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枫说

晓枫说

公告

新浪、百度百家、虎嗅、搜狐、艾瑞等作者,关注社会热点、互联网趣事,游走在科技与人文之间。

统计

今日访问:286

总访问量:573339

创新或颠覆,谁将拉开文化+旅游万亿级市场大幕?

未来五年,文化和旅游业是国家发展规划的重头戏。可以看到的趋势是,从宏观层面十三五规划对文化旅游产业的重视(根据十三五规划,仅文化产业在十三五期间就要达到10%),到中观层面OTA市场混战爆发、传统企业在“互联网+”形势下寻求文化与旅游的产业融合,或者到微观层面文化正成为一种新的旅游方式,可以说,文化+旅游这块万亿级大市场已经到了启幕的前夜。

某种意义上说,中国旅游业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是价格,一方面是近几年人民币隐形升值了20%,另一方面是国内游客的外部流失在加剧。数据显示,2014年国际游客达到10亿人次,中国占了其中的10%,而2015年仅上半年中国国际游客外流就高达6227万人次。与之相反,我国的国外游客近几年持续下滑,三亚最为典型,三亚去年下滑了40%。虽然互联网时代都讲究免费战略,但价格问题却是我国旅游行业面临的一个严峻问题。

文化+旅游创新时代开启

创新正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新驱动,近年来的互联网+战略、双创战略将创新推到了所有产业面前,融合或颠覆,文化旅游产业同样绕不开这条路。

奥巴马提出过两点非常重要的观点,一是美国在讲制造业回归的时候,他在讲的不是将工厂从中国搬到美国去,而是新技术的兴起取代老的生产方式;二是奥巴马讲什么是美国人,美国是发明者,美国人是建造家,美国人是华纳兄弟,美国人是乔布斯,实质是创新。与前美联储主席库伯交流的时候,其表示美国危机后的兴起,已经超过了危机前的最高点,最重要的特征就是技术的创新。21世纪最重要的两件事情,就是以美国引领的全球新技术革命,和中国新型城镇化进程。

全球人类智商研究显示,以东亚儒家文化圈的人群智商最高,平均IQ达到105,但是我国的创新却远远落后,企业级的创新动力也不足,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制度的、结构的等等,如果中国想走双创之路,想实现创新驱动,势必要进行思想解放,推动改革在所有行业的落地突围,这对于中国的互联网+道路也是至关重要的。

事实上,旅游产业发展受技术影响很大,举个例子,如果没有汽车飞机,我们的国际旅游人次100万都达不到。美国国家工程学院认定的20世纪最伟大的工程技术成就包括电气化、汽车、飞机 、计算机、电话等等,这些技术对全球经济发展影响巨大。而在当前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的科技形势下,科技对旅游产业和文化产业的影响可能会在未来达到质变,一个由创新驱动的文化+旅游产业时代或将开启。

四大特征,推动文化与旅游产业交融

第一个特征是全球化,这股浪潮实际上是文化产业爆发的契机。改革开放前三十年靠经济,后三十年靠文化,文化产业是我国下一步示范型服务业的高端产业,已经成为中国软实力话语权的一个重要指标。文化不走出去,中国模式则不可能被全世界认可,文化产业事实上已经和我国的软实力、我国的产业结构调整密切相关了。

第二个特征是信息化,数字融合与文化传媒边际收益递增。十三五期间,新鲜的产业产值70%是文化+科技、文化+创意这一类产业构成的。

第三个特征是集聚化,从物理空间集聚到无形资产的集聚,现在旅游产业已经不是靠传统意义的空间和投入产值来打造了。Uber用了三年时间,发展为市值2000亿美元的企业,足见以技术为支撑的创新产业发展的巨大力量。

第四个特征是资本化,文化传媒并购与集团化扩张。如同近两年互联网领域“大鱼吃小鱼”现象不断上演一样,未来几年文化传播平台大规模并购同样会成为一个显性特点,文化+金融、旅游+金融等等新的模式可能都会出现。

在平台为王的今天,传统媒体、传统的文化产业已经出现了非常大的变革。互联网的广泛应用已经对传统媒体产生了巨大的冲击,纸媒广告严重下滑,这些机构如何向内容商转变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不创新,无颠覆,传统媒体和文化产业就真的要走向毁灭的深渊了。我国文化产业内部存在不同业态,包括传统意义上的常态文化产业,利用高科技兴起的创意产业,再有就是依托或借助旅游业为龙头发展的特色文化产业,各种业态并存,都需要以创新为前提。十三五期间,以高科技为依托的信息创意产业将是我们国家发展的一个显著特征。

对旅游业而言,颠覆这个行业的可能是共享经济模式或其他新的模式,但颠覆确实已经在发生。从目前来讲,共享经济模式已经对旅游业产生了巨大的冲击,比如现在住、行已经出现颠覆了,吃这个领域也已经被O2O外卖、到家美食等新模式搅动了一池春水。在三亚、在威海荣城,曾有人问当地人,如果有10000人能接待吗?他说接待不了。有解决办法吗?他说不知道。其实这未必不可以通过共享经济模式来完成,而随着这种商业模式的成熟和深度融合,吃住行游娱购的现有模式被颠覆可能只是时间的问题。

所以说我们处在一个最好的时代,也处在一个最坏的时代。对于有学习力创新力的企业来说,面临的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机遇;但这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在可预见的5-10年内,小而美的垂直的企业很可能会活得不错,而一些创新乏力、转型不畅的大企业却很有可能面临巨大危机。当然,对于文化+旅游这个万亿级大蛋糕,无论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最大的机会也许都隐藏在新的创新融合之中。

不过,颠覆从来不是可以轻易踏入的领地,也许,最先闯入的“野蛮人”真是那些姗姗来迟的“小企业们”。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晓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