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售这些事

陆彦

公告

联商网驻上海特约专栏作者:陆彦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616

总访问量:1777754

在传销屡禁不止的当下 实体零售能否解决更多就业?


联商专栏: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痛批在线零售巨头亚马逊损害小商贩和就业机会。他直指亚马逊对需要缴税的小零售商造成了许多损失,大量就业岗位流失,整个美国的乡村和城市都在承受因此带来的后果。

而在中国,接二连三的曝出大学生被传销组织拐骗,拒绝加入传销,最后客死他乡,这种新闻看着颇为揪心。早在2015年,互联网零售公司不断攀高销售业绩的时候,就有媒体发声失业率的问题,互联网公司们借助其强大的互联网媒体基因,无疑给了大众和政府更多的口头承诺,他们能解决更多的就业问题。

然而,事实却是:传销组织屡禁不止,屡禁屡大,这背后折射的就是失业率的不断攀高。由于互联网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从事非公司性质就业的自创业,这也让就业人口的统计产生相当大的难度。

如今,屡禁不止且越闹越大的传销事件,其所暴露的社会问题无疑是:当下的中国社会,所面临的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高失业率”的社会形态,年轻人无法在自己的家乡找到一份可以安生的工作。

天津李文星之死,互联网招聘的新秀:Boss直聘上无法验证的虚假招聘信息,这之间又是存在多少就业供需间的匹配矛盾。一边是大量的实体公司招工企业无法找到大学刚毕业的新生力量,一边是各种无法验证自身生存的所谓“创业公司”打着真真假假的招工信息,让大学生误入泥潭。

集中化式互联网平台的招聘招募无法清晰辨别来自全国各地招聘公司的真假,这也证实热闹非凡的各种新式互联网招聘平台,其仍旧处于初期的荒蛮阶段,这种链接就业供需方做真实匹配的,还是必须要相应的线下招聘给到相辅相成的并行。

这不仅仅只是存在于互联网招聘平台,更多的是在互联网电商平台。假货丛生的互联网零售商品,这究竟是互联网平台的不作为,还是其所责怪线下原本就是不纯净的泥潭呢?有一点很显然,至今,商品的假货问题并没有通过这些互联网平台得到改善,而且还有更加愈演愈烈的态势。

某个品牌的某个知名商品,在某些电商网站上,从200元到2000元,这么明显的价格差,是互联网电商管不了还是管不到呢?毫无置疑,假货有了更自由的面向全国的平台展示,而真实的商品已经被抹杀了存在的价值。这就是如今中国零售通路的生存恶劣现状。

互联网电商平台上,某个品牌某个系列商品的价格差异,无法验证的商品真伪

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容纳着很多新生的力量,也存在了很多纳垢的污秽。更为困扰的是,它导致了割裂的断层。

断层的一边是:各大互联网公司代表了“美好的未来”,向着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摇旗呐喊,各种狂轰滥炸的消费日,让我们的年轻一代看到了一个无比玄妙的未来世界;

断层的另一面是,无数线下实体公司,需要这些年轻的一代来补充血液,而年轻一代们眼中却只有互联网虚构的“未来”。

互联网经济是一种高度集中化的就业形态,其所承诺的“未来”却还是无法摆脱企业发展所能容纳就业率的限制。

一个互联网公司的就业人口容纳,即使是其创造的各种平台就业机会,也都是集中化不均等的。

北上广深杭这些超级大城市,更集中化了新的创业者,而偏远的西北东北各大城市以及二三线城市,这些交通不便的,却远远无法享受到更好的就业机会,甚至是被剥夺了原本赋予的线下商业发展机会。

须知,互联网零售商的发展和物流息息相关,当物流企业不能在高成本分散式的物流配送上取得盈利,我们又怎么能指望互联网的零售商在这些物流不发达的城市得到蓬勃发展呢?

这犹如是一个恶循循环,物流业在偏远的西北部城市,由于高昂的点对点物流费用而放弃市场,实体零售又因为被电商挤压失去了可以如毛细血管向底部更多渗透的力度,弱者愈弱的城市,其导致的不仅仅是商业的弱化,还有年轻人口的不断流失。这些都可以从双十一的各个省市的消费列表来看,越是集中化的城市,在双十一上的消费力度越高,越是偏远的城市,消费力度越差。

因此在这点上,可以预见,我们需要的不是一个新经济模式和旧经济的割裂发展,我们更应该是需要传统的实体零售商们加紧在线下三四线城市的布局,以提供给更多小城市居民们更好的商业环境和就业机会。

再来看最新的一则长沙女大学生华蓉在湖北被传销组织拐骗致死的新闻,女学生竟然只是为了一份去奶茶店实习的工作就远离家人们从湖南去了湖北,试想,如果该位女生能在生她养她的家乡有一个奶茶店甚至是零售店实习的机会,更或者是在湖南长沙本地有一份可以提供暑期打工赚零钱的机会,她会客死异乡么?这就是当下中小城市以及来自偏远乡村年轻人的就业现状,真实可见身边的实体就业越来越凋零,飘渺遥远的互联网就业越来越虚拟。

实体零售在分散的城市发展,区域性社会稳定性以及就业率上,无疑提供了比互联网更多的机会。而对比日本的零售业发展过程,就可以发现,实体零售向下不断渗透带来的各种好处。

7-Eleven的日本创始人铃木敏文在《零售心理战》中曾经提到,其在日本各个城市,拥有着将近15000家门店,雇佣有30多万勤工俭学的学生和临时工,勤工俭学的学生甚至赋予了极高的信任度,还可以负责门店的订货权(这点给了学生极高的参与积极性)。他所举的例子就是在海滨旅游区的一个便利店,通过那些不是墨守成规,亲密接触与终端消费者的学生,从而发觉了适应当地特色的商品模式。

这都需要分散化的零售商业,只有在零售从业者亲密接触到当地文化和消费者才能做到,而互联网商业无疑在这点上无法给到如此细致的观察力。(TIPS:大数据只能根据以往的数据发现未来的消费规律,而无法预测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消费可能,因此,在这点上,互联网公司的大数据推论所有的未来消费绝对是谬论)

大家从事零售行业的都知道,一个年轻人给到机会和鼓励他继续在行业发展,这些不仅需要企业高层重视,还有整个社会给予的舆论支持。

这就需要谈到当下的社会舆论:实体零售真的是淘汰的业态么?真的只有互联网,或者互联网代表的“新零售”才能代表未来么?割裂的断层是否真的只能以牺牲前三十年整个一代人的付出,而完全依赖所谓的“新零售”、“新经济”去做全新的定义和发展么?

明显,社会的“话语权”已经被过于捆绑了!

此时,实体零售商们无疑需要发声了,需要扭转当下被过去权重的集中化式的互联网商业,实体零售商们需要这些从学校刚毕业的学生们,给到他们在家乡就可以的零售业就业机会。

这些年轻人不必为了一份互联网上无法证实的工作机会而跋山涉水奔走他乡,这些年轻人也不必要强迫自己去为了发展所谓的“下线”而违背良心欺骗自己的朋友、家人,这些年轻人更可以在自己熟悉的城市里面,在熟悉的亲人照看下,就可以有一个在全国知名的大连锁企业里工作的机会,又请问,哪个行业比实体零售更可以给到这么好的就业实习的机会呢?!

(来源:联商网百人荟成员 陆彦,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联商网立场)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陆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