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新生

公告

关注新零售、电商、3C及周边。微信:chisinson0512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275

总访问量:8635978

锤子操作系统卖身字节跳动 距离罗永浩离场还有多远?

图片/锤子科技官网

联商网消息:种种迹象显示,锤子科技确实要卖给字节跳动了,锤子科技操作系统Smartisan OS已变更为字节跳动子公司产品。

4月24日,Smartisan OS官方微博更新企业认证信息,认证主体由此前的锤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北京大眼星空科技有限公司。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北京大眼星空科技有限公司曾用名北京玩个不停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万元,由北京星云创迹科技有限公司100%控股,而北京星云创迹科技有限公司由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有限公司100%控股。

此外,此前属于锤子科技的www.smartisan.com等官网域名,备案信息也更改为北京大眼星空科技有限公司。

在1月15日的2019年快如科技发布会上,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表示,我们保持沉默并不是想隐瞒什么,等过了保密期之后再对外公布。如今来看,锤子的归宿已渐渐明朗,而对于罗永浩来说,下一站在何方,似乎还无人知晓。

而从2月份至今,罗永浩的微博已不再转发锤子科技官微信息,更多是为聊天宝App、电子烟、旅行箱等产品站台。关于手机、TNT工作站、Smartisan OS的信息已很少被罗永浩提及。

资产已所剩无几 老罗瞄准电子烟

今年1月,有消息称,字节跳动将收购锤子科技。不过字节跳动随后澄清称,只是收购锤子科技部分专利使用权,探索教育领域相关业务。因为具体交易涉及保密条款,未对外披露。也有锤子科技员工入职公司,这是正常的人才流动。

对于卖身这个字眼,锤子科技与字节跳动均未予以承认或否认,一切都在悄然之中进行。不过,字节跳动拿下Smartisan OS,则表明锤子的核心资产已进入到字节跳动。未来是全面接收,还是只是收购锤子部分优质资产,仍未明晰。

不过,从目前来看,锤子科技已所剩无几。近两年,受到资金链断裂、裁员风波等困扰,锤子不断剥离非核心业务,据了解,锤子科技畅呼吸等空净品牌已出售给前荣耀总裁刘江峰创立的优点科技。此外,不少核心高管退出了锤子科技。

今年4月17日,锤子001号员工朱萧木被解除监事一职,后者独立组建团队创立FLOW福禄品牌,进军电子烟领域。不过,除了朱萧木外,原锤子科技总裁彭锦州也选择进军电子烟领域创业,创立晓野VVILD品牌,罗永浩前后也为朱萧木和彭锦州的产品站台。

可以肯定的是,继手机之后,罗永浩已经对电子烟领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过,有消息称,罗永浩不会亲自操盘电子烟项目,而是改为扶持原锤子科技总裁彭锦洲,扮演的是幕后指导的角色。在自媒体蓝洞新消费看来,罗永浩目前采取的本人不亲自参与而改成扶持策略为最优策略。先让朱萧木试水,嗅探电子烟行业市场发展。再扶持彭锦洲继续试水,可谓进可攻退可守。如果产品发展顺利,老罗则可以参与更深,如果产品发展不顺利,则彭锦洲顶着,和老罗并无直接关系。

众所周知,电子烟为暴利行业,如今已是一片蓝海市场。据腾讯科技报道,传统卷烟利润能达到成本的10倍甚至50倍,而从目前电子烟多种模具多种烟弹不统一的模式来看,电子烟的利润率只会比传统卷烟行业更高。

此外,在TMT观察者龚进辉看来,回报周期短、轻资产运营是电子烟成为风口的原因,而这或许也是罗永浩涉足背后的考量。不过,目前在监管政策不明晰,传统烟草巨头虎视眈眈背景下,罗永浩选择的电子烟市场未来走向依然具有不确定性。

创业7年 锤子起起伏伏

锤子科技是一家小众品牌,创立后的7年间共发布了9款智能手机。在这过程中,锤子收获过粉丝的欢呼、行业的肯定,但终究逃不掉艰难的命运走向。

纵观锤子科技7年创业史,一路颇不平坦。从2012年到2017年,锤子科技经历了产品发货延迟、代工厂倒闭、手机质量、定价策略等问题。由于带有创始人极强的个人性格以及对市场不妥协的精神,锤子手机一直面向小众化市场,出货量上难以与头部手机企业抗衡,而锤子科技在渠道、供应链等方面也处于弱势地位。不过,经历了此前6次被传倒闭、5次被传收购、2次发不出工资的尴尬局面后,2017年锤子科技有所起色。当年8月,锤子科技获得成都市政府方面的10亿元融资,新发布的坚果 Pro 、Pro 2口碑反响不错,年销量突破了100万台。

