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旷

刘旷

公告

以禅道参悟互联网、微信公众号:liukuang110

文集

(3)

统计

今日访问:8987

总访问量:6356185

木槿校园影院估值5亿:90后追梦人叶少翔的不破不立

 

在中国,商业影片和艺术影片有着两种完全不同的境遇。

 

两年前,吴天明导演遗作《百鸟朝凤》排片量仅有2%,上映一周只获得了300万的票房,知名制片人方励为求排片选择下跪;一年后上映的纪录电影《二十二》票房过亿则出乎所有人意料。

 

尽管两年来艺术影片的市场接受度在逐渐提高,但文艺与商业之间依然有着难以调和的矛盾,许多优秀的文艺影片、纪录片被良莠不齐的商业影片所淹没,鲜有人欣赏,多数艺术影片仍难逃有口碑无票房的宿命。像《芳华》一样能受到商业院线和电影市场眷顾的文艺片实属少数,《不成问题的问题》、《相爱相亲》等高口碑影片在商业院线的排片寥寥无几,短短数日。

 

更令人沮丧的是,这些能在商业院线出现的艺术影片也是少数,《我的诗篇》的导演吴飞跃的新电影《村戏》正因商业院线不待见而选择了点映。另有数据显示,2017年国产影片共有970部,但仅有412部进入了商业院线放映。

 

商业影片与艺术影片待遇如此悬殊是何缘故?是资本逐利,更愿意为了票房迎合大众口味投资偶像影片、好莱坞特效片,院线为盈利更倾向于放映商业影片;也是劣币驱良币的环境下大众电影审美培养匮乏。对此,优秀电影导演们只能摇摇头、哀叹一句“这届观众不行”。

 

可悲,艺术影片之困,也困住了中国电影走向世界的脚步。可幸,尚有许多怀揣电影梦的有识之士为此在努力,其中就有木槿校园影院的创始人叶少翔。

 

叶少翔与木槿校园影院:追梦人的不破不立

 

比达咨询发布的《2018第一季度电影市场研究报告》显示,国内电影观众的年龄集中在19-29岁,另外一组数据则指出学生群体往往能占到电影院观众中15%及更高的比例。青年群体不仅是电影的主要消费者,当冯小刚、陈凯歌等第五代、第六代富有传奇色彩的电影导演逐渐老去,冉冉升起的青年导演也是电影行业未来潜在的变革者,青年群体的电影美学培养迫在眉睫。

 

“青年人是中国电影的未来,我觉得应该从同龄人入手,培养他们的审美品位,更好的电影消费习惯,培养更优秀、更专业的电影人才。”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趋势的叶少翔,把目光投向了校园。这位从古城西安走出来的年轻小伙,怀带着古都的气质,也怀着让中国电影辉煌的抱负,创立了首家面向高校大学生的木槿校园影院。

 

都说企业的气质像创始人,木槿校园影院所走的每一步确实都继承了这位白手起家的90后创始人的意志。

 

不破不立

 

创业者或许有百种性格,但无一例外都有追梦人不破不立的精神。何为不破不立,是王兴常说的“既往不恋,纵情向前”,亦是孙悟空“踏南门碎凌霄,若此去不回,便一去不回”的决绝,叶少翔坦言这才是创业的真谛。

 

木槿校园影院成立于2014年末,那一年的雪有没有比以往年来得更晚不清楚,但那一年的冬天对叶少翔和木槿校园影院来说确实非常寒冷。不仅是因为叶少翔为梦想,放弃传媒总监的职位转战院线,在新年前一天白手起家创立了木槿校园影院,也因为接下来的2015年是创投资本寒冬,叶少翔为求投资多次碰壁,但怀揣着电影梦的叶少翔还是毅然决然拿着20万大学生创业贷款投身校园院线的创业中,一往无前。

 

叶少翔曾在微博中说到“让中国好电影能辉煌,是我们这一代电影人的使命,我愿把我所有青春奉献给我挚爱的事业,不论贫穷或富裕我都无怨无悔”。可以说,木槿校园影院正是叶少翔不破不立所结的善果。

 

高瞻远瞩

 

电影人或许能靠一部电影声名鹊起,赚个盆满钵满,但校园院线的建设却需长期稳扎稳打,选择在资本寒冬投身校园院线创业,叶少翔看中的自然不是短期的盈利,而是整个电影产业的长远发展。

 

与优秀的人交谈,读一本好书,看一部优秀的电影,都会对人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有人看了《红海行动》立志成为狙击兵,有人看了《湄公河行动》立志成为警察……“电影对处在价值观成型阶段的青年而言,具有无可替代的影响力,同时青年对于电影市场的发展,也同样具有不可估量的影响力。”谈到电影对青年的影响时,叶少翔如此说道。

 

但,很多高校建在偏远的郊区,纵使学生有意,也缺少观影机会——去市区路途遥远有安全风险,而学校的礼堂播放设备又落后。因此,想要提高学生的电影美学修养,校园院线的建设必不可缺,一如叶少翔所言“青年强则中国强,让更多的大学生,在偏远校区拥有自己的电影院。对于电影及文化产业的未来拥有着不可估量的意义。”

 

电影审美一旦形成,将延续学生的一生,不论从培养青年导演、青年观众或是塑造学生正确的人生价值观去看,校园院线都兼具教育意义和社会性意义。

 

