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新生

公告

关注新零售、电商、3C及周边。微信:chisinson0512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6424

总访问量:10357360

厉玲对话高书林 他们在数字零售上聊了这些事

联商网消息:10月17日,2019联商风云会暨第二届中国(福建)国际智慧商业大会在福州海峡国际会展中心启幕。

本届大会由联商网、思尔福和亚太智慧产业联盟联合主办,并得到了福州市人民政府的亲切关怀和有力指导。

同时,本次大会也得到了福州市“智慧福州”管理服务中心、福州新区仓山功能区管理委员会的鼎力支持。

本次大会汇聚了政府领导、协会领导、零售高管、行业专家、专业媒体以及众多零售商代表逾千人,以“数字零售”为主题,共话零售行业的数字化转型之路。

在联商网顾问厉玲与天虹股份董事长高书林强强对话环节,厉玲首先抛出了“数字零售”之问:“什么是数字零售,难道有非数字零售吗?”

高书林则认为,数字零售应该是把零售经营的一些要素进行数字化,更好地服务顾客。同时在零售经营过程中,能够更好以数据驱动经营,这样一种零售可能就是数字零售。  在厉玲看来,不管是大数据还是数字化改造,最重要的是每天、每时每刻,每件商品小数据的搜集,如果没有小数据的精确、及时与完整,何来大数据?

高书林则表示,数字化零售还是新零售也好,概念本身其实并不是那么重要,零售还是零售,只不过零售因为有了更多的方法,更先进的技术,能够让零售在效率方面提的更高,同时又能够更加以人为本。

双方还就数据搜集、数据应用、数据与服务、管理团队等方面展开激辩。

下面是经《联商网》整理的对话内容 :

厉玲:什么是数字零售,难道有非数字零售吗?

高书林:很高兴有机会跟厉老师做对话,是难得的机会,我尝试做一个回答。我觉得数字零售应该是把零售经营的一些要素进行数字化,更好地服务顾客。同时在零售经营过程中,能够更好以数据驱动经营,这样一种零售可能就是数字零售。

如果要从特征上来讲:第一,跟顾客的交互更加在线数字化,更有效率化。第二,供应链上下游应该能够很好地进行数字化交互,让供应链的效率更高。第三,企业内部应该也能够很好地提升效率。这大概是我的理解。

厉玲:那有没有非数字化零售?

高书林:要看数字化怎么定义,如果用现代移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大数据来说,是数字化了。当然我们在很早以前的零售数字化程度非常低,甚至可能没有,也可以这么理解。

厉玲:还是没有讲清楚。我们过去说企业经营都要以数据说话,今天说要数字化驱动,这两个有区别吗?

高书林:里面还是有很多相同的地方。原来都是用数据说话,其实每天的销售数据就是数据,通过销售数据分析问题,就是一种数字化经营的一个部分。

今天数字化应用的范围和深度应该比原来变得更宽广,也让零售具有更多提高效率的可能性。

厉玲:以数据说话和数字化驱动有什么区别?你没有说区别,而是说是相同的,那么哪怕是卖菜的阿姨,卖面条的叔叔伯伯们卖多少都是用数字记住,零售如果离开了数字就不是零售了。

所以我一直搞不懂有人说要数字化调控架构重建。高总,假如说数字化改造是2017年开始的,那么你2017年以前都是做的非数字化零售吗?会按数据化给你组织架构重新构建吗?

高书林:我的理解是,原来在零售经营当中,一定程度上是用到了数字,但是数字应用的程度和深度确实不够。

比如说客户洞察,原来我们确实很难知道顾客是谁,但是随着现代技术的应用,我们能够知道我们顾客的情况越来越多,可以对顾客的洞察越来越深刻,这是数字化发展的过程。

数字化零售还是新零售也好,概念本身其实并不是那么重要,我觉得零售还是零售,只不过零售因为有了更多的方法,更先进的技术,能够让零售在效率方面提的更高,同时又能够更加以人为本。

零售总体来看无外乎让效率越来越高,效率提高的同时,以人为本的程度也越来越高。如果仅仅有效率也是不够的,因为零售本质的使命还是一个民生行业,让生活更加美好,让人民更加幸福,提供的服务越来越温暖人心,越来越能够赋予爱,这些东西从深层次上来说是零售与生俱来的使命。

厉玲:不管是大数据还是数字化改造,最重要的是我们每天、每时每刻,每件商品小数据的搜集,如果没有小数据的精确、及时与完整,何来大数据?可是我们对小数据的积累非常不重视,几乎日报表都不到50%,那空谈大数据有何用?您帮我解决一下这个问题。

