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梦

无梦

公告

上海商学院教授 周勇

统计

今日访问:10131

总访问量:3004452

作为零售发源地,上海最大蔬菜批发市场是怎么做的?

联商网注:说零售,别总盯着大企业,菜市场才是零售最早的发源地,最强的生命存在。从最早的卖小菜,到摊多拢市,成为市民生活的必须。超市、大卖场并没有淘汰它们,它们依旧是最具活力的零售商。

零售环节,新零售把“吃”的文章做得红红火火。批发环节,经营情况如何?3月14日,我们带着这个问题特地探访了位于上海市曹安公路1936号的“江桥批发市场”。

该市场由上海市江桥批发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经营管理,属于光明食品(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上海蔬菜(集团)有限公司的国有全资子公司,与台北农产运销股份有限公司、日本福冈大同青果株式会社是姊妹市场。如图1所示。

▲图1 江桥批发市场与台北农产、福冈大同结成姊妹市场

江桥批发市场是上海目前最大的蔬菜批发一级市场。两个数据特别显眼:

(1)江桥批发市场占地150亩,面积10万平方米,全年交易总量超过220万吨,每平方米年交易量22吨。这一面积效率不仅远远高于上海市平均水平(2000年每平方米批发市场面积的交易量为1.97吨,2012年提高到4吨。资料来源:《上海市商品交易市场管理办法》(2002年11月18日上海市人民政府令第127号);上海市商务委员会:《上海市食用农产品批发和零售市场发展规划(2013年-2020年)》(沪府办发〔2013〕49号),2013年8月16日),而且也已经超过了联合国粮农组织发布的标准(每平方米年交易量10-20吨)。

(2)江桥批发市场各类蔬菜的日交易量超过6000吨,按照全市日均9000吨蔬菜交易量计算,江桥批发市场的蔬菜交易量约占全市交易总量的67%。

据该市场总经理顾正斌先生介绍,外地“客菜”的交易量超过98%;本地菜不到2%,主要以绿叶菜为主。如近日蚕豆大量上市,日交易量高达500-600吨,最高交易量达1800吨。如图2所示。

▲图2 今年蚕豆价格大幅度下降的主要原因是供应量猛增

当谈到交易价格时,顾总说:“最近蚕豆大量上市,批发价格是有波动幅度的,每斤1.5-4元”。

批发价与零售价存在较大价差,是有客观原因的。实地考察上海标准化菜场当前的蚕豆价格是每斤4元。按照2元批发价4元零售价计算,差价2元,看起来是翻倍,但零售毛利率一般按零售价计算,实际毛利率为50%。有些研究报告用2元差价除以进价2元计算结果是100%的差价率。另一方面,从批发到零售,还有大量的人力、租赁费、管理费、损耗等方面的开支。

据本人的不完全统计,上海标准化菜场的摊位费约占销售额的5%,这与很多超市的租赁费差不多,是一个较高的费用开支。

菜场典型调查发现:一个鱼摊一天能卖300-400斤鱼,每斤赚1-1.5元,平均一天赚500元,但要扣除200元的摊位费,还有运费、电费、水费、损耗,以及其它杂费,一天能净赚200元,2个人,每人平均100元。鱼是从批发市场采购的,早上1点半开始,到5点左右结束,天天如此。鱼贩毛收入的40%要交给街道菜场管理者,这很不公平,也直接拉动了市场物价。

在上海的有些别墅区,每天有小面包车进小区卖菜,价格甚至比菜场还要低,因为小区物业不收场地费,平均每天能做2000元生意,以25%毛利率计算,一天毛收入500元以上,净收入比菜场设摊位更高。

菜价受气候、季节、供应量等因素的波动是很正常的,如今年蚕豆价格大幅度下降,主要原因是去年蚕豆种植面积成倍增加,扩大了供应量,所以,今年的蚕豆零售价从往年的十几元一斤下降到几元一斤。

菜场外围、社区内外的“菜店”日渐增多,而且生意也不错,其主要原因除“菜店”就近便利外,价格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菜场摊位费以及各种杂费太高,导致价格居高不下,菜店在价格上更有竞争力。

可见,批零差价并不是蔬菜零售价格的主要决定因素,在流通环节,决定菜价的主要因素是租赁费、场地费、运输费、管理费、人工费等。城市大规模“拆违”导致居住成本与人工成本看涨,如果有一天大城市的菜场真的大规模地消亡,很有可能就是摊主后继乏人所致。

交易模式:车载式交易。整个交易市场分为“交易区”和“停车区”,交易区只允许农产品批发商的车辆进入,不允许采购商的车辆进入,在交易区完成交易后,由场内服务人员提供专用三轮车商品摆渡搬运服务。大型重卡整齐排列在交易区内,车辆进出与停放,全靠车辆管理员统一指挥,这真的是一种高超的指挥本领。近年来,商品的标准化程度逐渐提高,市场设置了“标准化商品交易区”。如图3所示。

▲图3 高楼围市场,景象繁荣,大车交易,小车摆渡,井然有序,标准商品,专区交易

盈利模式:佣金模式,按照交易金额向出售方收取4%的交易管理费。该市场组建了一支由15人组成的交易价格采集与分析团队,每天将收集到价格信息经过数据分析,核定不同蔬菜品种的平均交易价格,作为第二天结算佣金的平均价格。而交易量则根据车辆入场时的“地磅”计量。

