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逐的空间

fangzhu

公告

陈安 曾用网名:放逐 沟通交流,共同进步 。

QQ:798866204  电话:13355845979

统计

今日访问:20746

总访问量:16940430

偶的近来心情(十四)附歌一首

近来心情:

控制饮食,注意休息
 
有没有人告诉你
当火车开入这座陌生的城市,
那是从来就没有见过的霓虹.
我打开离别时你送我的信件,
忽然感到无比的思念.

看不见雪的冬天不夜的城市,
我听见有人欢呼有人在哭泣.
早习惯穿梭冲满诱惑的黑夜,
但却无法忘记你的脸.

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很爱你,
有没有曾在你日记里哭泣.
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很在意,
在意这座城市的距离.

我是一个并不追星的人,前几天吧央视《欢乐中国行》节组来到家门口,来了刘若英、周华健、羽泉、王力宏、梁咏琪等等若干人。
近几年湖南卫视的超级女生、快乐男生节目带出了几个人,陈楚生算一个,他的单首《有没有人告诉你》就歌而言耐听。听歌看碟时,偶还会嗑上一些瓜子,这又让我想起了曾看到的一篇文章。

    有天我,走在街上见到那个卖瓜子的女人,我停下了脚步。
中午刚过,阳光从树的缝隙里照过来,在她的脸上,透着暖暖的笑容。街上车流很多,人也很多,正是大人上班孩子上学的时间,但除了笑容,似乎一切和她无关,她就站在那里,眼前守着两口袋葵花子,手里握一把在城市里早已不用的小杆秤。

    她,是乡下的女人!她,卖自家产的葵花子。

    春天种了、夏天锄了,现在是秋天,她收了,用锅里亲手炒过,拿出来换一些钱去温暖自己的生活。我不知道她的小小的瓜子是否也会温暖别人的心。或咸、或淡......

    在路边,我静静地站着,看她的笑容。

    从别人嘴里知道,女人的男人身体不好,不能出门,两个孩子在上学,家里的一切活计便落到了她一个人身上,但她从不抱怨。有人问起,她只说人活着谁还难免有些不如意,没什么愁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于是,无论走到哪里,在她的脸上便都挂满了笑容。

    整个街上,来买的人不多,她也不急,少有叫卖声。偶有带孩子的过来,她弯腰称好,还要多搭上一把,然后从兜里掏出在家早已糊好的纸袋装好递过去,嘴里一边轻轻的说着:“孩子上学吧,得少让孩子吃零食,对身体不好,也影响学习。自家产的,喜欢吃的话,以后可以等孩子放学了再来买。”

    接过别人递过来的钱,我以为她会象众多小商贩一样,胡乱地装进兜里,可她没有。每次,她都把那钱捋的平平展展,放入她已是很旧的钱夹,而她找给别人的钱,无论面值大还是小,也都是平平展展的。

    女人不漂亮,衣服是洗的发白却十分干净的蓝色粗布裤卦。不知怎的,我就将她看成了一道风景。

    回到单位,忽然间就想起了老家的“山叫唤儿”。山叫唤儿也是个卖瓜子的,和我们隔着一道山梁,他的家在明长城的东面,我们在西面。他住的那个地方叫和尚沟,原来有3户人家,10几口人。而今,早已只剩他和老伴两个人了。

    在我很小的时候,山叫唤儿便开始卖瓜子了。

    和我在街上看到的女人不同,山叫唤儿总是大声的叫喊着,每天似乎他还在山的那边,我们就听到了“瓜子来,又香又脆的大瓜子噢”的叫卖声。那叫卖声拖着长长的尾音,一路飘来,象一首山歌,让孩子们翘首,大人们微笑。听爸爸说,正因了这叫卖声,人们才给他起了这样一个绰号,至于他的大名山里的人们早已忘记了。

    在山叫唤儿的瓜子口袋里,总有一小袋是又大又好的,那是种子。方圆几十里,无论走进哪个山村,遇到有人买的,他总是会说:“留下点种子吧,明年春了种上,给孩子们吃,孩子们喜欢”。那种子是从来不收钱的,人们留了、种了,可明年他来了,人们还是买他的。

    山叫唤儿的瓜子是从山外进来的。早上,他和老伴炒了,老伴在家里簸去一个个篦子、挑去一粒粒沙子,他则背着头天老伴拾掇好的口袋,一路吆喝着唱着他的“山歌”去卖。晚上,他回来坐在灯下,一边和老伴一分一毛的数着白天赚来的钱,一边讲述着在山里见到的人和事......

    时光流逝。想想最后一次见到山叫唤儿,还是五年前的事。那次我回老家给奶奶上坟,在路上见到他 ,近十几年不见,他竟还认得我。知道他依然的天天出来,他说不为赚多少钱,只是不出来会想念山里的人们,而寂寞了在山梁上走走喊两嗓子,身子骨儿也快乐。说真的,我没有想到他会说身子骨儿快乐,而不是健康!

    那一年,山叫唤儿75岁。

    记录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的身子骨儿竟也是快乐的。我曾羡慕别人坐宝马开奔驰,也曾抱怨生活的不公,却原来我一直都活在幸福当中,只是我缺乏一种对人生的态度罢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fangzhu。

下一篇:听课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