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蒙太奇

非衣裴

公告

我是一只书海里的老鼠,希望咬文嚼字的过完这一生

统计

今日访问:22

总访问量:84253

芭蕉夜雨话涳濛

在这么严肃的商业网站上发自己的小牢骚,就像在数学老师的课堂上偷看小说一样,心虚的紧。

30多年以来,我一直在随意的生长,在各处落脚,像蒲公英的种子一样,看似自由,实则飘忽不定。我有多重身份,曾经的女装店主,专栏作者,寿险代理人,一位母亲,一个好像不太称职的妻子,它们像一根根柱子,长短不一的支撑起我的生活。

关于我目前的状态,杨绛先生一针见血的指出:你的问题主要在于读书不多而想得太多。确实的确以及正是这样。人格分裂到无以复加,分身切换难免出现bug。以前觉得25岁很遥远,忽而已经来到40岁的门前,不禁惶惶然。30岁的女人,就像晚开的花朵,有着反常的娇嫩,一转眼就老了。害怕自己滑入深渊,每天喝好多鸡汤,打好多鸡血,但这并不能让我茁壮成长,我旁逸斜出,简直无可救药了。

一直推崇知识不多但是聪明情商高的人,他们有一套自己的野路子,往往很行得通,受过一点教育的女人,事事讲风度,连唯一的武器都失掉,任由社会宰割。每念及此,心生绝望,十年寒窗反而成为负累,时刻反衬我的无能和无奈。

柴静说过,没有在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明天的太阳升起,谁会在意你芭蕉夜雨的哭泣。似乎早过了黛玉葬花的年龄,但是离熙凤的花团锦簇尚远,达到宝钗的稳重大方又缺火候,只剩下等待戈多的剧情,其中况味,有时候连自己也迷糊:唐僧到底走到何处了?不过有一点值得庆幸,我还有自嘲的能力。午夜梦回,千万回味,恨事那么多,不知该拿哪一桩来咬牙切齿,于是翻个身继续睡去。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非衣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