高书林:厉老师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也是我们要注意的现象。其实我们手上的数据也不少,我们首先要把数据用好,有数据不等于有了价值,数据应用才是真正的价值。

我们看到数据之后知道应该怎么做,这才是数据的价值,所以我们很多小数据本身已经具备了很多的挖掘空间。

当然,我觉得很多小数据也不具备说,它就能够把零售做的非常非常好,可能大数据也有它的价值,所以这两边应该不能够偏废,也不能因为小数据左右大数据,也不能因为大数据而忽视小数据。

厉玲:现在有一个,人的数据化特别将顾客数据化,其实我也觉得这是伪命题。顾客消费的变化是实时的,三五年前杭州很多餐饮都希望利用数据来分析问题,然后给顾客推荐。我到现在发现一点都没有用,为什么要重复吃那些东西。我买了衣服,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对的,打了七折就让我买,我觉得应该打三折才会买,为什么有这样的问题?哪那么容易。

高书林:数据应用的时候我们要注意,不是说数据应用是一个非常简单粗暴的行为,就可以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我觉得在零售经营整个环境当中,越来越好的把数据用起来,是可以解决很多我们原来没有解决的问题。

比如说定价。十年之前,二十年之前超市的定价怎么定价的,可能在座有一些人经历过这样的过程。我们可能要看竞争对手,根据我们的竞争策略来确定价格。

竞争对手明天又变了,我们又要派人过去,现在我们应该具备这样的可能,如果能把相关数据搜集到,根据自己的策略,确定一些算法,这个时候系统是可以能够来产生一个相对合理的、我们想要的零售价格,这个东西我觉得本身是一种数据应用的地方。

厉玲:数据有搜集、分析、利用,如果你不会利用的话,你花了很多力气,投了很多设备,搜集了很多数据是叫做技术过重,成本很高的。

那么,我知道我们大部分零售公司、百货公司、超市也好,每天的数据已经有很多了,问题是不会分析,更没有利用,有多少总经理是认真看报表的呢?

在这个时候,谈论大数据,能够改善你的什么方面?我真的不明白。但我听说,天虹在数据化管理当中是做的比较好的,你知道你每天有多少数据吗?

高书林:数据确实很多。现在数据如果按照条来计算的话,那每天可能是成千上万的数据。但是数据的应用上就是数据搜集的质量,这是源头。

数据还要有质量,很多数据可能是不相关的数据,很多数据也并不一定是正确。零售企业搜集数据的方法五花八门,因为数据有结构化的数据,有非结构化的数据,销售数据还好,因为相对准确。如果非结构化的数据,那这些东西的准确性、质量首先要确定。

不是说数据越多这个公司的价值越大,数据如果在未来能够成为资产,一定是非常好的高质量的数据。

在搜集数据的时候,我们就应该想到要怎么用,如果都没有想明白数据怎么用,那些数据可能就没有用。

总体上来讲,要把握零售的原理,但是也要拥抱创新,整个过程要以务实、有效的态度来对待。

厉玲:今年上半年有多家便利店龙头讲过,因为现在很多第三方数据公司为他们服务,它们感到数据已经够多,不需要在搜集数据,反过来是分析利用。

而这些空间给我们第三方公司提供的机会非常多,每天有那么多第三方公司说我们来帮你做什么?我们能为你赋能什么?你听到赋能会很高兴吗?

高书林:把自己的能力去锤炼出来,尤其是核心能力,这个非常重要,当然我们也不排斥跟外面的合作,我们会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合适的合作方,让我们进步更快。

如果我们说这个要依赖外部,那个找一个或若干个第三方,如果自己不去进行很好的思考和理解,这样的零售企业一定没有核心竞争力。

20年之前我们学习核心竞争力的理论上讲,能够用钱买来的能力一概都不是核心竞争力。

厉玲:我们希望用互联网,用数据来做引流。我最近去了日本,我感触最大的是零售企业非常重要的是要服务好第一个客人,使他变成回头客。

在这方面,日资公司做了很大的力量,而不是像我们讲的抓流量,抓进来就刷。

从零售的理解来讲,比如说智慧零售、大数据、云计算,真的那么重要吗?但我们的基础非常糟糕,我们基础的服务、商品、营运等真的不敢苟同,谁更重要?

高书林:我在前两年画了一张天虹的结构图,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表达,就是一体两翼,一体就是零售的专业运营,专业运营从1984年天虹成立以来就已经确定,只要进入零售行业就要开始锤炼专业的营运能力,包括品质控制、供应链建设、顾客服务、门店店面管理等。

两翼是科技和资本,我告诉天虹的团队,如果我们做任何事情离开了这一体,身体都没了,但如果说仅仅只抓住一体,忽视了科技、资本力量,可能就会飞的不够高或者不够远,我觉得应该是这样一种关系。

厉玲:你们现在IT部门有多少人?

