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售产融服务(智库|传媒|FA)

决胜地|零售产融服务

公告

零售流通类(新零售、连锁、物流、电商等)融资BP、并购项目资料请发送至——

598459718@qq.com邮箱,谢谢!!

决胜地商管:

关注:电商|消费品|新零售|连锁|商业地产

专注:转型、成长期企业战略发展、价值提升

业务:智库|传媒|FA | 并购居间


服务内容:

FA:商业模式梳理、股权融资、BP拟订、FA顾问、股权投资

智库:战略规划、流程再造、方针管理、阿米巴管理

传媒:企业访谈、项目报道


培训咨询服务企业及学员包括(以下排名不分先后):

王府井集团、银泰集团、银座购物中心集团、天虹集团、步步高集团、维多利集团、舟山太平洋百货、河南一峰集团、湖北黄商集团、湖北富迪集团、山东贵和集团、内蒙古奥威集团、河北东购集团、中国体彩、南方佳木茶业集团、爱朵儿童装、博广影视等


交流探讨:2077920071@qq.com 微信:C8888888866666     公众号:LSQYZX

统计

今日访问:23925

总访问量:14010971

行业变革期零售经理人的“创业精神”重塑

当前正处于零售行业的变革期,一方面是大量零售企业纷纷通过连锁、并购等手段快速地实现了企业的扩张,另一方面许多零售企业纷纷受到类似万达、外资企业的市场渗透与侵蚀威胁,不管是快速扩张,还是受外敌压迫,零售经理人的固有观念都受到极大的冲击与动摇,在零售业急剧变革的大背景下,感觉知识、能力不够用,竞争压力过大,缺乏继续闯荡的激情与动力等成为诸多零售经理人共同面临的问题。

如何进行零售经理人“创业精神重塑”,激发广大零售经理人的创业激情及继续前进的积极性是诸多零售企业可否实现可持续发展最关键的要素之一,笔者与大量零售企业家进行了交流与探讨,谨以此篇向作广大奋斗在零售行业的企业家及经理人致敬!

关于企业家(或经理人)价值观与使命感的思考

前段时间笔者参加“世界华商管理大会第十五届世界管理论坛暨东方管理论坛”,会上名家云集,即有大量学术界的泰斗,也有商业界的成功企业家,除了对孟宪忠教授关于“新产业 新规则 新领袖”中对商业模式(技术、模式、产品、服务)演变趋势演讲的深刻印象外,更令我沉思的是另外二位嘉宾的演讲,一位是姓朱的著名先生,他谈及的是中国某明星企业家在企业上市后对自己使命和价值观的反省与反思,他认为他和他的企业不是为钱而努力的,因为他现在并不缺钱,也不是为那些投资者和资本家而努力的,因为他们是一群没钱赚就横眉冷对,有钱赚就乱送秋波的人,企业家和员工不值得为这种人卖命;他的企业也不是为政府而存在的,政府除了收缴税款,许多时候找各部门办点事情还官僚的不行;后来他得出的结论是:他和他企业存在的价值,就是为那些想努力,但没有机会,缺乏自信却愿意上进的年轻人开启人生的机会。

他的这个思考与总结,使得这个企业和他本人的使命立刻得到了升华,同时也使得他和他所有员工的努力都变的"有意义"!他的这个思考,和彼得·德鲁克先生关于企业存在的功能、价值和意义不谋而和——企业存在的目的不是为了盈利,盈利仅仅是企业生存的必要条件,企业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满足某种社会需求。

另一位嘉宾是闽南地区一位上市企业的老总,他的演讲中有句话意思是"我们的目标就是上市,公司现在除了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外,还在上海成立了股权投资公司,寻找合适的投资机会",我觉得我们本土的企业一点也不比那些全国性大企业差,我们本土企业也可以上市了!二个不同的企业家,针对"上市"这个问题,身处不同阶段,二者的观点截然不同,前者在美国上市之时,也曾声称"让本企业成功上市是我做过最满意的决策"(2007年09月07日在美国上市),时至今日,前者已经在反思自身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了,而后者还在为成功上市而沾沾自喜。。。显然,后者把盈利当成企业经营的最终目标了。

