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K800417

视若珍宝的常识

视若珍宝的常识

简单常识的巨大价值在杰克·韦尔奇那里得到了尽情地发挥。有时权威的话,更能达意。韦尔奇是最具思想力的商业领袖之一。他的新著《赢》,被同是经营大师的沃伦·巴菲特美誉为:“有了《赢》,再不需要其他管理著作了。”

当年韦尔奇以800万美元的版税出版自传时,曾经宣告,他这一生不再写书。可是后来发生的一连串事,改变了他的看法,他于2005年又推出了《赢》。2004年6月21~24日,韦尔奇到中国巡讲,成为改变他本意的重要事件之一。这个一直把市场玩弄于掌心的经营大师,那回却尝到了被市场魔方扭曲与变形的可怕。一开始他就被商业炒作笼罩着,每一个花了大价钱的中国人,都不满足于听一个简单的故事和日常的哲理,尤其是那些花了更大价钱得以登台跟韦尔奇对话的人,他们精心准备了“秀”,没法静下心来倾听一个“过来人”的肺腑之言。他们把一个个艰难的、经过反复推敲修饰的问题抛了出去。对扑面而来的无数问题,韦尔奇以不变应万变,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强调着他视若珍宝的那些常识。他固执地与中国的听众分享这些构成美国商人传统精神最简单最本源的一些东西:强烈的使命感、切实的价值观、正直坦诚、活力曲线、对每个人的尊重,等等。

正是通过全球的巡讲,韦尔奇发现他的许多商业概念被人们严重曲解了。曲解已经严重到这样的程度,他不得不重新写一本书来诠释他的商业理念。

韦尔奇最为推崇的是第一部分,“有关的基础”,其中所包含的经营哲学。深刻的东西,一定是简单的。从常识角度透视管理,让韦尔奇深入到了人的本性,读者在字里行间可以感触的到韦尔奇关于人的思想和把它们付诸实践的力量。

被韦尔奇界定为“有关的基础”的,是四个基本原则:认识到强烈的使命感和切实的价值观的重要性;在经营管理的任何环节都绝对需要保持坦诚的态度;发挥业绩甄别的力量,建立精英化的组织;让每个个人都得到发言权和尊严。在韦尔奇看来,能够把他的有管理基础的前边三个原则(使命感与价值观、坦诚精神以及区别考评制度)都能贯穿起来的是他的这样一个信仰:“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想得到发言权和尊严,而且应当得到。”对这些老生常谈的问题,韦尔奇却从人性的角度,解读出新的意蕴。

“坦诚”这个词,韦尔奇在GE足足讲了20多年,可是直到退休以后,他才意识到自己低估了“坦诚精神”的罕见程度,以至于他宣告:“缺乏坦诚是商业生活中最卑劣的秘密!” 这是何等得惊世骇俗!一切都包含在这句话中了。比一般性的欺诈更为让人不安的是,人们不愿意真诚地表达自己的想法。从孩童起,人们就开始学得世故起来了,我们开始习惯于如何掩饰不好的消息,在令人尴尬的场面面前装得若无其事。缺乏坦诚是一种让自己活得更轻松的做法。因为实话实说,很容易使人们为真相感到愤怒、痛苦、糊涂、悲伤或憎恨。而平息这些混乱,却是一件可怕、艰难和费时费力的事情。康德认为,人们往往容易掉入掩盖敷衍的陷阱,也是因为大家都缺乏远见。久而久之,那将毁灭彼此的诚信,而且也将由此把整个社会都腐蚀掉。韦尔奇的结论是,缺乏坦诚也会腐蚀公司的事业。

韦尔奇进一步发现了一个真正的坏消息,那就是坦诚精神虽然是取胜的关键因素,但要给任何一个组织灌输这种精神,无论该组织的规模如何,都是一项艰难而费时的工作。因为你要同人类的本性作斗争,同公司里根深蒂固的传统战斗。而且在中国当下的语境里,如果有个人(不是老板)真如他所建议的那样,在公司中以普及坦诚精神为己任,要活力四射、甚至夸张地把这种精神展现出来,那么这个人会很快成为“刺头”,会很快失去在组织中的位置。坦诚与刺头之间,还真有缠绕不清的结。就是老板本人有这种坦诚的热情,也会因为坦诚精神的普及,培养了太多自以为是的人,而深深动摇公司稳定的根基。当危及生存时,热情自然会变成冷漠,被坦诚精神发动起来的跟风的人就要倒霉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Nick。

上一篇:品味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