结婚,在选择伴侣上,如果你错了,将让你损失很多。而且,损失不仅仅是金钱上的。”比尔·盖茨表达了与巴菲特同样的价值观,找到合适的人结婚才是一生中最聪明的决定。婚姻显然是人生中最重要的部分,人们也逐渐意识到婚姻的重要性,网民婚姻观的崛起,也让国内在线婚恋行业进入快速发展时期。易观的数据显示,中国互联网婚恋交友市场规模已经有六个季度的增速超过30%,远远高于其他互联网应用。在线婚恋行业竞争最激烈的时候曾有几十家网站在竞争,不过,随着行业的逐渐洗牌..
美妆产生的“她经济”,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觊觎美妆市场。3月1日,京东请来了陈法拉、李沁、汪苏泷等数十位明星为“京东蝴蝶节”大促站台。3月4日,天猫则拉上了范冰冰、吴尊、宋佳等明星发布了2018年天猫金妆奖,美妆零售成了众人眼中的“香饽饽”。根据长江和记实业有限公司最新财报显示,屈臣氏集团2017年中国区营收为217.83亿港元(约175.7亿元),同比增长4%,且同比店铺销售额于第四季度成0.1%正增长。据了解,屈臣氏每年开设超过480家新的门店,拥有超过6000万会员的数据库,通过会员系统可以了解到消费者常去哪些店铺购物,以及喜..
2014年,业界便兴起了跨界的浪潮,但更多的是互联网行业向传统行业跨界。自去年起,互联网巨头之间的跨界便开始悄然发生,百度、腾讯、阿里、网易、京东、今日头条、携程、苏宁等,各自纷纷打破自我的边界,向周边产业跨界而去。今年,美团打车和滴滴外卖的出现,更是将跨界的浪潮推向舆论的巅峰,业界、消费者都为之惊叹。一开始,消费者只以为是双方的试探行为,但真正数据出来后,就由不得大家不相信,原来,巨头们玩跨界是真心的,不是愚人节。对此,著名投资人朱啸虎在朋友圈发布了看法,靠补贴获得的订单是否有意义?其实补贴可以测..
全球技术分析公司Canalys曾发布报告称,2017年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达4.59亿部,同比下滑4%,系历史上首次手机出货量出现下滑的情况。中国智能手机高速增长四五年,如今终于遇到了发展瓶颈。中国市场的智能手机增速放缓,这是必然的趋势,以诺基亚为代表的实体按键换机潮基本结束。工信部发布的《2017年通信业统计公报》显示,2017年全国移动电话总数达14.2亿户,移动电话用户普及率达102.5部/百人,全国已有16省市的移动电话普及率超过100部/百人,4G用户总数达到9.97亿户。也就是说,手机在多个省市已经是人手一部。面对手机市场饱和的困..
从有100多家拿到钱了,到有100家直播平台消失,仅仅只过一年半的时间。所幸,2017年年底,直播平台又靠百万奖金答题活动,圈了不少粉,但,这只是开始。直播答题前途未卜百度指数显示,花椒在2017年12月份的百度指数出现了暴涨,系2017年百度指数最高的一个月。映客、一直播等直播平台通过直播答题活动也吸引了不少用户,尽管这一“烧钱”活动为外界所不理解,但通过答题活动,直播平台获得了用户关注度,而且,能够将固定的直播平台用户圈层向外围拓展,直播平台的用户维度大大增加。另外,通过直播答题,直播平台也摆脱了真人秀直播的范..
自2014年开始,几大在线音乐平台便开始以版权为“焦点”,开始了激烈的竞争,一面与唱片公司、版权服务商开启合作,一面开始就版权问题互诉。对于用户来说,受在线音乐平台的版权大战影响颇大,自己常用的音乐App里不少歌曲变成“灰色”,提示用户该歌曲因版权问题下线,版权已成为在线音乐平台发展的关键核心。各大在线音乐平台为了显示自身在版权上的优越性,也是煞费苦心,比如,某音乐App的开屏页广告语是“就是歌多”,甚至在一些户外广告里也宣传“歌多”的优势。但我认为,这种方式“治标不治本”,截止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任何一个..
早在2005年左右,业界便掀起了“客厅争夺战”的说法,盛大甚至推出了现在已经泛滥的电视盒子产品——盛大盒子,但电视屏真正的大爆发却源于2013年,乐视超级电视上线。此后,既有来自BAT等巨头的入局,也有传统电视厂商的觉醒,亦有如PPTV、小米、微鲸等互联网公司的加入,这场“客厅争夺战”才算是真正打响。从2013年算起,“客厅争夺战”已经喊了五年之久,其中既有进步的一面,比如曲面电视、量子电视等,各大厂商的电视操作系统逐渐成熟;也有陋习的一面,比如友商之间互相diss。2017年整个智能电视产业波动较大,曾经风靡一时的乐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