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新生

公告

关注新零售、电商、3C及周边。微信:chisinson0512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2849

总访问量:12731108

黄光裕出狱归来

导语:6月24日,有媒体报道国美创始人黄光裕已经出狱,这个传闻多年的故事,终于要画上圆满的句号,只是黄光裕出来后,那个江湖还在吗?

出品/联商网 撰文/联商网 陈新生 编辑/木鱼

历经多年传闻,两次减刑,反复辟谣,国美创始人黄光裕终于出狱归来。

6月24日晚间,据北京法院网官方微博消息,2020年6月24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根据刑罚执行机关的报请,依法裁定对黄光裕予以假释,假释考验期限自假释之日起至2021年2月16日止。

从2008年11月23日被北京警方拘查,到2020年6月24日正式出狱,黄光裕在狱中度过了10多个年头。期间,历经两次减刑,黄光裕的刑期从整整14年缩短至11年零6个月。

十二年弹指一挥间,曾经的战火烽烟已成过往,而中国零售市场也已风云变幻。虽繁华褪去,但黄光裕从未被人遗忘,市场上但凡出现他的消息,总能泛起巨大涟漪。人们到底在怀念什么?是他,还是他所处的那个时代?

案发始末

在2020年胡润全球富豪榜中,51岁的黄光裕位居第榜单第781位。入狱12年,他虽不在江湖,但江湖依然有他的传说。

1969年5月9日,黄光裕出生在广东汕头市潮阳县铜盂镇凤壶村,由于父亲入赘母亲家族,黄光裕此前的名字是曾俊烈,此后改名为黄俊烈。或许是少时窘迫清贫的缘故,黄光裕初中没毕业就辍学,跟着哥哥黄俊钦和村里人做起了走私家电的生意。1986年,黄光裕17岁,那时他便和20岁的哥哥远赴内蒙古倒卖电器。

1987年,在北京试水服装生意未果时,黄光裕和哥哥看中了家电生意,在北京灯市口开出了100平米的电器店,取名“国美电器”。随后,黄光裕又相继开出了亚华电器、银河电器、国豪电器、恒基电器等新的门店。90年代,这些门店统一更名为国美电器。

由于采取薄利多销和厂家进货“包销”等方式,国美电器凭借低价迅速打开市场。1999年国美从北京开始向全国布局,2004年国美电器卖场超过200家。而从1993年到1998年,国美销售额从1.8亿元迅速扩大至10.5亿元。2001年,国美总资产达5亿。2003年初,国美率先上线网上商城。

顺风顺水之下,国美把门店拓展到了中国香港,2004年6月国美借壳在港上市。据了解,国美每进驻一个城市,当地家电都会在24小时之内疯狂下调15%,黄光裕从此有了“价格屠夫”的称号。

除了零售版图外,黄光裕也把触角伸向了地产、金融等领域,随后掀起了收购潮。据报道,从2004年至2008年间,国美电器先后收购了哈尔滨黑天鹅、深圳易好家、武汉中商、江苏金太阳、陕西蜂星等企业。2006年7月,黄光裕的国美电器与永乐电器合并,实施双品牌运作战略。2007年12月,国美全面托管大中电器。黄光裕2004、2005、2008年三度问鼎胡润百富榜大陆首富,在2006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亦排名第一,一时风光无两。

不过,国美电器的迅速发展让黄光裕看到了资本的重要性。据了解,黄光裕通过成立北京鹏润投资有限公司来进行兼并、收购、推动国美上市等资本运作。

国美在房地产、金融等市场的布局,需要大量资金。据报道,为获取资金,黄光裕曾假借职工买房、买车的名义,统一向银行办理贷款,筹集资金度过危机。2005年,黄光裕首次被捕,随后被释放。

2006年,黄光裕掌控的“鹏润系”及其兄黄俊钦执掌的“新恒基系”因涉嫌违规贷款被相关部门调查,涉及资金总额为13亿元,最后不了了之。2007年,黄光裕涉嫌操作其兄黄俊钦旗下公司*ST金泰股价,该股曾创下连续30余个涨停的记录,成为妖股。黄光裕采取此类措施从股市中赚取了大量财富。

