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逐的空间

换位思考之如何留住优秀的员工

        如何留住优秀员工,是每一个企业人力资源管理所面对的挑战。问题在于,员工为什么离开企业?为什么跳槽?这其中的原因很复杂,最一般的解释是员工的需要和期望没有得到满足,他们希望在新的企业里实现他们的期望和价值。而员工的需要和期望又是什么呢?近几十年来许多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家们对此进行了大量研究,从埃尔顿•梅奥领导的霍桑研究到亚伯拉罕•马斯洛提出的需要层次模型,从道格拉斯•麦格雷格的X理论和Y理论假设到维克多•弗鲁姆的期望理论,假设、模型、实验、理论,异彩纷呈,汗牛充栋。
        而企业的人力资源管理实践呢?依据上述研究的各种假设和理论,设计出各种各样的激励和报酬方法。从长期实行的职务工资、技能工资、收益分享、股权激励,到近年来逐渐流行的职位宽带化、工资宽带化、平衡计分卡、股票期权,等等,种类繁多,令人眼花缭乱。
        纵观上述所有的研究,几乎都是沿着一个方向,即解释人的需要和期望是什么,这几乎成了一种范式。纵观所有企业的人力资源管理,也几乎都是沿着一个方向,即设法满足员工的需要和期望,这几乎也成了一种定式。管理范式具有类似于科学范式的作用,它使得研究者和实践者都集中到范式所限定的问题上,使得知识和经验实现了高度的积累和稳步的精确化。但范式的形成也有它的缺陷,正如托马斯•S•库恩在《科学革命的结构》一书中所指出的:“一个范式甚至可以使科学界离开那些对社会很重要、可以化为难题形式的问题,因为它们不能用范式所提供的概念工具和实验来表述。”克服这种缺陷的方法之一就是对看似反常的、矛盾的现象运用逆向思维进行思考。

        比如,让我们思考这样的问题:同样是优秀的员工,为什么有人选择离开,有人选择留下?同样是杰出的人才,为什么有人怎么挽留都留不住,有人不用挽留却工作得很安心?那么员工为什么愿意留在企业中?更进一步的问题是,难道只是因为员工对工作和生活抱有期望吗?是否可以有相反的思考——工作和生活对员工的期望?这种期望对员工、对企业有何意义?
        这就是维克多•E•弗兰克(Victor E. Frankl)在其著名的《人寻求意义》一书中提出的发人深省的命题。
        维克多•E•弗兰克是奥地利籍犹太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他全家都被纳粹投入集中营。在集中营极端恶劣的环境下,许多人被摧残致死,还有许多人因为忍受不了这种非人的待遇和无尽的痛苦而选择了自杀。弗兰克的父亲、母亲、哥哥都死在集中营中,惟独弗兰克坚持活下来了。而且,不仅他本人活下来了,他还帮助其他一些人活下来了。弗兰克的专业是精神病学,他在集中营中成为囚徒们的心理医生,他经常悄悄地与同室的难友们彻夜长谈,千方百计唤起他们生活的勇气。
        弗兰克最初的努力是帮助难友们树立未来的目标和期望,这在开始时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后来他发现,在圣诞节到新年的一周里,囚徒的死亡率明显高于平常,甚至高于像食品供应中断、恶劣的气候和瘟疫的流行等这类最艰难的时期。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的期望破灭了。他们曾天真地希望会在圣诞节和新年得到解救和与家人团聚,当他们的希望破灭时,他们被绝望所笼罩,这严重损害了他们身体的抵抗力,许多人就是这样离开人世的。那么怎么挽救那些不再对生活有任何期望的人?弗兰克经过彻底的思考,领悟到必须从根本上改变人们对生活的态度。就是说,要使那些绝望的人们认识到,我们对生活的期望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生活对我们的期望是什么。要使那些打算自杀的人认识到,生活还在期望着他什么,未来还在期望着他什么。这种期望可以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比如孩子在等着他回家,未写完的书稿在等着他完成,等等。但这些事情尽管平常,却是每一个人惟一的、独有的和珍藏在心中的东西,是使之有别于他人的东西,是赋予他存在的意义的东西。当一个人意识到生活对他的期望时,他不会放弃他的生命,不会放弃他所爱的人们,不会放弃他的工作。
        当我第一次读到弗兰克的命题时,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太透彻了,一个人如果不是挣扎在纳粹集中营的死亡线上,怎么会有这种大彻大悟!是呀,人寻求意义而不仅是追求需要的满足,这个意义就是认识到生活对我们的期望并为之奋斗。这道理看上去那么简单,但又是如此具有震撼力。当我们以弗兰克的命题审视企业的人力资源管理时,我们发现需要重新思考其中的一些基本问题。
        我们需要重新思考靠什么留住优秀的人才?合理的薪酬水平、公正的考核评价、优雅的工作环境、诱人的企业发展前景,这些都很重要,但同样重要的还有工作的意义。那么怎么使工作更有意义呢?要使工作更具有挑战性,敢于挑战技术的前沿、质量的完美,成本的极限;要使工作更富于内涵,胜任工作需要更广博的知识、更精准的技能、更密切的合作;要使工作更贴近顾客,从中体验更真实的需求、更直接的批评、更满意的喜悦。一句话,要使优秀人才撂不下手中的工作,离不开合作的团队,舍不得未竟的事业。
        我们需要重新思考怎么设计职位?职责、任务、绩效指标、任职资格、上下左右的组织关系,这些不可或缺,职位丰富化和职位扩大化也的确重要,但职位设计的宗旨是什么?应当是突显职位的意义。要使得每一个职位既是组织和流程的一部分,又尽可能具有独特的、惟一的责任和贡献,正是这种责任和贡献的独特性,使任职者有别于他人,使之在组织中获得尊敬,使他的工作和生活具有意义,使他依恋自己的工作、依恋所在的组织、愿意为之献身。
        我们需要重新思考什么才是对员工经常的和持久的激励?工资、奖金、福利、股权,这些是满足员工生存和需要的基本方式。但人为生存而工作,这只是满足人的生物性的基本需要;人为工作而生存,这才是满足人作为人的需要。钱是重要的,但不是一切。员工每天早上醒来会不会首先想到他的工资?他的期权?如果是这样,这个企业的管理一定是遇到麻烦了,因为其前景是不确定的。事实上,工作本身才可能成为员工经常和持久的激励。因此,设计工作,改善人员配备,让人适合于工作同时也尽量使工作适合于人,这也是人力资源管理的重要任务。
        我们需要重新思考企业文化建设的任务是什么?我不赞成企业文化建设的任务是实现企业目标和战略的提法。企业是功利性的,企业文化不能也是功利性的。相反,企业越是追求功利,企业文化就越应当朴实,否则员工会很浮躁。因此,企业文化建设的任务,至少是主要任务之一,应当是启发员工认识生活的意义,认识生活和工作对他们的期望,也就是说,强化员工的责任感。
        维克多•E•弗兰克在他的书末写道,当他和他的同伴终于被从集中营中解放出来,返回家乡后,他们发现没有人在等候他们,那些保留在他们记忆中的、曾经给了他们生活的意义和生存的勇气的亲人和未完成的工作,已荡然无存。但这并没有使他们灰心丧气,这些经历了极限痛苦的人们,不再有任何恐惧。这些认识到人生意义的人们,是有信仰的人,是幸福的人。这也是我们管理层对员工的期望和祝愿。(ZT)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fangzhu。

下一篇:扯蛋二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