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华军 第三眼看连锁

打死不做供应商

公告

黄华军,资深媒体人。先后任职于《亚太经济时报》、《粤港信息日报》、《民营经济报》主任、副总编辑,从事报业13年,现为中国连锁经营协会个人会员、广东省商业经济学会副秘书长、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监事、广东省市场经济促进会常务理事、广东省商学院流通经济研究所兼职研究员、广州广道商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第一商业网总裁。(020)38248250 ;邮箱gzhhj0527@yahoo.com.cn

统计

今日访问:66

总访问量:1134861

近日传出城建集团与华润万家正就宏城超市的股权转让事宜进行磋商,曾灿烂一时有广州超市“五朵金花”之称的阳光、金田、广南天美、越秀和宏城,到如今尽数谢幕。宏城之逝,广州本土超市业倾“城”之殇。   遥想上世纪90年代初期,广州一批1000平方米以下的标准超市蜂拥而至,一时风头无两。后因好又多、岛内价等货仓式卖场的“跑马圈地”,仅宏城超市一家独撑大旗。宏城发展至今16年,作为“五朵金花”的幸存者,从当初的住宅商业配套到逐步走进社区,成为社区商业的翘楚,回首来时路,不免有太多的唏
在新一轮的房地产政策出台后,投资商们发现,新政提升了住宅投资门槛,但商业地产本身贷款首付就是50%,受到的影响反而不大,这就促使相当部分投资者携大量热钱转投商业地产,据了解,仅保险资金便有40亿元涌入。商业地产的春天似乎到来了,北京、广州等一线城市自不必说,甚至长沙、合肥等二线城市的商业地产也开始井喷式发展。   不过,伴随着春天来临的,除了勃勃生机,还有那让人防不胜防的“发热流感”。当大家都一股脑地扎进商业地产时,问题也就随之而来。作为同业,在这里基于一些事实,
  对于百货零售业而言,世博会带来的商机,房价下跌所带来的连锁反应,不管怎么说都应该是利好消息,行业信心为之鼓舞。但笔者以为,大前提虽是如此,但也应始终保持谨慎的态度,所以,在此给诸位"泼点冷水降温"了。   五一开园的上海世博会让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齐聚上海,体验这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世博盛会。事实上,兴奋起来的不仅仅是普通民众,更多的是看到其中商机的品牌商与零售商。   据有关部门预计,本次上海世博会将为上海消费容量超过2500亿元,其中购物消费可达525亿元。无怪乎LV要首开记录,赶在四月三十号于上海连开两店;并作为首席赞助商之一亮相世博会法国馆。更不用说世博会后,大大改善了的上海市内
站在2010年的山头上回望2009年,虽然大环境并不利好,但华南百货企业们一路走来可谓精彩十足,交出了一份尚算不错的成绩单。这其中有各级政府在宏观、微观层面多方调控的作用,更是各百货企业尽全力图生存、谋发展的结果。 2008年以来,我国政府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对我国经济带来的不利影响,实施了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仅就扩大内需便要求“千方百计增加居民收入,提高消费能力;加大力度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提高中低收入居民收入比重;努力消除制约消费的制度和政策障碍,改善居民消费预期,引导和促进居民扩大消费需求”。如2009年年初,从中央到地方,从政府到企业,再到第三方角色,纷纷发行消费券,
作为深圳资格最老的百货店,天虹百货近日谋求上市,IPO进展顺利,可喜亦可贺。这对行业意味着什么呢?我们从中又能得到些什么启示呢? 天虹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开业,二十余年发展下来,这家最早去外地开店的深圳百货,如今已经成为华南零售业“走出去”战略成效最明显的代表,门店开进了长三角和闽东南、涉足北京,可谓遍布全国,这既考验了天虹的连锁经营能力,也为“本家兄弟”树立了榜样。此前,随着中国加入WTO,零售业逐步全面“门户开放”,原本业内人士预计大量涌入的外来资本将对本土百货零售业造成巨大的冲击,即便不是“灭顶之灾”,也够大伙“喝一壶”了。而今土生土长的天虹立稳脚跟,更在资本市场谋求更大的发展,总是令岭南
