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梦

无梦

公告

上海商学院教授 周勇

统计

今日访问:2530

总访问量:5529931

不要再为贬低新时代零售而鼓掌

联商专栏:3月21-22日,杭州,雷迪森铂丽大饭店,以“新消费×心服务”为主题的“2019·联商网大会”超时到当天下午1点多才圆满收工。全程聆听,实地观察,嘉宾观点,自己感悟,分享大家。

本文要分享的一个基本观点是:不要再为调侃、讥讽或贬低新时代零售而鼓掌。这个观点源于对盒马、罗森、音米、垂衣当家人分享的感知。

盒马与河马谐音。盒马的图形logo就是一个张开大嘴的“河马头”,河马的两个眼睛虽然只是两个小圆点,但很有穿透力与变幻空间。

盒马名片是圆角的,天蓝色底纹下用线条勾画出各种蔬果、甜品、饮品图案,“盒马”用拼音“Hema”标注,如“Hema Founder & CEO”,但在“上海盒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内部,“盒马”两字英文的官方翻译则是一个组合词“FRESHPPO”,由fresh(新鲜的)和hippo(河马)两个单词组合而成,其原意应该是“盒马鲜生”。可见这个组合词大概出现在“盒马鲜生”改为“盒马”之前。

昨晚特地去回看了一个有关河马的纪实频道节目,颠覆了我对河马的以往看法:河马不是我所想象的那么温顺的大动物,更像是海洋中的大白鲨。

河马有一些重要的特征:(1)嘴巴很大,一天食草40公斤以上。(2)多吃多拉,排泄物导致鱼类大量死亡。(3)牙齿锋利,能把鳄鱼咬成两截;(4)领地意识强,雨季特别好斗,侵入者有可能遭受攻击。河马在水下能看清入侵者,入侵者却看不见河马。河马在自己领地内拥有绝对优势,没有天敌。河马是淡水河流中最庞大也最危险的两栖动物,没有之一。

盒马创始人&CEO侯毅先生本年度首次参加联商网大会,这是大家很期盼的一件事情。侯毅以“2019,填坑之战”为题,与大家分享了他们的实践反思,得出了一条“差异化经营”的结论!

大会期间,罗森张晟、音米眼镜李明、垂衣陈曦等业内当家人,都提出了“差异化”主张,他们的年龄跨越四个年代,他们的观点不尽一致,但他们的商业逻辑则完全趋同:差异化。

差异化本来就是三种最基本的竞争战略之一(其他两种分别是“总成本领先战略”与“专一化战略”)。

为什么?我们进入了多元时代!消费者更需要用“差异化”来体现“自己的存在”。当下的差异化早已超越了“南甜北咸东辣西酸”等传统的“地域消费差异”,形成了“群落消费差异”,甚至出现了更细分的“心理消费差异”,这正如费芮互动蒋美兰老师在本次年会演讲中所说:买同样包包的人不一定是同类人!

在这样的环境条件下,“规模经济”走向“范围经济”,不是不要规模,而是要通过“范围经济”实现“规模经济”。需求+技术+战略=差异化落地。所以,当下的差异化,不仅是一种“现实需求”,更是一种“基本战略”,而且还具备了“技术条件”,三者合一,最终落地到“现场管理”,这就要依靠一大批“喜欢服务”的一线员工与带兵干将。

有一种倾向,值得严重警惕:对简单而根本的商业法则不屑一顾!以为这些道理大家都明白,而且在n多年以前早就明白了!所以说:零售没有新旧之分,新零售也不过如此!

我暂且不说:“这种观点大错特错”之类的话!我想说的是:我们过去只“知道”差异化有必要也很重要,但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在做,所以,一直没有重点去做“差异化的事情”,只是重点在做“规模化的事情”;如今,新零售通过“挖坑”“填坑”“躺雷”,不仅明白了这个道理,而且发展了新道理,还去“实践”道理。这就是对行业进步了不得的贡献!虽然现在还不能完全看清新零售的未来蓝图,但我们希望新零售最终能跨越沟沟坎坎,为消费者提供更高效、更有价值的服务。

不要再为调侃、讥讽、贬低新时代零售而鼓掌和喝彩!我们在连锁规模化起步阶段,多么希望能得到各方面的鼓掌、喝彩与支持,如今我们在规模化、差异化与精细化发展的道路上,看到了新的景观,看到了自己的努力成果,我们不仅要为自己的努力而鼓掌,也要为同业的发展而鼓掌,我们要清除心中的那个“魔鬼”,让自己亮堂起来,才能照亮前进的道路,才能让我们到达水草丰茂的彼岸。

附:

盒马:是雷还是坑?

侯毅的分享的主题是“2019,填坑之战”,说了零售的五个坑,其实远远不止五个坑。既然是“战”,那就得有“战场”“战士”“战略”,这些都还不太清楚。但侯毅把盒马的“效率逻辑”已经说得很清楚,最核心的一点是买手制。我以为:按照这个思路做下去,不仅改变自己,而且改变行业,最终会颠覆传统的农产品流通体系与工业品分销体系。不少人对侯毅提出了“反腐系统”也不屑一顾,认为反腐关键看领导,想反就能反,不想反就反不了。我认为:侯毅折腾的这个系统真的很有用。人的良心与道德在金钱与利益面前常常是很脆弱的!人的意识与道德也难以判定,通过系统监控人,是进步!所以,零售应该积极面对现实,大胆拥抱技术。

1.新零售有哪些坑?

(1)包装食品是否具有竞争力?在“盒马菜市”的新模式中,就取消了包装菜,有烟火气的现场现制现售,盒马菜市,鲜制现售,并且取消餐饮。

(2)大海鲜还性感吗?大海鲜还有需求,但已经不是主导!消费者在变(我认为消费者是喜新不厌旧)。我曾在去年下半年问过毅先生:波龙会吃完吗?侯毅说,会的,没有梭子蟹好吃!今天,侯毅先生很实在地说,虽然大海鲜还在做,但已经没有过去那么火爆!倒是梭子蟹,小龙虾,这些消费者习惯的商品会有持续的消费需求。

(3)餐饮是否必须要成为标配?各地变化太大,北京人需要什么?需要向北京的超市学习!他特别提到——要向“超市发”学习,向“物美”学习!要去了解当地的收入水平与消费习惯!要回到定位理论、品类规划、精准营销、差异化营销等零售业的本质。

(4)线上物流配送成本能否被覆盖?我理解:便利是需要成本来支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