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刘

江湖老刘

公告

资深自媒体人。

文集

科技(378)

统计

今日访问:2761

总访问量:2428387

找靓机被转转“收入囊中”后,边缘化的爱回收们还有机会吗?

5月6日二手电商市场传出重磅消息,国内头部二手交易平台转转完成了对二手手机B2C交易平台找靓机的并购。合并后,找靓机作为转转集团旗下子公司,将继续保持独立品牌发展,进一步拓展二手手机3C领域B2C市场。

受疫情影响,各个行业接连受到重创,而以二手手机业务为主的二手电商的日子也是冰火两重天。一方面,线下为主的二手回收平台因为疫情的影响面临资金、输血流量断裂的危险;另一方面,以线上交易为主的平台则获得迅猛增长。此次位居二手手机行业第一的转转合并行业第二的找靓机,更会加剧行业的洗牌,那些本就步履维艰的老三、老四们,恐怕已再难有翻身机会。

疫情之下,冰火两重天

在蓬勃的二手交易需求下,诞生了万亿级别市场大蛋糕。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我国闲置物品交易规模已达5000亿元,并以每年30%以上的速度增长,预计到2020年可以达到1万亿元。

随着人口红利慢慢消退,增量市场逐渐见顶。对于头部二手电商来说,围绕二手货品的流转、销售回收业务核心的存量市场竞争日趋白热化。对于消费者来说,随着商品的更新换代加速,消费升级等影响因素,人们也越来越不满足于存量商品市场的使用,消费频率,特别是对于手机、数码产品的更新换代需求更是强烈。

旺盛的需求,也激发了以二手手机3C交易为主的二手交易平台的蓬勃发展。近10年内,已经多家平台诞生,业务覆盖交易、回收、维修等等,同时也不断获得包括腾讯、阿里、京东等巨头的资本加持。

但是,疫情的爆发让本有所希冀的二手电商们,过起了冰火两重天的日子。一方面,线下为主的二手回收等平台因为疫情的影响面临资金、输血流量断裂的危险;另一方面,以线上交易为主的平台则获得迅猛增长。

首先来看这次转转合并找靓机的行业大事件。根据极光大数据的报告《二手手机行业研究报告》显示,转转位居二手手机行业第一位置,找靓机位居第二。更重要的是,这两家平台是以线上交易为主,同时还提供质检等履约服务,在疫情下线上消费趋火的背景下,两家平台始终处于行业领先位置。

再看另一面,此前国内一些二手收回平台主做线下渠道,但因为疫情线下业务停滞,带来高额的人工成本以及场地租金等固定成本,逐渐消耗原有资金,一些企业也不得不通过裁员、让薪等方式控制成本,但依然不能改善平台的困境,急需流量和资金输血。因为从目前看,二手市场仍处于初级阶段,资金流依然是维系企业运作核心命脉,资金断层甚至会直接拖垮平台。

所以,对于这部分二手电商玩家来说,在资本市场趋冷的当下,摆在面前的路有两条,要么寻求外部资本救命,付出极大的代价,缓解疫情下的现金流压力;要么,接受现实,逐渐沉沦。

在江湖老刘看来,对于这些以线下为主的二手回收平台来说,在特殊时期通过外部资本入局改变现状,难免出现不对等条款,甚至出现滴血融资;另一方面,此刻引入资本救命也未必能够给运营方带来长期效应,而对于资本方来说,此时入局也显尴尬,因为老大老二都已经合并的当下,去扶持老三老四将面临极大风险。

二手手机市场格局已定,老三老四们还有机会吗

根据艾瑞网数据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在线二手交易用户规模已超过1亿人,2019年将达到1.44亿人。预测2020年中国在线二手交易用户规模将达1.82亿人,接近2亿人次。二手电商平台从诞生之初至今已有八年之久,在这期间,二手电商们手握大量风投资金誓要以质量为首、价格为优的态势气势汹涌地冲进来,试图颠覆传统二手交易方式。

二手电商模式重新塑定了二手手机市场交易规则,比如转转、找靓机这样的平台,通过提供质量检测、估价等服务来展现平台的价值,之后又在数据清除等环节后将旧机出售给C端,同时还提供相应的售后服务,无疑提升了信任度。