百佳“taste”开业,不仅在广州超市界刮起一股高端超市旋风,也为中华广场赚足眼球,海印集团不花一分钱,却为接手中华广场后的首次亮相打响了头炮。 然而,这一全新的局面,距离中华广场因昌盛集团的债务危机被迫转手海印,才不过半年时间。吉之岛租约到期、中华百货长期经营不景,这些都是在海印接手之前就已明摆着的事实,但作为业主方之一的昌盛集团,在危机到来之前,为何没想到引进百佳、H&M、迪士尼?包括引进2月1日才开业的大型餐饮大椰丰饭?而作为接手方,海印缘何又能在短短的时间内,让中华广场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呢? 贵为广州三大知名购物中心之一,中华广场从出生之日起就命
日前,广州友谊圈定佛山,紧跟广佛同城化步伐,租下禅城区佛山国际商业中心(ICC)裙楼首层至7层,总面积超过3万平方米,预计2011年开业;更早之前,广百在半年内连下六城,足迹远至成都、武汉。 这让人回想起1996年的广州大百货热时期,一天之内同城连开五家大百货的盛况。如今,新一轮的开店热再起,与昔日相比却有了本质的不同。 经过多年的厚积薄发,广州百货们不再局限于一个城市,一个区域,而是将步子迈开了走,跨省跨区域发展;与此同时,跳出了过去单一的传统大百货窠臼,或向日韩百货靠拢做时尚百货,或借助强势平台另辟蹊径创新业态,或凭借强大的资本,整体租赁物业,将百货购物中心化。
走出去的广百、广州友谊们,成功的关键在于,是否具有强大的品牌复制能力。 日前,广州友谊圈定佛山,紧跟广佛同城化步伐,租下禅城区佛山国际商业中心(ICC)裙楼首层至7层,总面积超过3万平方米,预计2011年开业;更早之前,广百在半年内连下六城,足迹远至成都、武汉。 这让人回想起1996年的广州大百货热时期,一天之内同城连开五家大百货的盛况。如今,新一轮的开店热再起,与昔日相比却有了本质的不同。 经过多年的厚积薄发,广州百货们不再局限于一个城市,一个区域,而是将步子迈开了走,跨省跨区域发展;与此同时,跳出了过去单一的传统大百货窠臼,或向日韩百货靠拢做时尚百货,
武商集团凭借《同一首歌》圈钱2亿的事件尾音还未消除殆尽,红星美凯龙就上演了一场浩浩荡荡的“联盟费”搜刮行动。1家厂商收取280万的加盟费,如有60个家具工厂加60个建材工厂,仅此一项就能进账2个多亿。然而在广东七大家具行业协会的联手抵制下,该闹剧灰溜溜收场了,如意算盘落空,“红龙”难过珠江。 欢迎进入论坛,参与讨论。 第一商业网原创:收280万加盟费惹众怒 七大行业协会联手降“红龙” 每日经济新闻:七家协会联合抵制 红星美凯龙停收“加盟费” 究竟红星美凯龙因何做出如此大动作,在此不去细究。但此次“蓄谋已久”的搜刮行动被迫流产,个中原由却值得玩
近来,华南零售业界谈及最多的话题,莫过于沃尔玛在被拒13年后终于进入广州市场。此番,沃尔玛将以山姆会员商店首次亮相,进驻番禺的海印又一城购物中心。 沃尔玛此前为何迟迟无法进入广州,其进入过程又有几多艰辛在此姑且不论,,仅看沃尔玛在错过当年的时机之后,面对13年来已天翻地覆的市场新格局,又将在广州零售业版图上扮演怎样的角色?掀起一番怎样的波澜? 深圳往事 提到十三年前的广州市场,不妨聊聊1996年的深圳市场。当时,沃尔玛挺进中国大陆首店开在
在商业社会中,在你进我退的博弈中,商家若能从长远角度考量,找到合作双方良好的利益切合点,方为共赢之途。 近期,在华南商业圈内广受关注的广州中华广场“易主”案中,因海印集团最终取得了长达14年的租约,在避免了中华广场被低价出售的噩运之余,也将广场内主力店中华百货与吉之岛的去留问题摆上了台面。起初,当中华百货离场时,多数人还坚信吉之岛会继续“留任”,最终却是双双“被调整”;又传出将引进瑞典服饰连锁巨头H&M云云……这一事件的后续发展有待进一步观察,不过,
在广东甚至国内难得一见的H&M、ZARA,在第一商业网不久前组织的北欧商业考察之旅中,却发现是北欧人最最常见的消费场所,店铺几乎随处可见,其在北欧的普及程度堪与广州街头国美、苏宁,或者麦当劳、肯德基相比。看到在北欧如此普通的专卖店品牌,现在却成为了天河城、正佳广场、中华广场、万菱汇等城中购物中心大佬们争相引进的牌子,在招揽了ZARA后还忙不迭地到处宣传“广州首家ZARA花落万菱汇”,想想真觉得有些可笑。 国内商业地
