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售这些事

陆彦

公告

联商网驻上海特约专栏作者:陆彦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693

总访问量:2022251

80后的精神消费物化

中国80年为一个风水岭,清晰的把之前出生的和之后出生的,分裂成了足够巨大的两大阵营。以80年为一个界限点,最关键的是国家政策,基础教育以及时代科技发展的痕迹,导致两大人群在审美观,世界观,价值观都产生了分裂,更重要的是,80后出生的更有大部分我们所称之为工业社会所培育的“消费性人格”。尤其到了2010年时,80年出生的恰逢是正当年的30岁,中国零售市场的裂变就开始激烈明显起来。

老一代零售人越来越固化的经营模式,只能满足基本物质需求的商品,无法吸引年轻消费者美学观的陈列,以及重复单一的促销活动,操盘者无法把握年轻消费者的喜好,物质贫困年代出生的零售操盘者,关注的是基本物质需求的满足,而无法理解新生代的精神层面衍生的物质需求。

如果说2010年前,大规模生产模式下的商品还能满足大部分消费者的基本需求,2010年前后,基本需求早已经开始逐渐提升到更趋精神性,文化性的层面。年轻一代的偶像们也正成为分裂消费群体的代言人,他们可能是歌星影星作家某个平台的大V,也有可能是某个特殊领域的专家,或者还甚至有可能是某个作家创作的虚拟精神世界和某个景区的大自然景点。

年轻消费者的所爆发的巨大消费潜能无处发泄,他们最显著的消费性人格又让他们区格于老一代消费者,当下消费或者提前消费已然成为他们的人性基因,融入到他们的消费血液之中,当他们精神世界的偶像崇拜无法物化之时,科技的发展提供了他们更多可以表达激情的方式,于是直播里的主播打赏这种看不懂的消费行为也会应运而生。

过去以某个特别领导人做为精神领袖的时代已经结束,分裂成大大小小不同的群体正在自己的圈子区格发展,这些群体以他们的偶像为中心,延展出了不同的饮食习惯,穿着文化,生活习惯,精神喜好,虚拟消费,总结成我们称之为的“消费习惯”。有些人群离偶像是强关联,甚至延伸到了紧密的直接经济层面,有些人群和偶像是弱关联,但也会围绕着偶像进行各种类型的消费,更有些人群是多偶像的穿插,围绕着各自偶像代表的精神领域进行物质消费。

虽然某位领导人有提了“粉丝经济”,这的确有着时代的驱动含义,但这里又有着极大的可能会引导的认知误区,当偶像仅仅存在于影星歌星或者以颜值所取胜的个体,那对于整个社会结构而言,仍旧是单一的。因此,我们还必须看到更多分类领域的偶像们,为他们的粉丝提供更多的物质消费满足。

(文/联商百人荟成员 陆彦)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陆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