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青山的博客 微信:NCC7172

张青山

公告

纳尔森http://www.ncc-hk.com

从事零售业20年,目前从事零售业管理咨询、培训,希望结交各位同道,为零售业发展添砖加瓦。

现任: 纳尔森(香港)商业管理有限公司 总经理,美国GLG顾问集团专家;

中国商业联合会“零售业职业经理人(店长)资质认证”培训师;

北京大学零售研究中心特约讲师;

西安市市场营销学会培训总监。

曾任: 百安居西安店店长、城市直销经理;

麦德龙西安店销售发展经理、商场总经理;

麦德龙西安商场物流、非食品、生鲜、超生鲜楼层经理;

好孩子儿童用品公司连锁店陕西区域经理

联系方式:ncc_tony@163.com 电话:029-87363242 QQ: 173056452 微信:NCC7172

纳尔森(香港)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是从事零售商超运营管理的专业公司,由来自世界500强的职业经理组成,为广大国内商超提供管理运营、咨询培训服务。目前运营多个项目。

---------专业服务,触手可及!

欢迎访问纳尔森官方网站:

www.ncc-hk.com







统计

今日访问:121

总访问量:6306740

以企业的“税费/税后净利润”告诉你,中国企业的税负到底有多重!

一直想搞清楚企业“税费/税后净利润”的大致数据,今天在一本杂志中终于查到了。

据学者欧阳华生、江克忠等人对江苏省的调查,在第二产业中,用“税费/税后净利润”衡量的综合税费负担率最高的橡胶制品业达到387%,通俗地讲,企业产生100元税后净利润,需要向政府交纳387元的税费,另外,同属第二产业的纺织业达到124.3%;第三产业中,综合税费负担率最高的交通运输业达到478.8%,餐饮住宿业达到339.6%,咨询服务业达到253.5%。政府以税费方式参与企业收益分配,负担率越高,表明政府从企业收益中拿走得越多。

马靖昊说会计:大家如果在企业中从事财务工作,希望你能够留下贵公司的“税费/税后净利润”的大致数据,以供大家参考。

dalang要健康:建安业110%。

腊月maggie:我们公司月亏50万,我们亲自交税约12万,不算原材料房租中含的税。

海贼王OnePiece:建筑业大约在350%。

w清风月影:我单位15年大约是300%,家电制造业。

从虚拟股权分配关系来讲,我原来想当然以为政府占“股”比例较小,至多不会大于所得税税率的25%的2倍吧。但从上面的数据,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政府是绝对的“大股东”,关键是,这个“大股东”一不出资,二不承担亏损的责任,三是无论盈亏,它的收益分配都有进项。所以,我曾经说,企业家是天然的慈善家,他们给国家交税,给老百姓提供就业岗位,他们只有在支付(分配)完工资、税费、利息、租金等后的最后剩余分配权,干实业的企业家简直是伟大啊,要给他们敬个礼!

天堂的阳光:有次坐快车跟师傅聊天,他说他之前是企业主,后来实在不堪被政府重税,还要随时伺候各路主管部门领导的私人需求,做生意还要承担经营风险,最后索性把企业关了做点股票跑跑快车。这就是中国中小企业主的生存现状,没有人愿意做实体企业,我们的社会靠什么发展?不停玩资金吹气球吗?

马靖昊说会计:政府必须想办法让做实体的企业家挣到钱,这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关键!

企业税负越重,政府就越有钱。因此,一个职能和规模越来越大的“牛逼政府”就出现在我们面前,就有能力花钱大搞建设,美其名曰投资拉动经济。不过,现在到头来,又在努力地开始“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这是实践凯恩斯主义的必然结果。实际上,依靠减税促进的经济增长,才是内生型经济增长,才是健康的。

当前,中国的税负不是重不重的问题,而是很重;不是要不要减税问题,而是必须减;不是“蜻蜓点水”式减税的问题,而是必须“壮士断腕”式大减。政府承诺的营改增减负5000亿元必须落实到位,其他税种也要有相应的减税的动作,至少应该限定财政收入的增速不能超过GDP的增速,千万不能再出现前些年二倍以上于GDP增速的情况发生。

大家知道吗?在我国18个税种中,只有3个通过人大立法。它们是个人所得税法、企业所得税法和车船税法。其他15个税种,包括增值税、营业税、消费税等主要税种,都是通过国务院财税部门制定,以暂行条例的形式开征,那是依据1985年人大对国务院立法授权所造成的现象,所以后来财政部只要简单地发一个条例或者规定,就可以随心所欲开设新税、调增税率,政府都有增税的冲动,这也是为什么在中国“增税容易减税难”的原因!

但是,西方国家却是“减税容易增税难”,这是为什么?原因就是西方国家的税收权力真正归属于立法机构。要增税,首先得过议会的关,而议员们多半为讨好选区内的选民们而投反对票。

在中国,人大应收回对国务院的立法授权,税收如何征,必须经过人大批准,真正实行税收法定原则,不是通过制定一个条例,想征就征,想增就增。很多人其实不懂什么是民主,什么是自由,深度误解了这两个词,却还在嘴上总叨叨这两个词。在我眼中,管花钱的预算能够透明、公开,就是民主;管收钱的税收能够实行真正的法定原则、税负低,就是自由。

政府任何政策法规的制订,特别是税收法规的制订,都要考虑道德因素,要先符合天理,天理大于法律。税收的天理就是公平、便利和节省。形象地讲,政府征税,只可“取蛋”,不可“杀鸡”,否则,国民可能未来得及分享到经济发展的红利,却要先受其害。

转自搜狐网《马靖昊说会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张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