进不来?出不去?无奈的广州百货业 广州百货业历来是中国零售业里的另类,特征之一是这里很少有外来的和尚念好经。消费者期待见到新面孔,可是目前广州百货业的现状是除了王府井百货、BHG(原北京华联)外,找不到一家外来百货。不久前又传来消息,吸引了不少外来百货眼光的广州国际金融中心(西塔),已与友谊商店签约,这是本土百货的又一次胜利。可是,无论是广州消费者还是广州商界,更多的却是失望和无奈,这样的结果仍然让人郁闷无比。 不是广州的零售业发展土壤不好,从天河城百货能
日前,广百百货举行了“感恩盛会”大型促销活动,凭借超强的折扣力度,广百当日销售额创历史新高,达到5600万元,打破了此前四千多万的日销售记录。而这并不是个案,几乎全国各地的百货都在找各种理由,不断加码,以刺激近乎麻木的消费者。甚而业内还有报道称,以往高高在上、自矜身份的奢侈品,都打着各种各样的幌子,开始了打折行动。 与此相对的是,年前与友谊商店一位老总聊天时,问及金融危机对百货行业影响如何。当时,他的答案让人为之一振,“从目前来看,金融危机对百货业影响不大,
随着吉之岛内部一纸紧急公告,与中华广场八年情缘就此了断。以往总是被无数开发商捧在手心、跟着屁股跑的吉之岛,这次却被海印毫不留情地甩了一次,不可谓不痛!海印敢于从商场整体布局和提升租金水平出发,对这位外资主力店宠儿决然说“分手”,不可说不勇!对于国内商业地产商而言,有这样的底气另择佳偶,不得不说可喜可贺。 曾几何时,当年的天河城为了引进外资主力店,多番奔波寻访,吉之岛是当时第一个被找上门的,也成为最终入驻者。天河城的成功图谱,少不了吉之岛的一笔。而对于当年的中
自大福源改名大润发后,现在可真的发了,俨然一匹超市黑马,横扫内地二、三线城市,马蹄踏哪儿,哪儿就火旺,而且几乎每家一年下来就做上几亿销售额!最新的数据说,今年第一季度拿下了115.6亿元人民币的营业额,上半年销售收入同比增长两成左右,两项指标都超过了去年外资零售卖场第一名的家乐福!更关键的是,从门店平均销售金额来看,大润发101家门店单店销售3 .33亿元,比家乐福还高出了8100万元。 1998年,大润发才在上海闸北开出第一家门店时,家乐福、沃尔玛等外资大
现在有很多人或许觉得邵建明当了一回“冤大头”,向来精明的他,难道会计错数?均价188元/平方米的租金,再加上营运成本和税收等费用,起码要以250元/平方米租出去才能保赚,这个难度可不是一般的高。 从买到租,不难看出邵建明对中华广场情深意切志在必得,会不会是因为太想得到而一时冲动高价拿下?抑或是流行前线的日进斗金从而高估了陵园西商圈的掘金钱景? 其实看客们大可不必为邵生操心,早年前流行前线的成功,已可看得出其人是个商业怪才。接下来海印一连串的商业地产
“怎么是友谊啊,真是太让人失望了!”让业内资深商业地产操盘手、同时也是购物狂的吴女士这样抓狂的,是8月4日广州国际金融中心(下称西塔)与广州友谊签约。让全城商界积蓄已久的兴奋点,突然嘎的一声停在半山腰,然后彻底泄气。 当然,如此一来,西塔这个代表广州地标性的商业据点,还是牢牢掌握在广州本土百货龙头的手里。肥水不外流,而且这是广州友谊时隔4年后,在广州本地新拓的门店,友谊是该干一杯庆祝的。可是,无论是广州消费者还是广州商界,更多的却是失望和无奈,广州百货业的郁
供应商们最终还是忍不住了,这几天攻破了ITAT的大门,拖走了货物,占据了总部办公室,但即使如此彪悍,可仍然没讨到什么便宜。暂且不论山东的如意集团是否确实接手了ITAT,即便已经接手,可其对待供应商欠款“踢皮球”的态度,清楚不过地表明了:我们不会替ITAT还钱!如意集团打定不做“冤大头”的算盘,绝对有让供应商们找根面条上吊或者找块豆腐撞墙的想法。 所谓“服装生产商―ITAT集团―商业地产商”“铁三角”联盟模式,是ITAT发家的根基,也是其发展至今四面楚歌的死穴
近日,由第一商业网联手广东省零售商业行业协会(筹)组织的北欧四国商业考察活动圆满结束。 从9日启程到19日归程,前后12天的旅途上,考察团依次考察和参观了丹麦哥本哈根、瑞典马尔默、哥德堡、挪威奥斯陆、盖朗厄尔、弗洛姆、瑞典斯德哥尔摩、芬兰赫尔辛基等近10个城市和小镇的主要商业设施,北欧高度发达的城市商业、小镇商业和旅游商业,让考察团成员大开眼界获益良多。 “梗有一间系左近”(肯定有一间在附近),拿香港7-11这句广告语,来形容当今世界服装零售业两大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