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安思维

靖安先生

公告

冷眼看零售,热情过日子!

大胆猜想,任意胡说!

交流与约稿:微信scgyzjj

公众号:靖安思维

统计

今日访问:1232

总访问量:2245254

从乐天事件谈零售业如何应对政治风险

乐天答应移交萨德用地 新华社发文痛批!

随即朋友圈中流行的口号是“(乐天)滚出中国!”“抵制韩货”、“抵制韩星”。华夏大地又掀起一股比当初“韩流”还盛的“排韩”浪潮!这样的局面对于中国消费者而言,十分熟悉。大家当然还记得当初比这还严重的由钓鱼岛事件引发的“抵制日货”风潮!

一个乐天,诱发的是整个国民对韩国从商品到文化再到政治的全方位排斥,这在中国的消费史上,针对韩国还是第一次。历来,受历史因素的影响,似乎韩国与中国的关系远胜于二者同日本的关系,所以,韩国文化在中国的传播速度也远胜过日本。最典型的就是韩星+泡菜。然而,现在泡菜基友注定从兄弟变为仇敌,原因无他——民族主义的道路选择。这对于零售行业来讲,就是一个必须正视的政治风险!

零售业社会事业中最敏感的行业,几乎可以说是消费者情感宣泄最集中的行业。高兴要用购物来释放情绪,伤心要用购物来发泄委屈,忧郁要用购物来化解孤独,爱国也要用零售表达呼声。所以,稍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零售业就会伤痕累累,不仅是商业利益,搞不好还会背负历史骂名。作为零售业者,面对这样一个超高政治风险,究竟该如何应对?

第一,创新是避免风险的利器。

国内零售商之所以会涉及到类似因两国政治冲突引发的零售风险,重要的原因是对潜在风险国的商品与品牌的过分依赖。而这种依赖的基本体现就是完全使用其品牌或者直接完全代售其商品,这样就给消费者直接呈现出完全的“敌人”形象。所以,也极其容易在第一时间遭受到冲击,这些在最初的钓鱼岛事件中,7-11和味千拉面都表现的十分明显。还有的制造业是完全模仿甚至山寨他国的品牌,在两国关系正常化的时候能借机收益,一旦冲击来临也势必首当其冲!

其实这背后暴露的是国内零售的短板,首先是自身品牌建设的不足。从化妆品到日杂百货,国内消费者能说出的品牌十有八九是国外品牌,这本身是国内零售业的悲哀。为了保证经营利润,国内零售商采用了拿来主义,重视短期收益,而忽略长远的品牌建设的重大收益。这也就难怪近些来,跨境代购商业持续火爆,而其中又以日韩品牌最为突出。其次是自身技术的投入不足。就个人经历,靖安曾在日用百货企业工作多年,发现这个行业最大的毛病就是抄袭,国内企业之间相互抄袭,然后是直接抄袭国外产品。大家应该还记得,当韩国乐扣保鲜盒系列登录大陆KA卖场不久,国内就一窝蜂的出现了仿制品,而且直到现在,它依旧是各家企业的重要产品,但是质量几乎难有同乐扣媲美者。而其他诸如塑料垃圾桶、整理箱等产品,更是直接是日韩产品的直接翻版,甚至些许的改动都难看见,这岂不是一种悲哀?

所以,很多企业在思考,与其辛苦的仿造还不如直接代理,与其经营品牌,不如选择加盟。最后我们奉献的是市场,承受的却是难以预料的奉献。比如此次的排韩浪潮,多少韩系商品或将被迫下架!这个代价,多少企业能够承受?

要改变,必须要自主!诚恳地技术创新,踏实地建设品牌,民族的,才会在自己的民族中享受安全的待遇!

第二,为风险增加前置条款。

有风险就应该有保险予以应对。全球化浪潮下,跨境合作在所难免。那么针对具有高风险国度的品牌合作,势必应该为难以预料的政治风险增加一些前置条款。虽然我们的合同中经常会出现所谓的不可控因素的免责条款,然而在实际的品牌合作过程中,似乎往往忽略了对类似政治风险的相关约定。经济快速发展的时代,人们当然不会将这个风险作为羁绊合作的重要考量因素,然而随着经济形势的严峻,各种因素都会对合作造成冲击,反全球化就是一个重要的趋势,而民族矛盾也会不期而遇。

当然,我们发现很多企业在选择与国外品牌的合作时 ,心情是迫切的,十分害怕那个自己钟情的市场因为自己的迟疑转瞬即逝,为了达成合作意向,往往会忽略自身的原则,更加会无视各种风险。久而久之,在业内就形成一个风潮,大家都是以同样的心态来对待这个市场,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不仅我们付出了极高的成本取得了合作,而且拱手送上我们的市场,同时还将被迫承担类似当下的政治风险。

笔者不清楚这次浪潮是否会被持续推进,也不清楚是否会出现类似打砸韩系汽车、企业门店等极端现象(当然笔者相信国人已然走向理性爱国的道路),抵制韩货的冲击定会给诸多零售企业带来不小的损失,如果没有相关的前置条款约束,那么这个损失将只能由国内企业自食苦果。为此,笔者建议,针对这些潜在风险高发国度企业合作时,风险前置条款十分必要!

第三,经营好民族品牌形象,是化解危机的重要手段。

历来,国内企业在于国外品牌合作的过程中,往往是煞费苦心地将自己包装打造成一个外表看上去很像外资的形象,以期提高身价,赢得消费者的信任。这背后暴露的是民族自信不足,同时也反应出国内消费市场的“崇洋”氛围十分盛行,而零售企业也是在无奈之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在靖安看来,国内企业大可不必如此地谦卑,在合作中,企业不仅不应当如果自身的民族形象,相反应该更加注重建设自己的民族血统,无论是在品牌的宣传还是在渠道的建设上,都应该让消费者更多地了解,这是一个由国内民族企业代理的品牌,这样不仅能增强消费者的民族认同感,同时在诸如时下的风险来临之时,国内企业完全可以充当一个接盘侠平稳过度,借此契机彰显自身的民族品牌形象!

每一次的民众活动对外资品牌的愤怒,其实内心深处是对民族自信不足的一次爆发。一百多年的近现代史给我们的民族留下的烙印太重,民族复兴的中国梦,其实何尝不是暴露出对自身的信心缺失?如埃里克·霍弗所言,排斥现在是追求美好的未来,而追忆过去,是对当下的信心缺失。零售人,同样是一个民族的重要组成部分,打造民族品牌,既是自我保全,更重要的,也是为树立民族自信贡献力量!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靖安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