“在未来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时间,中国电影产业进入更快速、更高质量的发展,青年人能够扛起大旗,成为中国电影产业乃至世界电影产业的中流砥柱。”为此,叶少翔提出了“打造专属于大学生自己的影院”的理念,兼顾学生的观影需求和经济能力,和上海电影集团联手实现与全国院线同步排片,但收费非常低廉,据学生反馈不少热门影片的票价都在10元以下。

 

木槿校园影院还致力于高校影院的多元化发展,除了主旋律片、艺术片和商业片三大类型影片外,还会定期挑选经典红色历史影片、世界名著改编影片等优质片源,为高校学生铺设电影美学之路。

 

准确把握住了文艺与商业的平衡

 

王兴诠释了一种文艺型成功者的形象:兼具情怀与智慧,平衡文艺与商业。这种平衡在叶少翔和木槿校园影院身上也能找到。

 

校园院线的建设属于长线布局,尽管也有不少前人在此方面做过努力,但大多是从公益方向切入,靠爱发电走不远,片源滞后也无法满足学生观影需求。叶少翔深知校园院线的运营只有准确把握文艺与商业的平衡,才能谈可持续性。

 

木槿校园影院为学校建设一级影院固然是免费项目,电影票也坚持低价,但几番探索后结合影院平台、网络平台和咨询平台构建起良好的校园电影生态,在外延服务上实现了商业盈利。把握住文艺与商业平衡的木槿校园影院,正逐步建立起由影院、校园电影节、电影沙龙、电影首映礼、微电影原创大赛等文化活动所搭建起的校园电影文化空间,并推出了校园贫困生扶持计划,帮助学生积累工作经验。

 

怀抱梦想,不破不立。叶少翔创立的木槿校园影院也获得了许多院校和学生群体的认可,目前已入驻了上海交通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高校,在11个省市建立了30多家校园影院,但校园院线的价值远未止步于此。

 

木槿校园影院估值5亿背后:校园院线有成为第三大院线的潜力

 

与不断扩大的院线相比,木槿校园影院这样的校园院线看起来似乎还是小生意,但从三方面来看,校园院线有成为继商业院线、农村院线之外的第三大院线的潜力。

 

其一,校园院线作为“中国梦”宣传教育的重要载体迎来了政策利好,2014年开始计划的“全国校园电影院线”相关政策已于2017年落地,鼓励用市场手段把优秀电影资源引入校园。明确的政策意味着校园院线未来将拥有更宽松的发展环境,不仅院线建设的阻力会减小,也将获得更多投资人的垂青,校园院线也能和教育事业进一步融合,作为教育资源的补充环节,进行教育创新。

 

其二,截止2017年5月,全国高等院校共计2914所,在校大学生超过2600万人,校园内的商业院线具有数亿级的票房潜力,存在长期盈利的能力。为此,商业电影也越来越看重校园的消费潜力,不少影片在商业院线正式上映前都会选择在高校点映,比如五月票房黑马《超时空同居》便在中国传媒大学举办了点映活动。

 

其三,青年人群对于优质影片的追求正逐渐走高,但商业院线过于侧重票房,艺术影片、纪录片的商业化非常困难,商业院线的电影内容已经满足不了观众的需求,校园院线的建立无疑也能为艺术影片提供放映渠道。

 

并且,艺术影片用户的粘性和观看惯性超过商业影片的观众,校园院线具备长期盈利的能力;由大学生群体向外辐射,也能促进其他社会群体对艺术电影的关注度,从根本上推进中国艺术电影的发展。

 

叶少翔曾表示:“一个国家的强大不仅仅是政治、军事、经济,而是饱含了众多综合实力,文化就是其中之一,文化产业的强大不仅可以给经济加分,同时会让世界更加了解中国,了解华夏民族。”

 

换言之,以木槿校园影院为首的校园院线正在迎来商业化时机。敏锐地把握住商业趋势的叶少翔和他的木槿校园影院经过三年的沉淀,已成长为估值5亿的90后创业品牌,在高校中拥有了一批坚实的拥趸,核心用户将成为木槿快速成长的基础。木槿校园影院的模式也深受投资人认可,2016年获得游族1500万A轮融资,2017年获得由经纬中国领投的3500万A+轮融资,无疑已做好商业化准备。

 

当校园院线的东风吹起,已站在风口的木槿也将扶摇直上。秉持“青年是电影市场的未来”的叶少翔和木槿校园影院,也会成为校园院线的领路者和电影产业的孵化箱,促进校园电影院线的成熟化,填补校园电影文化和校园电影宣发的空白,使电影产业完整化,越来越多的青年电影观众和电影导演将从中受益。

 

叶少翔曾说“希望有一天,走在布鲁克林的大道上,走在巴黎的小街上,能够更加自豪的告诉别人我来自中国”。不仅是这位木槿校园影院的创始人,相信每一个电影人,不,每一个对电影怀抱期待和梦想的年轻人,都有一个文化兴国的“中国梦”,希望中国电影能走向世界,希望每一个人谈起祖国、谈起中国电影时能由衷地感到自豪。而从木槿校园影院开始发展的校园院线,想必能让拥有电影梦的你我更快地接近这个梦想。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刘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