某媒体曾对浙商到澳门“集体豪赌”的现象(是现象,不是“事件”,事件一般指单个案例,而现象则是群体性、广泛意义、普遍事件了),许多企业家(或者只能称之为企业主,不能称之为企业家)在事业与财富都得到极大的膨胀之后,生活重心开始摇摆,迷失了奋斗的目标和经营企业的成就感。其实何止是这些事业与财富得到急速膨胀的企业家们生活重心的摇摆,城市化进程中产生的大量“拆迁户富豪”们,他们也一样迷失在一掷千金的快感之中,而忽略了自己原先的价值观和使命感。

如果说对财富驾驭能力缺失是社会急速转型的一种偶然性悲哀,大量企业家精神的空虚、委屈、压力大则是另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这些问题的造成,有社会价值观整体混乱(一切以经济为中心)这个大环境影响的问题,也与企业家自身性格、经历有关。上述明星企业家总结的那些企业价值观与使命,不但体现了企业的社会责任感,同时也给他的全体员工提供了一种精神上的信仰!在这种概念的提出,对企业家(或经理人)的“创业精神”重塑居功至伟。

大家都知道做零售业很累,我可以累,但我得累个明白——我究竟为何而战!。

关于创业精神与野心的问题

和一个在上市零售集团当了10年二把手的副总聊起企业二次创业的问题,这位老总言语中体现出深深的疲惫,从不惑之年做到知天命,一直在同一个级别上,虽然业务口多有变动,但职阶职级一直纹丝不动,既看不到提升的空间,又不可能后退下行,另立山头的可能性似乎也微乎其微。如何重新激发这些干了近10年高层工作的“老干部们”的工作激情,似乎对企业二次创业可否成功影响巨大,从物质层面的激励而言,这些人在其位干了将近10年,相信不管是年薪、福利或是股票期权,企业该用的招数可能基本上都用了,而他们对物质的需求也基本上得到了满足,因此单纯物质上的激励已经很难再激发他们的动力和激情;从岗位提升角度而言,这些企业的副总裁、副总经理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除了企业的一把手位置,已经没有更高的位置给他们施展拳脚了,阶段性的平调也只是不断在侵蚀他们的激情而已。

聊起除了年龄、生理、对物质欲望的降低外,还有哪些因素影响他们的工作动力,他认为,日常大量烦琐的具体事务,一把手的森言厉色,周边人的仇富心理,都让这一职阶的人倍感疲惫,干好了没有成就感,偶尔反省下自己的生存状态,一年中大多数时间都在忙碌,少有闲暇时间,对生命的价值和意义感到茫然,同时他也认为,作为企业高管,企业家的工作动力及拼搏的激情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其野心及行业的成长空间的可能性,如果企业属于国有机制、没有前景或企业家自身野心不足,都可能导致前进动力的缺失。

听到这些疲惫的声音,如同上述提到明星企业家关于他本人及企业价值观与使命感的反省一样,政府只顾着要求企业纳税总额是否逐年递增,股东们只顾着企业每年业绩的持续增长,员工更多关注的是高层何时给自己提高点福利待遇,而上下左右所有这些的压力,都必须由企业家们自主排解与消化,那种高处不胜寒的孤寂感唯有企业家自己来承担和化解。我给这位老总的建议是这样的:企业家的职业成长目标不一定只在于超越上级领导或超越他人,更多的时候应该在于实现自我的超越,对于那种空虚感与茫然感,向那位明星企业家学习,从精神角度而言,一方面要找到自己“为何而战”的理由——要找到支撑你保持持续战斗力、持续激情和非凡野心的那个使命和信仰;从具体方法来说,给自己各个阶段定下明确的目标,然后埋头前进即可。

许多没上位、未成功的企业主或经理人会认为当一个组织或企业的领导者是一种权益,但彼得·德鲁克告诉我们:管理是一种责任,“责任”无关野心,只关乎“企业家精神”。

——谨以此篇献给那些疲惫的零售经理人

零售前沿资讯(LSQYZX):扫码关注!共赏不一样的专业观点!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人在坦途。