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梦

无梦

公告

上海商学院教授 周勇

统计

今日访问:1144

总访问量:11253099

疫情的三点启示


联商专栏:一个人生活在社会中,个人以外主要有三度空间:家庭、单位与社会。

疫情突如其来当然是一件坏事,人类希望不要再遇到疫情。但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2019年上半年刚说过不会再发生类似SARS的疫情,真没想到2020年年初就爆发了比SARS更强劲更诡异影响范围更广泛的新冠肺炎疫情。

人算不如天算,满口话不能说,满口饭不能吃。疫情来了,当生命受到威胁,一切文化现象都出来了,平日里难以发现的问题暴露出来了,人性中最原始的状态表现出来了,干部的工作能力呈现出来了,一切的一切,在自我与他人、私利与规则、个人与公众的利益权衡中,大白于天下。

所以,这次疫情也是一次“好事”,使我们认清很多事很多人很多组织,使我们更明确前进的方向与未来的目标,使我们变得更坚毅更坚韧更坚强坚定更坚持。

这次疫情给中国有三点启示:第一,家庭重教。第二,社会重规。第三,企业从约。

家庭重教

中国人历来注重家教,一个家庭的禀赋,经由长辈身传言教,代代相传。家庭破裂或家暴横行,或蛮横家庭,影响到下一代,再带入社会,便会合流成为一种坏的社会习惯。明知道自己带毒,为了保全自己,还挖空心思想尽一切办法逃离灾区逃避检查,进而使更多的人染病。这看起来似乎可以叫做“求生本能,人皆有之”。但人与人就是有那么大的区别:医务人员选择了“不计报酬,无论生死”的承诺。

商业服务工作者在防护用品极度短缺的情况下仍然冒死坚守着服务岗位,加班加班再加班。学习零售好榜样,冒死坚守在一线。最后也影响到他们的顾客,主动从家里拿出仅有的一些口罩纷纷送到社区的超市。

今年2月8日早晨听到合肥鲜生传奇当家人王卫先生在微信群说出这个事儿,感人!这似乎就是以往常说的“军民鱼水情”啊!这里虽然也有形势紧迫、责任所在、义不容辞的被迫感,但他们(她们)确确实实在付出、在煎熬、在坚守、在忍受,在为他人的生命与他人的生活超负荷地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

我们常常误读“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其原意应该是:如果不加强自我修养,天地难容。我们真的很需要多一点“善良”的家教,少一点“功利”的家教;多一点“利他”的家教,少一点“私利”的家教;多一点“温良”的家教,少一点“暴力”的家教;多一点“科普”的家教,少一点“愚昧”的家教。

最近有人讲了一个关于“孙洋”的故事。从一个好酒、酒驾家庭走出来的孙洋,也效仿着“暴力抗法”“酒驾”“拒检”,到头来自毁前程。为什么有了一丁点儿成绩与名声就自以为是忘乎所以老子天下第一?

如果14亿中国人能接受良好的家庭教育,有更好的教养、教化与科学精神,哪怕是遇到比今日更大的灾难,也定能坦然面对。如果人有了某种信仰,对死亡就会看淡看轻,更何况名利。

如果科普做得好,我们就不至于相信亩产万吨的谎言;如果科普做得好,我们就不会让伪科学的“推文”在自媒体泛滥成灾;如果科普做得好,我们就不会有那么多阿谀奉承;如果科普做得好,我们就会有更扎实的科学基础,就不会被别人始终卡着脖子过日子。

总之,家教与科普是社会走向良知与科学的基础。

社会重则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曾印发《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其实,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有很多优秀的经典的文人思想,但在古代这些睿智的思想仅仅是文人们的幻想。如今已经进入到了法制社会,公民的法制与守则意识理应更强,但这不仅仅是一个法律问题,更是一个意识、风气、制度问题。

《论语·雍也》上说: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这句话具有多重含义,简单地说就是:以身作则。如果自己都站不稳、站不直、站不正,怎么能让人站稳、站直、站正!自己不想守则,就想着别人守则,那人人都不会守则。如果从上到下、从下到上人人都想通过“求人办事”破坏规则,那么,谁来坚守规则。