▲图4 农产品价格变动是一个“谜”

安全检测:该市场建立了专业的检测站,获得了由上海市质量技术监督局颁发的“检验检测机构资质认定书”,并许可使用“CMA”标志。

该站还设有“上海上蔬永辉生鲜食品有限公司委托检测点”。顾总说“食品安全不仅是政治任务,更是企业的社会责任,每年用于食品检查与安全管控的资金高达1000万元,(这么大的投入)这在中国(批发市场)是绝无仅有的。我们对社会承诺:每车、每品检测。

每天的检测品种2000-2500种”。检测分为定性检测(阴性阳性检测)与定量检测,包括:快速检测、气相色谱、重金属检测、液相色谱、紫外荧光、水分检测等多种类型,每个检测样品都必须留样72小时。

交易商品经检测合格后才能入场交易,不合格一律销毁。在该市场的办公区有多幅标语体现了其所担当的社会责任,如“担社会责任,展企业形象”、“树江桥品牌,保市场平安”。如图5所示。

▲图5 江桥市场检测站

管理模式:传统与现代相结合。交易场景:对手交易为主。没有高大上的东西,但人来车往,川流不息,市场景象极其繁荣!与十年前相比,交易方式并没有重大改变,但后台与前台的信息化程度大大提高,该市场建立了“调控中心”,用于实施现场监控,数据分析与展示,所有这些信息都可以在手机上移动展示,总经理以及相关专业管理人员可以通过手机实施动态的实时管理。

▲图6 江桥批发市场调控中心

据悉,该市场也已经纳入搬迁计划,即将迁至“西郊国际农产品交易中心”。发达国家经验表明,随着一国农业的区域化、专业化生产格局的形成与发展,农产品批发市场有向区域中心城市转移的客观必然性。这种趋势目前在我国已有所体现,未来将表现得更加充分。

另一方面,国家往往会依法制定规划,强制迁移市中心的农产品批发市场。中心城区内批发市场的外迁,也是促进大型批发市场兴旺的重要条件。如上海的“曹安市场”,位于市中心地段,早在2006年就计划搬迁,但直到2013年3月1日创办20年之久的“曹安市场”终于关闭,近2000个摊位的商户中,有一部分进入了市政府规划建设的“西郊国际农产品交易中心”,为这个中心开始正式营业提供了有力的客户支撑。

我国农业部早在2004年颁发的《农产品批发市场建设与管理指南(试行)》(农市发[2004]10号)第五条中就明确界定了农产品批发市场的性质:“农产品批发市场是公共事业,以服务农业、农民和城乡消费者为宗旨。其设立及业务项目由各级政府规划确定,并提供支持。”但实际执行的却是“谁投资、谁受益”的政策。

所以,即使制定了批发市场发展规划,如《上海市商品交易市场管理办法》(2002年11月18日上海市人民政府令第127号)第十一条(食用农产品市场的规划管理)规定:“市级商业中心不得设置食用农产品批发市场。以其他商品交易市场名义开办的市场内,不得从事食用农产品交易。”但面对商业化运作的农产品批发市场,由于没有落实配套政策,很难进行布局调整,有不少农产品批发市场仍然开设在中心市区内。

另一方面,即使是纳入规划的新建批发市场,由于存在大量的没有整合的批发市场,也难以发挥中心批发市场的功能。

农产品批发市场通过率不断下降是一个国际趋势,我国农产品批发市场也处于转型期,拓展新业务,增强服务功能是一个重要方面。现有的农产品批发市场要根据未来农产品流通的发展态势,不断开拓新业务。有六个方面值得关注:

(1)除农超对接外,更要注重批超对接,开拓为超市服务的项目,政府有关部门也要把扶持政策向这一对接倾斜,超市的生产基地直供农产品,批发市场也可以承担部分功能,如储存、加工、配送。

(2)在批发市场内培育一大批经销客户,形成为二级市场、大型终端客户服务的体系。

(3)大力推进网络营销,在不远的将来,农产品网络销售必将成为趋势,尤其是原产地农产品,可以形成特定的细分市场,满足特定消费群的需求。

(4)富有特色的本地农产品,如崇明、南汇等地的农产品要建立集散基地,向外辐射,但大部分地产农产品则无须经过一级市场销售。

(5)利用自贸区政策条件,发展进口农产品经销业务。

(6)农产品批发市场的交易功能会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越来越淡化,但储存加工、物流配送等方面的功能将越来越重要。

中国的流通问题,关键是农村问题,农村的流通问题,比城市流通问题更复杂。城市流通是“上下流通”,上道是产品与服务,下道是废物与垃圾;农村流通是“双向流通”,包括消费品和农业生产资料的供应与农产品的销售。互联网的兴起与消费方式的改变,必将对农产品流通产生相应的影响,农产品批发市场的交易功能会继续保持,但整合服务功能将越来越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作者系联商高级顾问团主任、上海商学院教授 周勇;上海商学院副教授 池丽华)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无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