此外就是一些回收平台,对用户的手机进行估价并直接回收。但这一玩法同样存在严重的问题,一方面,是缺乏自有的用户流量,严重依靠外部输血;另一方面,这些平台不像转转和找靓机这样坚持提供质检等服务,产品种类的扩张业成为难题。

比如二手手机行业中的回收平台爱回收。一方面,内部面临资金匮乏、流量见顶,运营压力日益激增等困境,让原本最早出现在行业中的爱回收似乎越走越慢;另一方面,外部面临激烈竞争,闲鱼背后有阿里,转转背后有腾讯,而爱回收还面临着回收宝、闪回收等同类回收平台的竞争,且未见优势。在二手电商大战异常激烈背景下,站位也成为维系发展的重要筹码。

江湖老刘认为,随着转转与找靓机合并,二手手机市场的格局已经落定,对于圈外玩家爱回收们来说,依靠信息不对称不再是优势。短期来看,没有疫情的时候或许能够收割一波快钱,但从长期运营来看,信息不对称局面终将被打破,平台应该回归于撮合买卖双方的质量与服务。

线上流量枯竭,依附巨头能逆势而上

线上流量在任何时期都是平台争相追逐的资源,尤其在如今疫情的影响下,过分依赖线下的企业,其经营收入或将直接受到影响。以爱回收为例,从2013年开始,一度为追求规模效应,陆续在各大城市的主要商场和购物中心布局线下门店,截至2019年扩张到600家。

在资金层面,爱回收曾宣称获得京东5亿美元融资,但SEC公告显示,爱回收获得的现金仅为2000万美元,还是用股权和联席总裁的代价才换来的。

而在线上流量层面,该平台虽有官网、微信、APP等众多线上平台,还有京东的流量入口,但爱回收自有平台阵地流量匮乏,线上流量基本依靠京东窗口,这便制约住平台发展机会。相比于转转、找靓机等自带充沛流量的平台而言,缺乏一定议价权。

其次,爱回收虽然接入了京东流量,但未必能够带来实际的转化率。一方面,在疫情大环境影响下,即便如京东这样的巨头企业,集团内业务众多,也需节流、发力核心业务,给到爱回收实际流量可想而知;另一方面,京东流量的用户属性,或许并不是爱回收所需要的,非精准人群无法带来精准用户转化,也就更难提高实际营收,在流量时代,自己手中拥有的流量才算是真实可靠的流量。

极光报告中公布的数据也对此有所印证。从二手手机赛道看,爱回收App的月均DAU仅为1.53万,渗透率也只有0.041%,榜单第一的转转这两项数据分别是其144倍和46倍,找靓机的数据也远超行业内的老三老四老五们,可见这其中流量差距之大。

转转并购找靓机后,可以轻松打通渠道资源,比如转转的手机3C和找靓机业务将全面协同,统一二手手机的验机认证标准,建设更靠谱的质检售后服务,发挥优势搭建更高效的B2B流通平台。双方在自家体系里优势互补,使得强者越强,进一步拓宽二手电商市场范围。

而对于线上流量枯竭的爱回收们而言,显然是个危险信号,行业头部平台融合,意味着在二手手机市场的战事已经结束,合并后平台资源互通带来用户增量效应,势必对本就风雨飘摇的第二、第三梯队平台造成压迫感,用户压力、服务标准、信息透明将成为二手电商进入后半场需要解决的问题。

在江湖老刘看来,二手电商市场已经出现综合平台与垂直平台并存局面,但第一梯队阵容形成后,势必对第二、第三梯队造成钳制影响,一方面,随着头部平台合并,整个行业格局落定,后来者很难在多个体系下谋得一席之地;另一方面,随着各路平台在二手市场多年耕耘,存量市场已经瓜分完成,平台需要借其它助力才能再次刺激市场。

而就垂直的二手手机行业来看,当老大把老二收入囊中的时候,老三老四老五们,其实已经没有什么机会了。

江湖老刘,TMT行业观察者,社交电商行业分析师,知名IT评论员。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江湖老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