如果一个社会的规则都像牛皮筋那样可以随意拉伸,那么,人的良心与道德是经不起诱惑的,那就会有更多的寻租、行贿、贪污、腐败。如果有些人犯错叫犯罪,如果有些人犯罪叫犯错,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衡量尺度,那就很难叫人守则。

在这次疫情中,多数政府官员都有良好的甚至杰出的表现,但也有一些官员的所作所为就被民众强烈吐槽。当然由于信息不全面,也有吐错槽的。

一个已经退休的厅局级干部,在疫情中也得病了,这个时候,人家都安排不到床位,给你一个床位已经很照顾了,而你还要在这个时候讲等级讲待遇,这是一种什么“精神”,你立的是什么?你达的又是什么?如果有“普通公民”,那么“特殊公民”在哪里?

不良的家庭教育经过良好的社会规制的洗礼,人也能归正。但如果良好的家庭教育遇到不良的社会现象的冲击,人心就有可能被染灰、染黑。所以,社会规制、现实教育等对人的影响极为重要。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上下同欲者胜。

企业重约

约字有多种含义:一是信守承诺,二是简约干练,三是公开透明,四追求效率。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随着搜索时代向推送时代的进化,我们越来越觉得微信群、自媒体、互联网上的信息越来越带有浓厚的“商业味道”而不敢相信,垃圾文字满天飞,图文视频分分秒秒变成了销售渠道,到处都是便利的购物平台,也到处都是或深或浅的小坑大坑,更何况越来越复杂的营销套路,所谓“消费者主权时代”似乎真的还没有到来。

今天早上看到联商网董事长庞小伟的一篇文章《对ALDI企业文化的剖析研究》。我看后很有感触,觉得阿尔迪的原始文化就只有一个字:简!这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第一,有一本书叫《只放一只羊》,写的就是阿尔迪。

最近有父母问孩子,你不读书以后想干什么?孩子说,放羊!父母接着问:不读书你能数得清丢了几只羊吗?孩子回答说:我只放一只羊。可见,只放一只羊真的很简单。我们缺少一种做简单事情的能力。

第二,阿尔迪的店面也很简单,店员少到不能再少,包装箱都让供应商做好切割线,印有色彩,到店一拉就直接整箱陈列。早期的店铺甚至不装电话,他们说:“装电话多废话”。后来有一家店发生了火灾,店经理不得不到附近的公用电话亭报火警(那时候没有手机),才开始在门店安装电话。

店铺进出的门是液压的,一边进一边出,这也是为了减少人工。其实很多美国零售店也是这样。有家企业看到德国阿尔迪用液压门,老板人还在德国就打电话发图片叫国内生产同样的液压门装到新开的店铺。

装液压门的新店开张不到两天,液压门就坏了,从此再也不敢用液压门。因为中国人太多,也不太守进出分离的规则。一个不守规则,有规则但可以通过关系破坏规则,并且以破坏规则为荣的社会,一个靠“关系”维系的社会怎么也简单不下来。

再说效率。过去,发展是硬道理;未来,有效是真道理。有效要看三个层次:第一层次,热热闹闹走过场,也是一种有效,拉人头拉得头破血流,自得其乐,结果鸡飞蛋打,一地鸡毛。

第二层次,先做事,后有口碑,再有热度,接着有规模,有利润,消费者、企业、投资者、员工、政府、社会公众六得益。第三层次,对整个社会、社会公众及其长远利益有帮助,有改善,有推动作用,不会对环境和人的良知造成不良影响或影响可控。

约是既是一种作风与习惯,更是一种组织与制度。人生的许多烦恼事,都源于人际关系的复杂化;企业的许多低效率,也都是源于组织体系的臃肿化。

但愿疫情能在清明后过去,但愿企业更加强大,但愿国人更加守则。从我开始,人人守则!但我们首先要评估当前的“则”,有哪些需求完善或重建。

(文/联商高级顾问团主任 周勇,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联商立场)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无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