2018年上半年,罗永浩宣布锤子已经扭亏为盈,并制定了年内手机销量达到350万台的目标。不过也正是从这一年5月份开始,锤子科技开始传出“资金链断裂”的消息。

由于战略上出现失误和错估,锤子科技2018年上半年发布的坚果3以及TNT工作站在市场上并未引起较大反响。虽然坚果3被紧急砍单,但也造成了库存积压。而TNT工作站并未成为像iPhone一样成为颠覆时代的产品,如今官网上仅显示为“到货通知”。此后,关于锤子科技成都公司倒闭、裁员、欠薪、供应商逼债的消息此起彼伏,锤子科技似乎已经陷入了“资金链断裂”的泥淖之中。

有数据显示,锤子科技成立六年间共获得22亿融资金额。而其在2015 年、2016 年、2017年上半年亏损金额分别为4.62亿、4.28亿和3亿。《财经》的报道显示,在2018年5月时,锤子科技账面可用现金就只剩5000万。而网易科技在《锤子生死劫》一文中表示,锤子在2018年出现了资金链危机,与京东架构调整后的回款不足有关。

值得注意的是,罗永浩投资的快如科技曾给了他一丝希望,去年8月,一款名为“子弹短信”的App一经发布便蹿红,30天激活用户数达到700多万。而在发布会结束一周后,快如科技便获得了1.5亿融资。而在今年年初的一次版本更新中,“子弹短信”变成了“聊天宝”,类似于“微信+趣头条+拼多多”的结合体。有分析人士认为,罗永浩此举本质上还是想要借助快如科技的融资,纾解锤子资金链难题。他想要获得更多投资人的兴趣,不过不知道远水能否救得了近火。

在去年1月的一场行业会议上,罗永浩表示,走的艰难是因为我们追求差异化和创新。“我们开始走的那么狼狈、那么难看,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人、钱、资源都不够的情况下,尝试追求创新和差异化的东西,使得你前面更能够丑态百出。”

他进一步说道:“一个公司能走多远、走多大,归根到底还是取决于创始人,如果还在位的话,取决于这个创始人有没有学习能力,如果有的话,个人风格鲜明不鲜明这都不重要。如果你有学习和进化能力,越鲜明越好,如果没有的话,当然你要淡出”。

手机行业迎来又一轮洗牌

对于罗永浩的创业败局,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认为,他犯了两个错误:一是梦太大,二是入错行。

吴晓波说:“罗永浩聪不聪明?聪明。会不会说?会不会融资?勤不勤奋?为什么挂掉了?因为他入错行了。他做手机是2014年5月份,2013年中国销售手机3.5亿部,同比增长84%。问题是当增长84%的时候,这个行业跟你没有关系了”。

实际上,经过多年发展之后,如今的智能手机市场已从“倒三角”型演变为“T”字型格局。在调研机构GFK看来,在这一背景下,头部品牌继续扩张产品线,高中低价位全线洗牌,腰部品牌空间大幅压缩,规模受限,小品牌产品与消费者形成断层,渠道难以渗透,市场活力大幅减弱。

国际咨询公司IDC提供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前五大智能手机厂商占据了市场87.5%的市场份额。其中,华为以1.05亿台、26.4%的市场份额夺冠。OPPO出货量7890万台,市场份额19.8%。Vivo出货量为7600万台,市场份额19.1%。小米出货量5200万台,市场份额13.1%。苹果出货量3630万台,市场份额9.1%。

而在上述几大品牌之外,锤子、金立等手机品牌已开始淡出市场,被消费者遗忘,美图则是放弃了手机业务,转嫁小米。

IDC的数据还显示,2018年国内智能机整体市场出货量同比下滑超10%,这主要受到宏观经济增速下行,消费者换机周期拉长,碎片化智能终端分流等因素协同影响。实际上,这一状况还将持续下去。

未来的机会在哪里,不少手机企业都在即将到来的5G浪潮中寻求突破。不少行业人士认为,5G的新技术发展与普及,预示着智能手机行业将迎来新一轮洗牌期。

吴晓波认为,现在的智能手机正处于苦闷期。苦闷期出现的结果是什么呢?利润向头部企业越来越聚集,头部企业之间通过价格战把自己的利润不断地下压。当5G到来的时候,所有的手机会重新洗牌一遍,所有都在等待那一刻的到来。

而在那时,锤子科技是否会有另一番景象?我们仍不得而知。

(来源:联商网 陈新生)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