转眼间到了2008年。这一年,国美把除苏宁以外的电器连锁巨头永乐、三联、大中全部收编,全年销售额达到1200亿元,成为世界500强企业。不过当年11月27日,黄光裕因涉嫌经济犯罪,被北京市公安局调查。翌日晚,黄光裕的哥哥,北京新恒基董事长黄俊钦涉案被查。

2009年1月7日,黄光裕妻子杜鹃涉嫌经济犯罪被警方调查,因内幕交易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亿元。2010年8月30日,黄光裕因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和单位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刑期从自2008年11月17日起至2022年11月16日止,同时被判罚金六亿元,没收财产二亿元。

不过,在后来的不公开审理二审中,黄光裕维持原判,杜鹃被改判为缓刑三年,当庭释放。在另案中,黄光裕哥哥黄俊钦因内幕交易、偷越边境、单位行贿三项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半,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万元。

入狱以来,黄光裕共获得两次减刑机会。由于服刑期间有悔改表现,2012年10月,黄光裕获减刑10个月。2016年5月黄光裕又获减刑11个月。减刑后,黄光裕理论出狱时间2021年2月16日。

虽然黄光裕入狱近12年,但是其对国美的控制依然不减。据了解,黄光裕入狱后,永乐电器创始人陈晓接任国美执行董事兼董事局主席,把持董事会,开始“去黄化”。黄光裕案一审判决公布后,黄、陈对国美的控制权之争瞬间白热化。

据了解,在争夺控制权的过程中,黄光裕全程在狱中遥控指挥。在“黄陈之战”的十多个回合中,黄光裕妻子杜鹃联合原大中电器董事长张大中和黄光裕妹妹黄燕虹,并在外部投资人贝恩资本和战略设计人麦肯锡等的支持下,夺回了控制权。

有熟悉国美的相关人士透露,国美近些年的发展战略都由黄光裕进行主导,而近期京东、拼多多以认购可转债方式入股国美,实现流量与供应链、物流互补等动作,背后也离不开他的身影。

“美苏争霸”已成往事

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曾表示,2004年国际巨头亚马逊谋划进入中国,当当横眉冷对其收购式围剿。只不过,如今的亚马逊已站在万亿美元之颠,而当当网在无尽的撕扯中早已掉队。

2008年,销售额是阿里40倍,京东120倍的国美,曾打算兼并围剿苏宁。只不过“美苏争霸”之下,站在最高峰的是苏宁。

2005年7月22日,国美南京新街口新店开业,目标直指苏宁大本营。在双方“圈地运动”互相竞逐后,又展开了“大中收购战”争夺,随后双方又在上海掀起了“秋季会战”。你来我往之下,“美苏争霸”高潮迭起。

但随着黄光裕身陷囹圄,曾经作为家电连锁巨头的国美,如今与苏宁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

据联商网零售研究中心数据统计,苏宁2019年营收为2692.29亿元,同比增长9.91%,净利润为98.43亿元,同比下滑26.15%。而国美营收为594.83亿元,同比下滑7.57%,净利润为-25.9亿元,同比收窄47%。双方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在2017中国零售上市公司百强榜中,国美总体排名跌出前五阵营,营收不足千亿,甚至出现大幅度亏损。榜单数据显示,苏宁实现营收1879亿元,同比增26.48%。国美营收为715亿,净利润为负4.5亿元,同比下滑238.40%。从营收上看,国美营收仅占到苏宁38%,不到五分之二。

近些年,传统家电零售商融合与变革加速。以五星电器为例,通过与京东无界零售融合,成为京东线下布局的主力军,而与步步高等区域商超托管合作,也开辟了新路径。

实际上,自2016年起,国美零售开始进行艰难战略转型。此前,国美零售提出了共享零售模式和家·生活整体解决方案,从传统电器向家居、家装、家服务、百货、金融等多个领域纵深。所谓共享零售是指利用“社交+商务+利益共享”玩法,以GOME APP为载体,实现零售各环节打通。此外,国美还转型“家·生活”服务商,瞄准10万亿级的泛家居市场。不过,转型效果不太明显。

国美零售总裁王俊洲曾表示,国美正在走出属于自己的零售道路,逆势突围。王俊洲近期表示,过去国美主要解决空白市场,而现在正通过引进新业务来激活市场,服务将会是公司的下一个突破点。

