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梦

无梦

公告

上海商学院教授 周勇

统计

今日访问:22

总访问量:3696836

谈社区商业转型升级中的政府职能

联商专栏:近年来,各地商业主管部门在制定商业发展规划时都加上了“社区商业”的转型升级规划与落地方案。新建一个社区商业中心,相对来说比较容易。最难的是老街区的改造升级。

从我的观察来看,有关部门一般是选取一条街道,分三步来实施。第一步:物业整合;第二步:统一招商;第三步:统一门头。

我今天特地到位于上海中山医院对面的枫林路察看该街道整改以后的店面,门面干净划一,宽度一样,底色一样,商店原有的色彩与logo被淡化。

全家便利、罗森便利、快客便利、良友便利、喜士多便利,无一例外地被剥去了“皮毛”,变成了一只只“光鸡”,如图1所示。

图1 全家、罗森、快客、良友、喜士多的门头底板都变成了灰色

中山医院边上从前有不少水果鲜花店,如今我感觉大部分已被关闭,肇嘉浜路地铁7号线、9号线出口沿线居民原来破墙开店,卖袜子、工艺品、水果、早点等,每次路过这里,我也总是进入小小的店堂,选购几样自己心仪的商品,如今也都被关闭了,心中有一种莫名遗憾。但实际上只是“明改暗”,商铺还在悄悄地经营,如图2所示。

我觉得,破墙开店成为上海的一大特色。小店关闭了,上海就没有温情与韵味了。不管是不是商业用房,上海应该下达一条市政府令:沪上破墙开店,不得禁止。拆围墙,销门禁,工匠作坊、特色摊贩可在规定场所自由交易,免缴各类税费。

实际上,上海商业在最近40年的发展,大致分为四段:政府扶持的起步阶段;向外开拓的成长阶段;内涵发展的纠结阶段;转型创新发展阶段。

早期的发展与政府采取扶持政策相关,无论是财贸办的“基层处”,还是商委的“零售行业管理处”,都对上海商业尤其是连锁商业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如店铺开发、POS技术应用、生鲜食品经营等,都有政府推动的影子。但自上海成立“百联”“光明”以来,企业面临的竞争压力越来越大,内涵发展乏力,发展战略开始从“撒向全国”转变为“走向全国”,实际上是收缩与退缩。近年来,由于新零售的崛起,上海商业又出现了一些亮点。

图2-1 敞开的店面变成了隐蔽的店面

图2-2 开个窗门照样是一个杂货铺

从消费者角度来看,上海已经不是购物的首选地,更不是什么购物天堂。南京某大学的一项调查显示:上海是首选的移居城市,但香港则是首选的购物城市。有人问,上海与香港有什么区别?我说,这个问题早在25年前就有人做过研究,研究结论是:香港成功关键是——凡是企业能做的都交给企业去做,凡是企业做不了的都由香港的小政府来做。政府机构虽小,但做了应该做的事,所以,政府很有作为。如果政府“太多情”,什么事情都想管,就会产生很多“伪命题”与“伪作为”,结果是该做的事情没有人做,导致“不作为”。政府职能的错位也会对流通产生负面影响,如农超对接、万村千乡、家电下乡、商业收费等等,都应该是企业的事情,理应交由市场来解决。而像东方明珠前黄牛成群、黑导游泛滥,加盟主欺骗加盟者等,则应该由政府有关部门实施管理。

上海提出“国际购物天堂”,只是一个非常空洞的口号。如今,节日与购物已经分离,节日期间城市居民外出旅游,所以节日促销的效果并不理想;其实,旅游与购物也是分离的,即所谓“购物不旅游,旅游不购物”。所以,一个城市的定位,最好不要由政府来决定,而应该通过良好的服务,让市民、旅游者来感悟、认知与口口相传。

早在2012年,上海静安别墅就出现过清理“丝袜奶茶铺”事件,小店主与工商部门玩起了“猫与老鼠”的游戏。静安工商局联合区食药监等部门对静安别墅进行突击执法后1小时,这里多家小店就重新做起了生意。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是否合法经营,而在于小区居民是否喜欢这些小店。静安别墅属于国有产权租赁房,开办小店无法办理营业执照,所以,大部分商户属于“无证营业”与“违法经营”。其实,无证可以变成有证,违法可以变成合法,这要看政府的管理智慧。

上海可以创造一种新型的备案经营模式,小店铺经营无须执照,只要备案即可。政策是人定的,政策不合理要改政策,法律不合理要改法律,制度不合理要改制度,“百姓利益至上”永恒不变,其他一切都可以而且应该改变。

另一方面,上海是一个具有韵味的城市,韵味从何而来?小店是重要的来源!上海开了上万家连锁店,为什么家门口的“烟杂店”仍然存在?因为这些店便利、有亲和力。静安别墅内的小店,看起来业态有点“杂乱”,但居民喜欢。凡是居民喜欢的事情,就应该去做。为此,我曾给当时的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写了一封信,提请他关注这个有关上海韵味的商业问题。建议他:虚事可以少做一点,会可以少开一点,话可以少讲一点,文可以少看一点,但市民的民生问题应该亲力亲为!建议政府有关部门对小商店实施“免税政策”。上海的繁荣、上海居民的生活、上海的韵味,离不开小商店的存在,如果上海没有了独具特色的小商店,就会失去往日的光彩。如今的南京路之所以没有特色,就是因为小商店越来越少,而且“骗子”成群。

我以为:

(1)规划:政府要在规划与立法两个方面下功夫。社区商业的规划和整体布局应该发挥政府统一规划引领的作用,具体开发则交由大型零售商、商业地产开发商、房地产商、保险公司或基金组织完成。

(2)本地:政府的主张一定要接地气,合民意,融文化,本地化。不要认为拔高零售业态,更不要制定整齐划一的商业标准,但一定要保护当地的文化特色,要鼓励本地居民参与零售服务。

(3)生鲜:菜场与食品供应是主导。要鼓励社区居民自制食品,以多样化的方式满足居民对日常饮食的需求。

(4)公益:政府要倡导、发动与组织各类社区公益活动。

政府有关部门,如果以市民利益为第一利益,更智慧地为市民服务,小小一个静安别墅的“小店问题”就会迎刃而解。和谐、美好的城市生活,需要智慧、勤勉的政府服务。

(来源:联商高级顾问团主任 周勇,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禁止转载!)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无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