高书林:加在一起大概300人左右,其中技术开发人员大概200人,主要做代码。

厉玲:主要做什么代码?

高书林:天虹前台、中台、后台都是我们自己在做的。

厉玲:整个体系自己研发,就靠这300人?

高书林:整个研发部门是业务先导,业务部门构建业务逻辑才可以知道中台、前台、后台。

厉玲:业务逻辑是谁来制定?

高书林:业务逻辑我肯定是非常重要的角色,相关的业务负责人都要参与,并且要参与非常深。

厉玲:我一直这么认为,公司的总经理当然包括董事长是公司软件的总设计师,一个总经理不可能靠别人做一套系统,所以总经理必须是自身软件的总设计师,可以不懂技术,但是必须懂逻辑。

现在300多个人就负责你全系统的开发吗?你们的人薪酬高吗?

高书林:我们整体上的薪酬跟互联网公司相比低一些。

厉玲:低多少?

高书林:到底是多少比例,可能跟技术人员不同的能力有关系。

厉玲:他们需要996吗?

高书林:有时候应该也会有,但是公司不会强制。天虹内部的文化来讲是给员工更好的发展平台,短期的工资不是很高,但是可以给到他更加好的发展平台,施展个人才华的空间。

内部的文化是更加务实,更加开放,让每个人在这样的平台上能够以非常简单的文化把才华发挥出来。

只要他创造了价值,就能够不断给到富有挑战性的任务和承担更大的责任。

厉玲:说实话,说数字零售都有点2.0版,现在上升到3.0版,叫做智慧零售,你懂吗?什么叫智慧零售?

高书林:我刚才也讲了,这些概念我也没有认真的理过,我也认为没有太大的必要追求这样的概念。

在天虹内部的应用当中或者天虹的追求当中,我们可能会把智慧零售里非常重要的一点,认为是能力实现智能的决策。

原来我们凭经验或者差不多的决策,能够通过分析,通过系统做出相对比较合理的决策,当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够的。

厉玲:是的。

高书林:这里面还是结构的问题,有些东西应该是可以去做到这一步的。

厉玲:所以智慧零售最重要的是一把手要有智慧。

高书林:任何的企业在任何阶段一把手的责任,要求都应该是比较高的。

厉玲:所以传统零售也是一把手的智慧,现代零售一把手也要有智慧,没有一把手的智慧何来企业的智慧。

高书林:一把手很重要,团队也很重要。

厉玲:我觉得数据当然非常重要,但是我们部分轻视了小数据,不会利用数据,而空谈大数据,这个会误了零售企业甚至误了零售行业的发展。

中国零售行业就目前为止,基础数据、小数据更重要,大数据没有那么重要,更何况还没有数据。

大数据不是数据多就叫大数据。百度对大数据的解释:大数据无法在一定时间范围内用常规软件工具进行捕捉管理和处理的数据集合。

现在所有的零售企业还没到那个水平,是需要新处理模式才具有更强的决策力、洞察发现力流程优化能力的海量高增长力和多样化的信息资产。

哪家企业到这样大数据的水平?我们都是POS机、会员卡,而且用所有常规的软件就可以做处理,只是我们还不会用,我们还没有重视那样的处理。

所以我比较担心的就是,多考虑大数据、云计算之后会把零售的本质忘掉,会偏离。

所以希望今天会议下来以后,大家对数据的重要性,数据和营运之间的关系,零售的效率提升有一个更全面的思考。

零售没有新旧之分,不是管它是新还是旧,而是要看它能不能创造价值、提高效率。

如果有像王蓓这样投资人的话,中国零售业还会比较有希望。如果投资人只看IT有多少人,那就好可怕。你同意我的意见吗?

高书林:每个行业发展的每个阶段都有它非常鲜明的一些特点,我还是相信我们整个中国的零售行业的企业家们应该有足够的智慧,可以把握好内在的核心能力。

能够用方法、手段,用一些更加好的思想在深度上不断的追求卓越,在广度上也要去打破原来传统边界束缚。

这个就是创新,纵向上把事情做好,横向上可以形成更加好的模式、方法,加速创造,我认为这就是创新。

厉玲:我相信中国零售人一定会在好智商的情况下从事最最基础的那些行业,最最基础的环节,最最小的那个数据开始,把中国零售业推向一个新的高的平台,而不用在乎你用了什么样的技术。希望中国零售业明天更好,谢谢大家!
(来源:联商网 福州报道)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