苏宁易购智慧零售模式经过多年探索,已进入快速发展阶段,经营业态由家电3C店向母婴、超市、社区便利店等全品类发展。在零售业务基础上,苏宁延伸了物流、金融业务。在店面互联网化及数据化建设上,运用“店+、“金矿”等数据营销产品提高坪效。

此外,在渠道下沉方面,苏宁易购打造了“零售云”平台,瞄准农村市场,国美零售则把发力县域店作为渠道下沉的重要策略。

而为了突出各自主业,国美电器和苏宁云商先后更名为国美零售和苏宁易购。

在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王国平看来,中国的家电行业主要经历了三轮行情:地段之争、流量之争与渗透之战。

第一轮是地段之争。黄光裕与张近东之战集中在第一轮,通过线下疯狂开店,做大渠道,影响价格,解决家电价格过高痛点,服务于消费者。

第二轮是流量之争。流量快速从线下往线上转移,取代了原先地段决定胜败手模式。黄陈(国美创始人黄光裕与原国美董事局主席陈晓)之争后,国美基本等于缺席这类战役,由京东取代国美与苏宁大战。越重视线上流量运营的越能收割本轮红利,京东成功实现弯道超车。国美与苏宁的差距,更大程度是线上差距。

第三轮是进入渗透之战。线上流量主要来源于一二三线市场,当线上流量越来越紧张时,增量取决于对于一二三线城市的深度链接以及三线下城市的渗透率。这种链接及渗透对于网点、日配、仓储等都有较高要求,使得企业财务成本会相应上升。

虽然都在变革,但国美零售与苏宁易购的差距越来越明显。黄光裕回归后如何力挽狂澜,也是一个待解难题。

黄的国美,何去何从?

黄光裕归来,能否带领国美重回巅峰?市场格局既定的情况下,他不仅要面临着阿里、京东压力,能否撼动老对手苏宁,仍是一个未知数。

从国美市场份额来看,在全渠道市场,商务部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家电消费趋势报告》显示,2019 年苏宁家电全渠道市场份额达23.1%,位居市场首位。京东家电全渠道市场份额达 14.2%,位居市场第二位;天猫家电全渠道市场份额达8.5%,位居市场第三位。国美家电占据市场份额达5.9%,位居市场第四位。

在线上市场,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发布的《2019年中国家电市场报告》显示,2019年,京东以22.39%的市场份额居第一位,苏宁易购(18.09%),天猫(11.72%)分列第二三位。国美的线上市场份额仅为4.88%,不及天猫的一半。

无论是线上还是全渠道,国美已经下滑到了一个尴尬局面。

在联商特约专栏作者老刀看来,苏宁早已经不是跟国美一起抢地盘,一起拼价格战的小伙伴了。苏宁进入了零售的另一个领域,而国美依然在原来的领域。

过去快速扩张,合纵连横,价格杀戮的商业竞争策略在今天还依然有效吗?线上渠道变化、营销策略变化、品牌年轻化、场景空间生动化、品类多元化等零售的新玩法会适应吗?如何重新界定国美的定位战略?在如今的市场格局中,留给黄光裕待解的问题太多了。

老刀认为,从客观的角度来分析,对国美来说,方向可能会有两点:一是黄光裕继续聚焦主业,做电器经营。除了拼多多之外,甚至不排除大力开展线上自主的电器商城,同时在线下提高经营效率,扩大规模。以更加多元化的渠道,更加具有竞争力的价格策略,在电器这个品类上再次狂飙突进,做到第一。

而战略的难点在于,国美需要高度重塑线上渠道的重新构建和打造,同时还要优化线下渠道,要打败它的主要竞争对手,京东和苏宁在电器品类上的优势。

二是黄光裕不复当年豪情,平稳安于现状,维持住国美在线下的位置,最终易手他人,金盆洗手享受人生荣光。

不过,不管市场怎么变化,国美已经等待了黄光裕12年。在国美官网上,黄光裕的致辞仍在激励着国美人。

“‘相融共生’才是企业生存发展的真谛,也是企业融入社会资源以及补充自身的不足及识人交友的一个准则。”这句话,或许黄光裕在狱中也顿悟了许久。

(出品/联商网 撰文/陈新生 编辑/木鱼)

延伸阅读:

“黄”的女人杜鹃:守江山不易

国美“宫斗”那些年

黄光裕的新战役,江湖仍在否?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